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三宫六院的传说 > 第二章 授艺
    今年是闰五月的缘故,在十月份的时候,天已经很冷了,寒风呼啸,冷流如潮,天地间飘散着零零散散的冰冷的气息。

    这天一大早,叶云啸便帮妈妈将她做生意的煤气炉,面摊子,帮到街道口。云妈妈身体好了一点后,便叫云啸不要去太华上班了,要他好好读书,而她摆个小面摊子,可以维持两人的开销。

    叶云啸可以预见,以云妈妈的手艺,面摊店的生意肯定不会太差。

    云啸拗不过妈妈,只能同意了,不过,他也没有辞去太华酒店的工作。只是这一点,他不敢跟妈妈说。在很小时候,云妈妈便一直跟云啸反复强调,做人要低调,而且不喜欢他到太复杂的地方去。太华酒店就是其中之一。

    街道的对面是一个公园,穿过公园可以直接到到家,为了节省时间,每一次云啸都是走公园回家的。冬天的公园在密集树林的掩映下显得有些阴冷,显得很安静。冰霜将枯黄的树叶染成了白色,黄白相间,颇有点水墨画的意境。偶尔寒风吹过,枝枝来回摇动,落叶纷飞,倒也带来了一丝生趣。

    云啸走过一片密林,发现林中竟有人影闪动。天气这么冷,如果有条件的话谁愿意出来。“这么早,就有人出来运动?”云啸心中好奇,来到林子边,往里面看去,原来树林中活动的人是一个身穿白色唐衣的,黑布鞋的老者在打拳。

    老者相貌寻常,不过脸色却异常红润,给人一种很硬朗的感觉,他打的拳慢慢悠悠,好像社会上流行的太极拳架子。夏天的时候,这个公园便有一大群老头老太太在打拳或者舞剑,他们打的拳便是太极,所以云啸隐约记得太极拳的架子。

    不过看了一会儿,云啸便觉得有些不一样了。现在是大冷天气,老者身上只穿着一件布衫,他打的拳虽是太极的架子,但是气势却跟飘逸,洒脱太极拳截然不同,随着他拳架子的打开,一股庄严,凝重,甚至是肃杀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树林。哪怕是老者身后,云啸也有一种面对千军万马面,惊心动魄的感觉。

    看到这里,云啸心中一动,眼睛紧盯着老者,手脚随着老者摆动。学了两个架子后,云啸突然发现自己心跳加速度,鼻息粗重,好像缺痒似的,血液翻滚……

    “不好。”云啸知道这是自己偷学老者拳势的后果,忙停了下来。停止动作后,身体上种种不适果然慢慢消除了,他暗暗拭了一下头上的冷汗,暗道一声好险。

    突然,一声‘呲’的响声叫醒了精神萎迷的云啸,他闻声而望,只见老者已经收功了,随着他长长‘吁’了一声,随后,空气中翻腾起来,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息随着他的吸气而被老者吸进鼻子里面。

    看老者的样子是要回去了,云啸一想到刚才偷学人家的功夫,心中暗愧,连忙走开了。到了学校,云啸老是想着老者收功时的那道白气,至于那口沫横飞兴高采烈的老教授讲的是什么,他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第二天云啸帮老妈将做生意的行档搬去后,便快步来到了昨天的小树林,老者还在,依旧是那套雪白,纤尘不染的唐装。

    虽有云啸在旁边观看,但是老者还是不受干扰地继续打拳,直到打完一整套动作后,他提手,缩腹,吐气后,跟昨天一样,虚空剧烈地动涌动着,一道肉眼可见,又细又长的白气被他吸进了鼻子里。

    老者收功后,转头看了云啸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似是早就知道云啸在看他练拳了。看着老者的背影,云啸暗道可惜,怎么没有打招呼一下。

    在心里,云啸隐隐觉得老者练的拳跟社会上许多武术不一样,至少在动作上,比所谓跆拳道,散打好看多了。

    一连几天,云啸帮云妈妈搬完做生意的工具后,便来到了公园的树林中看老者打拳。云啸还有一个发现,不管自己多么早,那老者总是在那个地方,在六点的时候,准时离开。

    云啸几次想上前搭讪,本不擅说话的他,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老者每次打完拳后,都对云啸点点头,神色和蔼,仿如一个慈祥的老爷爷一般。

    就这样过了十天,这段时间中,两人虽没有说话,但是云啸感觉彼此此间熟悉了一点。这天老者要离开时,云啸终于鼓足勇气,上前搭讪:“老人家,你练的是什么武功啊?”

    “国术。“

    云啸看过不少的武侠小说,倒是听过像气功,铁砂掌之类的武功,这个国术却是从来没有听过,便问道:“什么是国术?”

    “只杀人不表演的武术。”

    老者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云啸听后,却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看了老者一眼,问道:“老人家,我可不可以学拳啊?”

    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云啸,道:“在这大冷天,你前后看我打了十二天的拳法,倒是有点毅力。”说此,他叹了口气,道:“不过,你现在这个年纪已经错过习武的最佳时间了,我就算是教你,你的成就可能也是有限。”

    说此,老者看到云啸脸上很失望,心中一动:“昔日,我不是也到二十岁才习武的吗?此子心性坚定隐忍,倒是合我拳术的真义。在现在愿意学国术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的一身拳术莫非真的要被我带到地下了,也罢,我就暂且教他一下,看他成就如何。如果他是一个可以造就的人,我便将我的拳术传授给他,如果他不堪造就,那到时也怪不得我了。”想到这里,老者道:“你根基不好,从前也没有学过武功,要学我国术的话,就得从头教起。”

    听此,云啸高兴不已,忙道:“一切愿听师父吩咐。”

    “你教我师父?”在老者的心里虽有意教云啸国术,却没有打算收云啸为徒。再者,他身分尊崇显赫,生平教过几个弟子,如今那几个弟子无一不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以云啸的年纪,做他徒孙差不多。

    “老人家教我拳术,不就是我弟子吗,师者,传首授业者。”

    愣了一下后,老者哈哈一笑,道:“你想认我为师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在这之前,你要经过我的考验。”国术的世界里,是很注重辈份名声的。老者所以那样说,是因为他在国术界辈份很高,如果云啸得不到他拳术真传,将来他的招牌将会砸在云啸手上。

    国术,生死之神器也,不可轻授。所以,你看在一些传记里面,主角要拜入山门学武功,要先挑水,砍柴,读经,抄书等等一素列的考验,这些都是师门在考验一个弟子的心性。

    云啸握了握拳头,道:“没问题。”

    老者点了点头,道:“好,从今天起,你先扎马步。”( 三宫六院的传说 http://www.6tzw.com/9_9061/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