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潇洒乡村 > 第十章 不避我呀,我可不好意思
    “这个冤家,怎么还不来呢?”葛红梅望着窗外的明月,心里默默念叨着。

    林凡已经出去五天了,还没有回来,也没有音讯,葛红梅心里很烦躁。

    城乡交通不便,城乡通讯不便,这是事实,可我在邮局工作,你好歹也打个电话回来呀。不知道人家关心你呀!你就这样不在意人家?葛红梅恨恨地想

    爱情中的人比在任何时候都在意一种尊贵,此时,最怕的就是自已不被所爱的人重视,千千万万在爱着的人,千千万万颗心这却共同的心声。

    小丫坐在葛红梅的床上,默默的看着烦躁的葛红梅,她心里明白:红梅姐害相思病了。同样的她何尝不是想着林凡啊!

    “姐,别想了,我给你讲个笑话。”她想缓和一下这种沉默的气氛。

    “姐,你听着,从前有只狼宝宝,它一生下来不吃肉只吃素,它的父母很担心,结果有一天看到狼宝宝追兔子啦,父母很欣慰,然后狼宝宝抓住兔子说:把胡萝卜交出来。。。。。。你看好笑不好笑?”

    葛红梅依然没有笑,她也没觉的这笑话有多笑人,她只是心里烦。

    “铛”大门很突兀地响了一下,不错,这不是风吹铃铛的声音。小丫从床跳了起来。

    “姐,有人来了。”

    葛红梅也听见了大门的响声,她心里一喜:应该是他来了。

    窗外,林凡披着月光,正悄悄走了进来。

    姐妹俩看窗外正匆匆起来的人影,心里像有块巨石落了下来。

    “姐夫,怎么现在才来呀?我姐都要急疯了。”林凡还没站定,小丫就立马取笑道。

    随着林凡在村里住着的时间越来越长,小丫和林凡的关系越来越近乎了,没有人的时候,连称呼都发生了变化。

    “傻妮子,别乱叫。”葛红梅每次都是这样呵斥着,但她每次又因为这个称呼心里像装了只小鹿一样通通乱跳,羞赧而又欣喜。又是那样乐意让小丫这样称呼着。

    “姐,姐夫,你们办正事吧,我陪你的任务完成了。”小丫说着向门外走去,狡黠而又带着取笑地看着这一对人儿。

    “别走,我们不办正事,我们一块聊个事,你也参考一下。”

    林凡一把拉住了正要出门的小丫。

    葛红梅羞赧地看了看林凡,她心中的小鹿突突突地乱蹦着,每次见到林凡她也有种说不出的冲动,有一种呼之yù出的激情,她有时觉的自己很可耻:她怎么还有这样一种要男人的冲动呢?

    小丫欣喜若狂地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哟,不避我呀,我可不好意思。”小丫当然知道是真的有事,但她没有放过取笑林凡的机会。

    “傻丫头,真无耻,想什么呢?”林凡伸手摸了一把小丫那俊美的脸蛋。小丫以牙还牙地在林凡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林凡痛的皱了皱眉。

    林凡和葛红梅坐在沙发上,小丫搬了个矮椅坐在了葛红梅的身旁。

    “是这样,我这出门的时间长了些,我去了趟县里。。。。。。”林凡把去县城和同学聚会以及到临近县去看树苗的事和两人作了详细的介绍。

    “哟,姐夫,这能挣钱了呀!”小丫敬佩地看着林凡。

    “有这个可能,但还有好多工作要做。”林凡没有惊喜只是很平淡,他知道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切还是设想,一切还需要去层层落实,空想是干不成事的。他之所以把这件事告诉她们是想让她们高兴一下,分享一下自己的快乐。

    “我爹能帮到忙吗?”葛红梅也很清楚,现在事情没有关系是难以办成的。

    “可以请他老人家想想办法。”林凡说道。

    “咱们村的事我去问一下我二叔,让他考虑一下。”小丫的二叔是村里的会计,没有决定权但也有建议的权利。

    “行啊,咱们要群策群力,力争把这件事情搞成了。”林凡说。

    “那是不是还要资金投入呢?”葛红梅关切地问。

    “资金肯定是需要的,不过尽可能不用,我和苗圃有个初步的协议,先考虑付点定金,这事我和我的同学也谈过,不行就让他们先凑点。”林凡没有夸大其辞,这事他和同学们谈过,他们答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些小子们还是靠得住的。

    “那如果缺资金的话,我也能凑点。”葛红梅还是不放心。

    “对呀,我也可以给我爹说一下,让他帮下忙。”小丫也附合道。

    “好意我心领了,到时不足时再考虑这件事。关分健是人家能不能要咱们的树苗。”林凡说。

    “是啊,人家要不要咱们的是关健。”小丫和葛红梅异口同声地说。

    “苗圃的价格没有问题,我已谈好了,要比往年价格低好多。”林凡对这点很肯定。

    “那运费你有考虑吗?”葛红梅有点不放心。

    “这个我仔细算过,运费不是问题。”林凡对这点也很肯定。

    “人家怎么才能要我们的树苗呢?”小丫问。

    “这个事需要详细研究下。”葛红梅若有所思。

    “要分两步走,这也是我要和你们研究的主要问题。”林凡继续说。

    “分哪两步,你到是快说呀!”小丫有点着急。

    “你们说的是对的,一是要找你二叔了解村里如何选择用哪家的树苗以及如何付款。付款付给什么人。需要量大约是多少。这个必须打听清了,但是还不能让人知道是我们想搞树苗。切记不能让人知道是我们在搞树苗。这个任务由小丫来完成。”林凡望着小丫重复强调。

    “第二,这个问题是最关健的,那就要麻烦你爹了。”林凡对葛红梅说。

    “我知道,你是不是担心乡镇这块不好搞。”葛红梅属于那种一点就透的人。林凡很欣赏葛红梅的聪明。

    “和聪明人找交道就是省心。”林凡笑笑。

    “哥,你是不是觉的我不聪明?”小丫面露不悦,漂亮的柳叶眉轻皱。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她可不愿意让人说她不jīng明。

    “你是个既漂亮又聪明的大美女,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林凡恭尉道。

    “我说你也不敢小瞅本大美女。”小丫转啼为笑。

    “你们两大美女都是既聪明又漂亮,既温柔又贤惠,才艺双绝。”林凡看着两人做了个sè迷迷的鬼脸。

    小丫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把身体转向葛红梅。葛红梅白晰的脸上桃花朵朵,娇羞地不敢再看林凡一眼,林凡还没有这样夸奖过自己。

    林凡看着这一对美人儿,心里想,再漂亮的女人也怕当面赞美。连小丫这个泼辣的小美人也是这样的。

    良久,两个娇羞的美人才抬起那两张俊秀的美面。

    “乡镇这块不好搞的原因很多,一个要考虑人家是不是有关系户,如果有,我们还得下功夫去联系乡镇管事的领导,吃饭、喝酒、送礼一样都不能少,有特殊要求的还要另外投资。”林凡继续谈他的想法。

    葛红梅和小丫静静地听着,她们觉的林凡讲的很有道理。

    “比较有难度的问题是送礼多少的问题,如果太多我们就没有利润,如果太少人家又不干,如何能探听到确切的消息是很难掌握的。”

    “我觉的我爹在乡镇应该有他的人呀!”葛红梅对父亲很有信心。

    “这可是这件事最最关健的部分。一子不慎全稍胜一筹盘皆输。你要对你爹多强调这件事。”林凡在谈这件事的时候很严肃。一脸慎之又慎的样子。

    “我明白,我一定和我爹强调这个事的重要xìng。”葛红梅点点头,也是一脸的慎重。

    “这两件事同等重要。成败就在于你俩了。”林凡又看了看小丫。

    “没事的,别这样看着我。”小丫似乎觉的林凡对自没有信心。

    “我相信你俩会上心的。”林凡鼓励道。

    “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葛红梅信心百倍地说。

    “姐夫,有个问题我问一下,什么叫特殊要求?”小丫明知故问。

    “傻妮子,你傻呀你!”葛红梅羞红了脸。

    “不,我真的不懂啊,姐夫,你给讲讲呗!”小丫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林凡伸出手指在小丫娇小玲珑的鼻翼上轻轻的打了个勾,一脸笑迷迷的看着她。

    “傻孩子,等你长大了,要嫁人了,你就懂得什么是特殊要求了。”

    “我要回去了,你们办正事吧!”小丫冲林凡做了个意味深长的鬼脸。

    “别走,你傻呀,没有看见东屋亮着灯。我哥嫂回来了。我们打扑克吧!”葛红梅一把拉住了转身yù走的小丫。

    “哟,我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小丫有点不好意思。

    “以后要注意点,不要让家里人有了想法,我哥哥和嫂子可是过来人,一眼就能把咱们看出来,要是家里人知道了,我们玩都没得玩了。”葛红梅叮咛着。

    “你注意点,听你姐的。”林凡在小丫俊美的脸蛋上轻轻的拍了拍以示jǐng告。

    “本美女遵命就是。”小丫调皮地说。

    是夜,林凡她们三人坐在沙发旁开始了她们的扑克游戏,三个人的脸上贴满了长长短短的纸条。( 潇洒乡村 http://www.6tzw.com/9_908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