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乡村小说 > 闻香识女人 > 第四十七章:魔鬼训练
    听到他这样说,看到他脸上出现的苦笑,还有他的黑眼圈,神态间的憔悴,我才知道,原来这一次,我真的是惹了好大的祸。趣*讀/屋在我心目中,老爸他虽然挺不近人情的,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失去信心过,一直都是雄心万丈,很霸气的一个人,给人一种泰山一样的感觉。我感觉他好像这世界上,就没有他害怕,没有他做不了的事情。

    但是今天看到他,我发现,原来老爸也是凡人,他也有做不了的事情,他也有失去无能为力的时候。

    在这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愧疚,低下头去,很认真地说:“爸,对不起。”

    仿佛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一样,他被烟呛到了,难受地咳嗽起来,我赶紧拍他的后背,帮他顺过气来。

    “你没事吧?”我赶紧问。

    他顺过气来了,喝了半杯茶水,摇摇头说:“没事,死不了。”

    我想了一下说,“爸,你说离不开中海,是什么意思?”

    我爸把烟摁掉说:“你打了市长儿子当天晚上,中海就地震了,到半夜的时候,我就收到了消息,市长派人来抓我,我逃了,还被抓了几个兄弟,现在就在警察局里蹲着。到第二天,警察就来咱们家调查我们案底,以嫌疑人的身份,正式抓捕我。幸好我运气不差,废了好大的精力,逃出了中海,给你英语老师打了个电话,就过来找你了。”

    虽然他说的很简单,不过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是很曲折和惊险的。

    我惹了这么大一件事,现在失踪了,我爸留在中海,而且他本身又是黑社会,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不管有没有证据,先抓了再说。

    我想了一下,问道:“爸,那你有没有证据在他们手上?”

    我爸摇摇头说,“明确的证据那当然是没有,有的只是案底而已。本来要不是市长亲自出马的话,我是不会有什么事的,毕竟我在中海也混了这么多年,好说歹说,面子还是有点的。只是可惜,市长亲自出马,我不是他对手,只能走了。”

    是啊,老爸这么多年下来,有对他不利的证据都被他销毁了,但案底这种东西还是有的,大家都知道他是黑社会,只眼睁只眼闭而已。可是现在是堂堂市长出马,就是以前和我爸是朋友的那些人,也不敢不听话了。

    这就是权力的威力。

    “那怎么办?”我说。陆小凤同人之花弄影

    “等。”我爸眯眼沉声说了一句。

    等?我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都这个时候,还等什么?

    难道还有什么大人物帮助我们么。

    没多久,章慕晴就回来了,她回来得刚刚好,很明显她是等我们聊完了才过来的。

    吃完了早点之后,我爸也在酒店开了一个房,就住我隔壁。

    因为我爸在,所以我和章慕晴就很少有说话的机会了,相反,她和我爸聊得还更加多一点。我发现我和章慕晴进入了一种微妙的阶段,有点暧昧,但是又很隐晦,彼此心弦连着,力度很虚弱,很没安全感,只要有外界的一些因素,就会弄断的那种。

    我不敢靠得太近,害怕她会反感,所以只能一直心痒痒地看着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奇怪的是,章慕晴好像和我爸关系不错,看他们聊得挺开心的,却又不是那种龌蹉的关系,感觉他们更多像是朋友。

    第二天,我爸来敲我的门,叫我起床,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暂时离开。

    我问他为什么,他沉声地说警察可能已经搜索到这里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提前离开好。

    我听了心里一跳,妈的,这才几天,就追到这里来了?难道中海市长彭达海的力量就真的是这么大?

    来不及多想,匆匆吃了早点之后,我们就直接上路了,四个人,除了我们三个之外,还有我爸的一个司机。

    章慕晴不知道什么时候买了一副墨镜和鸭舌帽,头发也扎了起来,整个人变化了很多,看起来更加地清爽了。

    我问她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她笑着说,这样别人就认不出她来了。

    我恍然大悟,还是她想得周到,然后中午停车吃午饭的时候,我也去买了这些,让自己看起来改变了不少。

    吃完午饭之后接着开,一直开到了晚上,才停了下来,开到外省去了,是一个小县城,有山有水,空气很好,而且最主要的是够偏僻。

    “到了。”我爸沉声地说。末世之仙劫

    下车之后,我伸了一个大懒腰,深呼吸了一口,坐了一天的车,累死了。

    章慕晴是女孩子,她更加不好受,屁股都坐酸了,也伸了一个懒腰,把她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引得附近的几个初中生都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章慕晴。

    “爸,这是哪里?”我把目光从章慕晴身上收回来,问道。

    我爸点了一根烟,眯眼说:“这里是丹徒县,一个小县城,他们找不到这里的,休息两个月,等风头过去了,再回去中海。”

    丹徒县?我听都没听说过。

    接着,我爸又说了一句:“在这两个月里面,你要接受魔鬼训练,我要彻底把你的体能提上去。”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看到老爸脸上的诡异笑容,我忽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这所谓的魔鬼训练,到底是什么东西?

    然而很快我就知道了。

    第二天,天才刚亮,我被人叫起来了。我当时还在睡熟着,忽然被子就被人掀开了,然后一大桶冷水,泼到我头上,把我冷醒。

    我当时就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冷得我要命,定睛一看,妈的,是一个中年人,他冷冷地望着我说:“给你一分钟时间,穿好衣服到外面接受训练。”

    妈的,这几把天都还没亮,就被叫行了,而且还是这种方式,换谁都会生气,我当场就恼火了,我骂道:“你他妈有病是不是?!”

    然而这个中年人就冷冷地望着我说,“你还有50秒。”

    不知道为什么,在微光之下,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看到他的双眼,很明亮,看着我,很冷峻,有一种别人所没有的煞气,令我浑身打了个寒颤。我忽然想到了昨晚我爸对我说的话,要我接受魔鬼训练,把我的体能提上去,他说的不会就是这样吧?

    我也不废话了,赶紧把现在的衣服脱掉,快速地换上新衣服,就冲出去。

    出来感觉到一阵寒意,因为天还没完全亮,凉风吹过来,全身都会起鸡皮疙瘩。

    那个中年人就站在我面前,背对着我,双手背在后面,手里拿着一根七八十公分的指挥棒,打在他自己裤子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皇妃训夫记

    “83秒,你迟到了。”

    他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望着我说。

    接触到他的眼睛,我心里一寒,竟然有些害怕。

    太阳渐渐地出来,光线强烈了一下,我才慢慢地看清他的样子,和我差不多高,很壮,四十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扑克脸,尤其是一双眼睛,死灰冰冷,好像没一点生气,让人看了就忘记不了。

    “我……能不能给个机会?”我挠了挠头说。

    他只是淡淡地望了我一眼,然后说:“好,这是第一天,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我听得眼前一亮,这家伙真的肯给我机会?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他就嘴角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说:“只要你能打中我,我就原谅你。”

    说完,他就有些戏谑地望着我,意思叫我向他进攻。

    我舔了舔唇,说起打架,我除了老爸之外,还没怕过谁。虽然这个家伙看起来是挺*的,单挑的话,我多半不是他对手,但是要说我连打都打他不中,那我是不相信的。

    “只要打中你就可以了?”我问道。

    他点头说,“是,碰到我皮肤就算。”

    我嘿嘿笑道:“那我要是不小心打伤了你呢?”

    然而他好像是听到了很古怪的事情一样,很古怪地望着我,然后说:“你要是能打伤我,以后我跟你混,做你手下。”

    我挑了挑眉,心里一下子就来兴趣了,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也能感觉得出来,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一般人,如果我有他这样的一个手下,那倒不错。

    于是我也不再啰嗦了,活动了一下筋骨,热身了一下,我看到他右手的用铁做的指挥棒,说,“你用这个武器?”

    他又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把指挥棒扔地上了,言简意赅地说:“来吧,只要你能碰到我就算你赢。”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闻香识女人 http://www.6tzw.com/6_662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