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一零九零 神宝秘闻
    天魔穹境,就在与宗守会面两个日夜之后,苏小小神情平静的,踏入了穹境中,那处名为‘元魔居’的所在。

    这位无上元魔的居所,却与元魔穹境中那阴森邪异的气氛格格不入。倒仿佛是仙家居所,景致秀丽——

    魔道功法扭曲人性。便连审美观念,也会渐渐与众不同,性情嗜血,也多喜好那种妖邪诡异的风格。

    不过传说魔道两途修炼到最后,大抵会是殊路同归。

    苏小小不紧不慢的步入,周围的侍者,却都投以异样的眼神。

    而直到一处水榭之前时。苏小小才稍稍迟疑了一下。不过不到一个眨眼,她就决然的跨入了进去。

    这次会面,决定着她的生死,不过却逃避不得。

    “元魔大人万福!”

    盈盈一礼跪下,听得前面传来‘唔’的一声,苏小小才抬起头,看了这水榭之内一眼。

    一头苍发的李别雪,正背着她临栏而立。此处别无他人,就只有旁边处,正怒瞪着她的韩清。

    可能是才刚恢复身躯,元气大损的关系,韩清面上依然毫无血色。

    “苏小小!”

    那韩清是咬牙切齿,瞳孔中仿佛是冒着火焰:“你不觉得,今日需给我一个交待?”

    “交待什么?”

    苏小小一脸的迷惑,而后恍然道:“真对不住,小小那次是为救师弟心切,不及细想就仓促出手。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了那样,差点害了师弟的性命!”

    言辞恳切,眼神是真诚之极。

    韩清却在磨牙,心中冷笑不已。不肯承认,就能有用?

    即便今日李别雪不处置此女,待得这位云界魔道第一人离去。他也有千百种方法,炮制这女人!

    居然。居然——

    想起那日,在他几乎重创垂死时,此女对宗守说的那些言语,韩清的面容已开始扭曲。

    只要还是男人,都接受不了这种羞辱。

    “有意思!”

    李别雪轻笑,却并无回头,而是神情专注的看着眼前。

    前方这片无数莲花盛开的小湖,无疑是极美。

    然而李别雪‘看’的。却非是景色,而是那些天地法则,循环流动,交织辉映的那种‘韵律’。一隅之地,亦可见证大道。

    “小小,那日的事情。本座需要一个解释——”

    苏小小的心神定了定,神情认真:“妾身只是教导圣子师弟,为魔之道而已。师弟他自出道之后就是一帆风顺,不但轻视了天下英雄,也小觑了我魔门,也太疏于防范。以为同是魔道之人,就会死心塌地效劳,不会取他性命么?”

    李别雪听着,只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并不置可否。

    苏小小似乎也不以为意:“师弟他日后若还是如此,不知防备。即便不死在苏小小的手里,也会亡在其他同到手中。我魔门追求的是优胜劣汰,弱肉强食。天资与心性,都需绝佳。那时他即便死了,也是活该。我魔门尊者,能救他一次两次,难道还能永远伴在他身边照拂?”

    韩清的目里,已喷出火来。有心反驳。额头上却已是冷汗涔涔。

    而此时李别雪。已经回过了头。眼神阴冷,带着几分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说的倒是挺有道理,我魔门之人行事确是如此,韩清你需引以为戒。若是因大意,死在了自己同道手中。那么本座,到底是为你复仇,还是该为我魔门英才辈出而欣喜,实在是无法确定。”

    韩清不敢说话,只能是郑重的朝着李别雪深深拜服。

    后者却未理会。

    “那么,为何要动用元魔七情决,那唯一的一次越阶升华之机?明知我在,绝不可能让你真死于那竖子剑下。真是如你所言,要与那他一起诞下魔胎?还是不满本座先前的安排?又仰或是真喜欢上那竖子?”

    “除了最后,二者都有!”

    苏小小仰着头,眼神坚定,更带着几分挑衅地与李别雪对视。

    “苏小小与那宗守,才不过见过几次,哪里能谈得上欢?最多有些欣赏而已。倒是对与师弟的婚事,小小是真的不满。韩清师弟他,有哪点配得上弟子?”

    那韩清眼里几乎吐着火焰,怒极而笑。

    不配?他是魔门中这几千年来,最是杰出弟子。

    修炼的大逆天魔法,更是十二等灭世级的神通,更无限接近第十三等无上级——

    魔道之中,无数的强者都看好于他。被认为是血圣魔主之后,最可能踏入至境之人。

    日后成就,也必定会在血圣魔主之上!

    真正不配的,该是这苏小小才是!此女能得他临幸,是她的荣幸才是。

    若非是在元魔居,若非是在李别雪面前,他必定是重重一个耳光抽过去。

    使尽各种手段,将此女羞辱折磨!

    “元魔大人所求,只是一个魔胎!那么宗守只会比师弟他他更合适——”

    苏小小神情淡然,对韩清的目光,是视而不见。

    “九尾玄狐,掌握的无量终始大道,潜力更胜大逆天魔,有资格自创血脉!剑道天资,更冠绝天下!如此天赋奇才,岂不是胜过师弟百倍?恕弟子直言,韩清师弟他,实在及不上宗守一根手指头。”

    说到此处使,苏小小更微微一笑:“还有陆家焚世血瞳,以弟子的万灵元胎。定然能诞生下完整焚世之血。说不定,我云界魔门能够由此影响陆家——”

    李别雪终于动容,眼神认真的,上下看了苏小小一眼。

    “倒是有些小看了你,若论资质你不如韩清远胜,可这心性,你却又远在他之上。若是韩清的修行大逆天魔法的天资,在你身上,我也再无需担忧这云界基业——”

    韩清神情惶恐,就欲说话,却别李别雪一挥袖,强行止住。

    “只是元魔七情决的害处。你也当知晓才是。”

    “情乃双刃,要使那宗守动心,弟子自然也需以真情相待!”

    苏小小苦涩一笑:“不过无论弟子成败,是胜是负,都不会影响元魔大人,最后取那魔胎。”

    李别雪闻言,目光却是明灭不定,陷入了深思。

    苏小小则轻吐了口气。把全身放松。知晓自己日后的命运,都在李别雪的一念之见。

    不过此时她已尽力,再无法做更多,只能等待这位无上元魔最后的判决。

    “你可是以为,木已成舟,加上一个陆家。本座必定会应允可对?让你脱出本座掌控?”

    李别雪再开口时,却使苏小小的心中冰凉一片,而那韩清,则是一阵狂喜。

    然而下一刻,李别雪却忽的眼透锐芒的,看了外面一眼。

    口中低语:“增玄持法——宗守——怎么可能?让她进来!”

    最后一句,却是放大了声音,吩咐元魔居外那些侍者。

    而后又袍袖一拂道:“你们退下!”

    这件事,实在太过紧要。哪怕是韩清也不够资格闻睹。

    只是就在二人准备施礼离去时。李别雪却又忽然眼神一动。

    “苏小小你可留下!”

    苏小小与韩清都再次愣住,后者只能无奈离去。而苏小小则是眼神疑惑,却本能的感觉,自己的命运或者有了转机。

    不过十数息,一位年貌二旬的女子,就已行入了室内。

    苏小小正好认得。此女号为魔莲。魔门百余位神境修者中,极为出众。此时居然也已返回云界了么?

    那魔莲正要施礼,李别雪就直接开口问:“真是增玄持法翼?你是如何知晓的,没有看错?此物真是已落入宗守之手?”

    “当年吕无双纵横天下之时。魔莲恰好拜入魔植谷不久。因几位师门长辈。曾在吕无双部下效力,机缘巧合之下得知——”

    苏小小心中微动。吕无双,是蚩王,项楚霸王之后,冉武天王之前,云界第三位所向无敌的世之霸王。

    “那件事物,正好是翼形,非金非玉非石,以魔莲神念,也无法探其究竟。那虚玄宗,也正好是在中古时代不久,就全宗覆灭。连同其本山,被打入暗渊之地。”

    说话之时,魔莲更以幻法,在虚空中构成了一个影像。

    那李别雪仔细望着,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气机澎湃,使这天地气机,都开始动弹。

    足足一刻,才恢复了平静。

    “还真是此物——”

    李别雪一声冷笑,收回了目光,见苏小小一脸的疑惑与好奇,便漫不经心的问:“可是在好奇,这增玄持法翼,到底是何物,让本座如今失态?”

    苏小小屏住了呼吸,不敢回答。知晓李别雪此时心绪,其实依然不曾稳定。这天地灵能,依然在隐隐动荡,就可为证。

    一个不慎,今日就可能有不测之祸。

    “传说吕无双,乃是四大无双霸者中,最名不副实的一位——”

    出言之人,却是那魔莲夫人:“此言其实也不假,吕无双实力在四人中当是最弱,却也能横行云界,盖压当代无数英雄。便连至境,也需避让三分。而此人依仗的根本,就是这增玄持法翼。”

    苏小小柳眉略挑,开始好奇起来。只听魔莲夫人继续道:“这件神宝中,兼有‘增’‘持’两大神则。‘增’为增长,‘持’为加持。故此名为增玄持法翼!此物可使任一修士,实力提升数个位阶。也可加持在器物之上!传说若是半步开天之器,加持此器之后,就直接可入开天神器之列!”(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