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一GL > 第 10 部分阅读
    大刀没反水,他是当了双面男间谍。

    我摇头,叹息。

    你哥知道么?后来我问他。

    不知道。

    我是不是被利用了?我再问。

    她说:“是我让你背了黑锅。“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嗯,我带你去意大利玩?

    我不爱坐飞机。

    请你吃大餐。

    没兴趣。

    给你跳舞?

    懒得看。

    嘿!那就□!

    :…0

    ……

    更多GL小说介绍请至百度空间 http://hi。。/%C3%CE%BB%C3%D2%C2%BF%E2

    僅限好友交流分享 請勿傳閱

    ………

    第 60 章

    第57章

    正常情况下,辞职之后的我应该去子矜的秘密工作室效力,而事实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去。

    大竹会经常给我发电邮,像红叶失踪这么大的事情,她也只在电邮里说不清道不明的,就是不跟我打电话,折磨人。好在红叶很快就被找到了,原来是一个人的旅行去了。没办法,我就养成了有心事就电邮的习惯,这次我是这样写的:

    竹子,我觉得我可能真的不适应这个环境,排斥,像一只小狗被放到狼堆里去学狩猎,这个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多数人也都是这样经历的,适应过来了,我却适应的很慢。我是不是很笨啊?

    大竹:

    你就是年轻那会儿看纯爱漫画看多了,貌似不懂世事,又拒绝长大!其实你什么都懂,只是把自己置身事外,完全不想做剧情主角,而只喜欢当旁观者。很多事情,你比任何人都看得清,看得透,但你抗拒自己也这样,但不这样又不成。

    我:

    恩,有道理。我得好好想想,反正不想去子矜的工作室了,我要偃旗息鼓,闭关修炼。

    大竹:

    没出息。子矜会善罢甘休么?我觉得子矜这个人挺深的,你看她那张脸长得挺温暖人心吧?干出的事却不怎么样。就说那次裁人,十来个人说裁就裁了,多触目惊心啊~这次又用手段把人家耍得团团转,太有手腕了,这要搁在过去就是武则天啊!听说这种女人心都狠,你小心点。

    其实子矜对我还是很好的,我说不去不去就不去,她就说行行行,你怎样都可以。可她也不是事事都依你,比如同居。

    因为每天都要忙到很晚,跟我相聚的时间匆忙而短暂,这让她很不爽。何况她家可乐住院了,晚上寂寞,我用深夜电话煲弥补都不管用。

    况且,呃,有人说女人30如狼,40如虎。。。我妈因为我辞职的事是大为光火!那几天我基本上是缩着脖子在家当保姆才把她哄好,所以出去过夜是不可能了。于是乎,子矜狼的眼光开始饱含着欲求不满的怨忿……

    直到有一天,她说去个什么地跳舞,一晚上手机不开,家里也没人接电话,我就慌了。先是打电话给优洛,结果这家伙住校,管的严不让出来;只好问Siren,免不了被一通数落,说你怎么跟妈管孩子似的?她夜生活可丰富了,你管得过来么?我一听心就暗了,避免不了把夜生活往不良方向想。

    越想就越是不放心,结果就期期艾艾地熬到天蒙蒙亮,骑着小车我就来到了子矜住的地方,看见子矜的车停在车库里,这才稍稍心安。上楼敲门,半天没人应。我心里怦怦跳,不知是爬楼上来运动太剧烈闹的,还是因为紧张。咽了咽口水接着敲,一声比一声大,就在我敲得“浑然忘我”的时候,门被不出好气地打开,子矜披头散发站在那,看见是我就拽我进去,关门。

    她继续躺进被窝里,还要我脱了衣服和她一起。

    我没办法,乖乖脱衣服爬进去,头抵着头把她抱住,感觉她身子颤了下,紧接着我的下腹也升起来一股骚动,咳,脸红了,假装睡觉。

    感觉被窝里热极了,而且不敢动。

    她的手还不老实,在我后背,胳膊,还有锁骨上画画。眼神好挑逗,我才知道,有些东西,例如那种事情是有本能的,于是我就……就……就把子矜压倒了,汗。

    压倒如果是虚指,大家觉得我敷衍,那正确的说法就是,我要了她,汗。

    如果你还是觉得不够过瘾,那么我再说具体点,就是我在胡乱摸她那天下第一光滑的肌肤的时候,摸到了某个部位,已经湿得快把我淹没了,脑子轰地一声就滑进去了。。。

    结论是:□跟经验无关,与天赋有染。

    而我估计是属于那种天赋极强那群,一场爱做下来,我不仅牢牢地掌控了她身体各处的敏感点,而且还花样翻新地让她“舒服”了好几次。

    然后,子矜就像只吃饱了的猫一样,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顺着她的完美线条,我的手指还留着她的味道。把她轻轻搂进怀里,觉得总算有件事情,是我能主动、而又可以给她带去欢乐的了。

    我爱上这种感觉了,呵呵。

    第 61 章

    第58章

    第二天是被子衿的小舌头骚扰醒的,正□着我的胸部,津津有味的。我艰难地移开说:“反攻倒算呀?”

    “宝贝,你醒啦?”她笑笑的。

    我抱住她:“大小姐,你这样我能不醒么?“

    “我哪比得了你~昨天你挺棒啊,真是真人不露相。“子衿娇羞地回抱我。

    啊,两个人抱着的感觉真舒服。想起昨天,不自主地又把手探到她下面……

    天啊,又这么湿了。。

    “宝宝,你好色~“我闭着眼睛坏坏笑,整个人都被浸在微醺中,很暖很舒服。原来两个人的生活这么不错~

    子衿躲开了我的手,恶狠狠地咬住我胸部。我啊地一声:“你干什么?”

    “这是你欺负我的惩罚。”

    “我没啊,你还叫得很大声呢。”我觉得我太无辜了。

    她脸红了,好看得要命,又咬了我一口。

    我俩在咬来咬去中耗到了中午10点,然后起床叠被子洗漱。接下来就是去吃东西,我说要吃麻辣烫,她说要吃云南菜,结果还是听了她的找了家傣族菜馆。

    我俩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而且通过昨晚,无论从**还是精神上都愈加的亲密。我问了我一直想知道的问题,例如她的前任YOYO。她说的和Siren告诉我的差不多,我怕问多了煞风景,就转到公司的问题上:

    “是不是你叫我和大刀跟13点谈判那会儿就已经在计划了?”

    “是的。在那之前已经得到可靠消息,13点的幕后老板就是AML,谈生意是假,接触大刀是真。大刀是XX的设计顾问,有权阅览新一季的设计方案。而且不算公司的人,没有签保密协议。”

    “既然是假的,为什么还要把真的泄漏出去?”

    “傻瓜,真的没有泄漏啊,我们一会儿就去YS看看,之前说泄漏那只是烟雾弹。我没想到你拿了那份假单子,会主动提出辞职。如果知道我不会让你出头,当了替死鬼。”说完凝重地看着我:“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我以为所谓的公司内鬼是你……”

    “所以你为了保护我,承担了所有后果?”

    我点头。

    “傻瓜,我说了我会保护你的。你不信任我。”她责怪道。

    “我知道错了。但是你这么有心机,也不和我说。”

    “你会不会不喜欢我这点?”她认真地问。我摇头:“只是我太单纯了。总觉得世界不该这么复杂。”

    “世界本不该复杂,是人太复杂了。”

    显然,我俩在心智上不是一个层次。也许,我还需要磨练吧。什么时候觉得一切复杂归为平淡,也就长大了。菜上来之后,她依旧是每样菜尝一口,就停下来看着我吃。

    “你吃这么少?”怪不得这么瘦了。忙给她夹了一碗的菜。她说她胃小,平常不怎么按时吃东西,只喜欢尝各种食物的味道。我有点生气了,说不吃东西怎么行?你这么劳累,吃的少会毁了身体的。

    在我连哄带胁迫下,她总算破天荒地吃了小半碗饭。我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照顾好她的饮食!

    “宝宝,你不是一直想告诉我关于红叶的事么?我现在想听。”我有点尴尬,我是说过,因为我的过去也就红叶和小白两档子情事。跟小白谈不上爱,红叶就不一样了,正经是我的初恋。我就说了我和红叶是怎么认识的,然后她出国了,最近没联系,只是偶尔听说她出去旅行什么的。子衿欲言又止,想了想说:“可你心里还惦记她对不对?”

    我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有次担心红叶出事,喝醉酒的事她肯定还念念不忘呢。“只要是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我都会在心里给他们留有一席之地。”她听完反而沉默了,然后轻轻吐出:“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吃完饭之后,我崩溃了。因为这一天不平凡,宣告着我正式加入小白脸一族。具体体现在子衿带我去新光天地买了8件衣服4双鞋;在7。7又买了好几件衣服好几双鞋;YS里买了N多的首饰和饰品。最后还给了我一张钻石卡,说里面的钱你随便花。

    “亲爱的,我以为你知道我的性格,我是不会当小白脸的,何况你的做法很像某些富婆。”

    “我知道。可是你当我翁子衿的女朋友,不能总穿得像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吧?”她正色道。我语塞,说:“我手里有钱,自己会买。何况这不是我的风格。”

    “保有自己的风格这个并没有错,但是风格不是性格,是可以改变的。你相信我,这些衣服会让你更加耀眼夺目。”

    “我会因为这些耀眼夺目的衣服找不到原来的自己。”

    她点点头:“OK,反正这些衣服是给你买的,如果你不要就扔掉好了。”

    ……

    这个女人太厉害了吧?给我买衣服也不让试穿,我以为她是给她自己买的。对了,她就是做衣服的,什么号的衣服适合我,她最清楚不过。

    “对了,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要买。“

    “什么东西啊?“

    “给你爸妈的见面礼。“

    第 62 章

    第59章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去见我爸妈??”看我嘴皮多利索,机关枪似的,可想而知我多么的意外和惊奇了。子矜保持不露声色样,然后嘴角一扬:“我知道你想什么呢,不是那么回事~就是去说说你去外面住的事。“

    我心刚踏实,一想又不对:“你去不是更添乱么?我妈这人挺难缠的。“

    “再难缠的我也见识过。你要想出去住必须先过你妈这关,她不放你走还不就是不放心,我去是让她放120个心把女儿交给我……“她还没说完我就插了一句:”交给你才不放心呢……哎哟~耳朵耳朵……要掉了!“

    子矜拧我耳朵:“我出马就没有搞不定的事。”

    “知道了你是女神是万能的主,阿门。”成功把耳朵从魔爪里拯救出来,小心翼翼地说:“那你打算买什么礼物啊?别太贵啊,我怕把他们吓着。“

    子矜一仰头:“还是去YS挑吧。”

    YS是一个很牛的商场,刚才子矜在这花的钱我看不止5位数。子矜说正好上去看看张丽。张丽就是XX在YS的店长。她们这个店的销售额是全国之首,身为XX的头头,子矜非常重视这个店。

    我们绕到时装区,各个牌子无不争奇斗艳,新品的POP铺天盖地。我们店的店员都在忙着张罗着给顾客试衣服,而我们的竞争对手AML则是生意平平。

    子矜面露笑容,看起来很满意。

    张丽果然是个人精,隔着老远她都能看见我们,忙上来迎接。我不知该不该躲起来,却见子矜不慌不忙打了个手势,她见了笑笑,就继续忙了。我看着子矜,突然想起她在舞台上那8圈米氏组合了,王者啊~一个手势尽显王者风范。心里溢满复杂的情绪,有自豪,有骄傲,有小小的不是滋味,更多的是喜欢她的感觉每日剧增而产生的小慌乱。

    小慌乱没有维持太久,大慌乱就来了。

    子矜自从进了我家门,就被恰巧来我家串门的七大姑八大姨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话题,那就是我们子矜的那身“好皮“和水嫩的肌肤。

    我小姨是做安利的,她听说子矜是XX的头儿就按捺不住了,打开话匣子就一通说。我妈在姐妹面前也得色起来,说这是我们彤彤的领导,平常关系很好。“领导“像个芭比娃娃,彬彬有礼笑容可掬,长得又那么赏心悦目,简直把我家那几个欧巴桑喜欢的不行,当面夸,眼里还亮晶晶。我心里嘀咕:至于得么?怎么会这样啊?

    事后我想通了,有魅力的人吧,在哪都招人待见。

    后来我妈还说呢,我姨们和她说了,要让彤彤多交些这种朋友。“那你让不让我跟她住啊?“

    “住吧住吧,多跟人家学着点。别整体没心没肺的,多长点心眼……“

    这就搞定啦?

    搬东西的时候我就跟子矜说:“怎么会这样呢?“要知道我循序渐进潜移默化也都没搞定的事情,子矜秀秀自己的小脸蛋就成功了~

    但总之,我和子矜的同居生活算是正式拉开序幕。

    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第 63 章

    第60章

    两个人的和谐关系最有助于弥补人类的空虚寂寞。同居的第一天晚上,她躺在我旁边说。我想了想,觉得有道理。自从跟子矜在一起,我的精神世界就特别的充盈。

    但随之而来的,是彼此生活习性的磨合。

    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子矜忙,晚上9点之前很少回家,她回来的时候我已跌入梦乡。这令她很不甘心,总要把我摇晃醒,腻歪够了方可罢休;

    我就很闲了,早上晨练完毕熬好了粥人家大小姐还在和周公下棋。好不容易被我叫起来吃早饭,估计是还没从浑沌中苏醒过来,冷着脸,还有起床气。

    我心疼她工作忙,就坚持给她食补。反正失业在家,天天霸占着电视看“食全食美”、“天天美食”等一系列厨艺节目。几天内可以变着花样给她做时髦的菜食。但她的胃口还是小的可怜。

    咨询过Siren才知道,子矜原来有胃病,食物不能太杂,不助于消化。一方面我希望多给她补充各种营养,另一方面又怕她消化不好。唉,真难。

    索性优洛快放假了,还有死党小追把她画插画的活儿分给了我一部分,这样每天也可以过得很充实。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直到优洛放假来我们的家玩。回去她跟Siren说,彤彤把子矜照顾得好好的,添茶倒水,洗衣做饭,无微不至。Siren听后就给我起了个外号,叫“黄嬷嬷”。意为24候全职保姆。

    子矜对我失业在家当保姆的事非常的乐见其成。但我显然受到了打击,就算画画能赚点钱也摆脱不了吃软饭的干系。所以我毅然决然地、投了简历,然后石沉大海……

    在这期间小白和我联系上了。他虽然没有再找女朋友,但基本上消除了让我回心转意的幻想。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没有负担的和他往来,继而知道,他确实是想开了。

    他说:彤彤,那天我看见你给我写的分手条,我找了你好几次,你总是关机,就知道你是打定主意和我分了。我知道你这个人看起来挺优柔寡断的,其实特别能豁得出去。你跟我在一起总是心不在焉,玩玩闹闹可以,一动真格的你就逃了。那就是没把我当心里的人,我知道你要是有意对谁好,恨不得能把心掏给他,我不是,所以我不烦你。当朋友也挺好。

    对于小白,我一直怀有很深的愧疚。直到现在,我心里那种很想躲避的阴暗面才重获阳光。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天更蓝,花更艳了。

    小白在QQ上说,对了,过两天就是XX的周年庆,听说搞得挺隆重的,还有抽奖。

    这个我倒是听子矜说过,还有杨岳也在MSN上跟我嚼过这事。杨岳说,奖是大大的,最末等也是台彩电。

    杨岳还说各个部门都排了节目,据“八音盒”爆料,某部门的娘娘腔要客串大“波”女。我听后差点笑喷。我正和杨岳聊得欢呢,子矜回来了。

    子矜今天穿了件小T恤,下面是牛仔裙。我疑惑:“你是上班回来么?”

    “是啊。当然是啦。为什么不是啊?”

    “你什么时候上班穿这么随便了?”

    “哦,我排练节目呀。”子矜小脸绽放光彩,眉飞色舞地说:“周年庆你也去吧?预演我看了,不亚于春节联欢晚会。”

    “天津店的王昕去么?”我不答反问。

    “去啊,她是店长能不去么。你问她干嘛?”

    “嘿嘿。”我不好意思一笑:“我觉得她特别好看。跟其他导购不同,她妆不浓,人也很淡,有一种恬静的美。给我的印象挺深刻的。”

    子矜没说什么,看了会儿电视就睡觉了。

    那天的周年庆一直持续到11点。子矜再没提起让我去,我一天都觉得别扭。而且看着表,12点了她还没回来,打电话也不通。

    正着急,有个陌生电话接起来正是子矜:“彤彤,我在万都,你打车过来我带你见个人。”

    她怎么又神秘兮兮起来了?

    我只好从命。乖乖打车到了万都,被领位带了进去,一眼就看见光彩夺目的她,和她对面的女人。

    走近了才看清,那个女人就是我早上说的王昕。

    ……我一时尴尬起来,不知道子矜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子矜对王昕说:“黄彤,你认识么?”王昕看我一眼,摇了摇头。

    子矜对我说:“人家明天就走了,你还不趁机认识一下?”

    “你没喝醉吧?”我心说她这是要干吗啊?

    子矜有点怒气,说:“黄彤,你不是说她挺好看么?我是给你机会你别不识抬举。”

    我无语了。王昕看看她又看看我,问:“你俩是什么关系?”

    子矜说“柚子没和你说?”

    “她的事我从不过问。”王昕默默喝了口水,然后又用心地看了我一眼:“柚子说的小朋友就是她?”

    子矜没说话,怒气还没消。

    王昕倒扑嗤一声笑了:“黄彤是吧?呵呵。你别害怕,我是子矜的朋友,当然,也是她的下属。”

    哦,朋友。

    “我们说的柚子就是子矜的上任女朋友我现在的女朋友。她呢……”她用洁白的手指指向子矜:“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柚子当初也说过我好看,最后还把她甩了跟我好了。”

    我头很大。原来柚子就是子矜的前任、那个长发女人、Siren嘴里的YOYO,原来是她甩的子矜?跟Siren说的版本不一样。我很想知道实情,王昕又这么好说话,就凑过去问:“为什么柚子没和子矜在一起了?”

    “我不是说过了么?因为我比她好看呀。”

    子矜气得差点跺脚,我升起一阵怜惜,忙说:“不问了不问了还不成么~”

    其实在我心里,子矜的美无人能敌。

    晚上子矜说:“和柚子也是孤独时的慰藉,并不适合彼此。”

    “那我就适合么?”我趴在她怀里问。

    “适合,我觉得。”子矜柔柔地说。

    “真是她甩的你啊?”

    “就算吧。她先提的。”

    “怪不得你俩还能当朋友,原来没那么爱过。”我心中了然。

    “你懂什么啊?谁跟你说爱过就不能当朋友拉?”

    “反正我以后不会和你当朋友的。”

    “又胡说!”

    “我还没说完呢,要永远当恋人。嘿嘿。”

    第61章

    在失业半个月后,我终于得到了一份工作。在朋友介绍的一家台湾游戏公司里当画师。这家游戏制作公司之鼎鼎大名,我相信玩不玩游戏的人都知道它的一款经典游戏,还被翻拍成了电视剧。而且公司环境和人事环境都甚得我心意。幸运女神在让我得到了爱情的同时,又恩赐了我一份满意的工作,这多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优洛拉来Siren给我庆贺。Siren这些日子神出鬼没,周末约她出来她也说没空。优洛更让我感到好奇,她竟然瘦了好多。

    我们在一家餐厅点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法式料理。子矜仿佛并不在意面前两个人的变化。一般我们四个人约会,我和Siren是没话说的,但今天Siren却一直在问我新工作的事,实在问不出什么了就问我怎么做菜好吃?

    优洛酷酷地坐在那里,又瘦又有型,脸上却写着小小的忧伤。我向子矜眨眨眼,意思是:她们怎么了?

    子矜回我一个美国式的耸肩,不置可否。

    回到家我就缠着子矜问。才知道Siren跟一个圈里的T好上了。

    “是柚子吧里的一个老手。”柚子吧顾名思义就是柚子开的LES吧。我想说那个柚子真是神通广大,都出国了还能遥控一个LES吧的营生。

    OMG~为什么不能让可怜的小优洛少受些苦?我的同情心倾刻间大泛滥。

    子矜说Siren对优洛是有感情的,但让她接受自己是同性恋已经够难为她了,**她绝做不来。她俩早就达成协议,在对方找到真爱前做彼此的守护天使。即使Siren想躲,优洛还是会追来守候着她,由此可证明,她们对这个爱情决策不是说说就算的。

    我听完鼻子酸酸的,觉得是一场伟大的爱情颂歌。可子矜并不这么认为。她说,其实经营爱情和经营企业的原理是一样的,如果机会成本大于现实收益;决策是失误的。我听了她的理论后汗噼里啪啦滚~

    “她们的决策是无奈之选。如果可以选择,她们一定会在一起。”想起她俩在一起的画面,一个凝望,一点默契,几分脉脉含情……

    除了叹息,我不知该为她们做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子矜和大刀的工作室又迎来了旺季,接了很多订单,子矜去意大利德国选面料,我要兼职做大刀的模特。在忙碌的那段日子,我依旧注意到,优洛的MSN一直是灰色,签名是:如果离开是一种解脱。

    大刀和13点还有联系,有时候两人在电话里嘻嘻哈哈。大刀说:“你爸爸离开了?”我当时正望着白色玻璃窗看外面的灯火辉煌,猛地,心怦怦跳起来!我几乎是抖着拨通优洛的电话!对方一片忙音。

    我又打Siren的电话,接通了,那边很吵。

    “喂?你在哪?!”

    “关你什么事?”

    “我打优洛的手机没人接。”

    那边半天没声音,然后说:“她在上课,也许关机。”

    我说放屁!然后声音突然就哽咽了:“我不管你们怎么着,优洛的签名说死是解脱,我怕她出事……”后面我说了很多,但却被自己的哭声掩盖没了,我只知道我的心很难过很难过。仿佛玻璃窗外面不是灯火,而是冰冷的残夜。那种彻骨的冷,预知了某种残忍的结局。

    我让大刀开车送我到优洛的学校,被告知优洛已经两天没回宿舍了。Siren赶来的时候,她的脸色比死人还难看,当我看见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完全看不出男女的人时,我彻底愤怒了!

    “为什么带她来?!你希望优洛真出事么!”

    那天的夜出奇的静,让我的吼声非常具有震撼力。旁边林子里吓跑了几只鸟。那个T不咸不淡地说:“Siren的妹妹出事,我也很着急。”她特意强调了妹妹,我特别鄙视她,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虚伪!

    Siren在翻电话簿,手机一个一个打过去,都是令人失望的消息。又不好惊动校领导:“怎么办?!”她那种茫然无措的表情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无动容。

    “我警察局有熟人,让他们帮忙找找。”T陶出电话。

    我在回忆每一个和优洛在一起的场景,试图抓出一些有特殊关联的地方以便寻找。

    第64章

    第61章

    我和大刀去优洛常去的地方寻找,Siren试图与她的导师联系,我们约好学校门口见。

    北京华灯初上,路两旁是绵延的长道,沉淀了空旷的寂寥,却无法掩盖我内心的焦急。我是多么希望优洛能够没事。

    我叫大刀把车停在护城河边上,望着黑洞洞的河道,那里有个孤亭,是优洛无聊时放鱼的地方。优洛说放生可以消灾避难,但她自己造的难呢?要如何来避?

    胡思乱想中,大刀设法来劝我,他认为一个人失踪几日是很正常的事,每个人都有权利躲开人群自己安静一下。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我们谁不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各种角色,把自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然后迷失了自己。

    难道优洛跟红叶一样,去长途旅行了?

    但事实似乎并不是这样,Siren打来电话说导师也不清楚她的去向,他最后一次看见优洛是在三天前。

    小T的警察朋友打来电话说并没有何优洛的备案。

    我们从新回到学校门口,偌大的校园已经沉寂,Siren的手紧紧攥着手机。

    “咱们再想想她会去哪?”小T说。

    “我都找遍了,没有。”我说。

    Siren则完全没了主意。在这种情况下,再呆下去也于事无补。我建议大家先回去,明天白天再做打算。

    回到家,子衿正好打来电话,问我工作室的情况。我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优洛的事情。于是我问:“你知道优洛平常会去哪吗?”

    “优洛?她怎么了?”子衿很敏感,我只好说:“我就是最近很少看她,想问问她的情况。”

    “她没事的,你放心。”

    她竟然这样说?

    我急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没事的?”

    “难道她有事了?”子衿严肃地:“黄彤,你说实话,是不是优洛不见了?”

    我……我服她了,这也能被她绕进去。

    “我们找不着她了。”我只好老实交待。子衿在那边静默一阵,然后说:“她是为Siren才来的北京,现在Siren有心远离她,你想她会回哪里疗心伤?”

    我脑子没转过来,只是听到“回”,马上想到上海。

    是上海!

    子衿给上海的蓝打了电话,证实了优洛已经回到上海,但一场灾难确实在上演。

    猝然昏倒,不省人事,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优洛这一倒,就把什么都关闭了,包括苦痛和不愿承受的一切。蓝说,优洛一直有糖尿病,吃过药后突犯低血糖,应该没有大碍。

    Siren都哭懵了,买票直飞上海。我本来想和她一起去,子衿说你去也没用,还是等优洛醒来再去,我没管她,偷着去了。

    看到优洛的时候,她像睡着了。优洛的祖父是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他告诉我们,她这是心病,也许睡睡就好了。

    我握着她的手,说:“你睡吧,希望你醒来把所有不开心都忘掉。”

    优洛醒来那天,天气很明媚。

    她看见我,虚弱一笑:“彤彤,你来上海做什么?”

    我不知说什么,眼泪一个劲儿的流。“优洛,你睡够了吗?”

    “哦,我睡了多久?”优洛欠起身,瘦弱的身躯更加摇摇欲坠的样子,看着人心里发紧。Siren洗好手进来,看到优洛清醒,泪也下来了。

    我借口出去买东西给优洛,在门口看见Siren抱住优洛痛哭,我也哭着,泪眼模糊的。

    优洛的病比想象中复杂。由于没有很好治疗,她的糖尿病已经发展成打胰岛素的程度,每天2次。好在她生在医学世家,有祖父的中医调理,和那个该死的Siren西医的紧密治疗,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只是这病发生在节骨眼上,因为这个Siren对优洛是衣不解带,呵护备至,羡煞旁人了。

    我安安心心回了北京,没两天就听说Siren和那个T分手了。

    优洛在MSN上说,Siren现在很怕失去我。

    你小子因祸得福了!我回道。

    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去查了家谱,发现我们的上一辈,Siren家和我家其实并没有直接血缘关系。优洛打字说:但是Siren对这个不感兴趣,她认为别人不会去查家谱,还是会认定我们是**。她总是为别人活,放不开社会的眼光。

    那她为什么不去找个男人嫁了 呢?还要去跟别的女人交往?我心里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她们的事情其实连她们自己也说不清吧。

    子衿回来的时候,正赶上我休假,可以去机场接她。

    她说转机延误了,让我多等会儿。我只能在机场候机大厅看免费杂志。

    看着看着,突然面前多了一双脚,停在我面前,我顺着这脚,慢慢抬起头来——

    “Hi,黄彤!”一张亲切的笑脸。

    我有一瞬血往上涌,并且睁大眼,天啊,竟然是她。

    红叶笑着说:“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啊?我早看见你了。你还和原来一样,一点没变样。”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特别紧张,敷衍着自己的情绪说:“你、你也是,哈,没怎么变。”

    “真的?没变老么?我可比你大两岁呢。”

    红叶出现的太突然了,让我惊错非常。稳定情绪后,我仔细看她才发现,我刚才太虚伪了。她变了,而且变化很大。

    原来的红叶,沉稳干练,扑面而来的学生干部气。现在呢,温暖温和彬彬有礼,还留起了波浪式的长发,成熟了不少,风情了不少。

    “你变漂亮了。”我由衷地说。

    “啊,啊你这次是回来探亲吗?”我终于知道怎么说话了。

    “回来办点事情,以后考虑回国发展。你呢,等人?”

    “对,等人……”我等子衿,我竟然忘了。哎呀,她们别碰面才好!子衿对红叶还吃醋过。

    我言不由衷地和她说着话,一面是紧张,一面是心虚,一面是重逢后的喜悦。我确实很高兴再遇到她,看见她变得成熟的但眼角眉梢还是原来的那个红叶的笑脸。

    临分手前,我要告诉她我的手机号。

    红叶摇摇头说不用,你的手机号我 已经有了。

    我这才想起应该是大竹告诉她的。红叶说,接我的人来了,回去联系,做了个电话的手势,我忙说好好好。

    带着一丝欣喜,我迎来了子衿。

    这家伙穿着最新款Dior气势夺人地出来,还戴了墨镜。我向她招手。

    “最近乖不乖啊?”

    “非常!”我拿过她的行李。

    “为什么这么重?你又买了一堆鞋和衣服?”我抱怨道。

    她还很有理的说:“那当然,你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有最好的东西当然拿来做研究。”

    “哼,你倒是有理,明明是自己控制不住想得到吧。”

    我驾车绕了北三环,先把可乐那只老猫接了出来,然后载着子衿回住处。

    路上我一直在想红叶,想她的变化,想这些年她在美国会有什么境遇,想以前我们快乐的大学时光。

    子衿开始还说了两句,也许看我不在状态就抱着老猫没再说话。

    回到住处,子衿先安顿了可乐,然后洗澡上床,睡觉……

    这明显是在生气。

    我爬上床:“子衿大小姐,谁惹你不高兴啦?”

    “我在倒时差。”

    “哦。”我只好怏怏地去开电脑找人聊天。当然,我一定是去给大竹发了电邮,告诉她红叶回来了。

    发完电邮,又问了优洛的情况,她说明天要回北京。优洛和Siren的归来又让我开心不少。

    我这个人很奇怪,喜欢人多热闹,同时又有离别恐惧症。

    天渐渐暗下来,我去看了子衿,看见她睁着眼睛也在看着我。

    “你醒啦?”

    “我一直没睡。”

    “你……睡不着啊?明天优洛和Siren回来。”

    “恩,我知道。”

    “你怎么,有心事?”我又上床与她依偎在一起。

    她调整好姿势看着我:“是 你有心事。”

    子衿这个女人吧,真的,你没接触她是不会知道她有多聪明,多睿智,多犀利!我在心里唱了一把哀歌,哀悼自己被她吃的死死。

    我该不该告诉她呢?

    子衿没等我说,翻身下床从箱子里翻出一个小礼物盒。

    我接过她的盒子,想起过去在酒店她也是给我这么一个盒子,当时我闹情绪怎么都不肯收,还费劲巴拉的找到手破,想想就好笑。她似乎也在想那个时候,跟我一块笑。

    “打开看看?”她说。

    我打开,一条项链赫然出现在眼前。我一阵不知所措:“送我的?”这个价格不菲吧,亮闪闪的粉色的钻。

    “当然,傻瓜,试试能不能戴?”她把我头发撩起来,给我戴上。然后她从背后抱住我:“死东西,你想不想我?”

    我晕眩,天啊,这女人在撒娇 吗?

    作者有话要说:首先声明一下:

    本七晋江ID已经从原来的更漏寒改为更漏寒。特此声明。

    另外,我的称呼问题;如果你是七粉,请叫我77;如果你对我无感对文有感,就叫我寒大吧。。

    另外请支持我的老文《爱不从来》,近期将有更新哦^_^

    http://。。/publicforum/content/motss/1/233003。shtml

    第65章

    第62章

    她顺着我的耳垂亲吻我的脖子,我耳朵一定红彤彤的,有点痒,于是笑着推开她。

    “喜欢不喜欢,嗯?”她问。我点点头,其实我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只是对面前这个人无力自拔地喜爱。

    她听了却很高兴。是啊,子衿对这些可真是在意多了。例如整整半面墙的高跟鞋,永远是限量的首饰,和时下最流行的包包,更别提那些数以百计的时髦衣服。

    她满意地去伺候可乐吃喝,我默默给她收拾行李。这时手机响,看见红叶的短消息:

    彤,真没想到会遇见你。让我唤回了很多回忆。

    我伸头看看子衿,有点做贼心虚地回道:呵呵,我也是。

    我想明天请你出来,可以么?

    我想了想:好!给你接风!

    我关掉手机,正看见子衿打开北面的一扇窗,我忙过去和她并排看。北面这扇窗很神奇,可以一览无余地把北京的夜景尽收眼底。如果拿上放大镜,还可以看见北京一些标志性建筑。

    看着看着,就被还是凉夏的风吹得起腻,侧过脸看——如此柔媚至极的侧面,以及被风撩动的青丝。我傻傻的看着她,心里感慨,这女人真是好看啊,竟然是我的。好吧,我承认我自卑,我相信任何人在子衿面前都会或多或少对自己的魅力产生质疑吧?她就像个女王,高高在上的气势,和绝对倾倒众生的磁场会令你不自觉地认为低她一等。

    所以恋爱之初,我怎么也不肯相信她会喜欢自己,确定之后又会患得患失。我的平凡与她的不凡随时随地的折磨着我。索性信了那句话:爱情是没有理由的。

    我相信她喜欢我,可能比我想的还要深,也许。

    她转过头来看我,笑得倾国倾城:“彤,你让我安心。”

    子衿第二天就投入到工作室的紧张运作中。工作室暂时不需要我,正好抽身出来做自己的事情。与红叶约在一家湘菜馆。进去的时候看见她在点菜。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客气什么,快坐。”红叶大方地说,并且把菜单递给我:“你点。”

    我发现她手指套着一枚戒指,心晃悠了一下,难道她结婚了?

    点好菜,我们开始聊天。她聊美国的生活,和失踪那事。她说,在知道你为我担心的时候,我很想给你打电话,但是你的手机一直不在服务区。

    我回想了一下,幸亏那时她没有打。

    不得不承认,从美国回来的红叶风情了很多,更多体现在举手抬足上。她的一举一动让我有眼花缭乱之感,而且笑容也特?(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一GL http://www.6tzw.com/9_9055/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