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七九五章 收取遗珍
    随着剑影搅动,狂风吹拂。那地下的沙粒,都被强行吹开。

    此处的灵能,也开始波涌激荡,动静远及周围数千余里。

    这瀚海附近,也立时就有数道灵念,探查过来。

    宗守毫不在意,也没去理会。御使着无名剑,把那秦王副墓的穹顶,强行破开!

    而后入眼的,正是墓内,那片微缩的山河世界。

    内中的禁制灵阵,也应激而起。无数道箭只,穿空射来。

    即便是已经隔了万年,这些机关也仍是强力无比。

    其中最凌厉的那些,便连宗守,也觉是肌肤生寒。箭尖处更似涂有巨毒,乌黑黯淡,气味使人晕眩。

    那强绝霸道的剑光立时随之一变,分化千万余道。

    在宗守身下,形成一个浩大的剑幕,把大半箭只,都一一拦下阻截。

    身形挪移,就在这些箭只,一轮之后稍稍停滞之际,钻入了下方墓内。剑光所指,一切封禁灵纹,都是应声而碎,阻拦不了他分毫。

    接着就只见此处那些陪葬的兵马俑,此时都有了动静。目中都是红芒微闪,身周灰尘粉落。

    那十二具高达百丈的巨型铜人,也纷纷‘活’了过来,转过头往宗守这边‘注视’过来。

    那强横意念,压得宗守是心念一沉,略略心惊。

    “这铜人傀儡,居然有了灵智魂念,仿如生人。嗯?这是山河真意,居然把武道意念,也融入到了傀儡之中。不止力量,可以比拟仙境。便连意念,也是差相仿佛。就不知战斗技巧如何?上古墨家的炼器术。果然不凡——”

    始秦崛起。一统云陆。第一个覆亡的教派,就是宣扬兼爱非攻,精研器术的墨家。其教中的炼器机关秘术。大多的被始秦所得。

    这十二铜人,应该就是在那时制成。观其战力,几乎每一具。都相当于仙境中期的实力。

    ——传说在秦皇主墓,还有十二具真正的护国铜人。几乎每一具,都可比拟圣阶。

    以前宗守,是半信半疑。此时面对这十二铜人的意念威压,才知墨家的傀儡术,果然是不凡。

    身影在这墓穴中疾速穿梭,凡是所过之处,几乎所有一切有价值之物,都被他扫入到袖内。

    那金山银山价值太低。此时也没时间去理会。不过那些陪葬在此的灵石,都被宗守扫荡一空。

    这是重中之重,比墓中那些个灵器材料。还要让他在意。

    光是此地灵石的存量。就足可让他用宙级命世书,加速个七八十余载。

    总量比他之前在中央云陆。攻灭的那四十余家宗派总和,还要多上将近十倍!

    而后才是那些材料,至于灵器法器,反而是次之。

    毕竟只是副墓而已,此地陪葬藏珍的层次不会太高。

    宗守本人大多用不上,不过若能送回到乾天山。却可使新生的大乾,国力再提升一个等阶。

    还有丹药,这也是重中之重。那始秦皇帝,为增自己寿元,晚年重用方士,炼了无数的丹药。

    这里虽是副墓,不过多多少少,也该有一些珍藏才是。

    想那穷窘败亡的项王,遗珍之中,也有数枚紫极丹。

    这富有四海的始秦皇帝陪葬之珍,自然是令人期待不已。

    只是那些丹药储藏之地,却正是那始皇棺椁之旁。

    也是此地最为凶险,禁止最密集之所。

    宗守不敢贸然靠近,故此先是在阵中游走。一边掠过着那些灵珍,一面破坏着此地法阵枢纽,使那封禁松动。

    只要有一线的空隙,他都可冒险一试。

    也就在此时,那十二铜人,也终于有了反应。而后是大踏步,朝着宗守飞奔而至。巨大的重量,使地下晃动不休。

    分进合击,威猛无俦,几个巨大拳影,朝着宗守轰击而至。正是山河拳意,一拳之内,有世界山河,气势磅礴宏伟。也配合默契,就仿如一人。

    十二铜人,几乎将所有空间,都全数封死。

    宗守的眼微微一眯,知晓硬拼只是寻死。当下剑影再变,那千万剑影一收,全数凝为一线。

    操作命运,扭曲因果。除了时间空间之外,其余法门,都放弃不用。

    以神御剑,以剑带人。在拳影铜人之中穿梭,整个身影,在空中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曲线。在不可能中,从那十二铜人的合攻之中,破围而出!

    而此时他目光所聚,正是那始皇的棺椁所在!

    已经成了!

    那十二铜人的巨拳,都轰在空处。即便及时收力,也仍使这墓地,一阵晃动不休。

    宗守御剑,连破十数道符禁,也终使那处的核心的封禁,出现了一条缝隙。

    时间最多三息,可说是一闪而逝,可对他而言,却已足够!

    身躯迅猛,在空中急速穿行。脚下踏空,把一重重时空扭曲,使身速倍增。

    也就在宗守,撞入进去的的刹那。远处的兵马俑,却也是活动了起来。

    “是何方贼子,敢盗吾皇之墓?按律当诛!”

    话音落实,一只的巨大兵戈。也忽然横空而下,一戈击至。

    宗守立身之地的下方,地面顿时被巨力压迫,形成一个梭形的坑洞。

    而宗守的肌肤,也在不断的震荡起伏,体内的血液,近乎逆流。浑身上下,都难受无比。

    瞳孔也一阵紧缩,满是骇然之意。

    神境!

    这秦皇副墓中,居然还有神境实力的存在!

    哪怕是聚合此间,数十万兵马俑之力,才有这等神境声威,却也是远远将他宗守压过,是碾压!

    后世那神皇虚拟环境中,却是决然没有!

    这一刻,他前所未有的庆幸。没有贸然行事,太早来取这秦皇副墓。等待数年,果然是不差。

    若是在灵境之前,光是这一戈的劲势凌压,就足以把他宗守,彻底粉碎!

    一声闷哼,宗守身躯不断的闪动,飘忽不定。

    通过身形大范围的挪移转换,使那戈影暂时无法斩下,以做拖延。

    而后却是以疯狂的速度,将这棺椁之旁的一切,都强行收入到了自己准备好的乾坤袋内,似乎誓要将之装满才肯罢休。

    堪堪到第二息,当他把此处七成之物收取。那戈影也终是斩落,近在咫尺。那十二铜人,也随后追袭而至,配合那巨大戈影,欲将他围杀。

    宗守心知此刻,已再不能耽误,贪多不得,反而有身殒之险。

    是毫不犹豫,就祭起了藏在魂海之内,那本宙极命世书。

    一月之前,他对此物是绝不敢使用,也绝不愿现于人前。

    一月之后,龙影渡劫,成为云界七位至境之一。

    宗守虽还是顾忌良多,却再没有以前那般的小心翼翼。

    有了这龙影明面上的依靠,再有苍生道为后盾。既便知晓此书在他手内。敢于动手的,也是不多。

    何况此处,并无他人,即便用了也没人知晓。

    无数的灵石投入,一瞬之间,使这里万丈左右的空间,彻底的定格。

    宗守的人,也就在这时光停滞的三千分之一刹那,穿梭而去,脱离那长戈巨拳的围杀。

    心中却是在滴着血,只这么一刹那。此番在墓内抢到手的那些灵石,就用了将近五成。

    “果然运用这宙极命世书,时间之法。与敖坤的存在消亡之法,我的因果命运之术,都是同样的道理——”

    是越强横的存在,则消耗越多,影响越少。

    使那长戈,动作稍停,消耗就是如此之巨!

    而那巨戈主人与十二铜人,更只是稍稍挣扎,就彻底摆脱了时光的束缚。

    面对其余强者,时间之法的功用如何,自然可知。

    不过似他们这等级的修者,决胜负定生死,往往都是以弹指刹那为单位。

    三千分之一刹那,有时候也可决定生死!

    这宙极命世书与时间命运之道,也确然是强横到了极致。

    宗守心中真正所忧,乃是自己的修行。随着他实力提升,同样的灵石,能够加速的时间,是否也会缩短?

    如今只希望,在那秦皇棺椁附近,抢掠来的那些宝物,价值不会令他失望。至少不要低于他方才消耗的那许多灵石,才不至于亏本。

    几十张符箓连续打出,配合宙极命世书,开始扰乱此地的因果与时光之流。

    这是防范他人,用类似回光鉴的宝物,追溯过往,侦测到宙极命世书的存在。

    宗守接着,又目视了那长戈主人一眼。直接只见一个武将,正立在一个青铜战车之上,目光喷火,往他望来。

    知晓此人其实已死,并无思想,被这秦皇副墓束缚。只余残魂,守护在此次,是与十二铜人类似的存在。

    “这始秦的邪术,也是了得!”

    宗守懒得去理会,升空往上,远远的脱离。在那戈影,再次斩来之时,往墓地之外疾遁。

    也就在这时,听见墓穴之外,穿来一声苍老大笑。

    “原来秦皇副墓,不知墓中是哪一位道友?在我沙原宗管辖之地,不告而取,敢问是何道理?”

    下一刻,宗守的身影,就已穿出墓外。只见几道光华,正从空中坠落。

    而宗守目光,也与方才那出言的老者对视。

    “血剑妖君!”{<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