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你未婚我未嫁 > 新邻居
    顾凌夕下班后回了父母那边。

    自五年前,也就是顾凌夕年满24岁时,她就利索地收拾行李搬出了家。

    明面上的理由是因为家离公司太远,为了节约路途时间,所以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而实际上却是因为她厌倦了父母日复一日地念叨,还有那隔三差五就会以各种理由出现在她家晚餐饭桌上的适婚男性。

    那年的顾凌夕振振有词,她觉得自己才24岁,还有大把的时间慢慢谋划,找对象这种需要深谋远虑的事情,何必急于一时?

    何况她刚工作不久,事业才刚起步,正是该好好工作努力实现自我价值的大好年华。女人一旦成婚,生命的主题就基本只剩男人和孩子,对于大学四年都拿着一等奖学金的顾凌夕而言,怎么能忍?

    时间一天天过去,顾凌夕的能力和职位都稳健提升。年薪不知不觉间翻了好几倍,上班从和众人挤地铁变成了自己开车,租的房子也从弄堂里的小阁楼转移到了高档住宅小区里的公寓……

    按说这已经达到了所谓“事业稳定”的状态,可以开始考虑找个男人谈恋爱结婚了,只是这时的她却发现自己的少女心不知何时已经走失不见。

    于是今年已经29岁的顾凌夕依然单着,她如例行公事般认认真真地出席每一场相亲宴,她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家与公司之间两点一线单调的生活,唯一地变化是她回去看父母的次数越来越少----24岁不谈恋爱已被母上大人视为大逆不道,何况如今29岁的她依然未婚。

    顾凌夕今天回家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她明晚要去相亲。

    每次有人给她安排相亲,她必然会趁机回家看望父母,因为只有这时她才能在母上大人念叨她时理直气壮地打断她:“对对对,妈你说的都对,我这不乖乖听话一有人让去相亲就立马积极响应了吗。”

    只是想想也觉得生活混到这地步真是让人伤感,连想回家看看父母,都要折腾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理由,顾凌夕很是伤怀。

    掏出钥匙开了门,顾凌夕就看见自家老妈在厨房里挥舞着锅铲忙碌的身影。

    “妈,我回来了。”她边打招呼后边打开鞋柜找拖鞋,果然她鞋子还没换好,母亲地念叨就混着菜香从厨房里飘了出来:“小夕啊,你大姨下午刚来过,说她今天去医院遇见了个也是去看病的小伙子,一表人才,问了人家说是没对象,你大姨就帮你要了人家的电话,你抽空去见见?”

    “……”顾凌夕很是无奈,这就是她每次回家必演的戏码。

    在她妈妈地感染下,所有的亲戚都开始随时随地地为她物色如意郎君。找就找吧,能找些靠谱的吗?这种路遇一次仅仅确定是单身的男人就能哄着她去见,不是纯属乱来么。

    “多大年纪了?”顾凌夕揉了揉眉心,耐着性子引导着自家太后的思路,“品性如何?是做什么工作的?生的是什么病?严重么?家庭情况怎么样?都问清楚了么?”

    “呃,这些倒没具体说……”顾家妈妈的声音一时弱了下来,显然也觉得这样去相亲是草率了点,可是却犹不死心,“你也去见见吧?也许人不错呢?反正都拿到人电话了,再说了处对象总要先处处才知道好不好的吧?”

    “万一真不好就来不及了啊,你想想如果有一天你女儿出去和他约会,然后就再也没回来了……”顾凌夕话说到这儿就没继续了。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顾凌夕还是很信任自家老妈的智商的。

    果然顾妈暂时收了口,只是显然闷闷不乐。

    顾凌夕连忙狗腿的蹭上去,讨好道:“我们领导帮我介绍了个海龟的对象哦,据说英俊潇洒温柔多金只缺个老婆,我们领导还说觉得我很合适!”虽然除了“海龟”以外的修辞都是顾凌夕自己编出来的,可显然达到了目的。顾妈之前的失意之色被彻底抛到了一旁,兴致勃勃地问起她最新情况来。

    “那人有多高啊?”顾妈妈开始了例行的盘问,“身体健康吗?性格怎么样?

    顾凌夕经验丰富,对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信口拈来:“听说有180,身体倍儿棒,性格温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嗯,你164,穿个高跟鞋,对方180倒是刚好。身体好就行,老了能少受苦。性格温驯的人疼老婆,懂做家务你也可以少操些心……”顾妈妈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哪里工作?父母是做什么的?”

    “工作没好问,毕竟领导介绍的应该不会太差吧,父母?好像不在本地。”顾凌夕看着那翻滚的油烟,回答得很是顺口。

    “也是,毕竟你工作不差,你们领导应该会注意这方面的。父母不在本地正好,不需要和公公婆婆一起住,自己当家省很多心……”顾妈还在念叨,玄关处再次响起了开门声,顾爸爸回来了。

    顾凌夕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般打断了母亲的话,“爸回来了,我去找他。”语毕连忙溜出了厨房。

    女儿都比较黏爸爸,顾凌夕也不例外,何况爸爸永远不会像妈妈那样把找对象这事当成和她唯一能沟通的话题。

    因为有了个传说中“优质的相亲对象”,吃饭时气氛还算比较和谐,至少顾妈没再一个劲儿地念叨那些老掉牙的催婚话题。

    只是看着自家母上大人一脸笑眯眯地让她明晚相亲回来后报告具体情况,甚至还让她最好早日把人领回家看看时,顾凌夕有点心虚了,她这次是不是把对方的条件编得太好了?

    菩萨,明日请恩赐我一个黄金比例的钻石男吧。

    顾凌夕于内心双手合十,真诚的祈祷。

    顾凌夕借口上班早起太累,吃完饭就开车回了自己租的小公寓。

    她租的这房子位于市中心,离公司只有十分钟车程。因为地段好房子也新,虽然只有一房一厅,租金也实在不便宜。

    只是她喜欢这儿的环境,安保设施也很到位,所以当时也没在价格方面过多纠结就拍了板。

    电梯停在17层,顾凌夕走出来时就看见了隔壁居室的大门敞开着,她想起这家原来租房的那姑娘几天前跟男朋友修成正果领了证,小夫妻已经移民去了美国。

    这么快就找到新房客了?顾凌夕有些意外,这套房面积是她住的那套的两倍,房租自然也会翻上一番,果然在这种大城市里,有钱的土豪遍地可见。

    路过这家大门时她随意地朝里面看了一眼,那个正拿着电话和搬家公司的人交涉的男人,居然是萧珲。

    租房的土豪是萧珲?

    顾凌夕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这是说连一个小秘书的月薪都拿得比自己高了?( 你未婚我未嫁 http://www.6tzw.com/9_9079/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