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从1983开始 > 第七十四章 老戴
    京城的冬天异常干燥。

    即便前几日飘了雪,雪堆在地上还没有化,空气中仿佛也没有半点湿润,干干的裂人嘴角。

    街上人不多,低着头匆匆行路,倒是有几个时尚的小年轻,围着许文强爆款白围巾,挺胸阔步,神气十足。

    许非穿着半新不旧的大棉袄,戴着**帽,厚厚的手闷子,裹得像个独居多年的寡妇,密不透风,寒邪不入。

    他找到央视的家属院,随脚踢开一条野狗,爬上一栋楼,咚咚咚敲了三声。

    “吱呀!”

    门被打开,露出一张和善温雅的面孔,“你找谁?”

    “我叫许非,来拜访戴老。”

    “哦,你就是小许啊,快进来……老戴,小许来了!”

    夫人把他让进屋,戴临风正在客厅打电话,摆了摆手,示意他随便坐。

    许非送上一包点心,接过一杯茶水,同时稍稍打量。

    之前写稿都是同城寄送,第一次到家里来。以戴老的资历和身份,房子自然不会太差,俩人住着有些空,摆设也很少,朴素中透着几分文雅。

    墙上挂着一幅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落款是自己。

    他初时没反应过来,末了一想,哦,这位六十五,已经退休了。不过人太重要,央视又返聘成了顾问。

    权力仍然很大,只是不再管台里事务,重点放在央视下属的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上。不仅监制了《红楼梦》,几年后带着同班人马,又鼓捣出了《三国演义》。

    许非在客厅略坐,便被戴临风叫进书房,各捧着杯温茶,还是头一次这么聊天。

    “最近事多,也没顾得上,剧组那边怎么样?”

    “都好,就是缺资金,王导和任主任成天愁得慌。”

    “资金整个台里都缺,没办法。我前阵子跟任大惠聊过,其实可以拉拉赞助,那么多国企、集体企业,农民搞承包也富了,京城近边儿就有不少,肯定有人支持。”

    戴临风喝着茶,哧溜哧溜的毫不讲究,问:“你戏拍完了,有什么感想没有?”

    “说实话,就是整个人都松快了,不然心里总揣着事儿。自认案头工作还算足,对得起我这份片酬。”

    “哦?酬劳领了?”

    “还没,主任说得等等。”

    “那你得催着点,晚了就黄了。”

    俩人随便聊了几句,许非酝酿了一会,终道:“戴老,我这点小心思也瞒不过您,我今天来是有事相求。”

    “呵,你小子给我写了六七份文稿,我就一直在等你什么时候开口,不想耐性倒好,等拍完了才找我。”

    戴临风并未反感,笑道:“说吧,我也想听听。”

    “呃,其实也没什么,我想留在京城工作。”

    “有具体考量么?”

    “有想过,还是喜欢与影视艺术相关的工作。”

    他没有说传媒,这个概念在1943年才由美国人提出,国内尚未流行。别说流行,中国传媒大学还没影儿呢,还挂着京城广播学院的牌子。

    那什么叫传媒呢?就是指信息传播媒介,包括通信、数媒、广播、电视、电影、出版、广告、新闻、网络、文化产业等等。

    这定义太大了,他怕自己说出来,直接被老爷子踹出去,只好符合年代特征。这年头都叫影视艺术,他也就跟着叫。

    “嗯……”

    戴临风似在预料之中,点点头,没做任何承诺,许非也没再提。

    俩人捧着茶,轻淡淡的揭过这一篇,聊着聊着又说到电影版《红楼梦》上。电影版的拍摄,压力是直接怼到央视高层上面的。

    等于双方打擂,谁赢谁涨脸,谁输谁丢人。

    “其实我觉得没必要担心,谢铁骊导演非常优秀,但一部作品的好坏,不是看谁名气大,谁就肯定好。

    我们有自己的天然优势,就是电视这个平台。古典名著需要一集集,一点点去品味,您说观众是喜欢到电影院里看《红楼梦》,还是吃完了饭,一家老小围在电视机前看《红楼梦》呢?”

    “呵呵。”

    戴临风被说乐了,细想也是这么回事。

    “还有一点,我们的宣传也很重要。央视平台独一无二,报纸刊物的力量也要借用,哦对了,我又写了一篇东西,您给指点指点。”

    许非摸出一份文稿递过去,戴临风一瞧:《红楼梦》宣传方案建议书。

    “在电视剧播出期间,可以搞一些低成本,受众广,又具有教育意义的小栏目。”

    “举办《红楼梦》知识竞赛,先在报纸上出题目,初选参赛者,跟着电视竞赛,最终获胜的得到小奖励。”

    “每天播放之后,紧跟着一个小节目,邀请学者谈谈本集讲的内容,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亮点,甚至可以把演员找来共同交流,聊聊拍摄时的趣事等等。”

    “印些《红楼梦》的小画册,在中小学举办相关文化活动,号召写观后感,免费发放。”

    “……”

    戴临风刚看了三条,脑袋里就已发散出诸多想法,果真是成本低,受众广,配合电视剧一起搞,绝对是全民热度。

    这小子!

    年过耳顺的老人忽然激动起来,仿佛又回到当初干革命、创事业的时候。《红楼梦》就像一道道难关,自己带领一帮人去不断攻克。

    久违的兴奋感在细胞内跳动,越跳动,越觉得这个年轻人如此奇特,不慌不忙,成竹在胸。

    二人聊了好久,许非上午来,又留了顿午饭。

    末了,戴临风忽问:“对了,你对电视剧这么有研究,对电影有没有看法?”

    “电影?”

    许非怔了怔,藏了不知多少意味,“这个,我还真是无从说起了……”

    …………

    当天晚上,戴临风又看了一遍那份宣传方案,才摘掉老花镜,揉了揉眼睛。

    说起来俩人见面不多,交谈更少,思想碰撞全在这一篇篇的文稿里。他十分认可年轻人的才华,也正因如此,才愈发觉得头疼。

    这年头单位调动极为常见,而且充满魔幻色彩,像马卫都就是从工厂的机床铣工,调到了《青年》当编辑。

    只要找对人,就是打声招呼的事儿——好吧,后世也一样。

    那小子想留在京城从事影视相关的工作,范围并不大,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地方。

    首先是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是自己的地盘,也是私心意愿最强的,但慎重考虑之下,还是否决掉。

    央视是国家级喉舌,政治意味浓厚,水深难测,人员复杂,论资排辈极其严重。一个年轻人闯进来,干不了事,先要做的是打杂熬资历。

    他能看出来,许非有野心,想真正做一点事情,在央视恐怕很难。

    央字头不行,那就只能往下一级,京城广播电视局、京城电视台,他都考虑过。

    前者是正儿八经的党政机关,公务员,不是事业单位能比的。自己虽有几分薄面,却也没办法,何况也不合适。

    “至于电视台……”

    戴临风摇摇头,电视台偏向保守,主要项目还是新闻。最好是那种做影视为主,结构简单,风格相对开放一些的单位。

    老头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有了点想法。( 从1983开始 http://www.6tzw.com/5_5860/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