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七九二章 法家传承
    回乾天山时,宗守仍是借用那传送玉简之力。

    以他而今的修为,即便是远远脱离大乾国境,也依然有着可与仙境比拟的战力。

    可若想在这七万里地域间一瞬往返,却仍无法做到。

    哪怕全力遁行,也需数日。圣境之能,由此可见一斑。

    到了山巅之上,宗守下意识的,看了上空一眼。

    只见那阴龙化成的银茧,到此时都仍未化开。不过对那天地之灵,以及这乾天山内‘圣王之气’的抽取,倒是已经停止了下来。

    此刻银茧的体积,也更是庞大。无数纯白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包裹在外。

    整个茧,就如心脏一般在挑动。每一次起搏,都引起这乾天山周围千里,一阵阵灵能波纹。

    “好烈的火,该不会被煮熟了?”

    宗守心中暗暗腹诽了一句,而后再望这宫内。

    这含烟宫是一如既往的冷清,整个大乾的治政之所,早已经移到了旁边不远的镇乾峰。

    在这宫殿之内,宗守也未征用多少宫女,人迹寥寥。

    不过也正因此,才使这里得了清净。居住在此间,很是惬意自在。

    宗守迈步,先是去了孔瑶居住的那间阁楼。

    才刚刚迈入,就闻得阵阵剑吟之声。

    宗守不禁暗暗摇头,这孔瑶怎么深更半夜在练剑?

    不过仔细想想,他这瑶妃统管诸军,日理万机。白日时还真是无有空暇。

    踏入门中,此地那近乎圆融无瑕的剑意,瞬时就应激而变。

    气机交感,蓦地一道雪亮剑光。从门内处。直冲而来。

    宗守本不在意。右手正欲屈指弹出,将这剑光击飞。

    然而才刚作势,宗守就又一声惊咦。讶然的往对面看了过去。

    灵武合一!

    孔瑶她,真是已做到了!

    而且一开始,就是接近三成的融合!

    对面的孔瑶。此时同样也发觉,来人正是宗守。

    “是夫君?”

    那如水秋瞳中光泽一闪,而后就又更是决然。

    手中剑势亦是愈发的凌厉,毫无留手,也再无顾忌,直袭宗守的眉心处。

    一身兵道剑意,运用到了极致。也把乾天万军之势,融入到了其中。

    仿佛是恨不得,一剑就把宗守给斩了!

    宗守见状。额头上顿时冒出豆大冷汗。这孔瑶,该不会是想要为上次的事情报仇,打算在这里谋杀亲夫?

    前次登天台上。这女娃看似心甘情愿。其实怀恨在心。

    再不敢分心,身形往后稍稍飘退。而后右手手指。划出一条绝妙的弧线,击向那身前空间。

    逼使着那本来笔直刺来的剑光,开始变换着轨迹。

    孔瑶是紧咬着银牙,知晓这一剑,其实已然无功。

    便干脆不管,剑影纷纷。分化千万剑影斩落,将身前空间分割成无数碎片。

    却见那手,开始操纵着时空那之力。一点点灵光,带起无数曼妙弧线。变幻不定,也诡谲莫测,在那剑影之内任意穿梭通行。不断的折叠空间,也不断的扭曲因果。

    手指几乎是不间断的,在孔瑶剑上连续敲击。

    任是孔瑶如何阻挡,如何更易剑路,也无奈其何。

    宗守也不用多少力道,一连十数击,孔瑶的剑,终是舞不下去。把剑一收,整个人亦飘退到十丈之外。

    而后颇是泄气的看着宗守:“果然还是连你一成之力,都逼不出来。”

    宗守歪了歪唇角,不是一成。这一剑,至少逼出了他两成实力!

    方才他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并不轻松。

    而后又眼透异芒,好奇道:“你是何时掌握的灵武合一?还是你那本源之法,似乎——”

    皱着眉,回思方才。宗守的神情,于是愈发的怪异。

    孔瑶此刻,不但已确定了根基。而且似乎与那石越,走的是同一条路子。

    先定根本,再衍生外道,由简而繁——

    “是术!术者,道也!术者,法也!术法,学术,术数,方略,谋策,权术,无物不包。此是我之根本大道!”

    孔瑶一笑,柳眉微扬,眼中透着自信之色:“我孔家在万载这前,也得了法家的一些传承。只可惜是残缺不全,法,术,势三种大道,只得了术势二种。后来我孔家先辈,再结合数术道门之学,另有衍展。只可惜,最后习成之人,不过三指之数。父亲知我领兵,才以这法门教我。除此之外,又融合了兵家之法,将此法完善!”

    宗守恍然,忖道怪不得。原来这孔家,也得了法家的部分传承。

    这孔睿之才,也当真是让人惊异。

    说起来,哪怕是今日他已经踏入灵境,也依然看不透孔睿真正实力。

    只知此人,应该已经是灵境巅峰。却偏偏是深藏不露,只以玄门术数闻名于世。其武道灵法,反而无人知晓。

    可既然能指点孔瑶,其实力必然是不凡。

    还有这法家,在万载之前,几乎是横压一切。扶植始秦,几乎将道门儒门,都彻底的灭绝。

    其核心之法,就是法术势三种大道。而这法家的祖师,据说与羲子乃是并驾齐驱。

    只因犯了众怒,过早身亡,这才没能走到半步真境的程度。

    不过这位却也非如羲子一般,到底是否身殒,仍是不曾确定之事。

    那孔瑶说着,又略略奇怪的看着宗守:“夫君你深夜寻我,是为何事?可是为那出征外域的准备?此时已经妥当。七艘空舰,都已备好。驾船之人,都是若兰亲自挑选的好手。三十万精锐将士,三千玄狐铁骑,连同剑宗三千五阶剑士,随时都可以随夫君出征——”

    突然是想到了什么,孔瑶的脸忽然又羞红一片,把目光偏开道:“夫君若要侍寝,能否再过些时间再来?那日随你感应大道,孔瑶还只领悟不到三成,实在无有时间,”

    正是登天台上,那一场荒唐,心念随着宗守,一切进去天人合一的状态。她才能这短短一月之间,掌握了灵武合一,确立根本之道。

    宗守闻言,则是哭笑不得。他这次过来,只是想问孔瑶,到底需不需要这玉玄紫清丹而已。

    微摇了摇头,宗守又神情一肃。静下心,开口指点起了孔瑶的剑术。

    他剑道当世第一,触类旁通,本身也在研究‘道’字真法。此时只寥寥几句,就使孔瑶恍然而悟,欣喜莫名。

    而后整个人,都沉浸在那剑术中,再没功夫去理会他。

    仅仅半个时辰,宗守就只能无奈离去。

    回来后第二个要寻的,是弱水。

    不过当宗守走入到弱水的居处,却不见人影。

    几乎不用想,宗守都可知,弱水此刻,多半是在轩辕依人那里。

    信步走回到中宫,宗守果然就感应到两个熟悉的气机,呆在那已被改造成丹室的偏殿之内。

    轩辕依人估计是在炼丹,还未靠近,就只觉一股炎热气机。火烈之灵,炽烈浓郁之至。

    走入殿中,果见轩辕依人,正是神情专注的,看着眼前的丹炉。

    灵决引动,操纵着鼎炉之下的地焰。而弱水居然不曾睡,而是拿着一把蒲扇,定定的看着那丹炉发呆。

    发觉宗守到来,轩辕依人身躯顿时微颤了颤,连那鼎炉之下的火焰,也不断的抖动。弱水也是惊喜莫名,略有些慌张,眼神踌躇,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逃走。不过随即又想,在宗守面前,估计也逃不掉。与是只好苦恼的叹了口气,一副认命的模样。

    宗守看得是一阵无语了,自己难道是么?就这般担心?

    不过仔细想象,那日渡劫之后。他兴奋之下,确实把依人弱水,折腾的几天下不了床。

    当他大步走到那鼎炉之前坐下时,轩辕依人已经恢复了镇定:“夫君,依人这炉丹,正是紧要之时,能否稍后再过来?”

    弱水也神情一肃,一本正经的在旁用蒲扇扇着火。

    此扇也是灵器,扇影落下。挥动的却不是风,而后天地五行之灵。语音糯糯的道:“弱水要助依人妹妹控火。”

    宗守‘嘿’然一笑,不置可否。而后是神情淡定的,从袖中取出了那三枚玉玄紫清丹。

    轩辕依人本不在意,可随即当那灵丹的宝光瑞霞散出,却又偏偏无药香溢散之时,才终于动容。

    而后是一把将这三枚丹药,强抢了过去。

    “此丹居然能做大混元一体。这世间,居然还真有这等样的丹术?”

    拿在手中分辨了一番,轩辕依人目中,满是惊异之色。而后又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宗守。

    “此丹何名,有何功用?”

    “此为玉玄紫清丹,至于功用——”

    还未说出,就被轩辕依人再次开口打断。

    “可以使人在神境之前,达成灵武合一可对?”

    仔细回思着,轩辕依人沉吟道:“据说是道门清玄祖师所炼,是仙品灵丹。服用之后,即便是资质普通之人,也有一线直登圣境之机。可惜了,此丹等级实在太高,内中又有禁制,没可能分辨出此丹,到底是如何炼制,对我丹道无益。夫君将这三枚玉玄紫清丹带回,难道是想要我与弱水服用?”{<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