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乡村小说 > 闻香识女人 > 第十九章:这是最后一次
    这尼玛也没多长时间吧?这么快就开始发作了?看来向博远那狗逼放的还是急性药啊,章慕晴是他多年的朋友,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说他是好人都没有人相信!

    章慕晴本来就是女神,在这美女遍地的酒吧里面,她也当之无愧是最漂亮的那种,所以很多人看到她之后,都挪不开目光了。尤其是那些男人看到了章慕晴明显是中招了的样子,就个个都露出了饥渴的眼神。

    我把这些人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也在提防着,虽然拆穿了向博远的真面目,并且把他打跑,不过我并没有放松,在酒吧这种地方,此刻的章慕晴给人的诱惑是很大的。

    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真的是复杂万千,想到了刚才她对我的刻薄,对我的不信任,我就有一种想一走了之的冲动!尊严,我是一个很有自尊的人,刚才被她那般对待,说心里没有气是假的。但是我一想到了那天,在我最彷徨无助的时候,她像一个天使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不受控制地心里触动,实在不忍心看她无助受辱。

    怎么办,还继续不继续帮下去?她刚才这么说我,我再帮她的话,不是显得很犯贱,很自作多情?而且万一帮她之后,她还是不领情,又怎么样?

    可是如果不帮她的话,那以她现在的状态,在这种遍地是豺狼的酒吧里面,肯定是保持不住清白身的。

    在我纠结的时候,章慕晴站在那里,已经摇摇欲坠地更加地厉害,双腿夹得很紧,在无意识地轻轻地扭动着。她的眼睛已经很红很迷离,铺上了一层晶莹的水雾,看得出来她已经浑身无力了,在苦苦地支撑着,望着我,嘴巴轻轻蠕动,想说话,却又不敢说,低下头去,很可怜的样子。

    唉,我看到她这样子,也是不好受,怎么说她也是我老师,教给我老师,而且最主要的还是,她是我的女神,就算她刚才这么刻薄对我,我还是生不起太大的憎恨。

    然而在这个时候,周围的那些喝了酒的男人,看到我们闹了矛盾,十个里面有九个已经蠢蠢欲动。没一会,终于有一个男人站出来,去骚扰章慕晴,说要不要送她回去。

    章慕晴摇摇头,推开他,坐在沙发上,时不时胆怯地看我的一眼,像个委屈无助的小女孩。

    我咬牙握拳,无数次想过过去扶她,可是双腿却仿佛灌了铅一样,挪不开脚步。

    接着,又有几个男人去骚扰她了,章慕晴越来越抵挡不住,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渴望和哀求,我不敢再看,低下头去。直到她叫了一声,高宇!

    这一声柔软又惊慌的叫声,如同大钟敲中我的心脏,我猛地抬起头向她看去,原来有男人左右扶着她,要强行把她扶住了。而她流着泪,很害怕,充满了哀求,望着我,叫我帮她。

    唉!心太软还可真要命啊!

    我大步地走了过去,经过桌子的时候,顺手就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一把推开强行扶住章慕晴离开的其中一个男人,我大声地骂道:全部给老子滚!

    他们看我年纪小,又是一个人,不把我放眼里,反过来推我,说关我什么事,我请这位小姐喝酒你插马上手。我二话不说,直接把酒瓶往桌子上一砸,碎了半边,用剩下半边指着他,阴冷地说,别以为我读的书少就可以欺负我,老子疯起来连警察都敢捅!

    他们见我这么横,也不是什么专业的混混,就怂了,骂骂咧咧了几句,就灰溜溜地走了。而其他人看我这么猛,也不敢再上来自找无趣了。

    我把酒瓶扔掉,这才过去扶起章慕晴,刚碰她,就感觉到她全身都在发烫,而且还是烫得很厉害的那种,浑身没一点力气,软绵绵的,说话都没什么力气。身上的香味很浓烈,尤其是眼睛一片迷离,喷出来的气息十分地炽热。

    完蛋了,她这药效已经开始发作,有点支持不住的感觉了!

    老师,你先忍一忍,我这就扶你出去,带你去医院。我扶起章慕晴,把她的手架我肩膀上,另一手拿起她的包,带她出去。

    可是章慕晴她实在太无力了,像一滩软泥似的,几乎是被我拖着走的。

    她好像是在和我说点什么,但是因为酒吧里面太嚣闹了,而且她又说得太小声,所以我一点都没有听到,只是耳朵被她吹得痒痒的。

    终于出来了酒吧,一阵凉风吹来,我感觉舒服了很多,头脑也清醒了很多。

    再看章慕晴,她双目微闭,呼吸急促,胸口起伏,还不断地发出嗯哼嗯哼令人骚动的呻吟,身体无意识地扭动地更加厉害。

    终于,我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了,原来她一直在说:高宇对不起高宇对不起

    听到她这句话,我只觉得自己满肚子的火气,瞬间就消失了一大半,望着她这么痛苦的样子,我也是挺心疼她的,严格说起来,今天的结局也不是她想要的,她也是一个苦命的人。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摇了摇头,温声问道:老师,你再等一下,我现在就打的,送你去医院。

    她睁开眼睛,虚弱地望着我,眼睛里面水汪汪一片,看起来楚楚怜人。

    她很虚弱地说:高宇,我刚才这么对你,为什么你还帮我?

    我叹了一声说:因为你曾经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过我。

    她眼神闪烁,流出眼泪,很伤心很后悔地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刚才明明这样对你,误会你,伤害你,呜呜呜

    我不敢再看她,而且抬起头,望望天空,繁星点缀,我幽幽地说:你是除了我妈之外,第一让我感动的女人,我不会亲眼看着你堕入黑暗深渊。我后面自己加了一句话:不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在我心里刺伤,那份疼痛,我也能记得很久很久。

    她听我这样说,呜呜地哭了起来,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反手抱着我,埋在我胸口哭。

    没多久,出租车就来了,我直接送章慕晴去医院,没有想占她的便宜。倒是她在车上因为药效发作,一直在蹭我摸我,还舔我耳垂,嘴巴不断地往我嘴唇凑,想要亲我。

    妈的,真是要命啊,章慕晴这种极品尤物主动求欢,我还要不断地推开她,拒绝她,那种滋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可不是么,连司机都有点心动了,他一直在利用内视镜偷窥我们,最后下车的时候,他还佩服了我两句。

    我笑笑没理会他,下车后背起章慕晴就往医院走去。幸好现在这个点医院人并不多,不过饶是如此,我背着不断舔我脖子,还发出呻吟的章慕晴进来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花了好大的功夫,我才把章慕晴弄好,医生帮她检查过,确认是吃了迷药,而且还有催情的成分,效果还挺烈的,幸好及时送来医院,不然的话,肯定会留下后遗症。

    听到医生说没什么大碍,我才松了一口气,坐在章慕晴身边,看着床上睡着却皱着眉,似乎还在痛苦的章慕晴,我心情很复杂。我这样对她,到底值不值得,有没有意义?

    她虽然已经治疗过,但药效并没有

    完全排出来,时不时地,她还会踢被子,我怕她着凉,一直不敢睡,直到半夜三点多,我实在撑不住了,才迷迷糊糊地昏睡了过去。

    到第二天我是被阳光照醒的,发现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个网上,手脚都麻痹了,伸了个懒腰,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赶紧往床上一看,立刻就看到章慕晴那双明亮的眼睛,她一直望着我,一直望着我( 闻香识女人 http://www.6tzw.com/6_662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