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千零四 心情烦躁
    “少主你这个色狼!”

    初雪的声音尤在耳旁,宗守是神情楞楞的看着自己的手。

    张开之后握紧,握紧而后又张开,往前抓了一抓。

    奇怪自己,怎么好好的就会捏上初雪的胸部了?

    难道真如初雪所言,自己是个色狼,管不住自己的手不成?

    心内是万分不解,不过这感觉还真不错。

    软软的,弹性十足。比之她十四岁的时候又大了几分,使他留恋。

    不知不觉,已到蜜桃成熟之时。

    雪儿她,已经长大了。此花已堪折——

    旖念生起,宗守就猛地摇头。

    宗门生死存亡之即,自己在想什么呢?

    捏到初雪的胸,多半是命运注定,是该死的因果!老天爷作恶!

    把罪过推给了无辜的天意,宗守胡思乱想着,步出了这间由魏旭划拨给他的洞府。

    此时整个苍生穹境内,所有人都是忙碌不休。

    宗守也不例外,昨日会议之时,领到了两个差事。

    一是掌握一座剑阵,秀观魏旭都知他曾经的战绩。

    一人之力,败五位无相神魔。

    更知在云界中,宗守借助王道之武,有着媲美圣境的实力。故此对他也极其倚重。

    苍生道除道兵之外,总共准备了九座大型剑阵,以应战道门。

    其中一座,就交给了宗守,名唤源海无涯九宫剑阵。一共三千二百八十五人。每三百六十五人一族,布下九宫剑阵。而内中光是神境修士,就有十二位之多。

    而配备给他的副手,就是太元仙子水凌波。

    另一个差事,就是四处巡查。看看各处禁制,有无破绽,有无漏洞。

    宗守对阵道一途。并不擅长。不过却有着焚世血瞳,可洞彻虚空。

    苍生穹境的时空之壁,所有的弱点。他的血瞳都可映照无遗。

    魏旭几人是深悉其能,本心不愿宗守,在这时赶回。可即便已回来了。如此神通*,又岂能有不借重之理?

    演练大阵之事,也无需宗守去忧心。他只负责坐镇,为全阵核心。在战时负责提统调和,梳理气脉,聚力为一。尽量使剑阵,发挥出最大威能。

    简而言之,就是作为人形的激发器,据于阵中。

    剑阵提供力量,提供剑力。由他使用出去。

    而指挥这源海无涯九宫剑阵的,其实另有其人,用不上宗守。

    自然也无需他负责演练之事,只需每日过去,熟悉一下剑阵的运转方式就可。

    很多时候。其实就是坐在阵中,无所事事。

    毕竟苍生穹境之内地域有限,每一处土地,都极宝贵。

    而外域之中,此时也禁制密布。

    没地方让他们频繁的试展这剑阵之威。顶多就是体会,那阵内的气络流动。与循环方式。

    于是宗守每天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由初雪与水凌波陪着,在苍生穹境内外四处散步。看看哪里的禁制,需要补完。

    也就在大约四日之后,林玄霜终于悄无声息的回归,与龙影联袂而来。

    而同时到来的,还有敖坤敖怡。前者神情颇是沮丧,看来他谋夺寰宇创世书的事情,是铩羽而归了。

    四人到来,都来不及与宗守说话。就匆匆与林元静一起,进入了一间静室。

    由秀观护法,开始了闭关。

    宗守与众人一般,都心知肚明。知晓这是准备为元静修复道基。

    只是不知,这最后会修复到什么程度?

    唯独奇怪的是,他记得与林玄霜分别之时,他这位师尊,还是忧意暗藏。

    可这时见面,却见她是神情开朗笃定,似乎对此番苍生道大劫,已不再担心。

    尤其看向他的眼神,颇是怪异。宗守总感觉内里,有着一种别样的意味。

    却偏又不知缘由。

    难道说这位玄霜师尊,已经找到了破局之策?

    看起来是把握十足,却不知又是什么样的底牌?

    连续几日时间,宗守都是一脑门的疑问。

    “师弟对这今次一战,似乎是极不看好?”

    水凌波问这句话的时候,三人正踱步在虚空中,巡查灵阵。

    宗守一边在想,一边随手把无名剑挥出。瞬息间无数灵能暗潮,随剑而起,把周围的禁阵,搅动成一团乱麻。而后漫不经心的答道:“要不怎么会说是我苍生道大劫?总感觉清玄那老儿,这次定会全力以赴。还有,要叫我师兄!”

    破坏了这处禁阵,宗守就直接离开。浑不顾旁边一众苍生道修士,都是欲哭无泪的神情。

    他只负责找出禁阵的破绽,至于此处禁阵符纹,旁人到底花了多少心力,事后又需用多少时间修补。宗守就全不管了——

    “全力以赴,不代表就定能灭我苍生道。”

    水凌波摇了摇头,她也代自己这些同门可怜。

    已看出来了,这宗守性情之恶劣,实使人发指!

    方才那处缺陷,其实可忽略不计。临战之时,被敌人运用的可能,是小之又笑。

    却只因宗守的心情不爽,就使命的折腾众人。

    “师妹你真这么想?”

    宗守嘿然冷笑,继续前行。只见这外域之中,一众苍生道擅长符道阵道的修士,都神情忐忑紧张的,把目光齐齐看来。

    特别是他手里那口血色长剑,生恐宗守又把剑挥出。

    那必然又是几日时间,没日没夜的忙碌。

    水凌波一阵沉默,而后沉声道:“前几日那次共议之后,我就听师尊连续叹息了三次。当日夜里,又去了祖师堂,独自坐了半日。想来师尊她,其实也不怎么看好。不过——”

    声音停顿了片刻:“那日玄霜师叔回归,也不知与师尊说了什么。这一年以来,我还是头一次见师尊她笑了。说不定,玄霜师叔是已经带回了应对之策。”

    宗守挑眉,这正是他奇怪的地方。心情浮躁,也正有此而生。

    按说他平时,也不至于如此沉不住气。可却莫名感觉,此事多半于自己有关,也莫名其妙的感觉焦躁。

    手中的无名剑,下意思的就欲斩出。

    不过就在他,把这处禁阵破坏之前。宗守视角的余光,望见不远处十数位同门,那悲凄无比的表情。

    宗守一声冷哼,总算是手下留情,把剑收起。

    “此处不妥,继续修整一番。”

    不去看这些人的欣喜若狂,宗守继续前行。

    “姐妹相见,自然欢喜。不知具体缘由,始终难以心安。师妹不正是如此?想要从我这里试探什么,师妹你是白费心思了,你师兄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水凌波哑然一笑,也干脆的转过了话题:“敖坤前辈正在为师尊修复道基,也不知最后,会修复到什么程度?”

    言语间满含着期待之意,哪怕明知至境根基,不可能一次就修补妥当。

    敖坤的修为,也还没到那程次,却依然使人兴奋雀跃不已。

    对于这方面,宗守倒是能大致推断出几分。

    “至少是七成——”

    可以弥补七成缺憾之处,不过剩下的三成,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可即便只这七成,也足可使元静,有了与至境修士,正面应战的资格。

    林玄霜的肉身仍未复原,消失的这几个月时间,总不可能是去打酱油去了。

    另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手段,帮助自己的姐姐,那也不一定。

    说完之后,宗守旋即就又觉不对。只见身旁的初雪,正偏着头,疑惑地往虚空中某处看着。

    宗守随意往那边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目中血意闪现,依然是一无所有。

    于是就一手抓住了初雪那毛茸茸的猫耳朵:“小雪儿,在看什么了?我让你观这禁阵变化,对你修行颇有裨益。你敢给我走神?”

    初雪水汪汪的眼里,顿时水汽氤氲。

    心中是后悔不已,自家这少主,又色情又暴力,自己怎么就会那么想他?

    而此刻就在初雪之前眼望之处,一个旁人不可闻的声音,正悠然响起。

    “果然是最顶尖的战武之体,这直觉当真可怕!”

    如若此时宗守在,或者幻世血瞳的神通,能洞穿此间的幻术。

    必可发觉,此时出言之人,赫然就是已经闭关,为敖坤元静二人护法的秀观。

    “这个小子,性情够恶劣的。”

    秀观之旁,龙影与林玄霜,俱是负手而立。

    前者则一如那边众多苍生道修士一般,始终注目着宗守手中的那口血红长剑。

    “这口剑,真是炼神剑的剑灵所化?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能确证。”

    林玄霜摇头道:“是真是假,这个要问秀观师兄。”

    “*不离十!”

    秀观笑着颔首:“确然是羲子师兄的气息,炼魂剑本就是他一点残魂分化而成。”

    龙影张口欲言,又楞了楞不曾言出。他是不知该怎么说些什么才好。

    良久之后,才嘿然道:“如若是真,那么道魔二教来攻打你们苍生穹境。就真是自找不痛快——”

    那七剑合璧之威,他已见过。只是一口伪炼神剑,就已使这剑阵,可力压至境。

    即便是他,若独力抗拒,也必定是被这七口剑,彻底困杀之局。

    伪炼神剑尚且如此,真炼神剑可想而知。力敌五位至境,绝非虚言。(未完待续)(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