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八一三章 不留活口
    宗守眯着眼,仔细注目着方绝,而后一阵摇头。

    “孤之姓名,列入你们陆家名册,那是你们陆家的事情,与孤无关,也不曾同意过。再说那也是陆守,非是宗守——”

    虽不知陆家的情形,不过只从那高达三十余位继承人选,还有那些许听闻,就可知陆家之类的乱象。

    即便这可能是陆家‘养蛊’之法,任由晚辈争斗,以挑选真正有资格继承陆家之人。

    而万载之后的陆家,也非但不曾没落,反而声势更盛。

    宗守却绝无意踏入其中,卷入这个漩涡内。

    再说若要改姓,他那父亲,会不会杀了自己,还是两说——

    只需有足够势力,使陆家妥协,将母亲释放,他便已心满意足。

    此时也已看到了希望,苍生道,龙影。虽还远不足以,使陆家屈服,却已能对抗牵制。

    想必那一日,绝不会太远。

    那方绝似乎料到如此,声音淡淡:“事已至此,不管少主答不答应,如今都已是我等的少主人。对已经发生之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一域这之中,无论是陆家之友,还是陆家之敌,都只会知晓,少主乃是我陆家嫡脉,未来之主。”

    言下之意,是你宗守的意念,根本就无关紧要,也于事无补。

    宗守心中更是不悦,怎么感觉有种霸王硬上弓的味道?也不喜这般被动,被人逼迫。

    更觉一阵无奈,面对这样的人物,他还真是毫无办法。

    话说回来,他为何要与此人,争论这些?

    方才不是看这几十人朝自己跪着。有些不妥么?

    思及此处。宗守不禁又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你们先起来再说!”

    那方绝闻言一笑,这次却不推拒,长身站起。看着宗守。眼神也如身后那些人一般,是说不出的复杂。

    “小姐她自生下你之后,就从未与你见过面。却爱你至深。若然能得知你如今情形,必定是欣慰莫名!”

    宗守微微动容,看着这方绝。除了宗未然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听熟识自己父母之人,说起自己的母亲。

    是呢!岂能不爱?

    他略略听说过陆家的族规,那等情形,仍旧坚持着,要把自己生下来。岂会是凡俗女子?

    他从不曾见过母亲。记忆里也从没有过,却依靠能感觉到母亲的温暖。

    接着却又听方绝道:“方绝曾服侍小姐七十载,方氏一族上下。都受过小姐大恩。方绝一生。最心痛之事,莫过于小姐被问罪之时。却又无能为力。如今侥幸,忝为一殿之主。必定倾尽全力,也要使少主掌控陆家,夺回小姐她的所有一切——”

    若说先前那些话,还令他感动。后面这些言语,却是使他颇是无语。

    不过既然是苍炎殿主,陆家六大炎殿之主,或者知晓自己那母亲,此刻到底在何处?

    “不知我母亲现下如何?”

    想到就问,宗守直接逼视方绝:“此刻又她在何处?”

    “在九绝死狱受刑!”

    方绝也答的是毫不迟疑,漠然道:“此是我陆家,惩戒犯人之地。一界九层,就被禁锢。传说此处第九层,宛如地狱。一旦入内,哪怕是神境修士,也受不住那天然酷刑,往往三五年便会消亡,存活下来的,少之又少。除非依靠外力相助,否则绝无法离开。小姐受刑之时,才不过天境修为。在九绝死狱,哪怕有老主人暗中遣人照拂,也必定是受尽折磨。”

    说到此,忽有想起一事,方绝又道:“就在前些时日,曾经有一位神境修士闯入其中,大闹了一场,事后就不知去向。也不知是入了九绝死狱之中,还是离开。有人说,那人就是你父亲宗未然,也不知到底是不是?”

    宗守的瞳孔,顿时一缩,而后又恢复如常。

    “九绝死狱?一旦进入其中,难道真无法离开?”

    “却也不是!”

    方绝摇了摇头:“除非是陆家最纯正的焚空之血,又或者更在其上。不过这种血脉,陆家已经连续数代,都不曾出现,便连你母亲也是没有。再或者,就是死狱之外,有人接应也可。只是那九绝死狱,传说就是我陆家一位至境真祖,神念所化。所有这万载以来,还从未有人,能从九绝死狱中逃脱——”

    宗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换而言之,想要救人,就需得冒着惹怒至境的风险。

    而方绝也随即又道:“再有一策,就是少主未来一日,真正掌握我焚空陆家!”

    宗守斜目看了他一眼,目光清冷。随即就见此人身后,那几十为陆家之人,都是目光炽热,带着渴望期盼之意。

    顿时气息一窒,这些人俱是自己母亲,忠心老仆。

    他既无资格训斥,也不忍心。

    只能是甩了甩袖,表示不悦:“说了陆家之事,与我无关!”

    除非是不得已,他绝不愿去做那什么陆家八百世界之主。

    权势之争,血脉相残,烦不烦?

    说完之后,宗守便踏了踏那龟背。驱使着碧火玄龟,朝着那第三神殿的方向行去。

    既然这位苍炎殿主来了,此间之事,就再无需他忧心。这方绝自然会妥善的处置,非霜非寒的事情,也可顺带由其解决——

    “这瞬空龙殿,不禁外人入内。你们若想要什么东西,只管去取便是。”

    说着话,宗守便一掌往那朱邪洪基遥遥抓去。后者微惊,立时就要抵抗。却只觉周身罡气,被一层层的破开。

    正要动用那离别钩,却见宗守的剑,已然到了身旁。剑意凌迫之下,使他根本就挥不动手中之钩。

    明明二者之间,是差了一个境界,却全然抵抗不得。

    被宗守半空幻化的大手抓住,就宛如是巨人手中的小儿一般,脆弱无比,也无力抵抗。

    “嗯?原来少主剑道,已经是到了剑意魂境!怪不得方才,不惧这肃让威迫。即便此人出手,想来少主也可安然退入瞬空龙殿之内!方才却是老仆我,有些多事了——”

    那方绝见状,顿时一阵大笑,却是说不出的快意欣喜。

    “老主人若是出关,得知少主之事,也不知会是何等惊喜?至于这第三龙殿,还是罢了。我焚空陆家传承数万载,在云界开辟之前,就已经雄霸数百世界。族中积蓄珍藏,只在四大龙宫之上。这瞬空龙殿内的东西,虽算不上破烂,也不什么珍奇之物。少主若是看的上眼,尽管取去便是。想来那些瞬空龙族,也没胆子对我陆家说三道四!”

    听到剑意魂境四字,这空间内的诸人,都是见鬼了一般,看着宗守。

    武道修行到了魂意层次,已经是初步有了资格,问鼎神境!

    尤其方绝身后诸人,大多都是见识不凡。当方绝出言提醒之时,便已觉宗守剑意之中奥妙。

    都是注目定定的望着,眼神骇然不可置信中,又含着几分大喜过望。

    那方绝接着,却又笑道:“少主若是想逼问,此人到底是为何物而来,方绝倒是知晓一二。传说瞬空龙族在万载之前,曾经仿造宙极命世书。收集云界诸般灵宝,铸造了一间宙光殿,以供族人子弟修行。不过万载之前,却突遇变故,本族圣地被人强行打破。瞬空龙族无奈之下,只好仓促间将这第一龙殿,送出域外,已避灾祸,保存元气。不过那一役中,参与之人,都陆续陨亡。如此一来,这传承龙殿,却是彻底失传,便连那宙光殿,也不见了踪影——”

    宗守怔了怔,而后一声冷哼。他方才运剑,其实已经特意遮掩过。

    以魂境剑意为核,显化在外的,却是魄境巅峰。

    不意这样,还是被这方绝看了出来。

    不过,这人所言宙光殿,难到是真有其事?仿制宙极命世书,不知又有何功效?

    知晓了缘由,这已经擒拿下来的朱邪洪基,就再也无用。

    宗守随手将之甩了甩,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非霜非寒。

    这是询问,手中这朱邪洪基,她们二人,是否要亲自处置?

    却见姐妹二人,都是齐齐摇头,神情还是有些恍惚。似乎还没从他身份,转为陆家少主这变故回过神。

    宗守也就不再问,随手一剑,把这朱邪洪基的头颅削落。

    似这等样的人物,绝龙仙域一殿之主,在他而言,也如屠鸡杀狗一般简单。

    直到那碧火玄龟,到了龙殿面前。非霜非寒,才稍稍清醒了几分。立时飞身而起,开始着手解封门禁。将自己的腕脉隔开,以龙血破除禁止。

    也就在这时,那黎凤飞忽然苦笑着,朝宗守一礼。

    “还请殿下,救我等一救!”

    宗守愕然,看了过去。只见这黎凤飞面上,全是愁苦哀求之色。

    其余两人,初始也未会意,随即就又面色一变,也随之齐齐一礼。

    宗守先是不解,他也没想过取这二人性命。不是他,那么——

    回过头,看那方绝。只见这苍炎殿主轻声一笑:“此间凡是见过少主方才出手之人,方绝都不会留其性命!”{<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