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乡村小说 > 闻香识女人 > 969 人渣
    我丢,我立马想到了,是什么东西垫在我的后背,是石子。zi幽阁天残刚才准备的一堆石子,现在全部被我压在背后。

    本质上来说。被石子垫到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天残压在我的身上,这狗日的长得瘦削的很,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宛若千斤重。即便是我衣服里面穿着金丝甲,还是如芒在背。

    这还不是重点,就在我刚由麻到疼之际,天残竟然搬起我的拳头,猛地擂在了我的胸口上。

    砰--

    一声闷响,我自己差不多都要听到了,那疼痛,简直不言而喻,我顿时就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整个人的意识开始消退。

    这天残,实在是太难缠了,力气大。下手狠,速度还很快,他喵的,有我这么悲催的么?

    恍惚之际,我听到了我兄弟们的呐喊,尚鲲鹏对天残开枪,天残身形撇开,干脆拿起我的身体当做是挡箭牌,真正得手的是另一边的吴尚轩,他奋起一脚踢在了天残的背后,天残被踢的直往前打滚。

    我他喵的干脆两眼一闭,直接装晕!

    奶奶个腿的。这个天残,搞的我那么疼,连枪都对付不了他,我必须要出奇招。

    “高宇!”我的兄弟们大骇,以为我出了什么不好的状况。纷纷大叫。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石子给摸到了手里,再度出击,将尚鲲鹏手中的手枪打落。

    而其他的人,也不跟他玩什么火器作战了,直接近身肉搏在了一起。

    然而,这个时候,却有一道惊疑的呼唤声响起,“爸爸?是爸爸……”

    爸爸--

    这两个字眼落入我的耳膜,我瞬间有一种激动的感觉,差点没激动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爬起来。

    这是小喇嘛的声音,我很想回应他一声,但是现在还不能,我眯着眼在寻觅着的天残的缺点,想要趁机给予其致命一击,而这个机会,还没有到来……

    “爸爸,你是来救我的吗?太好了,爸爸!”小喇嘛欢呼的声音响起,但是接下来,他的声音又变得悲戚,“爸爸,你怎么不回应我了,你怎么了?”

    乖儿子,对不住了,爸爸现在装死呢,等会干掉这个天残,就放你出来!

    我在心里面想着,而另一边的我的几个兄弟,已经被天残给打的惨不忍睹,尚鲲鹏的手枪不知道被踢到什么地方去了,吴志峰将**放在一边,人冲了上来,但是他的胳膊被卸的瘫软了下来。

    吴尚轩的脸上也肿了一块,最为凄惨的要数李少杰,这货直接成了熊猫眼,脸上还有石子的擦伤,连血都渗透uc胡来了,但是他很倔强,硬生生的将的承影剑给握在手中不放!

    他们这些人,双目要么赤红,要么怒目圆睁,暴戾十足,完全是暴走的迹象!

    他们在玩命!

    纵然手上,没有人放弃。

    不过,天残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吴尚轩、吴志峰、李少杰、尚鲲鹏,都是一流的好手,纵然天残实力超群,但是面对这么多的好手联合打击,他也有点捉襟见肘,身上受了好几处伤不说,就连喘气,也比刚才要重了好多。

    我的兄弟们发疯起来是很可怕的,凭着一股韧劲,他们也在打斗中摸索出了默契,相互配合了起来,从一个方向,将天残向后面逼退。

    而天残后退的方向,正是我这一边!

    好机会!台匠吉号。

    说时迟,那时快,我仿若抓住了黑暗之中的一线光芒,整个人直接跃身而起,我草,我自己都没有想过,我的速度竟突然有这么快,我双手握在一起,狠狠地捶在了天残的后背上。

    噗--

    天残口中吐血,却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扭转过来,避开了前方我的兄弟们。

    我擦,我震惊了,我用这么大的力气,竟然没有将天残给捶倒,就连我自己的身子,都不禁倒退了几分。

    震惊归震惊,我的动作却没有迟疑,直接在地上抓起一把石子,然后趁着天残没有缓过劲之际,猛地向着他挥洒了过去,“死吧!”

    石子挥洒而出,天残的身形,再不复刚才那般灵活,他的脸上吃痛,反应跟着慢了半拍,我的手中还有石子,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这么喜欢?吃吧!”

    说话的同时,我的手上蛮力使出,不是喂天残吃,而是硬生生的往里面塞。

    李少杰趁势一剑戳了过来,直中天残的心窝。

    令人震惊的是,天残这一下,竟然没有直接死掉,他脚上一用力,竟然一脚将李少杰给踹开,同时,借着生命危在旦夕之际的潜力,也挣脱了我的束缚。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天残的嘴巴都被我塞出血来了,胸口也在流着血,整个人面若死灰,就要归西一样。

    李少杰的承影剑还拿在手中,他不给天残喘息的机会,就要上前去给天残补刀,看他挥剑的情形,像是要砍掉天残的另一只胳膊一样!

    但是最终他没有得逞,因为我挡住了他的身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天残眼露错愕,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的行为的确令人觉得意外,因为天残现在的残局,我就是扭转他的根源!

    “你真贱!”天残露出一丝凄厉的笑意,对我道了句。

    说话的时候,他的牙齿露出,带着很多的血水。

    这回换我震惊了,我草,老子看你是个人物,不忍杀害,想要给你留条命苟活,没想到你竟然转过头来骂我贱!

    我的兄弟们也都不爽了,想要上来杀之,只要我一声令下,包管天残变成惨死。

    但是没待我开口,天残又开口了,“当年,我与他比武,输掉了一条胳膊,被赐名天残,要听他差遣二十年,三天后本该自由,没想到却杀出来你这一号人,天意,一切都是天意啊!”

    “他是谁?”我问道,心里却寻思,该不会就是我遇到的之前挫伤王雄的那个人吧?

    如果这么说来的话,那他就收藏地组织的首领无疑了!

    “不过,我也看到了一丝希望,或许,你可以打败他。”天残又道了句。

    我可以打败藏地组织的首领?我草,开什么几把玩笑呢,用我的贱么?

    我震惊了下,哪想知天残又道了句,“好了,我时候不多了,即将大限,就救我也没有用,救小喇嘛吧,机关在屋顶上!你竟然是他的爸爸……呵呵!”

    说着说着,天残的面上露出了别有韵味的笑意,而话音一落,他竟然就这么站着死去了,甚至,他的伤口还在滴着血。

    我的心里,竟然没有了一击得逞的快感,这个天残,本来也是个纵横中国大地的人物,竟然因为一场比武,而心甘情愿的为人在此服务,光是这份磊落,就值得我尊重。

    我环视了下我的兄弟们,他们都在大口的喘着气,但是每个人的面上都有点麻木。

    随后,我爬上了这第九层的上方,也就是塔顶,果真是找到了一个机关式的东西,将其打开,再度回到了下面。

    “爸爸!”小喇嘛看着我,叫唤出声,眼放异彩。

    但是我的心里却是一震,因为小喇嘛的状况不好,准确的说,是非常的不好!

    他细小的胳膊和脖子被扎成段的贴钢丝禁锢着,上面有血迹渗透而出,他的双腿亦是如此,甚至上面还带着粗重的铁链。

    我草他妈的,这要是拍照片发到微博上,绝对是轰动新闻界的虐待儿童事件!

    而这样的举措,恰是藏地组织首领做出的,这样的人,真的是小喇嘛的师父吗?

    他之前在我心里高深莫测的形象,荡然无存,仅留下两个字:人渣!

    ...( 闻香识女人 http://www.6tzw.com/6_662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