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九九七章 匠作大将
    “君上走的似乎是剑修路子,是虚灵铸剑法?欲将这先天紫宸玄金气融入,炼制第二元神,不该来寻我才是。是了,君上莫非是为压制那王道之气侵染?”

    似宗守这样的一国之君,最在意的往往就是此事。

    大乾仙庭虽也同样是走的与世俗断开联系的路子,可这王道之气汇聚,也仍不可避免。

    否则焚空圣庭,也不会分封成八国,各掌近百世界。

    沈月轩也一直就在奇怪,宗守身为一国之主。身上却偏没有太多被世人之念拖累的痕迹,寿命并未受什么影响,道途也同样未绝。

    若是把王道武学,都寄托在第二元神上,就不奇怪了。

    除此之外,还应该另有至宝镇压才是。

    “是有此意!”

    宗守一笑,毫无隐瞒之意。对这沈月轩,更是高看一眼。

    只从只言片语,就能洞察出他根基,国是个有大智慧的修者。

    “宗守也是无奈,不知此法可否?”

    问的是沈月轩,能否办到。

    要压制洗练,那实为人心所聚的王道之气,可非是寻常器师能办得到。

    人之心,有善念,有恶念。是最纯净的事物,也是最污秽的洞悉。

    无这方面的研究,根本就不知如何着手。

    后者略一思忖,就沉吟着道:“昔年那位始秦皇帝,也曾求助过墨家。墨家也曾有人钻研过,颇有所得。后面墨门亡覆。不过其传承还在,沈某机缘巧合得了一些符箓。能帮到君上一些,能有多少作用,就不是沈某能知晓了,只能尽力而为。”

    又看向宗守那道先天紫宸玄金气:“三月之后,君上可来取剑坯。若无意外,沈某还能给君上一个惊喜。”

    只是一个剑坯而已。自然不用如叶轩的剑器一般,需要十年时间那么久。

    宗守却还是有些遗憾,看来这口剑。是赶不上这场云界大战了。

    有对沈月轩所言的‘惊喜’,颇有些期待。

    已知晓这人,九成可能是墨门传人之一。沈月轩可能也知瞒不住他。故此言语间,已没了之前的讳莫如深。

    墨门正统与云界诸教,虽非是死仇。可其一门掌握的器术传承,却一直都被诸教觊觎。

    甚至外域势力,也同样是垂涎有加。

    此人的身份,说起来比他宗守还要敏感一些。

    心中有数就可,没必要拆穿。

    “那就多谢楼主了!”

    宗守话音顿了顿,面容少见的凝肃,诚恳道:“第四件事,是欲请沈兄任我焚空圣庭少府令!领二品官职。位同国公。若是不愿,那么领我仙朝供奉也可。”

    旁边的叶轩与原无伤,都敛目垂眉,毫不意外。

    这等器师,宗守不想拉拢。那才是咄咄怪事。

    沈月轩也只唇角略挑,宗守来此拜访,他也隐隐有所猜测。也能觉出宗守的诚意。

    大乾进驻天方世界时,他也略略打听过。中枢中上设内阁,参议殿,枢密院与五军都检点。分三公之权。而内阁之下,又有六部,与少府,宗正,太常合称九卿,是内阁九卿制。

    而这少府少府,正是九卿之一,也是俗称的匠作大将。位高权重,掌一国所有匠师。属于宗守私人的各处灵物灵药产地,以及炼器炼丹,都在其管辖之下。

    在那些民间皇朝中地位不显,可在仙庭之中,地位却仅次与吏部尚书。

    目中挣扎了一番,沈月轩才深呼了一口气道:“不知君上,可知墨门学说?”

    宗守闻言,立时轻笑出声。知晓沈月轩已经心动,这句话其实是在试探,他宗守是否能容忍墨门,在其治下存在甚至传教。

    “兼爱非攻!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天下兼相爱则治,交相恶则乱。所以兼爱则须非攻,是而大不攻小也,强不侮弱也,众不贼寡也,诈不欺愚也,贵不傲贱也,富不骄贫也,壮不夺老也。是以天下庶国,莫以水火毒药兵刃以相害也。这些话,道理说的好听,孤却不怎么赞同——”

    墨门以为,天下之乱,起于人与人不相爱。臣与子不孝,君与父不慈,以及“大夫之相乱家,诸侯之相攻国”,直至盗贼之害人,都是互不相爱的结果。如果天下人能“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那就天下太平了。

    然而在宗守看来,这也是不切实际。

    上古那几位圣人,至境大能者,都有着自己理想,所愿所行也多有些理想化。

    在他眼里,墨子与羲子的理念,根本就无什么可行性。

    他说到此处,就见沈月轩,已经变了颜色。

    宗守却并不住口,坦荡言道:“宗守坚信人性本恶,每一人都是个体,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需求,也要为自己生存挣扎求存。可这世间之物有限,自己活下来,就必定会侵占他人的机会。人如此,国也如是。宗守不信,所有人能都做到兼相爱的程度。即便做到,相信那也是我人族毁灭之时。世人需有竞争,有向上之心,才能继续走下去——”

    这是宗守自己的道,本心所思,没什么好隐晦的。也没必要,去刻意迎合讨好对方。

    “说到非攻,始秦之前,诸国间互相攻伐,连绵数千再载。始秦之后,云界一统,数千年都不曾有多少战事。”

    说到此处,宗守就看见沈月轩面色,已经是黯淡无比。

    轻声一笑,宗守的语音就又一转:“然而宗守一向也以为,道理当是越辨越明。百家争鸣之时,才是我云界真正极盛时代。凡孤子民,都该有自由说话思想之权。不能因孤怎么想,就强令孤之子民,也定要思孤所思。”

    言下之意,是我怎么想无所谓,不会因此就干涉你们。

    他一直便认为当年汉武禁绝百家,独尊儒术,实是最愚蠢的举动。

    只利一时,祸在千秋。

    此事也与苍生道有关,若非道门以退出世俗政权为代价,联手儒门围杀羲子。

    那儒门也无这么大的胆量,敢撺掇帝君,独尊儒术。

    那沈月轩的眼神,有渐渐璀璨,怔怔出神的看着宗守。

    良久之后,才叹息着,朝宗守一拜:“君上若是生在上古,必定可为圣皇之一!君上有如此器量,臣敢不应明?当年墨门虽灭,却有不少逃出外域。臣必倾尽全,召回各处同门,为君上效劳!”

    也是托庇,为防他人觊觎传承,墨门弟子多散居四处。

    观大乾此时,分明生机勃勃,潜力无穷。墨门在此人身上搏上一搏,未尝不可。

    宗守同样轻舒了口气,心中暗喜。忖道墨门传承,果然未绝。听此人所言,这万年修养,这传说已覆亡的教派,似乎也已有了些家底。

    能说动此人效力于他,实是幸甚!

    而下一刻,宗守目中,就已现炽热渴望之色。

    “不知那类似九曜碎星舰,太乙神雷舰之类的地阶战舰。沈兄能否制造?”

    地阶战舰虽能买到,可长远着想,大乾终究还是需要部分制造空舰之能。只有如此,才不易被人所制。

    “太乙神雷?九曜碎星?”

    沈月轩目光闪了闪,竟是隐含不屑。

    “此二舰很是不错,名传诸界。不过臣私以为,似九都仙庭,那种寒晶影刃舰才是最佳!”

    任何道兵都可以催动运用,也就同样意味着平庸。被人缴获了,也是不美,

    只有量身定做,真正做到极致,才是真正最顶尖的地阶战舰!

    ※※※※

    沈月轩也是果断干脆之人,应下少府令的差事之后,就草草把问器楼的生意结束。

    而后乘着一艘空舰,不知所踪。

    宗守知晓此人,多半是去招揽同伴,自是乐见其成。

    本欲另遣几位神境修士跟随护卫,却被沈月轩拒绝。

    隐约猜知此人之强,可能不逊色于叶轩,宗守也不强求。

    只是把那张太上诛魔图录,交由叶轩保管,待得沈月轩回归之后交付。

    此人既有自信,为他的源海诛魔士,量身制造地阶战舰,宗守自是支持有加。

    自己本人,却已是准备离开了天方世界。

    就在当日,师若兰就统帅着那九艘太乙神雷舰,十四艘九曜碎星舰,加上几万仓促整编,还没完全收服的道兵。压向了云界方向,做出侵攻之势。

    自然不可能真正攻打过去,此时的大乾,还无这等实力。

    光是那几位护界尊者的存在,就不能不慎,忌惮有加。

    此举只为威慑,哪怕只能牵制那道魔儒三家一两分的力量,也很是不错。

    而道佛两家四位圣境,则各留了一人在天方世界。与叶轩一同,维系此处安宁。

    其余二人,则都赶往了元莲。

    只是不知为何,那妙谛与楞伽菩萨,每次看他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令宗守暗暗心惊,难道自己就是无量终始佛之事,已经露馅了?

    却已顾不得这么多,既然二人不明说,他也就只当不知。

    同样随妙谛与司空否二位尊者返回的,还有那艘乾天巨舰。散播消息,做出他宗守,已经回归元莲假象。

    自己本身,却与敖坤敖怡二人,悄然离开,往云界方向遁去。(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