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一一一一 还有用么?
    当那晶石炸开的瞬间,无数的时间之力,如洪涛般冲涌了出来。

    时间几乎定滞,就连宙极命世书,也只能位置宗守身周三丈之地不受影响。而那空中的金色巨网,却被放缓到了近乎停顿状态。

    使赤红衣五人都能安然无恙,逃离那金色巨网的困束。

    不过当黑褐色晶石爆发出的时间洪流,彻底消散。

    宗守的剑,却也在宙极命世书的加持之下,再次加速到了极致。

    十倍时差,使那炼神剑,只用了三千分之一个眨眼的时光,就已追袭到了几人身后。

    赤红衣眉目凛然,这一剑指向之处,并非是他,却赫然是他身侧的韩清。

    那魂境后期的诛绝剑意,使他也心中生寒。

    而内中夹含的各种神通术法,更使人头皮发麻。

    空间,折叠;时间,加速;因果,倒置——

    隐然是必杀之剑,这一剑出,韩清只怕绝无任何的生机!

    他虽能代之抵御,却必定要也受伤。更严重一些,甚至会暂时停顿身形,被金网困住,有被这四人围杀之险。

    “果然是仙元之力——”

    赤红衣的胸中冰冷,若只是魂境后期的剑意也就罢了,可加上仙力的支撑,却真正有了伤到他的资格。

    ——这个宗守,却分明还未跨入到神境,只是仙阶后期而已。

    按常理而言,在这个阶段,才只是完成内天地而已。可是而今,竟然已蕴养出仙元之力了?

    韩清事关魔门兴衰,无上元魔数千年的谋划,此时绝不能死,可自己也不可能为此冒险。只略一思忖,赤红衣就直接大手擒拿。巨大的螺旋之力,竟强行将一名自在神魔吸摄,在须臾间替代了韩清的方位。

    因果之力,最是玄妙不过。而倒置之后,则是先有韩清殒亡的果,再有韩清殒亡之因!

    简单直接的抵挡,不会有太多效果。他也无法将其中的因果力量,彻底取消抹平。

    不过却可以转换,以螺旋之法,把宗守的因果锁定,转移到这位‘自在神魔’之身,

    韩清本是满头大汗淋漓,自问这次必死无疑,几乎被绝望吞噬道心。

    直至此刻,才觉浑身一松.可那种距离死亡仅只一步的感觉,却依然是无法遗忘。

    而那位将他取代的‘自在神魔’,则是发出了一声不敢置信,又愤怒至极的嘶吼。

    无形无质魂体之躯发出的声音,却使人耳膜刺痛,头脑也阵阵昏眩。

    而其余两位,也同样是怒极咆哮。若非是此刻正是逃命之时,耽误不得。让人怀疑,这两位自在神魔是否会立时扑上去,生噬赤红衣的血肉!

    而远处的宗守,心中却一阵暗叹。

    这个韩清,难道是不死的小强不成?居然又被其逃过了一劫。

    由影魔族的圣境尊者,代其而死,此人命格也未免太硬了一些。

    不过此时,那赤红衣既然亲手将这只自在神魔,送到了他的剑下。

    他自然也没道理,将之放过!

    幻心镜嗡然作响,一束清辉照耀,加持在了炼神剑上,

    当那剑光闪烁,远处那实力高达圣境的自在神魔,立时寂灭。

    魂魄碎散,大半的魂力都散于虚空。然后其中一部分,化成一枚透明的元晶,跌落了下来。

    而此时远处那四人,已逃出五六十里外,再次进入两仪聚龙阵的笼罩的范围之内。

    虽是身在阵中,要面临无数凶险,却也变相的接受了这禁阵保护。

    才脱离了被围杀之险,就直接分手。剩余的两名自在神魔与赤红衣韩清,都是各走一路,消失在那左右岔道中。

    宗守也同样没有了追击之念,一旦进入了两仪聚龙阵,未必就能再掌控局面。只因其中变数,实在太多。

    最重要的是,方才他连出四剑,早就把体内的仙力全数挥霍一空。

    此时的战力,已直接降低了一个层次。即便是有宙书在手,也绝不可能是那赤红衣之敌,

    今日能将这里聚集的七位圣境尊者,诛绝大半,已经是意料之外的战果。他早已心满意足-

    果断的收剑回鞘,宗守静静的立在原地,笑望虚空:“赤兄,不知能否听朕一言?”

    声含真力,遥遥的传开。可远处的墓道内,是一片寂静。不过宗守却心知,那边正逃遁中的赤红衣,此刻必定在侧耳倾听。

    “我知你们魔门诸位尊者,都看重这韩清。元魔圣尊,更对其爱宠有加,期以厚望。然而——”

    话音一顿,宗守冷冷的一哂,充满了讥嘲之意:“然而此人的大逆天魔法,可能否挡住朕方才的冥河告死之剑?既然挡不住,那么此人对你们魔门来说,又有何价值可言?还望赤兄三思,以后再莫让他人代他送死了——”

    数十里之外,赤红衣面色铁青一片,难看至极。却也悚然动容,若有所思的。看了身侧的韩清一眼。

    为了此人,毁弃与影魔族的协议,当真值的?

    那生死转化,操纵冥力的一剑,那大逆天魔法,的确是无可能逆反。

    而如今魔门最大之敌,就是宗守——

    韩情也同样面无血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中微现惊惶之意。

    宗守说完之后,就不再去关注那赤红衣几人的动静,开始着手处理,这里的首尾后续。

    幻心镜依然是清辉照耀,此时竟是在主动吞噬,那只自在神魔寂灭时散开的魂力。

    至今宗守击杀的影魔也有数只,且品阶都不低,可以前无此异状。直到方才这自在神魔被他诛灭之后,这幻心镜却向他心神,传来了强烈渴望的意念。

    这也是宗守,为何放弃了继续追杀的原因之一。

    自在神魔散出的魂力,实在过于磅礴。幻心镜要将之吞噬,需要一定的时间。没有两三个时辰,不能完成。

    而那边的初雪,已经印决一引,借用自己护驾神兽之一的黑麟兽之力,把上面正坍塌中的山体,全数石化,止住了这里的崩塌之势。

    宗守赞赏的看了他的小雪儿一眼,然后把那枚神魔元晶,以及夜魔金丹,都擒摄了过来。

    因那两位夜魔尊者,都是在冥河告死剑下陨落化沙。就连体内的金丹,也一并‘死亡’。

    故此这夜魔金丹,只剩下一枚而已。

    金丹炼化之后,可拿来炼入那三千大道星辰。

    此时他手中的圣阶瞬空龙丹,与修者金丹,已经陆续增加到了十三枚之巨,只是一直无时间炼化而已。

    影魔元晶对他而言同样有用,不过益处却不及小金。

    把那枚元晶,随手丢入到小金存身的灵芥环内,然而却毫无反应。

    小金的身躯紧缩成了一团,全无吞噬之意。

    是品阶太高,自觉吞噬不了么?

    宗守又将这元晶取出,试探着放在那幻心镜之前,却也同样是不见此镜,有吸取内中的影魔异力的迹象。

    这幻心镜,看来多半是不能吞吸实物——

    宗守摇了摇头,将元晶收起。暂时而言,此物看来是无有用处。

    此时原无伤,已经闪身到了他的身旁,语中满含遗憾之意的道:“可惜了,跑掉了四人。刚才宗守你就不该说那生死昙花,只剩下两枚的。”

    以方才情势,将那四人也一并留下,也并非是不可办到之事。

    只有那赤红衣,修为确实高超,已达圣境后期。一手旋字神决,是强悍无比。

    能否诛杀,还存在变数。

    不过要抗衡宙书之力,此人战力已经至少减弱了八成。

    “陛下这是不忍我等伤亡!”

    沈月轩不以为然的摇头,目光颇有些异样的看了宗守一眼。

    关键之时,却仍不能决断,不肯舍弃部属的性命,这可非是什么英明有位之君所为。

    不过也难怪,眼前这一位,乃是在世圣主。

    “复活的机会,虽还有两次。可要想将这四人全数诛杀戮,以我的计算,只怕你我等人,至少要有人死亡三次这才能办到。”

    宗守无奈一笑,先是拿出一个乾坤袋,再将两朵生死昙花,从神念中投放在出来。

    原无伤顿时无语,宗守乾坤袋中的下品仙石,已经只有一千二百枚。

    似这等程度的激战,最多只能供宙书支撑半炷香时光。

    而那生死昙花,更准确的说,只有一朵半而已。

    “这么说来,这次是我们运气好?他们不敢冒险,提前逃了?”

    “也不能说是运气!”

    沈月轩再次摇头:“再拼下去,还是我们四人胜算居多,只是付出的代价有些大而已。那赤红衣性情古怪,可对自己的性命,却极其看重,绝不会冒险——”

    原无伤想想也确实在理,不过仍有不甘。方才被赤红衣粉碎躯体,那种痛苦,真非常人能想象。

    对这魔道巨擘,已经恨到极致。当下只好低声咕哝着,语含不屑道:“真亏了你是一国之君,手下七十六处世界,更占据云界两成之地。也未免太穷了些!”

    随手一甩,就把上万枚下品仙石,转了过来。

    宗守幽幽一叹,忖道难道不觉憋屈?可有这宙书在,自己也是无法。

    心中这么想着,却是毫不客气的把仙石纳入到囊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