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一一一零 死亡之剑
    生元之力包裹,血肉再生,元魂修复。仅仅只一个须臾时光,原无伤的身躯就由无至有,好端端的站在了百丈距离之外。

    毫发无损,只气机稍稍暗弱了些。毕竟是经历了肉身碎灭,元神几乎灭尽之劫,此时即便恢复了过来,也难免有些伤损。

    而原无伤此时,正是哈哈大笑:“宗守,我原无伤果然没有看错人!这是术法还是神宝?真好生了得!哪怕十三等无上神通,上品的神器,也不过如此——”

    方才那一刻,他几乎以为宗守,是要坐视他身死在赤红衣的手中。

    几次想要结束寂灵之术,先行逃逸。却一直坚持到了最后,直到再抵御不住,被赤红衣一指粉碎。

    一直坚信,宗守不会轻易放弃同伴,定然是有手段救他于绝境之中。

    最后的结果,也果然如是!

    他心情快意,并非是为本人的死而复生。更为自己,能有个肝胆相照的兄弟至友。

    且宗守有这等样的底牌在手,那么这一战何愁不胜?

    那赤红衣几人,则是面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个世间,竟还有这样的术法?

    若是器物,必定是神宝一流!若是丹药,则必定是那种最顶级的仙丹!

    打不死,杀不灭,他们几人空有圣境实力,此时又有何用?

    那几位‘自在神魔’的意念,已经在微微摇动,首次生出了退意。

    这一战中,它们的损伤最小。事已不成,那么及时退走,才是上上之策!

    而那韩清的心情,更是从云端跌入到了深渊。

    忽然之间明白,为何当得知林玄霜踏入至境,诸宗诸派都忌惮不已。

    哪怕此时秀观已离开云界,道儒魔三教圣尊,也依然不敢轻举妄动之因。

    “别高兴的太早,此是生死昙花。用一次,就需要三年时间积蓄。我这里一共,也才三每而已——”

    宗守依然语气平静的答着,却令赤红衣的眸中,再次爆出一团精芒。

    虽不知宗守为何自爆其短,然而仔细思来,这才合理才对。

    能使接近神境,神魂肉身都濒临碎灭之人,在百分之一个眨眼间,就恢复如初。

    能够无限使用,无限使用。这等样的神器或者能有,却绝不会在宗守的手中。

    若是术法,那么即便是林玄霜的源生灵息决,也绝难办到!

    一次不能彻底诛灭,那就第二次,第三次!不信宗守,就能第三次,第四次,无限制的使原无伤复生。

    飓风再次疯狂卷起,赤红衣又一闪身,再次挪移到了原无伤的身侧,正欲再出手。

    那道血色刀光,就再次斩击而来。这一次,那刀上所蕴,却也是螺旋之力。

    周围的飓风风眼,有一小半都被素初雪夺去,反过来控制。

    而刀影也顺理成章从这些破绽中穿入,破开了风壁,直斩他的咽喉!

    赤红衣一声冷哼,袍袖一拂,拍在那血月刀上。衣袖碎裂,化作无数碎片飘飞。而初雪也再次咳血,被那滔天之力,强行拍飞数万丈,撞入到泥尘之内,

    这一次受创,却比前次要轻许多。适应了赤红衣的旋力神通,再以血月刀借力,反响螺旋,总算有了几分拒抗之能。

    而就只这片刻时光,原无伤已再次将层层叠叠的俘虏,密布身前。更将两件中品的仙宝,左右把自己牢牢护住。

    “嘿!徒劳而已,你不过一个仙境巅峰,本座量你抵不住半息——”

    再次一指破入,将那些灵符全数破开,

    赤红衣却心神忽的一警,胸中悸痛不休。猛然回头,再次看向宗守的方向。

    好浓的死气?

    是了,既然是名为生死昙花,那么有生,便有死——

    为何此时的感觉,会是如此的不祥?如此的危险?

    宗守却在静静等待,那生死昙花的最后一丝花瓣,彻底凋零之时,

    恰是昙花绽开的第三息,里面蕴藏的死亡之力,全数释放。使他周身死气,积蓄到了一个极致。

    宗守那三千发丝,都一瞬间转为苍白。手臂肌肉枯萎,而面上的血色,则全数褪尽。妖狐一族那天生的媚术依然还在,却混合了死亡之气,显出一种妖异的俊美,气质更邪异独特。

    眉头斜挑,宗守手中的炼神剑上,轻轻一震。当剑吟之声响彻十方之时,他的身后也一个巨大的阴门,轰然打开。无数的阴寒之气,流畅而过。

    九幽冥河,告尔之亡!

    此是冥河告死之剑!

    身影穿行,飘移虚空,有如鬼魅,又如幻影。

    随着那冥力大河,穿行往前。所经之地,都全数化为灰白颜色,冥力覆盖之下。所有的生命,无有的物质,都在死亡,到了尽头。

    而那已被死亡之力,染成苍白色的炼神剑所指,赫然正是前方那两名还未从之前一剑,恢复过来的夜魔尊者。

    这一刻,那赤红衣是惊悸至绝!

    “无上剑诀?怎么可能?”

    十三等无上级的剑术,别说云界,就是这一域世界,也绝不超过五指之数!

    据说都是从前一个域界,流传下来。且大多都已在百万年中消失,传承断绝!

    这个世间,怎么可能凭空就冒出了这么一门无上级的神通剑诀!

    这个世间,所有的灵法,所有的神通,所有的武道大法,所有的剑诀刀决。

    只需跨过那无伤层次,就可直接无视阶位!无视修为境界,实力高低!

    哪怕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只要能够领悟,那么即便至境圣尊,也可以伤得!

    只是伤势大小,轻重的区别而已。

    再未有心思去理会眼前原无伤,赤红衣全神感应。

    顷刻之后,这才轻吁了口气。不是无上,仍是十二等灭世——

    未曾超脱这一域之法,不过已无限接近无上级的层次。

    不过,那边的两位,只怕也仍然抵御不住!

    心中更有万千的疑惑,这门剑术,到底是何人所创,如此的神异?

    尤其那生死转换,更是高妙至绝。如龙点睛,使一门原本不算顶尖,借用冥死之力为己用的剑术,连续跨越了数个等级!

    而那韩方,更一脸的呆滞。浑身上下不寒而栗,胆战心惊。

    若是这一剑,是朝自己刺来。那么他的大逆天魔法,可能够逆转?

    当!

    一声金铁交鸣,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

    宗守的炼神剑,击在一面巨盾之上。却不见气劲震鸣,也未有罡力冲击。那巨大紫盾,一刹那间就被苍白之色笼罩覆盖。

    而后就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整面盾牌都化作了飞灰散去。

    炼神剑毫无阻碍继续穿行,一口剑,剑路也极其简洁。给人的感觉,却有如席卷而去的洪涛,是死亡之河!

    那位持盾抵御的夜魔尊者,同样是毫无悬念,身躯瞬间化沙,默然坍塌了下来,跌了一地粉尘。

    宗守身影,诡异的急掠而过。炼神剑继续往前,指向了第二人。

    简简单单的剑势,却使人只觉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那最后一位夜魔尊者,发出了一声绝望之极的怒喝。

    把双刀祭起,所有的生命真元,都在燃烧。瞬间往前,斩击出千万次刀光。编织出无数危险光影,把百丈范围,全数封锁。

    而紧随其后,又是‘当’的一声轻响。两口血色刀光,一息间腐朽成杀。

    而那苍白剑光,则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腹。

    可能是死亡之力,终于耗尽,开始衰歇。此人并未立时化作沙尘,而是慢慢的衰老死去。所有的血肉,都一点点的失去生机。

    整个过程,持续三息,却更给人恐怖之感。

    短短不到百个呼吸的时间,夜魔族三位圣阶尊者,就全数葬身宗守剑下。

    虽是各种因由叠加之故,然而眼前此景,却也使剩余的五人心脏,不自禁收缩。

    再战下去,只怕他们五人,无一人能够活着离开。

    赤红衣更是直接放弃了,再次击杀原无伤之念!

    三朵生死昙花!换而言之,似方才那样无限接近无上层次的死亡之剑,还有两次!

    忽然之间,赤红衣明白了过来。这宗守之所以自曝其短,并非真是为提醒他们,只是为震慑而已!

    可即便明知如此,他此时也再无其他的选择!

    “速退!”

    一声怒哼,赤红衣果断的抽身飞离。直接法力一拿,擒抓住了韩清,就往远处急遁而去。

    至于那几位自在神魔,全不用他提醒,第一时间,就已经在飞遁逃离。

    沈月轩却再次露出哂笑之色,袖里面赫然一张金色巨网,投射了出来,一张开就笼罩数万丈。

    好在此处几次真力碰撞,把山体掏空。有足够的空间,供这些金网伸展。

    不过那网,却非是真的丝线。而是类似先天之气的事物,速度迅捷,后发先至,遥遥将那五人,都笼罩在内。

    赤红衣眉头再皱,诧异的看了身后一眼。非只因这张金网,更因宗守的剑,已将他锁定。

    一丝还未曾气候,却已不可小视的因果之力,萦绕于剑身。

    赤红衣最后猛地一咬牙,那天空中的黑褐色,轰然震爆。

    同样角微挑,随即又一摇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