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我的压寨尤物们 > 018检查
    包拯虽然和莫问接触的不多,但是却明白这个少年是个自己有主意的人,而且不知怎的,就算莫问所说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相信。提供几人一起回了城,包拯便先行离开了,而莫问带着流云和柳晗月继续逛街。流云跟在莫问身边,不时地抬眼看他,大大的杏眼中带着分明的担心,数次欲言又止。

    莫问拍了拍流云的脑袋,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小云儿,你要记住一句话。这天下没有少爷我办不成的事儿,所以永远不要质疑少爷我的决定,明白吗?”

    流云是莫问穿越到这个陌生世界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人都有雏鸟情节,就算强势如莫问也不例外。况且流云性格温驯柔顺,正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又一心一意地对他好。他知道在流云的心里,他的地位比她自己还重要的多。虽然莫问清楚流云心里的人很大的可能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但是那又如何呢?他从来不是那种矫情的人,这具身体现在是他的,流云此时也是陪在他的身边,过去的三个月流云无微不至地照顾的对象也是他,这就行了。他喜欢流云,不知什么时候,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了。他自知不是专情的人,但是流云在他心中的地位永远都会是最重要的,没有人可以取代。所以,他更希望流云能够尽快地了解他,了解现在这个莫问,而不是一直停留在过去十几年对原主的记忆中。

    “我只是担心少爷,那个大将军一看就是个野蛮人,万一伤着少爷怎么办。”流云红着眼睛道,凭着她对莫问的熟悉,她敏锐地感觉到了莫问刚刚的话有着责备的意思在里面。可是想到自己都是为了保护少爷,心中不由有些委屈。若是以前流云不会这么想,在她的心里少爷就是少爷,丫头就是丫头,少爷说的话丫头就只能听着。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好像就是从少爷大病了一场之后性格忽然变了好多,对她也越发的纵容。很多时候,流云都觉得少爷并没有将她当做丫头,而是放在了平等的地位上的。虽然心里一直提醒着自己不能越了丫头的本分,行为上却还是大胆了很多,只是她自己并未察觉罢了。

    莫问其实并没有多少责备的意思,却看到流云因为自己的话红了眼睛,顿时心疼了起来,不由伸手将人圈进了怀里戏谑地道:“我可舍不得小云儿你,怎么会让自己有危险呢?”

    流云本来还在委屈着呢,冷不防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干净的皂角香味传入鼻尖,这个怀抱并不厚实,却莫名地让人安心。想到现在还在大街上呢,流云觉得自己的脸一片火热,像是烧起来了一般。虽然舍不得这个怀抱,却不得不挣扎着出来。却又听到莫问那句类似于表白的话,一张脸更是红得不像样子,不由轻轻地给了莫问一粉拳,嗔怒道:“少爷最坏了,就知道欺负我。”说完一把推开莫问向前跑去,嘴角却忍不住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心里像吃了蜂蜜一样甜。

    柳晗月一直跟在两人后面,看着他们的互动,不由自主地抚了抚袖中的蝴蝶簪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从遇到包大人再到和那位庞将军比武,一直到现在,莫问都是只注意到了流云的感受,却连一眼都没有看过她,这种被忽略的感觉让向来都是众星捧月的柳晗月很是不能适应。被这样对待,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一般。可是如果不喜欢她,当初为什么又要招惹她?千方百计地算计让她留下,此时却又如此的忽视她,柳晗月觉得委屈了。

    柳晗月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莫问明明就是个土匪还是个流氓,他先是将她扣在山寨,又设计她做了他的侍女从此没了自由,更是时不时地调戏她。她之前明明希望这个恶魔能快点对自己失去兴趣,让后放自己离开。现在这种几乎完全被忽略的情况不正是自己希望的吗?可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受呢?柳晗月怔怔地看着莫问,一时竟呆在了那里。

    莫问其实一直都有分心注意着柳晗月的。对于柳晗月他的感情有些复杂。莫问替莫老爹报了仇之后本想着尽快离开山寨,柳晗月却好巧不巧地挑了这么个时候跑到山上来挑衅。莫问身在其位就必须谋其政,不得不将柳晗月关了起来。可是看着这么一个美人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他也实在是不忍心。况且柳晗月看着凶悍,,实际上也不过是个单纯的小傻瓜,明显是养在深闺不痛庶务的大小姐。所以他不得不表现出一点对柳晗月的兴趣,收了她做自己的侍女,顺便在下山的时候将她带了下来,其实也是存着下山之后将她放走的心思。只是这丫头一逗弄就炸毛,偏偏还不敢发作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于是他一不小心就逗上了瘾。

    可是莫问自认虽不是个好人去,却也不会做出强迫女人这种事情。莫问有点鸵鸟地想着,就先这么着吧。他不主动提出放柳晗月离开,若柳晗月自己想走,他也不会强迫她留下就是了。反正都是以后的事情,那就等以后再说吧。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身上的命案给了了,这里离大风寨太近了,可不是久留之地。翟飞可不是个大度的人,被自己那样算计了,那家伙估计不会善罢甘休,要是就这样被抓回去,那可就丢脸了。

    “走,咱们去现场看看。”莫问没有放开流云的手拉着她向前走去。流云也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似乎同时遗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一般。柳晗月觉得越发委屈,可是当初比武输了,她答应了莫问给他做一年的侍女,江湖人最终承诺,她做不到就这样离开。三个人就以这样奇怪的相处模式一直走到了案发现场。

    虽然县令认定了莫问就是凶手的,但因为有包拯的干预,方怀仁死亡之前所在的屋子还是被当做案发现场保护了起来。莫问到的时候,四个衙役正懒洋洋的声音靠在房门上打盹,对他们的到来不闻不问。三人禁不住同时皱了皱眉头,要是这些衙役对谁都这种爱来就来的态度,这案发现场恐怕也已经留不下什么证据了。

    “这间房,案发之后除了包大人,还有别人进去过吗?”莫问经过门前的时候淡淡地问了一句。其实他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毕竟只要凶手不是傻子就不会做这种无异于自投罗网的事情。

    四个衙役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恭敬地道:“我们奉命守在这里,自然不会让不相干的人进去。不过那方怀仁的岳丈倒是曾经来过,只是我们不敢放行,之后便离开了。”

    莫问顿了顿,微微勾了勾嘴角。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有些少见多怪了,这天下还真有傻成那样的人。

    四个衙役分出两人亦步亦趋地跟在莫问三人的身后,毕竟现在莫问还是嫌疑最大的人,他们得防止他栽赃嫁祸。只是这个看门的差事看着简单枯燥,却是众人争抢的。开封府尹几乎是他们这辈子能见到的最大的官儿了,这要是能被这位大人看㊣上,那他们就前途无量了。所以能抢到这份差事的,都是衙门里的老人,最能钻营讨好上司的,那眼光自然也是最毒辣的。起初两人还真没把莫问放在眼里,今日一见却不由收起来轻视的态度。

    拜身体的原主所赐,莫问难得正经的时候,那绝对是一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再加上他身边两个貌美如花的丫鬟,怎么看都是一副世家公子出游的样子。两人再一联想,若是这个叫做莫问的少年真的只是个普通百姓,包大人那种贵人怎么会插手这么一件小案子。而且据说经过镇上的镇国大将军好像对这件案子也十分关注的样子。两人越想越觉得莫问的身份不简单,表情不由地更加恭敬起来,行动之间也麻利了许多,再不见刚才的懒散。

    对于两个衙役的变化莫问看在眼里,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家道败落之后也在底层混过,这种小人物的心理也能猜到几分。对案子没有影响的事情并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莫问先是检查了门窗,门闩在破门时撞断了,窗闩倒是完好无损,连漆都没掉一块。转身走到床边,莫问脚步顿了顿,眼神微微一闪,再次转身。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书架,摆在卧室中的书架实在是有些怪异。而且看那方怀仁的样子也不像是爱好读书的样子,那这个书架和这满满的书籍摆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小云儿还有小月儿过来帮少爷我一把,把这书架还有书桌上的东西,凡是能够移动的都搬动一下。”莫问兴致勃勃地招呼着流云和柳晗月。他直觉这书架肯定能给他带来一点意外的惊喜,古代的机关术呢,虽然可能很粗陋,也想见识一下啊。( 我的压寨尤物们 http://www.6tzw.com/9_9081/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