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九二七章 转轮之法
    身外是焰力沸腾,以雷烈千华,对抗着这纯粹的焚空之焰。

    在宗守的魂海虚空之内,亦是掀起一阵阵的惊涛骇浪。

    紊乱的魂识,不断的失去控制,一**的向外发散荡漾着。

    那巨大魂轮,再一次降临于此。直接破开了他魂海外围,直凌本源。

    宗守的法相真形,也再次执起了‘剑’,与那巨轮抗衡。

    却极其吃力,真形身躯不断的炸开,使一些魂念脱离了出去。

    好在有林玄霜所传,源生灵息决支撑,总能在须臾间恢复。

    固然要经受那魂念崩散之痛,也渐渐使这魂躯结构,更是完美无瑕,以抵抗这庞大巨轮。

    此时宗守已知,这巨轮必定是绝焰的法相显化。

    也不知道理是什么样的大道,有如此浩瀚之威——

    哪怕只百分之一,也迫得他只能守不能攻!

    把妖体现出,血脉之力尽皆提聚。

    宗守就已不在惧这赤焰燃烧,雷烈千华的黑焰之后,却是水麒麟的神通水力。

    使宗守安然无恙,在火中行走。

    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可之后竟是一路无碍,就前行了两千余丈。

    到了距离那渊门,仅仅只百丈只时。宗守抬起头,目光疑惑的,看了那绝焰一眼。

    这位绝焰圣尊,难道不打算阻止么?只是这焚空之焰与魂念威压,怕是阻他不住。

    却见此人,双目似闭非闭,神情淡然,也莫测高深。

    宗守蹙了蹙眉,仍是毫不犹豫的,又一步踏出。

    一步一丈,距离那渊门所在,仅只差九十九丈而已!

    只是这一步。虽是轻松一如既往。却瞬时如踏入另一个世界!

    真力,那浩瀚如涛,无穷无尽的真力罡气,赫然密布此间。

    配合那神念中,骤然增强的魂力压迫,宗守身躯踉跄,差点跪到。

    识海之中,也终于知晓。那巨大轮盘,到底是何大道!

    轮!

    转轮之轮,亦是万物轮回之轮。

    可以清晰望见,那轮盘之中,还镌刻着数十种禁符。

    生死,命运。五行,阴阳——

    互相对应,是整整十二种轮回不息的法则之力!

    宗守心中惊悚,这就是绝焰的道?

    怪不得感觉是虚不受力,无论他动用多少力量反击,都如是泥牛入海,不见了踪迹!

    他以一个‘道’字,融合了数十上百种法则。

    最终欲把三千大道,合而为一。

    这绝焰却不同。认为这世间之物,都是轮回不息。

    ——生死如是!命运如是!因果如是!

    终始也一样如是!

    此时就是如此,宗守魂念真形,正在死死抵抗着。

    更极力欲将这轮,驱逐出他魂念虚空之外。

    可无论他如何发力,都被那巨轮带走。轮回转动,源归于终,又归于源!

    额头间冷汗涔涔,宗守再一步踏出。就已感觉自己。再无以为继。

    骨骼中寸寸作响,不堪重负。

    无论他用上多强的力量。最终也全数返回己身。

    对面的绝焰,则是在哂笑,似乎在讥嘲着他的自不量力。

    宗守的双拳,不自禁的再次握紧。胸中是既怒又恨,恨的是自己无能,怒的却是这绝焰的轻蔑。

    就这样结束?绝不可能!

    胸中沉积的戾气,渐次递增的怒火,是迅速沸腾鼓荡。

    眼瞳中的疼痛,早已钻心刻骨。那禁术之力,也不断在侵蚀着他元魂。

    却全不能动摇他心念半分,战意更盛。

    一定要走过去!

    身后‘轰’的一声炸响,一个巨大的冥门,现出踪影。

    无数的冥死之力,疯狂灌入。被宗守意念,强控着聚于剑上。

    把这片粘稠的空间,终撕裂开一个缝隙,使宗守得意再次踏步前行。

    远处那绝焰则眉头一皱:“冥门?你的冥死之道,居然也有如此造诣。不过如此运用,难道就不惜性命了?”

    宗守默然,此时无论是何种样的力量,只需能助他走到这渊门之内,哪怕是入魔也在所不惜。

    又何况是这冥死之内,消耗那一些寿元。

    冥力萦绕在外,体内却是生生不息,源流不觉。

    在宗守体外,赫然又形成了一双翼翅,灰与白两色。

    而魂念之中,那巨轮虽能以转轮之内,使这生死之力循环往复。

    然而因那生死之力过于庞大,仅仅这‘转动’的过程,已使这轮盘,转速稍显凝滞。

    宗守的想法简单,既然什么样的灵法,什么样的大道,你都能轮回往复。

    那么唯一之法,就是让这轮盘,自己不堪重负就可。

    绝焰却浑不在意,仔细注目着宗守,不出片刻,目光就又闪烁异芒,透出恍然之色。

    “邪不能侵,魔不能加!原来是白气加身,圣王之躯。怪不得是有恃无恐!”

    说到此处,又怪异的轻笑:“不意我焚空陆家之后,居然还能出现一位圣王。”

    满含着自嘲之意,语中情绪,也复杂之至。

    宗守全不理会,前进十步,就又被那钢墙般的罡障阻住。

    宗守猛地一咬舌尖,使自己从剧烈的痛苦中,清醒了刹那。

    而后脚下又是一朵莲台现出,非是雷烈千华,形成的火莲。而是由信愿之力,凝聚所化,真正的莲花。

    这莲台形成,宗守的身周,就现出了七彩琉璃宝光,佛力涌动。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不顾一切,什么样的后果都不在乎。

    只知前行,把最后这几十步走过!

    “莲台?这个小子,怎么又与佛门扯上了关系?这气象,居然还是佛祖果业——”

    这次说话的,却是那红衣少女。红焰一闪,就出现在了绝焰的身旁。

    神情错愕的看着几十丈,已经在痛苦之下。完全失去了理智的清秀少年。

    那绝焰同样怔住,看着宗守身后,那隐隐约约的黑白二点。

    虽是还未曾完全显化,然而却已有着使人心悸之力。

    半晌之后,直到宗守,走到十步之内,绝焰才回过了神。

    “原来你我,还是小视了他!佛门无量终始——”

    幽幽一叹。绝焰伸出手,向对面少年的眉心点去。

    已经是看出宗守,分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那浑身上下肌肤绽开,血染重衣。那躯体内骨骼,已分明有几处所在,出现不正常的扭曲。

    这是他的肉身。已经不堪重负。

    也确然是不能再承担,那黑色火焰,生死之力,水麒麟的护身水纹——

    宗守此身,此时是在气血逆流,禁术加身的情形下,又承载着十数种的强横神通!

    仙境初期,展示出的实力,却已是超越了正常的神境初期。

    第一个付出代价的。就是其肉身。

    此时欲显化的法相,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更令绝焰皱眉的,还是那扇冥门。

    怨魂聚集,哭嚎咆哮。这敞开的冥门,已经将这千丈冥狱空间,化成了真正的冥死之地。

    更能感觉,周围数十对应的冥死之世。无数的强横意念,正灌注而来。

    哪怕是明知有至境气机镇压在此,也不能阻绝。

    思及此。绝焰不禁微微摇头。他可不愿。这陆家的冥狱,真正变成一个冥死之世。

    冥世混乱千万载。那些人就这么迫不及待?

    屈指一弹,一道法力渗入。再非威压,而是直接震荡至宗守元魂深层。

    宗守也只觉心神一震,隐隐听得那绝焰一句:“杂而无章!可笑!”

    然而整个身躯,就忽然倒飞而出。一退百里,竟至黑雾之外。

    而后那意识就再无法聚集,昏昏沉沉,似要死去一般的难受。

    最后望见的,就是雾外那女子,讶异的面孔。

    接着那幻心镜,就再不能支撑。光华一敛,自发的投回到宗守魂海之内。

    而宗守意念,也彻底陷入到了昏迷中。

    陆含烟倚在那大树旁,也未怎么细思,就以一束发丝,将宗守的身躯,拉至到自己身旁。

    随即就望见了一男一女,也从那黑雾中,踱步而出。

    于是更一阵错愕:“圣尊?”

    想也未想,就将身躯往后一拉,隐隐护住。

    “圣尊,这少年擅闯死狱,虽是有罪。然则他身在死狱之中,就等于在受不恕之刑。再者我焚空陆家的规矩,只需闯过第九层渊门,就可前罪尽去——”

    原本猜测,宗守是敌不过那头无相神魔,侥幸逃出。

    此时见这二人从黑雾中走出,就知情形有些不对。

    于是言语间,不自觉的透着焦切之意。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些话,对于眼前圣尊,略有不敬。

    那绝焰却也不在意,眼光复杂的,看了宗守一眼,又望了望陆含烟。而后是一笑:“这莫非是母子天性么?”

    陆含烟柳眉斜挑,更是疑惑。天性?什么天性?

    至于绝焰前几字,全不曾听见。

    “也罢,此子你可悉心照料!可以让他服用此物——”

    绝焰毫无解释之意,随手一拂,就是一个玉盒遥遥飞至。

    陆含烟接过手,就又微觉心惊。

    玉盒之内,分明是陆家中,最好的伤药——‘玉骨还灵髓’。

    可疗治伤势,更可用于炼体。而这玉盒之内,却是整整十滴之多。

    “一日一滴,等他醒来,就说我在渊门中等他。”

    绝焰说完,就大笑着走回雾中。陆含烟则是疑惑地,看着身旁的少年。

    忖道此子,在陆家中到底是什么身份?

    {<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