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历史小说 > 县令来也 > 第三十七章 西厂来人
    葛丹跟着葛武学了一上午的刀法,这让葛丹感觉自己已经是一个高手了,当然了,葛丹知道这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时候才有的状态。洗了一个澡,吃了午饭,葛丹让人将椅子搬到了树下,然后坐在摇椅上晃荡着,一边的石桌上则放着茶杯茶水。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轻轻的眯着眼睛,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如此闲适的午后,还真的是舒服啊!

    “少爷,人来了!“葛林从外面跑了进来,笑着说道:”西厂的人已经到了镇江了。“

    葛丹缓缓的睁开眼睛笑着说道:“终于来了,这件事情已经发酵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来了。”说着葛丹坐起了身子,想了想说道:“知府衙门那边呢?那边可有消息传回来了?”

    对于西厂那边的来人,葛丹并不怎么担心,一来这件事情主角就不是自己,那个冒充汪直的骗子才是主角,不管怎么说,自己揭穿了冒充汪直的骗子,汪直也要承自己这个情的。二来自己老爹那边已经打点好了,说白了就是老爹那边已经和汪直勾结好了。

    在这个时候,汪直这边的人自然不会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又没得罪汪直,至于说自己弹劾汪直的事情,这事从始至终都没出过南直隶,算什么大事情。汪直一年被弹劾多少次,自己这个算什么,加上自己弹劾的又是假汪直,这个事根本就不算个事。

    葛丹担心的还是知府衙门那边,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基本上也就快了解了,知府衙门那边才是关键的地方。

    知府廖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倒台,自己以后还要在他下面做官,按照常理来说,知府廖原是肯定会和自己交好的,自己和知府毕竟没有什么矛盾和冲突,之前的事情也不是针对他。加上自己在朝中有人,他应该知道怎么做。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就没有什么百分百,谁知道知府廖原会怎么想,会怎么选择。

    任何事情在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什么都可能发生,葛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犯下这种错误。

    见到葛丹面容严肃的询问,葛林连忙说道:“暂时还没有消息,不过估计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正在葛丹和葛林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外面就有人进来通报,知府衙门的师爷戚德来了。葛丹和葛林对视了一眼,相视而笑,葛丹笑着说道:“来了好,来了好,来了咱们也就放心了!”说着葛丹对葛林说道:“林叔,你去见他就行了,我就不去了!”

    如果是普通的县令面对戚德自然是要亲自接待的,毕竟人家是葛丹顶头上司的师爷,可是对于葛丹来说,完全没这个必要。没过多久葛林就回来了,同时带回来的还有知府廖原的信,同样葛丹的那封信也被葛林给了戚德,事情到了这一步算是彻底完成了铺垫。

    “少爷,知府衙门的师爷戚德说了,西厂来的陈公公在镇江府并没有多呆,应该今天午后就到咱们丹阳。”

    听了葛林的话,葛丹笑着说道:“早就料到了,如果来的是文官,他们不着急,可是来的是西厂的人,他们自然是要着急的。“

    太阳落山十分,葛丹迎接了西厂一行,为首的正是太监陈宫,葛丹连忙笑着迎了上去,拱手道:“下官丹阳县令葛丹,见过陈公公!”

    陈宫连忙笑着扶起葛丹,然后说道:“咱家出京的时候见过葛侍郎,葛知县还真是有葛侍郎的风采,这一看就是咱们大明的好官。”说着四下看了看,点着头说道:“这丹阳县一县之地竞也这般繁华,足见葛知县治理有方,回到京城之后,咱家要和人多说说。”

    这话假的不要不要的,葛丹才来丹阳多久,丹阳的繁华与葛丹有什么关系,简直就是扯淡。

    陈宫的话就一个意思,我来之前见过你爹,所以不会为难你,同时也是告诉同行的官员,你们这位葛知县和咱们西厂的人可是亲近的很。

    葛丹目光扫过周围的同行的官员,其中葛丹就看到了知府廖原,这些人此时都一脸的严肃,满意的点着头,一副陈公公说的有道理,事情就是这样,甚至还有人用敬佩的目光看着葛丹,就差说要和葛丹学习了。看到这一幕,葛丹轻叹,这就是官场啊!

    “下官多谢陈公公夸奖,不过实心用事,为陛下尽忠而已。”葛丹脸不红心不跳的就承认了。

    陈宫点了点头,也不绕弯子,直接说道:“葛知县,这一次咱家到丹阳来,你也应该知道,为的是那个大胆的骗子,我来的路上就听说了,你把他们擒下来了?”

    不怪陈宫着急,他一路赶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在加上他西厂的人,这是牵扯到自己家的厂公,他想不着急都不行。

    “是,下官把人抓起来!”葛丹点了点头,面容严肃的说道:“这群骗子胆大包天,可能是下官留他们日久,让这些骗子有了察觉,他们竟然铤而走险,伙同同知冯立带着人锁拿下官,这胆子得有多大。下官如果任其锁拿,那事情就没法收拾了。”

    “万般无奈之下,下官直接将这群骗子给拿了下来,现在正关押在县里面的大牢里面,他们的诈骗所得,下官也都尽数收缴,全部登记造册,稍后下官就全都交给公公。”

    陈宫看了一眼葛丹,他当然不相信葛丹的鬼话,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不过葛丹的话他也听明白了,人可以,钱也给你,剩下的我就不管了。事实上陈宫想找葛丹的毛病也找不到,因为葛丹的说辞滴水不露,何况陈宫怎么会想找葛丹的麻烦呢?

    “廖知府,这个同知冯立是怎么回事啊?”陈宫捏着嗓子回头对知府廖原问道。

    事实上傻子都知道冯立是怎么回事,陈宫来之前也不可能不知道冯立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就是问了,目地很简单,那就是要给葛丹一个面子,要彻底整死这个冯立,直接打死,永不翻身。( 县令来也 http://www.6tzw.com/5_5907/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