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九九四章 就是威胁
    剑宗最顶阶的天阶道兵,唤作‘道绝无回刃’。

    把自身以刃为名,道途已绝,故此剑出无回。只是这名字,就透着股强烈无比的锐烈气机。

    整整二百人,在舰队左侧排成了两个阵列,是天干北斗无回剑阵。

    阵势一成,立时两道绝厉无匹的剑意,横压四方!

    而佛门道兵,则是二百四十位护法金刚。

    论到战力,固然不如宗守的源海诛魔士与剑宗的道绝无回刃。

    然而所列之阵,却极是不凡。唤作‘摩诃大般若阵’,当阵成之内,内中是梵音阵阵,无数的莲花绽开。

    所有护法金刚,都是面sè祥和。仿佛那处地方,都已成清净佛国。

    “天方世界之外,所有三十息仙境遁速之内,禁绝空舰修士通行,违者杀无赦!”

    这句话淡淡的说完,宗守才又笑着,看向对面那位曲浮尘尊者。

    “方才没注意听,不知曲尊者到底说了些什么?可以再说一次听听?”

    曲浮尘是倒吸了一口寒气,看着宗守身旁,这三座天阶道兵大阵。

    不止是这些道绝无回刃与护法金刚而已,另还有数百地阶道兵,也同样是纷纷结阵。

    不如前二者,然而哪怕仅仅一座百人之阵,都可抗衡神境巅峰。

    曲浮尘只觉是头皮发麻,冷意袭心。也暗暗庆幸,这次不曾大意,否则还真是要狼狈而退。

    此时无奈。只能再次复述前言道:“天方修会千载积累,实力雄厚。得我诸方奥援,岂是君上你可轻易撼动?君上兴兵而来,若是损兵折将,无果而回,岂不是损了大乾威名,反而不美?此为智者所不取。曲浮尘这次是受七圣盟。玄灵修会,万度魔庭,海昙仙盟之托。来劝你二家休兵罢战的。世间万事以和为贵,奉劝君上,莫要自误才好——”

    就在他话落之时。远处虚空,忽然一点点光影闪烁。

    仔细看,却是几十艘样式各异的地阶战舰,穿梭过来。

    还有至少十四股圣境气息,四面八方的冲起。似乎是在遥遥呼应,曲浮尘的话一般。气势霸道,似乎能掩盖天地。

    都纷纷弥漫过来,将这边的十余艘空舰,牢牢的锁压。

    宗守唇角抽了抽,而后摇头道:“原来是过来劝和的。可为何孤听着这话,却更像是在威胁孤?孤今

    i如不退军,你们可是准备联手与大乾一战?这是yu以势压人?”

    曲浮尘默然无语,算是默认。

    他的本意就是威胁,只是顾忌宗守颜面。言语间尽量隐晦而已。

    就是以势压人又如何?

    这世间以力为尊,无论宗守怎么想,怎么说都无所谓。

    大乾仙朝,已据世界七十有余。若再占据天方世界,则势难再制!

    故此无论如何,都不能容这人得逞!

    即便这一位。乃是陆家焚空圣庭,第一皇储,那也顾不得那么多。

    如若畏惧焚空圣庭之势,而不敢触犯。这时的陆家,岂不是早就一统此域?

    却听宗守面容冷肃下来,寒声道:“议和的条件,孤不是早已经遣使说了?让出天方世界,交出那几位罪魁祸首。这件事就可了结——”

    他话音未落,就被曲浮尘打断:“天方世界,乃是天方修会根基之地。君上这条件,实在过份了些。在我曲浮尘看来,君上此言实可谓荒诞,不切实际也贪婪太过!”

    又稍稍犹豫,斟酌了片刻这才开口:“君上要认为我曲浮尘是在威胁,也无不可!君上今

    i,如定要一意孤行。那么就请做好,与我七圣盟,玄灵修会,万度魔庭,海昙仙盟四家。为敌的准备!那时一旦战起,必定生灵涂炭,不死不休。绝不是尔等诸位,想停就能停下——”

    这位大乾仙朝之主,既然仍不识趣。那么干脆就把此刻情势,直接挑明了失。

    他此时也看出来了,这位大乾君主与他废话,说这些言语。要么是在拖延时间,思考对策。要么是在为自己,寻一个台阶下。

    而既然已经猜知,他曲浮尘,又岂会如其所愿?

    这句话说出,不止是宗守。空舰之上的诸人,都是面sè微变。

    风太极一声叹息,知晓宗守素来是不喜与人多话之人。

    i耐着xing子,与这人说这些,必有用意。

    果然这位曲浮尘尊者,又掉落到坑里了。

    下一刻,就见宗守轻声笑着,转头看了过来,带着几分逼迫之意:“记得孤适才有令,天方世界之外,所有三十息仙境遁速之内,禁绝通行——”

    话语未落,那三十息仙境遁速之外的虚空,就传出了一声轻喝。

    “违者杀无赦!”

    循声望去,就见一股璀璨至极的剑光,突兀暴起。

    尾随着前方那十几艘缓缓驶向天方世界的地阶战舰,冲凌而去。

    纷洒笼罩,瞬间就将这些战船,尽数笼罩在内。

    战舰之上也立时浮起一层层的七彩护罩,极力抵御。也有不少道兵,冲出舰外,须臾间就结成了大阵,一同抗拒那凌厉剑锋。

    周围那些潜伏的圣境气机,瞬间躁动。可这时虚空,却又传出了一声冷哼。正是此刻,那不知在何方位的傲怡。

    只是这哼声,就使得这处界河,温度仿佛骤降三成。

    而敖坤则干脆懒得遮掩自己形迹,同样在二十息神境遁速之外,现出了身影,浮于虚空。

    清秀的面上,是笑意盈盈。

    “受我守弟之托,今

    i此地禁绝通行。谁若不服,可以与我敖坤一战。自然若损了根基,也莫来怪我敖坤。”

    那十余道圣境气机,俱是微微一窒,却依然在躁动。

    其中几人,距离那剑光起处,已近在咫尺。

    却见就在这片刻时光,在那剑瀑冲击之下,就有足足三艘地阶战舰,纷纷爆碎开来。

    一个青衫人影,毫不惧一旁那些明显已准备出手在即的圣境尊者。剑光略收,现出了形迹,眼含笑意,朝着宗守颔首一礼。

    “剑宗司空否来迟,还请君上见谅!遵君上之命,今

    i天方世界之外,所有三十息仙境遁速之内,禁绝通行!违者杀无赦!”

    他话音未落,另一方向,又是一个人影,从远处踱步而至。

    “师弟这一剑,仍存jing告之意,未免太过心慈手软了!嘿嘿!一旦战起,必定生灵涂炭,与我大乾不死不休。只是你们七圣盟,玄灵修会,万度魔庭,海昙仙盟四家么?真好大的口气!”

    此人前方,也是十余艘地阶战舰。也不见这位有什么动作,可他经过之处侧旁,其中四艘战舰,竟都是纷纷轰然爆开。

    好在附近两位不曾现出身影的圣境修士,及时以法力,将其余的战舰都全数护住。

    劲力交锋之下,赫然波澜狂起,剑罡四溢。

    这人全不理会,又径自前行了十步,方才停下。

    “剑宗任东,见过君上!奉宗主之名,效力大乾之君。我却是早已到了,此人之言真使人不爽!”

    是面含冷笑,带着轻蔑之意,扫视虚空。

    此处汇聚的圣境修士,至少是十六人以上。

    人数是不少,却不知敢否献身一战?

    鼠辈而已,不值一哂!

    虚空中顿时一阵寂静,此刻宗守一方,只四位圣境现身,就已有压制全场之势。

    把十几位圣境联手,营造出来的威迫之势,冲的支离破碎,全然不存。

    只是下一刻,另一处虚空,又传出一声‘无量终始’的佛号声响。

    一个僧人,同样毫无预兆的现身出来,脚踏莲花,立于虚空。

    “依大乾仙朝国君之诺,这天方世界,将为我佛门道场之一。佛祖已然有法旨降下,命我在此界中,建小梵天寺。阁下方才之言,难道是yu使我佛,无果而回?这可真教我为难——”

    语音落时,这僧人也同样朝着宗守,遥遥一礼。

    “佛门楞伽,幸得佛门菩萨果业。奉佛祖之意,将辅助国师,为君上排忧解难。”

    紧随其后,又是一僧人,现于另一侧。

    “佛门妙谛,参见君上!”

    这位比女子还要美艳几分的菩萨,同样是足踩莲华而来。

    “阻拦我佛光辉照耀此间,妙谛不能不拼死一争。曲兄之言,确然使人恼火。不死不休,那有如何?”

    妙谛的话音,好听之极。同时又有一朵朵的七彩莲花,绽开在他附近的那些空舰之下。

    看似无害,也极其美艳。却使那些坚固的地阶战舰,都纷纷发出‘咯吱’之声。

    竟有一丝丝的裂痕,现出在船体之上,纷纷开裂。

    “我教不喜杀生,不过佛亦有无明之怒,亦有怒目金刚!给你等十息时间,退出此地!十息之后,就如君上之言——天方世界之外,所有三十息仙境遁速之内,禁绝空舰修士通行,违者杀无赦!那时无谓我言之不预,不教而诛!”

    说完之后,又歉意的朝宗守言道:“小佛实不忍杀生,今

    i擅作主张。还请君上恕罪则个——”

    宗守一笑,并不在意。佛门就是如此,拖泥带水,不肯痛快。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