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乡村小说 > 闻香识女人 > 832 二十多年前的恩怨情仇
    “不是!”北野宏村否定了我,接着,他又道:“一.杀死高惊权;二.俘获或杀死高冷;三.杀死雪女!”

    他的否定,将我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但是听到他下面说的一、二、三,我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跶起来。

    草,这归田藏海,真他妈的想我死想疯子?

    这三个条件,简直都是要我命的事情,他妈的,还真是什么都能想得出来啊!

    “归田藏海的意思,应该是他得不到的,高惊权也休想得到,他的儿子损失了,高惊权的儿子也要损失,至于雪女,不能爱之。就杀之。”北野宏村为我解释了句。

    这话看似是北野宏村猜测的,但是我却深表赞同,从归田藏海篡位稻川会会长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做事不折手段的人,也端正算得上是个枭雄。

    不过。我却没有应着这话,而是道:“北野宏村,我关心的不是归田藏海要我做什么。而是他能够给我带来什么?还有,你说的有诈,又是什么?”

    “归田藏海说,你能满足上面三个条件中任何一个。他都给予你三个报答,一:净**之秘;二圣殿;三:花云帆。”北野宏村先说了出来,又详细解释道:“净**之秘,我们撇开不说,如果你完成条件,他可以从圣殿里面退出来,并告知你圣殿大本营。以及一些个隐秘成员;而花云帆,曾经找过他,他也有秘密和弱点。”

    北野宏村说的这三点,我又震惊了,不仅是我,在场的人,无不露出无比吃惊的神情。

    “那诈是什么?”我按捺住内心的震惊与激动,对北野宏村继续问道。

    “我现在一人在此,实际上归田藏海还派了不少的武士潜伏在燕京,我想他们的用意,要么是亲自对高惊权、高冷、雪女下手,要么是对你下手。”北野宏村道。

    “好吧!感谢你的告知,你先回去告诉归田藏海,他付出的代价大小了,你让他加大了筹码,然后你再来找我。怎么说话,应该不用我教你吧?”我对北野宏村直言道。

    “明白。”北野宏村颔首应道。

    接着,我的兄弟便送他离开了这里。

    北野宏村一走,我们这大厅,立马炸开了窝,表达震惊的,分析归田藏海的,各种说话声都有。

    我没有制止他们,心里也思考了起来,归田藏海要求的条件不说,他拿出的筹码,真的是很诱惑人。

    净**之秘,是我一直希望知道的,当初被雪女忽悠了次,自此之后,我再无破解之法;圣殿势力强大,他们不仅拥有十三骑士,本身也是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到现在有许多人,例如祭司、教主等这类高级别的人都没有冒出头来,如果能悄悄将他们暗杀掉的话,那么……圣殿溃散,气势消耗,十三骑士也会彻底的分裂,对我的威胁将会降低到很低很低;至于花云帆,麻痹的,这个狗日的,很有可能就是圣殿的第十三骑士,他找归田藏海,没准就是要找机会干我,归田藏海稍稍和我配合下,我分分钟就能弄死他!

    稍倾,大厅里的议论声停止了下来,李少杰直接对我问道:“高宇,你到底是什么打算的?”

    “你们是怎么想的?”我反问了句。

    “干干干,攘外必先安内,燕京不平息,我们怎么玩国外的?我们先与归田藏海交易,让他配合削弱或弄死高惊权父子,还有那叫什么雪女的,然后再转过头对付归田藏海与其他的人。”高小安火烧火燎的说道,貌似还有点道理。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恐怕也会这么干,但是他的话音一落,便被杨波给否决,他道:“不可,归田藏海心狠手辣,就连交易都与我们玩诈,他们是日本人不说,还是我们的死敌,与他交易,无异于与虎谋皮。而且,高惊权父子、雪女,是那么容易弄死的么?”

    “是啊!表哥,高惊权父子权大势重不说,再怎么说,他们是高家的人,联合日本人极为不妥。”凉薄也附和道。

    “你们考虑的是不是多了点,我们连雪女的影子都看不到,如何对付?至于高惊权父子,就算是我们把高冷拿到,还不是乖乖放他回去?不如,我们‘撮合’一下,让归田藏海与高家父子干起来,我们坐山观虎斗,那才是上上策。”李少杰无比狡黠的说道。

    “中!”我摇手一指指着李少杰道,而后又补充了句,“不过这中间到底怎么玩,我先想想!”

    “高哥,我们抓回来的那些俘虏,已经审问过了。”杨波见我眼睛眯了起来,不再和他们探讨那个问题,便开口对我道。

    “哦?”我眉毛一挑,示意杨波说下去。

    杨波继续说话,原来,当年雪女到中国来做卧底,她本身身手强悍不说,在中国还有际遇,她拜了位师父,就是重庆那位袍哥的爸爸,也就是上一任的袍哥,即樱树师兄的父亲。但是那老袍哥,做雪女的师父不说,还对自己的徒弟起了色心,强暴了雪女,雪女反杀了他,并抱走了他的儿子,也就是樱树的师兄,而当时,罗靖已经被收进门,对这些都是了解的。

    我草,这故事真几把复杂啊!这样听起来,其中涉及的各人,都不是好东西。

    令我啧啧称奇的是,樱树的师兄竟然还在日本长大了,还成了雪女的徒弟……

    这尼玛的,其中涉及的恩怨情仇如此复杂,都能拍成一部电影了。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很大的疑点,那便是雪女是之前遇到高惊权的,还是之后遇到高惊权的,而樱树的师兄,又是她先送回日本的,还是后来她们一起回去的……因为这有一个很大的关键,万一,万一高冷不是高惊权的种……

    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奇思妙想,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就太富有戏剧性了!

    不过,这是上一辈子的事情,复杂多端,那时候我还没出身,更不要谈什么详细了解了。

    “那花云帆呢?”我又问道。

    “高哥,你猜的没错,那重庆袍哥的父亲,以前是花家的人,是花云帆的侍卫,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了出去,到重庆去立根发展!但前几年,花云帆的父亲和李奕霖的爷爷双双死去,其中就有重庆这些人动作的影子,罗靖坦白了,他也参加的。”杨波道。

    嘶--

    我倒抽了口气,听到这话,我要是再想不出个所以然,那就是猪脑袋了!

    我几乎可以肯定,花云帆的父亲,就是被花云帆自己设计弄死的,而李奕霖的爷爷,也是在保护家主之时死去。

    我了个去的,这花云帆……藏的可真是深啊!

    突然间,我感到一股莫大的悲哀,这样一个亲手设计杀掉自己父亲的人,能配做马静的父亲?

    我下面的各人,也都纷纷惊诧,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件说出来,都令人咂舌不已。

    “如此说来的话,重庆袍哥那一批人,与雪女也是有仇的,这也就意味着,花云帆与雪女之间,说不定也有瓜葛。现在花云帆和雪女都没有踪迹,罗靖、樱树、归田一郎,这三个人无比的重要,你们一定要看好,我要做到,就连他们想要咬舌自杀都没有可能。”我对杨波道。

    “是!”杨波沉声应了下来。

    “高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高小安又对我问道。

    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不少的思路,归田藏海、高惊权父子、雪女、花云帆,或许我能设计将他们全都包裹进来。

    但是这缺少契机,或者说,时候还没到,我暂时也做不了什么。

    “先等归田藏海那边给我的回复吧!回头,我会再找北野宏村一次,日本武士潜伏燕京,我着实不舒服,就算不干掉他们,我也要摸清楚他们的动向。”我道了句。

    交代了这话,我就要离去,众人也要散开,但是我又补充了句,“对了,李奕霖爷爷之死的隐秘,先不要告知他!这家伙对他爷爷敬重的很,我怕他会做傻事。”

    “是!”众人应声,我们就此分开。

    走出大门之后,我直接就去了马静的别墅里,在厅堂之中,我遇到了李奕霖。

    “马静在楼上吗?”我对李奕霖问道。

    “她去医院了。”李奕霖回应道,面上却带着疑惑之色。女介亚弟。.!

    我听了也疑惑,便直接问道:“她去医院,你怎么在这里,不该是你陪她去的么?”

    这句话,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李奕霖与我异口同声,说出了这同样的一句话。

    话音一落,我们俩都愣住了,李奕霖开口道:“大小姐说她要去医院,却不让我跟随,我以为是你陪她一起去的。”

    “我一直呆在家里!”我的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而我看到,李奕霖的神色,亦是如此。

    我们互相都从对方的目光里看出了答案,花云帆!

    马静一定是去找花云帆了,所以才会单独前往。

    马静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还要和花云帆见面?我的心里起了疑惑,但更多的却是担心:马静,你可否知道你的父亲是个怎么样的一个人?你又有什么苦衷……

    ...( 闻香识女人 http://www.6tzw.com/6_662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