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修真小说 > 九天 > 第五十五章 婴啼妖兽
    “好狠……”

    望见了这一幕,吕飞岩等人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方贵与张忡山单对单,居然可以将张忡山打落妖穴,便已经让他们大出意料,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方贵居然如此之狠,这小鬼明明已经逃了,但见到张忡山居然从妖穴里爬了出来,还非得专门调转过头来,一脚将张忡山踢入妖穴之中不可……

    “那小鬼害死同门,拿下他……”

    吕飞岩等人也已冲到了近前,却只听到黑洞洞的妖穴里,传出了张忡山临死前的惨叫,和一阵咀嚼之声,直觉得毛骨悚然,但同时,也生出了无尽的怒意,急急大喝。

    对他们来说,方贵死和张忡山,终究是不一样的。

    方贵全无根脚,无人关注,死了也就死了,谁会管他?

    但张忡山却是世家出身,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家人又岂肯甘休?

    而今之计,只有拿下方贵,才好向张忡山家人交待。

    “一不做二不休,你要弄死我,那我不先下手,当我是傻的?”

    方贵一脚将张忡山踩了下去,心里也一直发狠,一见吕飞岩等人赶了上来,心里也是一惊,急忙纵起剑光便朝西方遁去,他在做这些事之前,全没想过后果,只知道张忡山必须要死,但如今人已经杀了,这些同门自然也不会放过自己,赶紧先逃了出去再说!

    “小鬼,别逃……”

    而吕飞岩等人,如今对方贵的恨意甚至已经超过了婴啼,争急从后面赶来。

    可也就在此时,忽然间那黑色妖穴之中,传出了一声惊人的嘶吼,然后便见得一道黑影从洞内“嗖”得窜了出来,恰好拦在了吕飞岩与方贵等人中间,借着山谷之外,最后一缕夕光,恰好能清楚的看到这头妖兽的原貌,只见它赫然便是一条长达十丈的巨蛇,头顶之上,生着如同树根也似的肉瘤,背后居然还生了两对肉翅,浑身上下,覆着白花花的鳞片。

    它这一窜了出来,便张开了大口,发出婴儿啼哭也似的叫声,肉翅一抖,便在周围数十丈内卷起了道道狂风,无论是刚冲了过来的吕飞岩等人,还是方贵,都被吹的东倒西歪。

    “先降了这畜牲……”

    吕飞岩判断形式,急急大喝。

    脚下忽然有数道剑光飞起,直向婴啼妖兽斩来,同时他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小巧的骨笛,横在了嘴边吹响,音律诡异,忽高忽低,内中便像是蕴含了某种神异的力量。

    就连婴啼妖兽引发的狂风,都被他这笛声压制了下去。

    “杀!”

    而在另一厢里,岳川双手舞刀,朱子由祭起数十道符篆,也都拼命向着婴啼围攻了过来,他们毕竟是红叶谷精英弟子,各自本领不弱,捕捉婴啼之时,设下陷阱,那是为了省事,降低凶险,但如果真要拼起了命来,只能算得中阶妖兽的婴啼,也不见得能敌过他们联手。

    在他们三人围住了婴啼之时,叶真则是脸色阴沉,直向方贵追来。

    他却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将方贵拿住,好回仙门交差。

    “奶奶个腿,没完了……”

    方贵本是想趁乱逃生,但为了给张忡山补上最后一刀,调头回来,再想逃却被婴啼驾起的狂风给困住了,如今眼见叶真追了过来,心里一急,也是狠狠痛骂,急忙顺着风势,调转了飞剑,绕着婴啼的身躯转了半个圈,然后一剑向着朱子由狠狠斩了过去。

    “小儿找死!”

    朱子由恨声大骂,分出数道符篆抵住了方贵这一剑,仍急着转身对付婴啼。

    叶真则是又恨又急,拼命赶向了方贵。

    “你们不让我逃命,我就帮着婴啼对付你们!”

    方贵眼见得逃命不成,索性也豁了出去,顺着婴啼搅起了狂风驾御飞剑,倒灵活的像是一只蝴蝶,绕着婴啼与叶真捉起了迷藏,同时不断的出剑,一剑一剑的向着朱子由和岳川乱斩,就算是伤不到他们,也不肯让他们可以专心的对付婴啼。

    本来就乱的局面,因着他这一打岔,便更乱上加乱了。

    叶真已无比着急,只想拿下方贵,偏生这小鬼飞剑练的真是不错,一时追不上他,而岳川和朱子由两个,则是被他惹得心浮气躁,根本无法专心对付婴啼妖兽。

    “给我趴下!”

    眼见得场面越来越混乱,一边的吕飞岩也心间大怒,尽了全力以骨笛压制婴啼的他,在这时候也不得不分出心来,大袖一挥,却从袖子里飞出了两道金轮,呜呜作响,边缘生着尖齿,狠狠向着方贵身上斩了过来,正是他除飞剑与骨笛之外祭炼的另外两道法器。

    “好凶!”

    方贵迎着那两道金轮,也是吃了一惊,心神绷紧到了极点,平日里苦练飞剑绝技得来的本领在这时候完全派上了用场,于刻不容发之际,猛然间扭身旋转,险之又至的避开了当首一道金轮,然后双手握着黑石剑,灵息全部灌入,硬生生的砸飞了另外一道金轮。

    “他力量怎么这么强?”

    这一幕不仅是吕飞岩,连后追着方贵的叶真,都吃了一惊。

    吕飞岩已是练气六重修为,他祭出的法器,何其之强,方贵居然可以砸飞?

    不过,趁着方贵砸飞金轮,双臂发麻之际,叶真也已趁机赶到了方贵身后,身边三道玉简,引出了三道犹如犹纹一般的阵光,合而为一,向着方贵周围缠下!

    “吼……”

    场间形式一瞬万变,眼见得方贵便要被叶真擒下,却忽然恼了另外一个,那婴啼妖兽,刚刚化妖不久,灵智还不是很好用,它只知道自己还未睡醒,洞穴外便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刚要探出头来看,嘴里便忽然掉进来了一个大肉丸,这让它一时感觉兴奋不已。

    刚刚爬出了洞来,看还有没有别的肉丸,便忽然间被人给困住了,各种难听的声音和刀刀剑剑与符篆都向着它身上招呼,猝不及防之下被压制住了,一身本领都没使出来。

    然后便在这时候,吕飞岩分神对付方贵,却让它有了可趁之机。

    身躯剧烈的一抖,浑身金色鳞片渐次张起又闭合,体内滚滚妖气也在这时候变得强盛万分,忽然间身躯一抖,粗大的蛇尾横贯虚空,直将岳川和朱子由两个打飞了出去,与此同时,蛇头一摆,獠牙巨口张开,一道炽烈的碧焰直向着虚空之中的吕飞岩喷了过去。

    “不好……”

    吕飞岩大吃了一惊,急忙挥袖抵御这碧焰,身形急褪,袖子上着了火,忙着扑灭。

    再抬头看时,便见这婴啼妖兽仰天嘶吼,发出了刺耳的婴儿啼哭之声,这一片黑谷之中,肉眼可见,有丝丝半透明的黑气蒸腾了起来,渗入它体内,使得它气机愈来愈强,就连它头顶之上的肉瘤,在这时候也缓缓的绽破了皮肉,里面有根独角,在缓缓钻出。

    “哗……”

    它蛇尾乱摆,一片片山崖被打碎,碎屑如雨般,将刚刚爬起的朱子由打的一身是洞。

    “这婴啼,哪里是中阶妖兽,分明是马上便要蜕变成高阶妖兽……”

    吕飞岩望着这一幕,直吓的魂飞魄散,同时心里又极难理解,依着山门的情报,这妖兽一个月前被发现时,还不过是刚刚蜕变成了中阶妖兽不久,怎么这么快便又要蜕变?

    但他心里明白一点,这等妖兽,绝非自己能够对付的。

    刚才能够压制这妖兽,不过是一时赶巧,趁着它没反应过来占了便宜罢了。

    如今它已暴怒,再对付它便是找死!

    “跑!”

    吕飞岩一见不妙,立时祭起飞剑便逃,没有半分犹豫。

    而在他身后,叶真也早就惊出了一身冷汗,祭起道道玉简护在头顶跟着逃走。

    背后还剩了一个重伤的岳川,吕飞岩也顾不上了,岳川留在了后面,正好帮自己拖一下婴啼妖兽,不过心里正想着,忽见后面一道红光逃来,跑的比自己都快,不是方贵又是谁,吕飞岩心下忿怒,立时想也不想,顺手一袖拍了回来,将方贵打向了婴啼的方向。

    “姓吕的,我跟你没完……”

    方贵破口大骂,急要向另一个方向逃窜,却忽觉背后阴影笼罩。

    他身子僵住,慢慢转身,便看到了婴啼那两只碧眼的眼瞳,散发着幽森光芒。

    “大……大哥,你饿了不?”

    方贵心里冒凉气,结结巴巴的指向了下方挣扎着的岳川:“我请你吃个队友怎么样?”( 九天 http://www.6tzw.com/5_5904/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