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一零三五 另有大敌
    似云界这样的大千世界,此域中可谓是唯一。

    也从未有其他世界,能如云界这样,灵潮浩大,矿脉繁多。

    只是至境修士,算上消失不知去向的,从古至今足有十七位之多。

    说来也确实奇怪,在万年前那个时代。其实异族已被清除的差不多,只是羲子秀观,与道门儒门八位至境圣尊,就足以迫退百族,

    甚至只羲子一人,便可使所有异族忌惮有加。

    在那时候封禁灵潮,确实有些不合常理。

    反而是之后,云界几大教派互相争斗,使几位至境圣尊,陆续不见踪迹。给了那些异族可趁之机——

    于是有是秦汉之后的异族胡乱,冉武天王崛起,以一人之力独撑大局。

    “羲子师兄他曾对我言道,那件开天神器,虽依托寄生于云界之内,却可互补。不过自两万七千年前开始,这神器就被人做了手脚。有人欲此器提前出世,于是大量激发这云界的本源。其中近半溢散于外,故此有了云荒灵潮极盛之时。羲子师兄他也是直到踏入半步真境之时,才略有察觉。于是以一人之力,强压云界诸位圣尊,同意封印灵潮。这也是我苍生道,与诸教圣尊结怨之始。”

    龙影面貌肃穆,眸中微含意外之色。他这次回归云界,倒不曾意想,会听到这般秘辛。

    又有恍然之感,毕竟也是一万年前的人物,对当初之事,也多少有些听闻。

    “后来羲子师兄精研炼器术与阵道,修为又有精进,察觉哪怕封禁云界,也是无用。那件开天神器,已可吞噬武者灵魂的血肉,以为滋养,于是有了冥界之乱。整个云界,几乎已成此器的血祭之阵。据说便连至境圣尊,特定的条件之下,也不能得免。”

    宗守心中一动,想起了冥女巩欣然。

    冥界意志,插手圣者世界,难道也是于此有关?

    冥界之乱,又是怎么回事?

    而秀观后一句,更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如此下去,云界迟早要落到枯竭,甚至崩溃境地。于是师兄起意,欲将那件开天神器取出。结果有了那次史无前例的大战,参与的至境与神尊,足达二十之巨。其余圣境之下,更不知凡几。儒道魔三教,几乎全数介入。而我秀观,那时也被太始魔尊合同数位圣尊,拦截在云界之外。好不容易将之重创。抱伤而回圣,羲子师兄他已陨落。”

    室内仍旧是无人言语,只因今日听闻,实在太过使人震撼。

    云界之内,难道真已成一座血祭之阵?

    诸人之中,只有魏旭神情淡定,似是早有所知。

    敖怡蹙眉,稍稍沉吟之后,才问道:“我闻说那道门慈悲道君,是真正有大慈悲之人。昔年儒门先圣荀子,亦是大有修养之士,更乃羲子前辈。若实情真是如此,这四位应可说服才是。”

    倒非是怀疑秀观所言,只是有些疑惑不解而已。

    羲子陨亡那一战时,儒教孔孟两位先圣,都已在与异族大战中身殒消失,不见踪迹。

    是先圣荀子在始皇时代之后,把儒门道统艰难传下。

    那个时候,荀子已因大汉排斥百家独尊儒术之政,与儒门新圣董子,有了冲突,却依然参与围杀羲子。

    荀子之法,认为人性本恶,说民如水,能载舟也能复舟。提倡隆礼重法。甚至法家部分传承,也起源于这位圣尊。

    学说与苍生道虽无相近之处,可其在世之时,也并非特别排斥苍生道。

    这位也参与到围杀之中,绝非无因。

    “问题是师兄他即便解释了,可有人信?”

    敖怡沉默,换成是她,多半也不会信的。

    羲子即便不用此物来合道成真,可若掌握了这开天之器,那就不仅仅只是力压云界一域而已。

    而即便有人能明知其中利害,也未必就会与羲子同心。

    开天之器,也意味着合道成真的希望。

    “据我所知,事后慈悲道君,应该也有所察觉。道门之所以分裂,就是因此故,与清玄太黄意见不一。再有儒门先圣荀子,当年受创极轻。羲子师兄曾受他指点,有半师之谊。即便最危急之时,也不可能对其下杀手。然而那一战之后,不过百载时光,荀子就已陨落。是被人以一件最顶尖的神兵,真真正正斩碎了不灭道魂。需要至少十万载时光,才可重聚。且即便复生,也会遗忘前世记忆。除非修为尽复,否则等同于新生。而后几千年,道儒魔三教,都在倾尽全力寻找退路。便连剑宗,也是如此。甚至佛门传入云界,也未全力抵抗——”

    室内界是聪明颖悟之辈,惊骇之余,也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秀观言语中另有所指。

    “师兄之意,可是说那件开天神器被动了手脚,羲子师兄被封禁,甚至荀子身殒,幕后是另有黑手?”

    “不是清玄么?”

    “清玄得道,是一万四千载前,云荒时代。总不可能是他,在开天神器上打入禁术。再说以他的本事,当年也只是与荀子圣尊,不相上下而已,甚至有所不如。”

    龙影默然不语,神思不属,似乎想到了一人,却又不能确定。

    片刻之后,又深深看了宗守一眼。

    宗守并未察觉,在想着后世。十圣地十九灵府尽皆沉寂,每年收徒可谓少之又少。

    那时就有传闻,诸教根本,早就已迁往外域。

    甚至神皇崛起之下,统辖百万世界,也并未以云界为都。

    难道也是于此有关?

    “如此说此,这次灵潮大起,对我云界而言,其实是大灾。需得再次封禁?或者阻止那开天之器被取出?”

    秀观摇头:“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走一步看一步而已。”

    见诸人不解,又解释道:“羲子师兄曾有猜测,这一域中走到半步合真这一地步的,应该不止是他一人。我自以玄黄大力决,证永恒之道。亦有所觉,因心有顾忌,自始至终都不敢轻易尝试解开羲子师兄的封禁。”

    宗守心中凛然,接着就望见穹境之外,金光凌空,照耀千里。

    须臾之后,就又嘿然一笑。

    儒敌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