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一GL > 第 13 部分阅读
    但没用了,已近得看清了红叶的眉目,她也很意外,隔着还远她就问:“彤,你怎么在这?”

    我感到子衿的气势明显凌厉起来,她似乎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我背脊的汗淌着就下来了,心说怎么会这样啊?老天你玩我呢吧!

    但是老天可能觉得我活该,并没有阻止红叶的前行。

    “她是?”走近之后,红叶温和有礼地问。

    “我给你们介绍,”硬着头皮,我谁也不敢看:“这是子衿,这是我朋友红叶。”

    红叶看子衿的眼光充满了新奇和一丝尴尬,而子衿温文淡然地回道:“你是来医院看望病人的?”

    红叶说:“不是,我来找她的。”

    “哦。”子衿平平淡淡地回了一声哦,但我领教过她寒霜傲雪的样子,这回不用看也**不离十。

    第 77 章

    第73章

    子衿和我的问题还没解决,现在又加上红叶……今天注定不平凡。

    两个女人,一个气质如华,一个柔美夺目。我感叹着,不知是该喜还是悲。但在惶然无措中,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就是尽量不要让她们在一起。

    我是该跟红叶走?还是留下来和子衿接着“谈心”?

    红叶落落大方,只是眉梢略显哀怨,而子衿则依旧镇定淡然,看我的眼神隐忍不发。

    下定决心后,我对红叶说:“天气不好,你先走吧。我去给你打辆车。”

    红叶点点头,对子衿说:“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的谈话,我回去了,有机会再见。”

    子衿并无多言。我把红叶送到门口,歉然道:“不好意思,让你白来一趟。”

    “我并没有白来啊。”

    我心里一震:“什么意思?”

    “我今天求着你那位朋友来,就是为了看看子衿的。”她面无表情的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为什么?”

    “看看自己的情敌长什么模样,有错吗?”红叶哀怨更重。

    红叶变了,我深吸一口气。

    原来的红叶,不是这个样子。校园里的红叶,没有这样的心机和胆魄。懵懂爱时的躲闪,互相爱慕又不得说的爱慕,从来都是我们各自私藏的苦酒。到如今,一切都不是原先的模样。

    红叶说:“彤,人生苦短,我不想错过太多。原来我没有自信重新得到你,现在,看到她之后,我反而安心。”

    她说:“你们注定不会长久。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不适合你。”

    够了,我不想再几次三番从不同人的嘴里听见这句话!

    我听够了!

    “红叶,你让我意外。同时,如果我不能跟子衿在一起,也不会和你好。”

    红叶呆住,转而用一种小心翼翼的语气说:“对不起彤,我不该说这些。你当我没说过吧。”

    我摇头,再摇头。我就是这样一个玉石俱碎的人,如果必须分手,我两个都不想要!我要一个人躲在暗处,不想再在感情的泥潭中挣扎。

    我的表情一定难看极了,红叶抱住我:“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彤,你相信我,为了你,为了我们不再错过,我愿意做一切事情。”

    我在她怀里,看着远处的天际,灰蒙蒙一片。

    “红叶,如果跟她分手,我就想一个人了。对不起。”

    红叶摸着我的头,温柔贴心:“我说过我会等你,爱一个就会甘愿为她付出,我愿意付出我的耐心等着你。”

    我喉头哽咽,想说谢谢,又显苍白。

    送走红叶,我在路上任凭雨滴拍打,直打到我心底。

    子衿说,如果我身边只有100块,会给她几块?我其实想脱口而出:都给你!

    但不对,这100块是全部家当,没房子住,没东西吃。如果全部给了子衿,我将一无所有……越想越乱,在徘徊和苦恼中,我来到小亭。

    子衿站在雨夜中,浑身散发着只有美人入画般的光。

    她看见我,还是一副平静无波的姿态,只是眼眸更加深邃幽黑。

    “子衿。”我想我有必要向她解释红叶的事情,我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过来的。”

    她没反应,只是微微点头:“你想好我问的问题了吗?”

    摇头:“我还没想好,你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你想知道我的答案吗?”她凝视着我问。

    我点头。

    她缓缓地说:“全部给你。”

    我无意的笑了笑。她盯着我说:“你不信是吗?不信我会倾家荡产把所有积蓄全部给你?”

    我静默,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叹了口气:“你可以回答全部给我,但你没有,说明你诚实;如果你说我几十,我会很开心。你知道吗,我就怕你说你不知道,不知道给我多少。”

    “不是的!我是想考虑清楚。”我解释道。

    “不,我知道。这道题的实质不是给与不给,不是给多少,而是给的态度。你不肯轻易下决定,不就是在计较我和你的得失?你一定想,给了我全部,你怎么办?可我的想法是,我相信全部给了你,你不会让我挨饿。”她透过重重夜色,清晰平淡地说:“其实彤,从始至终,你都没把我当做你的恋人,一个完全信任的人。你之前的闪躲,现在的退缩,皆因于此。”

    我猛摇头:“不是的,你听我说……”

    “是,我早就清楚。你在意我是不是有钱,是不是可以跟你相配,你自卑,徘徊,都是在为自己考虑,而不是为了我们,我,和你。爱情是一个整体,而你还不够爱我。”

    ……

    我在雨中突然感觉到一股冰寒刺骨般的疼痛。

    “黄彤,爱不是这个样子的。有了爱,一切问题将不是问题,你把自己保护的太好,我融不进你的心。”子衿下了亭,和我同样置身于雨中,带着悲情和难忍的情绪。

    她的字像一把把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割掉我心脏的肉。

    子衿,你说的不对,如果我不够爱,为什么会这么痛?

    我好累,累的身心俱疲,累得无力抗争。我木讷地看着她,我心中的女神。她说的也许是对的,我没有付出我的全部去爱她,可这能怨我吗?我明明很努力,却为什么总是觉得……力不从心。为什么?

    也许,就像所有人说的,不合适吧。想到这,万念俱灰袭遍我的全身,已经被百般肆虐的灵魂已近干枯。

    “彤?我希望你冷静的想想。不要在乎别人的想法,别人说什么是别人的,我对你的心你应该清楚。”

    我不想再想了,我累了,我……想放手。子衿,我们不合适。我不够强大,不配与你携手。可是,这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留下一个空洞的内心让自己承受。

    当优洛和Siren找来的时候,我和子衿都已淋透。而两个人的心,怕是比这雨还冰,还冷。

    第 78 章

    第74章

    子衿把优洛留下了。

    我坐Siren的车回住处,路上她问我看过秦玫的感受。我没什么好说的,虽然这个人回忆起来会让我羡慕并嫉妒。

    Siren意味深长的说:“你猜子衿会和优洛说什么?”

    本来,我还没从子衿的那番话里挣脱出来,心情低落至极点。Siren一路上说的话,我都无精打采的应着,但直到她这么问,我才突然有了思考能力,是啊,子衿为何独独留下优洛?

    “我猜子衿会问你初恋的事。”Siren绽出一抹看好戏的微笑。

    我心里咯噔一下!

    连Siren都知道的事,优洛是是不会隐瞒子衿的吧?优洛这个人哪都好,就是太怕子衿。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回到优洛和我的住处,整个人都疲惫得如一滩烂泥,还有精神的不堪重负。我想,从认识子衿以来,我的精神就在损耗中麻木了,直到此刻才终于有了叫嚣的借口:黄彤,今天发生的一切,你打算如何做?

    不知道,我抱着头,只有这三个字,我无法作答……

    原来,灵魂太过疲惫,是无法入睡的,而心情却又沉沉跌落至谷底。这种感觉,像一个落水后又缠上水草的人,溺得窒息,又无力挣脱,只能在分分秒秒中绝望地等待那个救你的人。可还没等救我的人出现,我就先病倒了。

    我发烧了。这个认识不太清醒,仿佛是潜意识里,我感觉有人喂我吃的和水。还有就是从飘渺处传来人的说话声。等我真正恢复意识,发现自己正安好的躺在床上。

    “你醒了?!”优洛带着担忧和惊喜的神色注视着我。

    我费力的抬起身:“我病了?”

    优洛端来粥:“快喝了它,你已经昏睡一夜加一天了。”

    这么久。我摸了摸额头,发现烧差不多退了。

    “谢谢你。”我说。优洛叹了口气:“你别谢我,一直是红叶照顾的你,她刚出去买菜,说晚上给你烧补养品。”

    我慌神:“你没告诉子衿吧?”却换来她踌躇的表情:“子衿现在还不知道。”

    哦,我松了口气。

    红叶回来看见我清醒十分高兴,我看着她忙东忙西的样子有点难过,喉咙里塞满了哽咽。

    “怎么了?憋着小脸?”红叶宠溺着口气疑惑道。

    我摇头,其实想说:红叶,你对我真好。是那种不求回报的好。

    我发现人在生病的时候,会特别感激照顾你的人,而这个人还爱着你。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能不为所动吧?

    “好了,你快去床上休息,我要煮饭了。”红叶把我推出厨房,并俏俏的在我手掌间轻刮了一下,继而交缠住,轻声在我耳边说:“你可吓死我了,要不是优洛很有把握的样子,我就要送你去医院了。”

    我耳朵猛然一热,正好门口吹来一阵风,我借口去关门褪出了她的掌握。

    等我立在门口,却看见Siren风尘仆仆的站在那里,后面是正在挂衣服的子衿。

    Siren没有过多废话,检查了我的舌头和眼睑,回头对子衿说:“没事了。”

    子衿凝着我,精致的脸上透满担忧神色。

    这时红叶和优洛也出来,五个人碰到一起,尴尬极了,我心里很不舒服。

    这次,子衿看到红叶,尤其是对方还拿着炒勺,她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很难看。Siren和优洛也感觉到了,忙转移话题到别处。

    红叶说,她去炒菜。

    我跟了过去。我知道此时再叫她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最少能让她觉得自己不被排斥。

    厨房里只有红叶和我两个人的时候,她说:“你还是出去吧,她看见我好像不太高兴。”

    “我陪你。”我想子衿有两个人陪,而红叶才是我病后一直照顾我的人,好吧,我承认我很介意为什么最关心我并用实际行动表达的人不是子衿。

    红叶摘菜都心不在焉,自嘲地:“也许我该离开。”

    “不是,是我应该离开。如果在我自己家里,你就不会觉得尴尬了。”我这么说,其实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门突然开了,优洛探出头来:“彤彤,你出来一下。”然后满脸愧疚地对红叶说:“麻烦你了,我一会儿来帮忙。”

    我被优洛叫出去,Siren忙劈头盖脸地低声说:“你猪啊!你刚才说什么呢!我们在这都听见了。”她瞅瞅子衿。

    子衿牢牢钉了我一眼:“没关系啊,想走什么时候都可以走。免得她觉得尴尬。”我听后,脸都红透了。

    “你们聊啊。”优洛拉走Siren把门带上了。

    “子衿,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顺着刚才的话茬解释。

    她哼了一声:“怪不得。”她眸子瞬时冷起来:“怪不得你要搬出来,其实是想私会她?”

    “不是。”

    “你俩在一起多久了?”

    “没有。”

    “黄彤,我不怕失去,但我怕背叛。那晚我说的那些,是不想失去你。但如果你背叛我……”

    “我没有!”我吼出来!

    “子衿,我病倒了,你在哪里?从开始到现在,为什么我遭受的折磨,面对的困惑,你都可以那么冷酷地不予理睬!我不知道我错了什么,我真的好累,好累。”泪水夺眶而出。

    对,我现在不能哭,不能哭。我还有事情没有做。

    深吸了一口气,制止住磅礴的泪意,但抬起头来看着她,这个隽永在心的人,我还是止不住的流出泪来:“子衿,我们分手吧。”

    分了吧,我真的负担不起,一切的一切。

    第 79 章

    第75章

    秦玫的横生枝节,翁子杨的从中挑拨,子衿的那番肺腑之言我疲惫的灵魂!当这一切铺天盖地如龙卷风般向我席卷而来的时候,我想我这棵杂草已经被压弯了。

    那两个字说出口,心就已坍塌!凿出一块可能是永远也填补不上的缺口,汩汩的冒着血。

    此刻,我恨自己!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无能!不仅是翁子杨说的无法在物质上给子衿以承担,还在心灵上!面对残酷的生活,我无法给予我爱的女人幸福的自信!

    有了这份认知,我突然感觉一切都空空茫茫,清清楚楚。

    记得子衿刚看上我的时候,我害怕受感情的伤,迟迟不肯深陷。那时候,我的爱情世界只有她和我,不知有其他,阳春白雪一样纯净。而现在,仿佛也还是她和我,却不那么简单。

    子衿说我自卑,逃避,徘徊……她说爱情是一个整体,而我不够爱她。

    其实,是我爱惨了她。爱得患得患失,爱得失去理智,而现在,爱得自己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觉得我无法给她幸福的承担!

    我自嘲的想,这就是感情的升华吧。

    爱她,所以要给她幸福,不是吗?

    如果不能,还不如趁早放手,不是吗?

    子衿的眼神,从不可置信变化到深度的冰寒。

    “为什么?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说分手?”嘴唇颤抖,一脸悲凉的神色:“你就这么干干脆脆的说分手,让我怎么办?”

    我低下头。

    子衿说:“我不同意。我不会同意分手的。”

    我抬起头,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你要怎样?”

    她没回答,只是用一种很迷惑的眼神望向远方,然后嘴角费力牵出个笑来:“黄彤,我真的没有想到,从来没想过,你会让我这么伤心。”

    我听后整个人都被冻醒。她,是什么意思?

    她自嘲的说:“我只知你让我安心,却从没想过你同样会让我伤心。从见到红叶,到你说出分手两个字,我突然就觉得……”她笑着摇摇头。

    然后,我看见她捂住了嘴,身体轻微抖颤。

    “子衿!”我跑过去:“你怎么了子衿?”赶忙扶住她。

    这时,门也应时打开。Siren和优洛推门进来,看见子衿的模样,赶忙过来。Siren推开我,快步把子衿扶出去。

    优洛焦急地对我说:“彤,你错了。不是子衿不照顾你!是我们没有跟她说!子衿那天跟你谈完就吐了,是长期胃病引发的习惯性呕吐。情绪不好时会非常严重!所以你生病的事,我们不敢说!”

    原来她们都听到了。她的话几乎把我的心挖空!悔恨自责接踵而来!

    我跑出去,正对着卫生间,看见子衿蹲在马桶边,Siren在帮她顺气。

    “子衿,对不起。”我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子!我伤害了她,彻头彻尾的伤害了这个女人!

    红叶不知所以,也跟了过来:“你们……怎么了?”

    Siren瞪着我和她,然后对红叶厉声说:“你少假惺惺!这里没有你的事,请你出去!”

    “Siren!”优洛喊:“你别牵罪人!”

    “我牵罪了吗?”Siren也嚷道:“她们俩的事,她来掺和什么?!害得她俩现在这样!”

    优洛劝道:“你别这样,像个小孩子一样的闹。”

    她们的话我没再过脑子,全部心思都放在子衿身上,看她干呕,看她煞白的脸色。我……我恨不得替她吐一百遍,一万遍!

    “子衿……”我带着哭腔。你可是女神啊,怎么也会如此脆弱?我虽然就站在她旁边,却束手无策,不知怎么做会让她好过一点。

    这时Siren和优洛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黄彤对红叶的感情也只是初恋的难以忘怀!”优洛不知道接了她什么话。

    “初恋怎么了?初恋了不起吗!子衿还是我的初恋……”她说完这话,空气瞬时凝结。

    优洛白了脸色,摒住气息:“所以,也让你难以忘怀,是吗?”

    “够了!”子衿憋着气说:“Siren,陪我回家。”说完站起身,连看也不看我。

    “子衿!”我拉住她:“请你原谅我,我不知道,不知道你病了。”我难过极了,而红叶看着我,受伤的表情溢于言表。

    我知道,我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

    红叶摘下围裙,眼含着泪花:“你们别走,是我该走。”说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骄傲的挺起身,跑去开门。

    我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门外。而回过头,子衿也在望着我。

    “你,好些了吗?”我牵牵挂挂战战兢兢的问。

    她没说话,只是含恨的看我,眼睛通红,继而加重了口气说:“我们走!”

    “子衿!”我拉住她:“你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是想拖延她,好让她留下来。她这一走,我怕再也见不到她……

    子衿决然的冷笑,眼中有泪光盈动,她依旧没跟我说任何一句话,拉着Siren决绝的走掉。

    我颓然的倒在沙发里。仿佛这一切,是一场闹剧。

    而现在落幕的,又是什么?

    我叹息。

    作者有话要说:7信守承诺吧?

    一日二更

    只是,这样一来,按照jj的积分制度,我的积分会扣掉不少,唉。

    同人+女王日记

    作者有话要说:**********77有话说****************

    这两章很虐么很虐么明明不虐么但为什么群里群情激奋不惜自己创作Happy剧情了呢~~~??

    以下文章为猪样年华群花生米同学的作品,请自觉虐心的同学看看它舒缓下悲凉情绪;

    另附上盗来的子衿日记:

    不行,不能让子矜这样走出我的生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时多么的幼稚。我是不能给她优质的生活,但是她到目前为止也过得很好啊。

    我飞奔出去,竟然连鞋子都忘了穿,有没有搞错啊,真的是破屋偏缝连夜雨啊。

    子矜,我想告诉我,我爱你,我只爱你,我可以爱你到一无所有。

    也许现在我不能照顾你,但是我会学着长大,总有一天,我可以让你依靠。

    跑到车库门口,发现子矜和Siren刚刚开出去,子矜躺在后座,面无表情,Siren开车。

    我不管一切的拦住她们,我只知道不能让她们走,绝不。

    我只听到砰的一声,其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头好痛啊,睁开眼睛,子矜,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子矜没有挣扎,反而也一样紧紧抱住了我,好像也把我融到她的身体里一样。

    “子矜,我爱你,我只爱你,如果我只有100快,我会把它变成200快给你,我要给你幸福的生活。”

    “傻瓜,有你的地方,就是幸福的归属”。

    “你不生我气了”

    “你都连命都不要了,还能怎么办啊,要是我不原谅你,谁知道你还会做出什么事啊。看看你,头受伤了,脚上也都是伤痕,小孩子啊你。”

    “呵呵,为了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优洛和Siren却站在一旁,两个人谁也不理谁。估计她们要世界大战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就想和子矜一起。好长时间都没跟子矜爱爱了,现在吵完架和好了,真的是感觉山雨遇来啊。

    “在想什么啊”,子矜瞪着我看,嘴角还挂着一丝坏笑。姑奶奶,在想什么,你心里不是知道么。

    “哦,没,那个那个,没什么。我们回去吧。”我扯扯子矜的衣角。事后子矜在说的时候,她说,彤彤,你知道吗,你那个时候可爱死了,我真想原地扑上来。不是本人臭美哈,纯属事实。

    “恩”子矜羞涩的应了声。

    经过一个小时,我们到家了。子矜一路上真的将她开海盗船的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

    子矜先进的门,我正低头拖鞋呢,突然感觉背后门被关上,我本能的向后张望下,突然感觉温热的唇向自己脸上贴来。我只能仓促的应着,哎,看来今天又是做小受的份了。

    子矜,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直接抱起我,然后把我扔到床上。这个时候子矜的眼神,是迷黑的一片,感觉好像是看向猎物的眼神。我心里默喊,“OMG;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来生,有的话,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跟子矜再幸福走下去,但我知道这辈子我们一定会幸福走下去。

    ****************************************************************************

    7月7日 晴

    上午4个部门会,3个在讨论女人的需求。当我说起Christian Dior的时候,他们甚至在打瞌睡。XX的企业精神让我担忧!

    中午吃饭想起宝宝,想她在做什么?估计在发呆,哈哈!

    下午见了REVO的主唱,很喜欢,很忧郁。他走后与我电联,简简单单的补充了意见,也OK。

    后来就是没完没了的电话,电话,电话。

    下班把私人手机打开,想给宝宝一个电话,却先看见大刀的简讯:上次的面料出问题,上面长了斑点。

    幸亏我没把这批料子排单,明智之举!

    把事情解决之后已过12点,不知道宝宝睡了没有?

    怕她已睡觉,不想打搅她。心里对她say goodnight!

    作者有话要说:**********77有话说****************

    这两章很虐么很虐么明明不虐么但为什么群里群情激奋不惜自己创作Happy剧情了呢~~~??

    以下文章为猪样年华群花生米同学的作品,请自觉虐心的同学看看它舒缓下悲凉情绪;

    另附上盗来的子衿日记:

    第 81 章

    第76章

    子衿她们走后,优洛下去搬来一箱啤酒。

    我看着她开启一瓶,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下,然后又递给我。酒接在手里,冷冰冰的。我俩你一口我一口的猛灌,只有伤到深处,才会如此饮酒。

    优洛先开口:“彤,我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我点头示意她说。她道:“红叶是明摆着在追求你,子衿看了能不生气么?”

    我灌了口酒,不太想说话。

    她接着说:“你俩非要闹到分手么?”

    我就是个混蛋,我心里说,其实因为“我们不合适”这件事,我原来就跟子衿闹过,后来和好,子衿反复问我,你都想好想清楚了吗?我信誓旦旦的说想清楚了。

    但显然,在新的问题出现之后,我又重蹈覆辙了。

    我的性格应该是一条道上走到黑的,不知为何在和子衿的问题上,那么的优柔寡断。酒水让我的内心洗涤干净,一条主线从未有过的清晰。回想起与子衿在一起的种种,我发现子衿一直在给我“想”的空间,只是我从未真正想明白。

    但是,分手的事,我却并不后悔。

    “优洛,我觉得女人和女人在一起问题真多。我之所以跟子衿分手,不全是我俩合不合适的问题,更不是因为红叶。是我无法承担以后,我怕我给不了子衿所要的幸福。”

    优洛听后反应剧烈的笑,笑得酒都喷出来了。

    “你知道子衿的幸福是什么?”她问我。

    “生活无忧,而不是现在的这么累。”我这么说。

    “照你的说法,跟男人还不是一样。现在有多少男人能让自己老婆生活无忧的,还不是既要照顾家庭,又要去外面拼搏工作。彤彤,你把事情想复杂了,真的。其实你的问题算是什么问题?我和Siren的问题才是问题。”

    “我知道,可我觉得,子衿这样的人应该有更好的,能够给她解决实际困难的人来匹配,而不应该是我这样拖她后腿的人。”我想到了秦玫,她是个可以与子衿匹配的人。

    “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你爱子衿吗?如果爱,为何轻言放弃?如果爱,为何会找这种理由分手?”优洛摇着头,她不理解我。

    我又何尝了解我自己?

    也许是我累了,疲了,想找这样一个借口敷衍?也许,我想给红叶一个机会?后面这个想法马上被排除。我深刻的清楚自己爱着子衿,但我害怕我俩的爱情没有以后。所以我要亲手扼杀它,让它以这样一种合乎情理又能够令我接受的姿态结束?

    我不知这些念头是我真心所想,还是酒魇后的迷乱心智所就。

    优洛最后说:“我从来都没觉得你像她们说的,像个孩子。我以为你和我是一样的,但现在,我觉得你像了,像个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孩子。你对爱情的看法太想当然,太情绪化,太……自私。”她对我失望了。

    我对自己也早就失望了。

    第二天,我搬回家住。

    一个人,不喜欢自己,对自己失望,是很可怕的。我几乎处在了自我怀疑,自我厌恶的低谷,怎么都出不来。红叶的电话我不接,连竹子的电邮我也不回,优洛来找过我一次,她一直觉得我搬回家和情绪消沉是她的话伤了我的心。我解释说不是。

    呵呵,我像是死在了当下。没有回忆,没有将来,行尸走肉。

    但某个午夜梦回,某个出神片刻,我会想起子衿,虽然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但一旦想了,就像吸食了大麻,会不可遏止的想下去。直到想的心都疼了,想的脑子都被抽空,我不想特别矫情的说我爱她深入骨髓,但在爱情之花绽放得最盛时,是我残忍的碾碎它。我很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决绝和残酷。不,和子衿之前的我不算真正爱过,到底在爱情前我的本来面目是什么,现在才开始认知。

    姥姥说,让我当棵杂草,百折不挠。现在的我,哪还有力气当棵杂草。

    直到有一天,一个惊天噩耗传来,我才算彻底从这种状态中苏醒。

    从小跟我最亲,最疼我的姥姥,过世了。

    我记得那天下了雨,我听到舅舅给我打电话,他哽咽着说什么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我最受不了有人离开我,连同事的分别都会患上离别恐惧症的我,痛失了我最亲的姥姥!

    我就如那空中的叶子,被北风吹零得摇摆,最后落在尘土中。一世无依。

    姥姥在老家行棺了6天,我几乎天天哭懵过去。哭醒就吃饭,一顿吃两碗饭,两碗肉。6天里我没去过一次厕所,不分昼夜无法睡眠。亲戚,包括我父母都觉出不对劲,把我绑回了家。我只来得及看姥姥最后一眼,布满沟壑般皱纹的脸,和坚毅的棱角。

    回到家,我开始恢复睡觉的机能。梦里全是姥姥,小时候带我玩单脚跳的姥姥;在麦田里劳作的姥姥;指着路边野草对我说:“彤彤啊,你不能当那娇生惯养的麦苗,要做那路边的杂草,要有杂草死不了的韧劲!”的姥姥……

    我的姥姥,我以为她永远也不会离开我。我后悔,悔自己为何不能在她在世时多陪陪她,多孝顺她,现在,却什么都来不及了。

    生命太过无情,来不及你去思考,去反悔,它会以最终形态让你永恒记住!这就是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警示!有了这个警示,一切仇恨都可化解,一切误解都可消除,一切爱,都将延续。

    终于,我病倒了。感冒转肺炎,又由于忧伤过渡,诊断出疑似心肌炎。

    医生说,好好治疗,可以去根。但他同时又说,你要学会控制情绪,要知道,人生的路还很漫长,大起大落是常有的事。

    我妈因为我姥姥的过世和我的病,也几乎是急出了一场病。

    为了我妈,我尽量让自己好起来,但越是这样,越是事与愿违,在吃了一个疗程的药之后,医生建议我住院治疗。

    晚上,我爸妈默默地给我打理行装,可乐蹲在角落里,似乎也感染了家里的悲观情绪。我抱起它,觉得应该把它还给子衿了。

    我找来猫包,打车去了子衿的住处。很奇怪,这一个月,我每天都在纠结和子衿的事情,今天,我却可以坦然的面对她。

    一路上,我几乎什么也没想,甚至连子衿,我也没想。

    敲门。

    过了一阵,子衿打开了门。她站在我面前,这个我日思夜想的人,她竟然就站在我面前?我静静的望着她,突然很想很想把她抱在怀里,淋漓尽致的痛哭一场!但理智告诉我,你伤害了她,你向她提出了分手,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做?

    子衿看见我很意外,也很困惑。她说:“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我苦笑。

    她把我让进去。我把可乐递给她:“我放家里养的,现在还给你。”

    子衿坐在我面前:“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憔悴成这样?”

    “我姥姥过世了。”

    她露出关切的眼神,说:“你想开些。”

    我站起来,泪意又泛滥,闷闷的开口:“我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她没说什么,随我走到门口。

    这样走似乎又心有不甘,我还是犹豫的转过身,看着她的眼睛问:“你同意了吗?同意我们分手了吗?”

    她眸子幽幽的,说:“你把自己照顾好,再来和我谈这个问题。”

    我默默的点点头。我不想生命结束的时候,她不在我身边。真的不想。

    姥姥过世的打击太过沉痛,太过追悔莫及,让我意识到:在有生的日子,我想和深爱的人在一起,其他的什么都不去管。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在人间或地狱。

    我突然觉得,为了这个目的,我可以像杂草一样韧性的爱下去,活下去!

    “子衿,我要去一个地方,你会等我吗?”我悲凉的说。我想,她如果等我,愿意等我,我就义无反顾的追随她,不管以后受到多大挫折,遇到多大打击!我都无怨无悔!

    子衿肯定觉得我今天不正常,她深深地凝望我,似乎想探究出我的心思。“你要去什么地方?”

    “医院。”

    她立即紧张起来:“你去医院做什么?”

    我指着胸口:“这,生病了。”噙着委屈和悲凉。

    “真的?”

    “真的。”

    下一刻,我被她紧紧抱在怀里!

    “你怎么这么傻啊!”子衿哽咽着说。

    我也紧紧回抱她:“我受不了生离死别,受不了想起你的痛!”我的心真的太苦太苦,苦的连嘴里都是苦涩的味道。

    子衿捧起我的脸,看见她的泪滑过脸庞:“你这是自找的你知道吗?”

    我点头,把嘴唇贴在她的锁骨:“我自找的。你让我想清楚,可我太笨了,总也想不清。”

    “那你告诉我,你的心脏怎么了?”她的关切焦急让我感动。

    “没事,就是要观察一阵子。”此刻,我想用我的可怜换取她的一颗糖果,呵呵。

    她开始仔仔细细的询问我的病情,然后满含怨意的说:“如果你不那么笨,也就不会生这个病了。”

    我想问,我这样笨,你还喜欢我吗?

    第 82 章

    第77章

    直到我俩的伤感情绪不那么浓重的时候,她说:“你别着急,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明天带你先去看看。”

    我想那医生不会是Siren吧?那我宁愿不要看。结果她倒是雷厉风行,打了个电话给三秘,说让她现在就订机票,明天早上出发。

    我有点懵。

    我说:“咱们去哪看啊?”

    子衿无比认真的说:“美国。”

    ……

    我咽了口水:“这样不好吧,我家都给我安排好住院了。”

    “你放心,我会向你父母说清楚,他们也会愿意你接受更好的治疗。”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太劳师动众了吧?”

    她听后若有所思:“你的病情还不明了,乘长途飞机是不太好。那你去哪个医院?”

    我报了医院名,她说:“这个好办,这医院的院长跟我家认识,可以给你腾出一间单人病房。”

    第二天,我果然被安排进了住院部的单间。据说是干部待遇。

    回想起昨天晚上,一切都不真实。本来以为不会再见到她了,这还多亏了可乐,让我目睹了她对我的关心,甚至落泪。想至此,一种甜蜜混合着愧疚的心情油然而生。

    因为怕爸妈担心,我没呆多会儿就走了。她坚持送我,被我拦下了。我说你这样来回开着车我也不放心。她出祸那事已经让我有心理阴暗了,最好别让我看见她开车。

    子衿最后说:“你安心养病,别再跟自己过不去了。”

    我心里说,我跟自己过不去还不是因为你。

    住院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上海的那次住院经历至今记忆犹新。而且我不再有梦魇了,我妈说这是她的功劳。她这个人特别迷信,说我之所以梦魇生病是姥姥舍不得我,牵挂着我不“走”,她已经烧了纸,还在坟前念叨,所以不会有事了。而我清楚,这是因为和子衿的感情有了转机,自然心情也会好很多。

    我在每天做心电图和打吊瓶的间隔里,会见了优洛,王昕,小白,杨岳等一干好友和公司的同事。他们看见我都大吃一惊的模样:

    “你怎么变瘦了?!”

    红叶是我住院第三天来的,正好是黄昏。我看见落日的余晖镶嵌在她周身,有种庄重神圣的意味。感叹于她的气质,竟然出落得如此夺目。但与之不相符的是,她眼睛里的落寞更深。我知道上次的事情伤害了她,但似乎,伤害她却又是个必然。

    我是个自私的人,放任着她对我的好,却只能用伤害来“回报”她。我决心跟红叶说明白。

    “我就打算跟子衿耗着了。你知道我这个人死心眼。”

    “我知道你的脾气,如果当初不是我的退缩,现在跟你在一起的人应该是我。”她失落的说。

    “你别再等我了,行么?”竟带着丝恳求的意思。

    她笑了:“等不等是我的事。等或不等,我都不会再跟你说。你好好养身体,这些事你不要再想了。”

    唉,我只得叹气。

    子衿在红叶来的那天夜里悄无声息的降临。穿着一袭天蓝长裙,露肩,胸前璀璨的珠宝点缀。绾了髻,美丽柔媚得无法用语言形容。

    “傻瓜,你看的口水都快出来了。”她笑得宠溺。

    我赶忙回过神,不高兴的抱怨:“有你这么看病人的么?你不知道病人需要清心寡欲么?”

    “呵呵,刚参加完一个宴会。”她坐在我身边。

    “子衿,咱俩这算是和好了么?”我诚恳的盯着她问。

    她看着我,没说话,然后叹了口气:“再说吧。”

    我急起来:“什么叫再说了?”

    “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又像上次、上上次一样?”

    说的我一脸羞愧难当。好像这样一说,全都是我的错了。

    丧失了底气,我又重新蜷缩进洁白的被窝里。她见我没反应,过来俯视着我:“黄彤?”

    “恩,我在想事情。”

    她好笑的问:“你想什么?”

    “我想怎样变得厉害。”我认真的说:“比你,比秦玫都厉害。”

    “厉害?你要经商?”

    “不一定,谁说厉害就要经商了?”

    “那你慢慢想吧。”她疲惫的撑起下巴,看着我说:“我最近很累,XX的经营越来越巨大,我一个人有点吃不消。还有,现在工作室正在向产销转型,(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一GL http://www.6tzw.com/9_9055/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