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一零二八 黑白麒麟
    然而也算是因祸得福,穹境之内虽是残破。可两千载之内,这苍生穹境中,都将是一处修行圣地。

    至境之血浸染,碎落无数大道碎片,至境意念的残留,圣尊交手所遗的‘道痕’。对修士而言,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

    更难得的是,这些都在三十三天阵的控制之内,发生意外的可能小之又小。

    而今日有缘在此观战的十七万苍生道修士,不出意外的话,定然会有大量的人,在短时间内进阶更高层次。

    “不过,这头黑麒麟,却也未必就要全数由这小家伙吞噬了。”

    宗守一楞,望着秀观,颇有些讶然。

    听这位师伯的意思,是要将这黑麒麟留下?可是此兽,却是灾难化生,世人恶念所聚。所过之处,都将有不祥之事。

    世间之人,是避之唯恐不及。

    “说的不错,这个世间,至善至恶都不是什么好事。就如你的始终之道一般,光暗交织一体,彼中有我,我中有彼,哪里分得清?哪怕是日当正午,也有阳光照不到的所在。即便午夜之中,亦有光明存在—。”

    说这句话的,却是龙影,此时也踱步过来。许是这次大劫已过,又偿还了魏旭的人情。这老头的脸上,正是笑意盈盈,一脸的轻松。

    “这头黑麒麟,别人都养不起,除非是十恶不赦之人,又或如太始那般盖世强者。可在你而言,却是得天独厚?对你与啸日而言,也有莫大好处——”

    宗守一怔,得天独厚?莫大好处?龙影这言,到底何意?

    说来他宗守一声,坏事也做了不少。然而大抵是光明磊落,无愧于人。

    可没那么多的恶气,滋养黑麒麟这种食气为生的恶灵——

    那啸日却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继续大口的吞吸黑麒麟的气息本源,储存在眉心中的印痕内。

    “是人心,王道之气中再怎么纯净,也有污秽之物。世间之事,都有黑白两面。否则这黑麒麟,又因何而生?宗守你若有这头黑麒麟在,引为护驾,那么至少可以抵得十件九霄塔——”

    秀观直接点醒,然后就在那头黑麒麟,神情渐渐萎靡,一身真元已跌落到圣境之下时。

    蓦地又是一指探出,同样点在了这头变异神兽的眉心上。

    顿时一生生异常的爆响,从黑麒麟的体内传出。

    这头异兽的神情,则更是痛苦不堪,满眼都是失落愤怒之色。

    宗守不用看,就知这是秀观,已经毁去了太始在这头黑麒麟身上种下的神念印记。

    他心中依然在为秀观方才之言震撼,有如狂澜骤起。

    十件九霄塔?那几乎就可抵得两座阿鼻皇座了。

    所谓的九霄塔,就是魏旭给他,那尊九层金塔之名。是一件王道法器,也是三十三天阵的控阵中枢之一。

    在得到阿鼻皇座与幻心镜之前,宗守一直是依靠此物,镇压那王道之气的侵染。

    若真如秀观所言,那么这所谓王道之气对他的影响,就真正将是微乎其微。

    只是此兽,又该如何制服?这黑麒麟跟随太始,应该已至少三五千年以上,

    不可能只是下一些禁制,就可轻易降服。

    麒麟高傲,黑麒麟也同样如此。

    啸日是因其父托孤,被他那什么劳什子的圣王之气吸引,又当他是父母一般,这才降服于他。

    而这黑麒麟,却分明已是存了死志。哪怕是以秘术禁制了,待他一旦松开控制,也必定要立时自绝。

    “拙!”

    一声道吟,打断了宗守的思绪。回过神时,只见秀观竟是一把抓住了黑麒麟之头,银色的光纹,猛地渗透了过去。辉煌浩大,在黑麒麟的身躯之上来回扫荡。

    随着一阵阵嗡然声响之后,那黑麒麟眸中的抗拒憎恨之色,终是冰消瓦解。眸子里,渐渐全是茫然的神色。

    那本来透着黑暗疯狂意味的目中,竟是隐含着几分纯净无暇。

    宗守剑眉一挑,意外不已。终是知晓了秀观的打算,竟赫然是以其举世无匹之力,强行洗去了这头黑麒麟的每一点记忆,使其元魂之内,彻底的纯白如纸。

    大约半刻之后,秀观的手中,又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那黑麒麟的身躯,随之收束,化成了一个黑色的暗球。

    然后就在宗守,正茫然不解其意时。秀观的手,就又猛地点在了宗守的眉心之间。

    瞬时滔天之力,涌入他的神霄泥丸,最后直接撞入到的元魂之中。

    一束黑光投入,直接就撞入到那黑洞法相之中。

    宗守吃了一惊,满眼都是错愕之色。第一时间,就体内元魂。

    法相并无什么不妥,那黑洞法相,也仍是稳固。

    不对,应该说是更稳固了一些——

    内中似有一生物,正是孕育托生于内。

    “此兽元神记忆,都已清洗一空,所有意识,一片空白。有如初生。本源被吸走大半,已然重创。在你那暗黑大日法相中修养沉湎,最是合适不过。”

    秀观也觉出宗守,有了几分恼意。却淡淡笑道:“此兽一旦蕴养复苏,再复灵识,就必定会是你的天生护驾。依托你的无量终始法而生,对黑暗终结之道,根基更将纯粹许多——”

    宗守半信半疑,不过既然是第一至境之言,定然不会有假。如此判断,也必有其依据。

    心中却觉有些别扭,毕竟自己的元魂里面,多了一头凶兽。

    若是某一日发起飙来,会不会让他神魂俱灭?

    还有啸日,自那黑麒麟钻入他的黑洞法相之内,就神态焦急的,围绕着他转,发出一声声不满的嗷叫。

    宗守初时不明其意,慢慢的明白了过来。这个小家伙,居然也想闯入到他元魂里面去。

    居然是在那头如今已无意识的黑麒麟——

    这个小家伙,难道当自己的魂海,是兽笼巢穴之类的东西么?真是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也无妨的!”

    龙影在旁,似笑非笑:“你的终始法相,最讲究的就是平衡之道。那无量黑日里,既然有一头黑麒麟镇压。那么与之对应,无量白日中,自然也需一只圣麒麟坐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