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入时尚圈深似海。身为一只潜水小虾米,非要去深海区做大龙虾,那心里压力是贼大贼大的。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黄彤,26岁,经营着一家以时尚为名的时装公司:RU。这公司小的可怜,净干些边角料的所谓项目,一个个项目下来,数着寥寥无几的钞票,扣去公司正常支出费用,还不够买我这身名牌女装的,你说我闹不闹心?

    我这衣服是XX公司OO牌子的限量版,据说京城只有5件,上海有10件,香港……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因为我和这XX公司的老板认识,很熟,呃,好吧,我坦白交代,她是我的恋人。

    XX这两年与世界接轨,我也有幸与恋人同志去德国意大利取经。我欢欢喜喜去的,耷拉着脑袋回来的。都没敢再去米兰,我半道就辙了。坐在飞机上我就想,时尚圈太浮华,设计师的东西太复杂,我还是默默不闻地做边角料吧。

    为此恋人很鄙视我,啊,对了,也允许我介绍一下我的恋人:翁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子衿。随着XX事业的腾飞,翁子衿的名号越来越响。有家P民杂志还封她做“格调女王”。

    女王姐姐今年29岁,气质比较范儿,控制欲很强,爱管着我。有对包、鞋和各色华裳的收藏癖。最近这一年,她的乐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面试的时候爱问人家星座;杜绝穿牛仔裤;抛弃了她的街舞,改跳拉丁舞。前面几个跟我关系不大,但整天抱着个男人跳火辣贴身热舞我就必须过问了。

    “你不是喜欢街舞吗?跳那个舞干吗?”我实在看不下去她穿着露背装被她那个舞蹈教练(男)摔来甩去的了。

    “你还指望我跟那些17,8的孩子一起扭摆啊?”

    “可你不能跳别的吗?”

    “拉丁很好啊,**的风情。”冲我抛了个媚眼,我脸一红,兴师问罪的形势马上向少儿不宜处急转……

    其实我俩的差距不小。你可以把我想象成平民的纪实文学,那她就是公主式的言情小说。我每天都在感叹于我俩的差距问题。她喜欢结交京城名媛大小明星,我喜欢和朋友喝酒打牌;她开宝马,我蹭她的宝马开;她老爸是XX的董事会主席,我爸妈是工薪阶层;她的包是Lv,Gucci,我的是从7.7淘来的便宜货……

    如果你以为是我死不要脸巴结她成为我的女友,那你就错了。我可以自豪的说:是她追的我。那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是猫捉到老鼠不是吃掉,而是抱在怀里亲亲罢了,嘻嘻。

    好吧,旧事休提,我要开始新的故事了。

    在差距面前,有的人选择破罐破摔,有的人奋起直追。我基本上算是后者,RU就是我的舞台。我可以有不发达的时尚触角,我可以很青涩的厌恶商业应酬,但我不可以不努力。是的,我必须努力。

    在这个城市,从不乏努力的年轻人。他们为了改善生活,在每一天忍辱负重,像一只气喘吁吁的蜗牛。我曾经是这些蜗牛里最不力求上进的一只,却在埋头苦爬的时候被子衿这个高枝相中,因为RU的真正老板是子衿。说白了,我也不过是一只攀了高枝的蜗牛,很多事情需要学习,很多经验需要积累,很多坎坷需要经历,许多人脉需要结识……这四个“许多”说的容易,做起来真是呕心沥血。

    当然,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心境是完全不同了。现在的我更加平静和祥和,更加热爱我的工作。但那时候,可能更多的是一时的兴起,想证明给子衿看,证明给所有人看,我能行。这就像一部内驱力足,而机件性能还不完善的发动机,其结果必然是出故障。

    由于本故事属性为爱情,我不想把工作细节刻画的太为具体,所以略去“故障”的起因经过,结果就是,我在一个细节上出了差错,出货日期和出单日期混淆,让9万件单品滞留在海上。

    当事情还没发生的时候,我就有预感,做事总出错。待接到电话,我脑子嗡嗡直响,心说这回完了!

    子衿信任我,才把RU交给我打理,但我心里其实特别的没底。小时候我只不情不愿的当过生物课代表和组长,上大学被评为组织落后分子,工作后只是工作结构组末端的那个实施者,所以我特别怕承担责任,每次签合同我都瑟瑟发抖,反复核对。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事情还是急切白脸的来了,一点后悔药都不给我。

    我彻底懵了,脑子一片空白。

    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响起来,我知道炸锅了。货滞留一天,就有好几十万的钞票打水漂,把我卖了都赔不起。子衿怕是也填不上这个窟窿,她在XX表面风光,其实是给她爸打白工,是靠RU补零花钱的。

    我真没用!我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接了电话,供应商那里当然是忙着推卸责任,购买方不出意外的翻脸不认人,我没办法强忍着肋叉子突突的疼,把责任全揽下了。

    揽完,世界终于平静下来。

    这时,手机响。我一看,是子衿。

    子衿说:“你打算怎么办?”

    “不用你管。我自己想办法。”我自暴自弃了。脑子里过了一遍可能借钱的人,目标锁定家境殷实,现在北京读硕的何优洛。

    “你还赌气啦?吸取教训就好了,我帮你想办法。”她软了下来。

    我真不希望她这样。我没出息我承认,可我还有点自尊吧?我挺大的人了,不能总教别人给我擦屁股,尤其是她这回要帮了我,以后还要我怎么在RU立足?最重要的,在她那里好不容易树立的自信也将随之塌陷,这是我绝不同意的!

    “不用了,我有办法。你别管了。”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拿起手机和包,直奔楼下,拦下一出租车:“师傅,去首医大。”

    我在车里直淌眼泪,心说老天你就玩我吧。为了当这个副总我熬了多少夜,做了多少违背自己意愿的事啊?你怎么就不能体恤我一下,让我平安顺利的变强大呢?

    车开到学校门口,我给优洛打电话。

    占线。

    再打,还占线。

    我找了个路围栏,蹲上面一边拔小草一边等她。

    泪,一滴一滴坠在土里,在土里一个劲的蹦土花,挺好看的。心里那个委屈就别提了,一怪老天不公,二怪自己太笨,还赖子衿,至于赖什么又说不清……

    就在这时,一双白球鞋立在我面前。

    我顺着鞋抬眼看,一美女站在我面前。

    “你哭什么呢?”

    “你管的着么?”我烦着呢,继续低头拔草。

    “嘿,你这人真不识抬举。”说完她就要走。

    我忙说:“不好意思,我心情不好。不过我哭碍着你事了吗?”

    “你哭是不碍我事,可你也找个适当的地方去哭啊。”

    我一怔,向四周一看,脸直发烧,我正戳在人家篮球架子底下,正当中。

    “不好意思,我没看清。”一边说一边想站起来,可能是哭得有点头晕,身子踉跄着就要栽下去,她一个箭步上前扶住我:“小心!”

    我闻见她身上有橘子味的香皂气息,特别亲切。脸又一热,忙说谢谢。

    她奇怪的看我,说:“你工作了吧?来这干什么?”

    “我找人。”

    她点点头,没多问,走远了站在三分线上准备射球。

    就在这时优洛终于来了电话,我们约了在门口见面。我挂了电话,开始看那女孩打球。

    我原来在XX工作过,见识过来自XX六大区跨整个中国的店长和导购,等于把全国的美女尽收眼底。身边又有美得可以上电视的子衿,帅得无以复加的优洛,我觉得自己的审美水平被拔得高高的,一般人不入我眼。(反正自从认识她俩,我基本没什么信心照镜子)

    但对于眼前这女孩,我认为真的很与众不同。气质很干净,身材高挑,有了这些你就已经被吸引,反而不会在意她的长相,何况她长的确实也不错。

    我看她拍球,起球,投球,循环往复,看的我心情突然就平静下来。没有了方才的烦躁和抑郁。

    等优洛来的时候,我正深深的陷入到看球的遥想状态中,很困难才拉回意识。

    “优洛,我死定了。”说完我又眼泪汪汪的了。

    优洛吓坏了:“怎么了?”

    “我签合同出错了,要赔钱。”

    她拍拍我肩:“没关系,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严重。”

    我顺水推舟:“可我没钱。”

    优洛笑着说:“我可以借你钱。”

    “哦,好吧。”(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6tzw.com/9_9082/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