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一GL > 第 8 部分阅读
    小死人对小优洛说:咱俩比赛看谁先认识她。奸人小时候就是小奸人,老实孩子优洛当了排头兵,小死人躲在旁边看热闹。

    而且那时候,优洛有语言沟通性障碍,她只和小死人说话,小死人不理她的时候,她就跟树说话,还给树起名叫黑冢。

    通过无数次的打击和奋勇,直到把子衿折腾出少女阴影,优洛终于确定小美妞认识了她。小死人这才飘出来:小美妞你好,我是优洛的姐姐,我们以后一块玩。

    小死人小时候很迷大龄男青年,这都是拜她大哥所赐,因为这位大哥同样也迷大龄男青年。。。。。所以隔三差五就要往家带漂亮哥哥。有一天,一个哥哥亮出了他保养不佳、有碍观瞻的“小弟弟”给小死人看,小死人当场晕厥,醒后对小优洛说:快去看咱家鸡蛋坏了没有!

    ——————————————————————

    这个随意写的东西,就暂且称之为番外吧

    特意发在jj,别处就不发了。

    就当为了庆贺点击率龟速爬高

    以后还会写些无关轻重的小翻外,请大家笑纳~

    第 45 章

    我带优洛找了个小馆子,麻辣香锅做得特别好吃。老板娘出奇热情,眉开眼笑地招待。我叫了啤酒,优洛喝了两口就直皱眉头。

    “我们几个,就Siren能喝。”优洛眼神定在某处,仿佛在遥想着什么。我有预感她要跟我说她俩的事了。

    她落寞一笑:“你都应该知道了吧?我和Siren是表姐妹。她比我大三岁,是我大舅的孩子。”我点头,又不知如何说是好。见她又倒了酒一饮而尽,我心里发酸。

    “有时候我想,也许这就是命。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好的不能再好。跟她在一起,就老想着就这么一生一世吧,有她在身边,比什么都好。”说完咳嗽了两声,脸憋的通红。我看着她,宁愿她还像刚才那样跟我开玩笑。

    “我俩没分开过,直到她去参加医学院的军训。我就慌了,逃课去找她,差点让军区的人抓起来。”

    “我俩都喜欢水,一到水边我们就不说话。看着,看着……水跟绸子似的,把她的脸染得迷离又妩媚。我就呆了,真好看。”说完微微一笑,夜色在她身后,忧郁得要命,我的眼睛潮湿了,想说:哎,我求你了,还是说你的冷笑话吧!我一个人就够凄惨了。还真是患难姐妹,同病相怜。。。

    她和我说着她俩的孩童时代,少女季节。酒越喝越多,直到她真的喝多了,眼神涣散:“她别想躲着我。”

    Siren也是只鸵鸟,优洛一来,她就去大兴培训去了。

    我陪着优洛找学校,找她导师。唉,人家比我还小两岁,都是研究生了~

    对了,优洛为感谢我跟她跑前跑后,爆了个料给我:“Siren喜欢过子衿。”

    我倏地睁大眼,心说这好可怕好恐怖好匪夷所思啊~

    于是优洛笑眯眯地:“子衿每年寒暑假回来,Siren就会悬在她家栏杆上,摆POSE吸引她的注意。还让我去试探子衿的心意,总之迷恋了好一阵子。还给子衿起了个外号,就她和我叫过,你猜是什么?”

    “白雪公主。”我随意一说。

    她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惊诧地说:“你怎么知道?!”

    我晕。。。

    我几次想问优洛知不知道YOYO的事,却始终没问。我知道我现在没资格再问些什么了。随着周末的到来,子衿的归期临近,我反而越加踌躇难过。那天的场景经常横扫着我的心湖,随着日期的推进而更加漆黑一片。

    终于,子衿回来了。

    老猿说,策划案出了问题,让我和他去子衿办公室。

    我当时就别提多不情愿了。千算万算,也算不出离别后的首次见面会是在办公室,讨论公事。

    老猿挺起劲,跟三秘热情地打招呼,还不时回头催我:“快着快着~”

    我忸忸怩怩,在后面跟着。心想,子衿我很想念你,但我不想这时候看见你。

    一推门,子衿从办公桌上抬起了脸,平静无波,示意我俩坐下。一看见她,我这心就活了,扑通扑通乱跳!

    最后反而不敢看她,她和老猿的对话,我努力听还是听不进去。

    老猿捅了我一下:“翁总说你的转盘创意不错,你说说是怎么想的?”

    我一个激灵,猛地看子衿一眼,心漏了半拍。她对老猿说,让我留下。

    我不明白,子衿的用意为何?她要在办公室里和我说私事?

    老猿真的走了。我低着头,像犯了错误的小学生挨老师训导的样子。

    子衿的气色很不错,心情也是。她捧着杯子喝水,眼睛一目十行看文件。过了很久,她才说:“你说啊,我听着。”

    我冷坐着,嘴始终无法张开。尴尬到出了一脑门子汗。这个子衿,她在玩我么?!

    子衿看完文件,还叫来三秘传达指示。三秘扶着眼镜瞄了我一眼,笑笑的表情。等她走后,子衿轻松往椅背上一靠:“还真是不合适。”

    “啊?!”这词跟火箭似的点燃我的心焰!

    “椅子,该换了。”

    我得说点什么了:“子……翁总……”总算开了口,心头里生生涩涩的,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急迫和迫在眉睫。

    “不说你就回去吧,在这干坐着算是什么事。”

    “我……我错了。”

    我看她没反应,接着说:“我错了,我那天不该说那些话,我当时糊涂了。”

    子衿哼了一声:“我看你不糊涂,你压根就是这么想的,对吧?”

    “不是!我都克服心理障碍了。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担忧。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唉,语言在这时候总是苍白又无力,心里面纵有千言万语,却连像样的话也说不出来。

    她略一思考:“嗯,你说说,你这个转盘怎么想的?”

    “啊?”我张着嘴,这人……什么人啊!

    说完转盘她就让我出来了,我心里这个气!怎么这女人跟妖精似的,精灵古怪得你逮不着她思路~

    晚上回家我就摔盘子砸碗,我爸妈都躲客厅报纸后面,还嘀咕:“疯了。。”

    给优洛打电话,我说你见过这种人没有,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优洛就笑哈哈:“她原谅你了呗~不然她都不带理你的。肯定在国外也没少想你。本来就是一时气话,还不说过去就过去了。”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把心放宽了些。

    子衿真是我命里的克星,她总有办法让我一会水深火热,一会又风生水起。

    但是很快我就宽不起来了,子衿的好心情怕是跟我无关。她根本不想见我,我去大刀那,她来了也是关办公室和大刀他们商量公事;去见优洛也不和我说一声,优洛也挺为难,本想叫着我,子衿给拦下了。

    我觉得事情大条了,她根本没有原谅我,还记着仇呢。

    要不就是,她不喜欢我了。想到这里,心如死灰。

    第 46 章

    我记得那是子衿和我冷战足足两周之后,这期间我心里百爪挠心般难受,看谁都不顺眼,尤其是老猿,跟他杠了好几回。大竹打越洋电话都能听出来我口气不善,然后意味深长来一句:“红叶徒步旅行去了。”

    我也没心情管红叶了,心里只有子衿。天天想着,念着,她却避我不见。终于,小宇宙濒临爆发!

    从大刀那出来我就站她车旁边等着,颇有气势!她老远看见我,若无其事走过来开车门。我说:“我有事跟你说。”

    子衿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什么?”

    “我都承认是我错了,你要多久才能原谅我?”我觉得当时我的表情特别豪壮,我宁愿壮烈也不想再恢复成从前那样——不明不白,满腹猜疑。

    “呵。”她低头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我募地看见一双满含怨意的眼:“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多么?结果呢?等来的却是:不,合,适!”她特意在后面三个字上加深了口形,透着讽刺,不得不承认,她的话让我无地自容。

    “彤彤,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也许我该放开你……”我冲口而出:“不!”拽住她:“你别不要我!”

    子矜叹了口气,我发现她的身子越加单薄了,从我这个角度看,像是一张纸片。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电梯上。玻璃上映着你的眼,黑白分明,一点点过渡都没有的深黑。还有你的脸,洁净的像山泉。当时,我的脑中就映出我爸挂了一辈子的那幅水墨画。黑白深浅,没有多余的颜色。”

    “我喜欢你的感觉,在记忆里,只有米兰郊外的一个小镇能让我有这种感觉。宁静,安逸,放松。所以,对于这样的你,我像是怕把你打碎般的小心翼翼。我不想伤害你、过多干涉你的决定。我希望在你做抉择的时候,是发自内心,深思熟虑的。我不想让你后悔,让你有朝一日怨我,回忆我们的时光会感觉糟糕。”

    我的泪夺眶而出,到底是我辜负了她!急着想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你听我说。彤,我比你大,又是你的老板。我俩产生感情,我是有责任的。我不是那种随便玩玩的人,如果是,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难受,我也难受。感情不是玩出来的,是真心想托,你说是么?”

    我点头!

    “那我现在问你,你跟我在一起,是快乐多,还是压力多?”

    我认真地想,努力地想,最后只得实话实说:“我俩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我感觉自己一直在演独角戏。你……让我捉摸不定。”

    她笑了,是那种扬起嘴角的笑。然后把我拉到她怀里:“唉,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我在她怀里抬起头,不甚了解地看向她,看她眸子里深深的笑意。

    “彤彤,清水是不需要过滤的。你就是清水。是我想的太多。”

    “那你就是清水里的鱼,注定离不开水。”我呵呵笑。

    “你不怕我把你弄脏?”

    “怕啊,所以咱俩永远也别分开,同生共死。我脏了,你也……”还没说完她就掐了我一下:“别胡说啊!”我嘿嘿笑:“你放心,就算我脏了,也要让你活得好好的,在里面。”

    她揪了一下我耳朵:“别生了死了的,咱以后禁止说这个。我可是信天主的。”

    “呦,是么?就那个富人信的东西?”子矜眉毛一挑:“怎么?你还忌富啊!”

    我转而坏笑,摇晃着她:“子矜,子矜。我们正式交往吧,好不好?我带你吃麻辣烫!”

    子矜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可生动了。震惊、惊喜,进而转为郁闷,说:“你就不能吃点别的?”

    “那吃什么?”我认真地问。

    “我现在喜欢吃一种白面包,你吃么?我明天给你带。三秘说……”还没等她说完;我就嫌弃得跑的远远的,心里乐陶陶~

    这个子矜,原来也这么可爱啊^_^~

    至于白面包……

    打死我都不吃!

    第 47 章

    爱是一种暖暖的幸福的感觉。不过,如果对方不是你的老板,会更好… …||||

    自从我和子矜确立关系之后,莫名其妙的,与她在公司里的接触也多了起来。北京的旗舰店筹备工作策划部直接受命于子矜。这就形成了一个局面,各种方案子矜都要亲自过问,老猿经常带着我往她办公室跑。

    这多尴尬啊。别人是别人,反正我会不自然。一不自然吧,我就不爱说话。常常是他们问,我才说。一点没私下里头脑风暴时的才思敏捷。经常是我磕磕巴巴说完了,她还会沉思一下然后向我提问,做总结。

    子矜作为领导,派头十足,她那么看你——肃然、探寻的意味。我都不敢在会议桌上跟她对视。想到这里我就窝囊,心想这个问题怎么调适呢?

    晚上去大刀那,她还穿着白天穿的那身衣服,我都不爱理她。讨厌的是,你不理她,她也不理你。这让我更郁闷。

    我这小孩儿心性也挺让我自个费解的,想着想着就想开了,照旧腻在子矜身边跟她玩。

    子矜是个好恋人,浪漫,很注意细节。比如我爱吃冰激凌上的草莓这种事,她都能看出来,别人就没有,他们只会以为我爱吃冰激凌。还有,她知道我不喜欢乌七八糟的地方,就会开车带我去空旷的地方,看日落。

    那个地方不知怎么被子矜发现,要过一座独木桥似的小砖桥,绕了两三圈,才会看到一座废弃的老房,它前院,是一处空旷的,美丽的花园。

    太阳渐渐下沉,只留彩霞点缀着天空,像是慵倦少妇,带着甜蜜的忧伤。每当这时,柔风缭绕着喜悦,温馨渲染着惆怅。有种亦真亦幻,梦里梦外的错觉。尤其,旁边还有我最爱的人——我就抱着她细细的腰不忍放开。

    这就是最浪漫的事,我觉得。

    我以为是梦呢,有时候。跟她在一起,不用说话,就能听见爱的细语;无须动作,就能感受到爱的空气。

    如果能一辈子这样,该多好。

    直到有一次优洛问我:“你和子矜还没进展么?”

    我很奇怪:“挺好的呀,怎么了?”

    她看我:“你俩好是好,但也太柏拉图了。”

    我红了脸,干了吧唧地说:“那个,是很次要的事吧?”

    “我想不出比这更主要的事了,子矜对你好像都没有**。”优洛是用玩笑的口气说的,跟她说“火柴棍突然觉得头很痒,就伸手挠,挠着挠着就把自己烧死了。”的语气一样。但我听完跟被泼了盆水似的。

    其实有好几次我都□焚身了,尤其抚摸着她如绸白皙的肌肤和亲吻得喘不过气的时候,我都能听见心脏叫嚣的声音和下腹流窜的电流噼啪乱响。

    子矜怎么就能不为所动,总能在关键时刻全身而退呢?

    百思不得其解。

    可这事我又不能问她。我总不能说:“嘿,咱俩□吧!”

    过后我也不想了,但有意无意地会创造机会,比如回去和她住。她家那只赖猫都成精了,我俩一亲热它就一瞬不瞬在那看着,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偷窥,然后就什么心情都没了。真的有好几次要进入状态,我都能感到子矜的意乱情迷,任人摆布了,只要稍稍加把劲……我呸!

    其实有些事果真是要讲机缘巧合的,比如我和子矜的第一次。

    是谁也想不到的情形下完成的。

    那天Siren终于风尘仆仆的回来了,优洛穿的很隆重,不知道的以为她要结婚。。。子矜去接Siren,优洛和我在马路边等着。

    有个小孩骑了个自行车,特美的在我俩面前飘来荡去。优洛的眼神就向往啊羡慕啊起来。

    “我都没骑过脚踏车。”优洛说。

    我说这还不好办,我就去逗那小孩,小孩挺乐意,答应借我们玩会。我俩小疯子似的,开始骑着小车御风而行!一边玩一边鬼叫,惊动了附近遛弯的大爷大妈,停下来看着我们笑。还没等我们的色够呢,前面硕大一石头都没看见,哐啷啷磕上,摔出去~

    我躺在地上,优洛压着我,车倒在旁边。我俩挤眉弄眼,呲牙咧嘴地乱笑。

    “小彤彤,你可真可爱。我要亲你一口。”

    我故作羞涩状,然后她俯下头来,我贴过去……只听背后一个爆雷炸响:“你们在干什么?!”我俩其实闹着玩呢,谁知叫她这么一喊反而像犯了错误似的跳起来。

    Siren黑着张脸,旁边子矜倒是没有表情。

    就在这时,电话响。我接起来,大竹却也在喊:“打了半天,你怎么不接!”我勉强听清,手机摔坏了?电流声盖过说话声。

    “红叶*%¥#!”

    我大惊:“你说什么!红叶怎么了?”信号太弱,听不清。

    “红叶失踪了!”然后电话断了。

    我木讷的拿着手机发呆,而子矜,却眯起了眼。

    第 48 章

    我开始不断回拨大竹的电话,那边一直占线。

    我急!

    优洛小声问我:“红叶是谁啊?”我这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人,看子衿,她也在看我。眼里有我不清楚的东西,冷冷的,我知道她肯定看出些什么了。

    我想和她解释,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就这样,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气压极低。优洛的冷笑话向来没人捧场,这时候也蔫了。

    这都怪我,可我真的很担心。就算此刻失踪的是大竹,我也一样会魂不守舍。Siren建议喝酒,我赞同。由于联系不到大竹,我急得手脚冰凉,正好用酒精麻木下紧张的心情。脑子里一直想着红叶和我去阳台说心事的样子,那个忧郁的姑娘,曾经让我那么痴迷。突然想到大竹和我说过她要去徒步旅行,难道是半道上遇到了坏人?迷路?还是……开始胡思乱想,和Siren碰酒,一杯再一杯。

    子矜几乎没怎么喝,也没多说话。她的眼神很深,深得我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我喝了很多,Siren也是。优洛看不下去开始劝她,她甩开优洛阻挡的手:“你少管!”优洛脸唰白,就跟子矜说:“你就看着她俩喝?”

    子矜看看窗外,淡淡地开口:“大不了喝醉了。”听她这么说,我心里生出丝悲伤,这种悲伤像草一样疯狂地长。而Siren摇晃着她的手臂在优洛面前挥舞:“你怎么还不回去?你回去呀!”

    我俩最终醉了,优洛架着Siren扬长而去。子矜在桌子对面看外面的景色,我滑到桌子底下,一边不住回拨大竹的电话,一边喝酒。

    另一种思想逐渐控制着我,我想知道对面这个女人,她在想什么?她有多重视我?

    酒精开始燃烧我理智的时候,我发现我撞上了一堵墙,很白。抬头,是线条很流畅简洁的天花板。

    子矜的家。

    “去洗澡。”声音仍旧柔软,却不像以往般温柔。我趋近她,和她面对面,然后在她嘴边说:“子矜,你有多爱我?”

    “你醉了。”她没有回避,贴着我的嘴唇说。

    “你不想知道红叶是谁么?”我有点不甘心。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竟然有丝笑意:“我知道你有过去,我也有。想告诉我的话自然就会说。”

    我心里有点紧,胸腔内涌上愤愤不平,为什么在她的面前,我总是处于劣势?她无时无刻不在洞察我的心理,而她的心理却永远像个谜。

    我开始讨厌她那种安静的表情,就像她已把任何事情算计清楚。

    说真的,我有点不甘心!

    接着酒精的刺激,一个疯狂的念头窜入我的脑海:我要主动一次!哪怕只有这一次。

    我几乎用吞的方式占有了她的唇!她显然受到惊吓,猛地就想推开我,我料到,于是把她的手反剪在墙上!我把她牢牢困在我和墙壁之间,脑子倏地清醒了一下,好像某个电影里面的桥段。。。… …!但很快,控制的**疯狂滋长,我觉得这样子很有满足感。

    子矜的脸在阴暗的壁灯下,立体,深邃。没了柔和的味道。反而散发出野性和妖冶的诱惑。其实我更想瘫软在床上,四肢逐渐无力。只是,身下的子矜,惊异伴着微热的喘息,痒痒地骚弄我的耳朵,令我全身的神经都战栗起来!

    眩晕中,我用手抚弄着她的唇,仿佛在描画一件艺术品。她的脸逐渐模糊,我发了狠用力撕扯吮噬她的舌尖。子矜用力挣扎了一下:“彤……”没等她说完,我继续吞咽了她后面的话。此刻的我,受自己狂野的念头驱使,像个恶魔,要侵犯眼前这个人。。。。

    谁想到,平常乖巧如小鹿的我,会有这样的一面?

    事后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激发了潜能吧。

    48章未发表版+矜压彤同人H

    以下为我没展开剧情的丢置48章,喜欢御姐矜的可以看看:

    第48章

    当时的意识已经很模糊,甚至是糊涂。凭本能,我没有放开子矜的唇,那柔软、鲜艳的红唇里,是令我无可挑剔的沉醉。

    只是灼热过后,愈加思念起膨松柔软的被窝。

    我听见可乐的走路声,四周白色调里张扬的深度。于是我猛然恢复了意识!那些无法凝聚的深灰终于尘埃落定,聚焦在面前的人的脸——子矜,孤绝冷傲。

    我吓得不轻,她的这个表情,让我回忆起那个夜晚,我的逃离和她的绝情,都纷纷重新印入大脑。

    我不太明白,一股烦躁充斥心口。

    这个世界包括她都不清晰起来,然后我听见了电话声,一声又一声……我几乎是跳起来,夺了手机,那里什么都没有,空白一片。手机没电了。

    我嘴里似乎在说着什么,那个时候,像个旁人在自己身边冷眼旁观。我好像在说,真喝醉了,很多很多酒,没喝过这么多酒。于是我快步走到门边,打开,一股冷风夹杂着湿气扑面而来。

    子矜的表情刺痛了我,心里积了厚厚的一层冰。我知道她的冷,往往意味着一种坚定的决意,我恨她这种压倒性的强大,强大到我没有足以匹配的心智与之抗衡。可我又为什么想要抗衡?

    想迈步出去,一边喃喃自语,充电,红叶……真的醉得不轻。子矜冷冷的声音传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嚷完我就奔出去,风在耳边叫嚣,外面深黑一片。

    下雨了啊。

    楼外面是雨的世界,那昏天黑地的一望无际的雨象击中了我最悲痛的神经。我矗立在楼门口许久,在这几分钟的间隔中思维逐渐蒸腾,让我感到无以克制的焦虑。后面响起脚步声,回头看,子矜的脸煞白,眸子深透出紧迫,直直盯住我:“你喝醉了。”

    “也许吧。”我低下头,其实有个更蠢蠢欲动的东西在动摇心旌。

    “跟我回去。”她过来拉我,却被我甩开。

    “我不管你!”她扭身进了楼洞,我凄风苦雨地站在那里,目视着她消失。我也不知道此刻闹什么别扭,也许是在意她不关心我,还有,对我的吻如此冰冷的回应。。。总之,一种惶惶无助又袭击了我,重建的信心瞬间功亏于溃。

    也许,子矜对我的爱,不是爱情。

    有风在门的夹缝中溜进来,令所有的杂乱无章戛然而止。

    我走进雨里,手里攥着手机。醉意被冲淡,我才想到:红叶怎么了?就在这时,一只庞大的物体从脚边溜过,我定神看去,是一只猫,可乐?

    把它抱起来,它已经是湿漉漉的。一定是刚才跟子矜出来的。我对它笑笑:“我送你回家。”

    子矜打开门,看见我和可乐,一脸的阴沉。

    她把可乐接过来送去浴室,还不忘给我扔出条毛巾。我胡乱地擦拭我的头发,水珠顺着褡衫下滑,没进衣领。索性把它脱去,仅穿了仔裤站在毛毯上,从手臂开始一一擦净。

    子矜出来,看见我的同时眼光定住,我知道我这个样子吸引了她。

    似乎,她还没有看过我**的吧?嘿嘿,我突然想戏弄她,于是正经八百地擦身体,动作轻柔又挑逗。

    她抱着手臂看我:“你刚才犯什么疯?现在酒醒了?”

    我没答,只是用最最平静的语气说:“子矜,我们是恋人吗?”

    她点头,然后过来把毛巾夺过,又换了一条给我。

    “那你对我有感觉么?”

    “你又在瞎想什么?没有感觉会在一起么?”她帮我擦头发。

    我突然转身环住她脖子,贴着鼻尖说:“不会有**吗?”手臂很快缠上了我的腰:“你要么?”

    我一惊。她吻住我,舌轻敲开我的贝齿,轻轻吮吸。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舌尖窜入心间。

    再下为天涯一路版主生死契阔,契的同人压倒版:

    彤走进子衿的办公室,已经是晚上9点了。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子衿呆望着城市的夜色,星星点点,整个城市的夜景一览无遗。夜色里的城市,仿佛一个打开的珠宝盒子。。。。。。。。。。。

    “子衿你吃东西了没啊,我给你买了奶茶。”

    子衿摇摇头,“好累啊,今天总算谈完了。”子衿伸开双臂,尽情地展了一个懒腰。

    才发现手碰到了一个柔软而有弹性的所在。一回头,发现彤的小脸已经红了,子衿的血液也一下子涌上了头,彤的身体已经软软地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白天生意场上的绞杀,让子衿很燥。迫不及待地,反身抱住了小彤,她结实的胸脯挤压在子衿的面前,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热力。子衿开始解她衬衣的口子,她有些害羞,口中说着,不要,会有人来的。

    这个时候的子衿是疯狂的,不让她说话,起身,把彤压在班台上,用嘴堵上了她唯一能够抗议的地方。窄身上衣很快就褪下来了,露出了里面粉色的BRA,小小的BRA竟然无法完全包拢她的整个□,白皙的皮肤在屋角唯一的那盏昏黄灯下闪耀着暧昧的光彩。子衿的唇早就因为忍不住这中诱惑贴了上去,所到之处一片温暖的柔软。

    彤穿了件前开的BRA,可爱的两只小兔子由于子衿的突然袭击而激动起伏,仿佛要脱罩而出。子衿两手轻托,让彤的胸迎上子衿的唇。子衿牙齿轻咬,脱扣,BRA应声而落,一对可爱的B CUP就这样弹了出来。子衿把小彤的腿分开,伏身轻咬她的脖子,从锁骨一路向下,从外围到她的乳晕和微红的NIPPLE,彤的身体往后仰着,把所有的重量都依靠在子衿的双手上,口中也开始发出微微的呻吟。腿不知不觉盘住子衿的腰,把子衿的身体压向自己。

    这种呻吟对子衿是一种很大的鼓励,子衿的活动范围开始不再局限在彤的上半身,左手托住彤,右手从彤光滑的背部一路向下,滑过小蛮腰,向下。。。。彤穿了条小喇的裙子,子衿隔着丝袜轻抚彤的大腿内侧,唇舌并用爱抚着彤可爱的小NIPPLE。彤显然很受用,双腿夹紧子衿的腰,那个神秘的花园贴在子衿的丹田上。子衿慢慢地爱抚彤,并不着急进一步的行动,只听彤嘤咛一声,子衿感到丹田部位一热。。。。。。。

    子衿伏上彤的耳边,问:”舒服么?“

    彤很虚弱地说:“坏人”。

    “那要不要再坏一点?”

    “讨厌”

    子衿不紧不慢继续口手并用。彤终于颤抖地说,“要我”

    “什么?没听清楚。”

    “我要你要我”

    “你都不乖,我不听你的。“

    ”求你要我。“

    子衿这时候已是气血翻腾,也忍不住了。彤已经爱潮翻涌到子衿的丹田热气一片。子衿手一用力,彤可爱的粉粉小猪内裤和丝袜分崩离析。。。。。。。。。。

    在这个城市最高的OFFICE 里,面对着整个城市的幻彩霓虹,彤打开在子衿面前,子衿压下去,进入那片柔软,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熟悉过无数次。。。。。

    作者有话要说:在真正的48章没更新前,先看下这两版慰藉下吧~O~

    第 50 章

    第48章

    酒喝的过多,身体被摇晃的眩晕感控制。那天最后的意识,是滑到地上,继而人事不知。

    做了很多梦,梦里弥漫着红叶的气息,却有更强大的力量阻隔着我和她的亲近。那力量甜蜜而温存,牵引着我寻到酣处。子矜,我在心里默念,是子矜。

    昏昏沉沉中,我梦到红叶飘到半空,像风筝一样摇摇欲坠。她对我笑,眼弯弯。我心里很难受,觉得这是她最后的微笑了,于是拼命在下面喊——“红叶!”

    场景倏然退去,徒留芒光一片。缓缓转醒,却是叫醒了自己。

    头钝疼,摇了摇,床头灯瞬时打开,一个人居高临下看着我,半眯着眼。“红叶?”疑问的语气。抬起头,子矜柔和的脸庞阴云笼罩。有些尴尬,心想怎么就叫出来了?

    实在很担心,迫切想向大竹核实清楚:“我能打个电话吗?”

    子矜抱着手臂立在床边,点了点头。我抓起床头的电话拨了号码,没人接听。

    垂头丧气地挂了,怔怔出神。红叶,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子矜没说什么,表情依旧很冷,如凛冽的寒风吹进我的心口。酒壮熊人胆,这话真不假。昨晚上还能攻城略地,清醒了就有点怕她。

    我看着她,她也回视着我。从她的眼波里我看不出任何内容。其实知道她的心思,也许不是吃醋,却多少想让我给她个解释。同时,又有丝欣喜,因为她吃味起来的样子实在很可爱,冷冰冰的可爱。

    心里掠过一个场景,想象自己给她讲述我的过去,当真要这么做的时候,却犹豫了。她要开口说话,却在电话铃响起时闭了口。

    她听完电话,若有所思地问我:“十三行布料的人找过你?”

    耳熟,好像给我打过电话,哦,对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操着广东普通话的人。点头:“打过。”

    子矜打开窗帘,阳光倾泻。我一惊,早上了吗?刚才室内还很暗的。“晚上你和大刀去见见13行孙总,我有意跟他们合作。”

    “我还要管这个么?”对应酬的事我都是能躲则躲。

    子矜对我说:“你不喜欢谈生意?”

    我站起来,头还是疼:“谈,我谈。只要能帮到你。”她笑笑,说:“我下午要飞杭州,大后天回来。大刀别看是设计师,谈判经验却很丰富,你跟他能学到很多东西。记住一点,他们搞人情公关,你们就暂停谈判。十三行信誉虽然好,但是背景复杂,有些事情我怕你们应付不了。”我听完直点头,然后凑到她跟前抱抱,声音甜柔:“子矜,子矜……我浪费了好**,唉。”

    她脸瞬时就红了,有点不好意思:“说什么呢?你坏心思还挺多。”

    我贼笑,贴着她脖颈深深吸了口气,感叹道:“不是我心思多,是你老冷着我。真的不想知道红叶的事情?”

    子矜环住我腰:“想。你呢?想跟我说了么?”

    “怎么不想,嗯,等你从杭州回来吧。我不知道她现在发生了什么,很担心。”子矜点头,用手抚着我的脊背,很舒服。头也不那么疼了:“子矜,咱俩是不是太清水了?”

    “什么是清水?”她疑惑地问。

    “就是……谈恋爱,光谈不练。”我笑地躲在一边,果然,子矜愣了一下,脸又红了:“小孩子家家的满脑子□思想!谁教你的?”我边躲着她伸过来的手,边回嘴:“没人教,本能。哎,子矜,子矜,你怎么想的?”

    “想什么啊?”她抓不着我,有点生气地撅起嘴。“就是咱俩清水的问题啊。”我还就打破砂锅问到底了,看她怎么说~

    结果她什么都没说,三拐两拐拐厨房做早餐去了。我摸摸鼻头,有点悻悻然。

    子矜下午就走了,临走前还打电话问红叶的事,我说大竹那边依旧打不通电话。其实子矜这人真的很大度能容,就像部门辞职那小姑娘说的,她有优秀企业家的个人素质,其中也包括这一点。

    晚上我和大刀赴宴,13行派了13点领头,一男一女陪驾。13点之所以叫13点,因为他真的很……娘娘腔。笑不露齿,还爱拿手捂嘴奸笑,口头禅是亢奋地尖叫:“为什么为什么呀?”我这鸡皮疙瘩哗啦啦往地上掉。。。

    这样的饭吃了两天,推都推不了。直到子矜回来的前一天,双方还只停留在吃吃喝喝,正事不提的层面上。

    我真不知道饭桌上那些生意都怎么谈成的,反正我一句话都接不下来,只好闷头吃。敬酒就举杯,落座就开吃。今天有点不同,大刀突然就被灌倒了。我虽然也喝了不少,但脑子倍儿清醒,我看见13点眼睛越来越亮,还老和同伴使眼色。

    果然,在大刀快支撑不住的时候,13点抹抹嘴,说话了。那叫一个滔滔不绝,唾沫星子翩翩飞~意思围绕着报价问题展开。我们手里有至少5家布料供应商,这里面有的比他们报价便宜,有的比他们有特种优势,但他们信誉业界公认,质量也还不错,就是价格略高。最后他说可以便宜,看在谁谁的面子。我不知道那个谁谁是谁,但我隐约觉得他肯做出这么大让步,肯定不单是看见我们工作室这块小蛋糕,估计是冲着XX来的。

    大刀也不傻,看他报价压这么低就有了防范之心,说今天喝多了,下次再谈。13点冷笑,说咱们下面还有活动呢,就让人架着大刀出去,转脸跟我说:“小黄啊,跟我们一块去,洗桑拿去~”

    13点这人瘦小枯干的,但力气特别大。连高大威猛的外国汉子大刀他也能架起来,不费吹灰之力。我本来不想去的,他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好像我不去就多不给他面子似的,我是说不过他,就去了。

    可能我之前一直抱着警惕之心,所以他们的对话我就特别留意听。我听见13点让同来的男的去拿酒,还压低声音说什么酒旁边那瓶,面色特别凝重。那时我正从桑拿房出来,想去看看大刀的情况,结果就听见了这个。大刀□着背在马萨基,嘴嘟着老高,表情浑沌,估计是还没醒酒。

    我当时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就拨了优洛的电话,优洛说据她所知大刀好像是千杯不醉啊,你们喝的什么酒?他要拿什么酒?我说不知道。优洛说不会是毒酒吧?寒。。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连着三天的饭局,今天才露出底牌,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了。13点那小豆眼,滚着不知道多少鬼主意,我得多加防范。

    优洛说,要不然我去看看? 我说不用了,应该不会有事。

    可是我错了,如果这件事只是谈生意那么简单的话。

    事后想来,仿佛一切都是导演安排好了似的,我们只是在表演一出荒诞剧。

    第 51 章

    第49章

    在我心里,违法乱纪是外太空的事,13点再怎么贼眉鼠眼我也拿他当不了贼看,倒是他说的那酒,再配上那表情……心里七上八下的,子矜估摸着也快回来了,但是让她来这涉险我宁愿跟他们鱼死网破!

    我提着心吊着胆,跟同来那女的套话说,我说:“孙老板真能喝酒,不知道一会儿还喝不喝了?我们可都被灌的差不多了。”那女的刀枪不入:“孙经理豪爽,就喜欢和知己干杯。”我又说:“咱们刚才喝的酒我没见过,什么牌子呀?”那女的没见犹豫,快速接道:“孙总的朋友开酒吧,都是从她那取的。洋酒,不知道产地。”

    我看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就又晃悠到大刀那去,一进去傻眼了,大刀和13点都不见了踪影。问人,人说往包房去了。所谓的包房就是KTV包房,前台小姐证实他们确实在里面,我才放了心。

    正不知如何是好,13点从包房里出来了。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看见我特别兴奋,跟找着了小猫小狗似的,忙把我推房间里。里面很暗,大刀眼亮晶晶的,在摸一个女人的大腿。我心想完了,闹了半天是在搞□服务。13点在后面催促,让我点首歌,我发现大刀从我进来到现在,都没抬眼皮夹我一眼。

    我的视线被桌子上的那瓶酒吸引,酒大多是瓶装,而它的外观更像是饮料,半透明的液体,装在磨砂容器里,晶莹剔透,整个造型似一枚葡萄。大刀在摸人家姑娘腿的同时,还时不时的逸出不成调的声音。我听着十分诡异,就拍拍他肩膀:“大刀,咱们走吧。你是不是喝多了?可别犯错误。”

    大刀抬起亮晶晶的眼睛,脸红扑扑的:“heat!热,热!”

    13点斜着眼睛看我们,说:“我先带他去外面抽根烟,等小丽他们来了咱们一起唱歌?(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一GL http://www.6tzw.com/9_9055/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