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七三二章 能否逃回?
    “无墟宫主已经身陨?被那宗守斩落在禹岚山巅?真个是天方夜谭!”

    “此言是真?怎么会?”

    “五十余位灵境,三位神君化身,再加一个混元一气大阵,居然也败了?那宗守,难道是上古蚩王再生不成?”

    “即便是以四十名灵境弟子性命要挟,以宫主之能,也不至于一剑都拦不住?”

    东临云陆,云海之上。一股股慌乱的情绪,正在此处人群中传播。

    数十灵境,数百九阶修者,都汇聚在此。还有更多的人,带着疑惑之意纷纷赶至此间。而后只需片刻,那面色就都是如死了一般苍白。

    议论纷纷,惶然失措。

    梓归子就在人群之中,只觉是脑内一阵晕眩,几乎要昏迷了过去。

    只觉这天,都仿佛快要塌了下来。

    此地诸多修士,以他梓归子为首。可此时的他,却也同样是方寸全失,不知所措。

    自负智计,然而此时,却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一个宗守,好一个血剑妖君!”

    嘿嘿惨笑,梓归子的目光,渐渐清明。

    想起了不久之前,那孔瑶的言语。

    道门血劫,人主之陨!

    他先前不信,可如今只短短几个时辰,就已经全数应验。

    即便是他们道门,灵境级的修士,却也不多。

    无墟之陨,更令人痛彻心肺!

    真不愧是能与重玄,并驾齐驱之人,所料无一不中。

    还有一句话,也从他脑海之内闪过。

    “——你梓归子算是什么东西,可及得上我那夫君一根脚趾头?”

    本以为自己可不在意。可当接到禹岚山一战的消息时。却又意外的。只觉是一阵强烈无比的羞恼。

    他素来自负,也自信可以在几个月内,将乾天山。逼到绝境。

    可最后的结果,却使他梓归子,仿佛是一个笑话。

    “穹境之意。是我等尽快赶回穹境,稳住局面。”

    晴明持剑而立,面朝着东方,迎着那初起的朝阳远望。眼神莫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梓归子你意如何?如今局势,已经不能不回。还是尽快决断为好。”

    回?

    梓归子猛地把身躯挺直,眸中赤红,目眦欲裂:“此时回去,我道门颜面何存?那宗守要灭我道门。那就对耗好了,看谁先承受不住!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那十几个灵境长老而已。若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梓归子必一剑斩之!”

    晴明一叹,还有头一次看见。他这好友如此摸样,近乎理智全失。

    “此言倒是不错!那宗守耗不过我道门。”

    声音仍旧淡淡,晴明的言里,却夹含着几分冷意。

    “三个时辰,忘天宗灭,天元观灭,符水宗灭。至今死伤的门人,已近十二万——”

    梓归子一怔,错愕的看着晴明,不知其意。

    不过那最后的数字,却是让他再一次心惊肉跳。

    这是那宗守的报复,屠我子民,则灭尔宗门——

    “不知我道灵穹境还要损失多少,才能灭杀这魔头?”

    说到此,晴明又微一摇头:“且不说穹境绝不会任由你一意孤行,就算肯了。此时军心也再不可用,你梓归子深通兵法,何用我来点明?”

    梓归子默然,回顾周围。只见那诸多修士,或是神情愤恨,或是眼含焦灼。

    一些是宗门已灭,想着要寻宗守复仇。一些是急欲赶回灵境,参与那宫主之位的争夺。

    更多的是担忧自家所属的宗门,遭那宗守的毒手。

    军心已散,再无战意。即便还有是是几人,想在东临云陆继续发泄,报那滔天血仇。在那孔瑶的手中,估计也讨不到好。

    悠悠一叹,梓归子也站起了身:“那就回去!”

    又略略思忖,而后又凝声道:“最好尽量是散开走!绝不能聚在一处。”

    晴明一怔,而后就若有所悟。难道是担心那宗守,中途伏击?

    下一刻,梓归子就已为他解惑:“较之中土道门诸派,那宗守更恨的,只怕还是我等!不能不防——”

    晴明凝思了一片,也点了点头。

    “可!”

    目中却流露出了几分苦涩之意。

    此地的灵境修士,也有百余。九阶修者,更达五百。

    聚合之力,除了那几个穹境之外,是雄绝当世。

    可未必就能防得住那宗守的伏击,此人剑术高绝当世。本身遁速,也是强绝。据说掌握了不少的时空之法,再有辟魔飞梭在手,可战可走。

    而此处距离道灵穹境,足有十万里距离,。

    那人若一心缠战,一击即走。只怕此间七百余人,能安然回到道灵穹境,不足十分之五六!

    除非是依阵而战,才能有胜算。

    梓归子此时,却是眼含忧色的,看先那雪浔城方向。

    他这边打的如意算盘,可那女人,却未必就能让他如意。

    一旦知晓禹岚山一战的结果,必定会有反应!

    雪浔城的上空,孔瑶正将一只虎符,交给了宗原。

    “所有血云铁骑,玄狐铁骑,都尾随追击?”

    宗原错愕的,看了看对面:“检点就不惧那梓归子,布局反过来伏杀?再若是道门,趁我乾天山空虚之时反手一刀,后果莫测。”

    血云骑虽强,合力应付四五十位灵境,就已经是极限。

    更何况,道灵穹境,还有近两万的六阶道兵分布四方,可以随时接应。

    “他不敢!”

    孔瑶摇了摇头,神情淡然自信。见宗原仍旧疑虑,只好加了一句解释。

    “正因聪明,才会知君上,绝不会轻易将他放过。此时那梓归子,应该是想如何保命。安然回返道灵穹境。”

    宗原想了想。果然如此。便俯身一礼,算是领命。

    “这次丹泉宗,崆器宗与符灵宗。也会遣人随行助你。此战孔瑶虽有十足把握,却也仍需小心。再若本帅所料不差,那梓归子定会选择分散返回。以惑君上耳目——”

    孔瑶的唇角间,一丝冷哂之意浮起。也只有如此,其人才能安返穹境。

    若数百人聚在一起,她那‘夫君’,必定会先抛下旁人不顾,选择这位谋首击杀。

    又遥望东面,心神一阵恍惚。

    魁首身陨,道门血劫,还真的被她父亲言中了!

    仅仅一剑。就逼杀道门之主,不知是何等的风采?

    又想那男人此时,到底是在何处?对她孔瑶。到底是怎么看的?

    说是王妃。可却仍是处子——为何这句话听起来,当时心内。是如此的难堪,不悦?

    面上发烫,孔瑶猛地摇头。忖道如今这情形,岂非正是她幼年所求?

    能提数百万精兵,征战沙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却又莫名的,只觉胸中是寂寥之至。

    ※ ※ ※ ※

    此时的宗守的,却是在数万里外,一处废墟之上。

    无名剑飘旋在身旁,而脚下则是一片粉尘遍布的废墟,以及一行血字。

    “四十三!二十二万三千四百五十——”

    无名剑,已经是抱饮人血。宗守身上,那股血意杀气,已是愈来愈浓。

    禹岚山之战,他的杀戮剑意,还只到初入剑魄的层次。

    仅仅几个时辰不到,就已到了魄境巅峰。

    宗守怀疑,这般下去。这门杀戮剑意,搞不好比其他剑术,还要更快踏入到魂境。

    魄聚则魂生——

    禹岚山一战,宗守其实已经略略窥知,一丝剑魂层次的要诣。

    却心知这层次的剑术,绝非是如今的肉躯魂念,如今的境界所能承受,还是先放下为好。

    真要突破,也不是不可。可一旦施展,则必定身陨无疑。

    旁边的晗曦,与那十二只银蚁,再次结成了茧状。

    这次被他灭门的,是一个名叫‘明生道’的宗派,有数个宗派汇聚在此。

    与前几处的情形,是差相仿佛。不过这一次,此处道观,甫一开始就请出了一位神灵,名唤‘泰陵玄君’。

    身如朱雀,火焰缭绕,实力于大约与仙境等同。

    与灵阵配合,让宗守颇费了不少功夫,才将之斩杀。

    自然事后的收获,也是颇令人欣喜。

    那神力已经被他以吞天元化吸收,沉入肉身之内。

    然后就又发觉晗曦,其实对神力,并不太感兴趣。

    真正喜欢的,却是常年被亿万信众意念洗炼的神像本身,以及蕴藏其中的神核。

    这些东西对他无用,宗守也就乐得大方。

    此时的他,正是在倾力搜寻,这明生道主的元魂记忆。

    一直奇怪,这些神灵,为何其他灭亡的道门宗派不见。偏只有道灵穹境,与这明生道能有——

    以前他不敢兴趣,此时却是在渴求!

    “教派之争?原来如此——”

    宗守的手用了一握,将手中这残魂,直接捏碎。

    按此人的记忆,这道门三千宗派,虽都是实力不弱。

    可对世俗的道观,并无管辖之权,故此自然也不可能,蕴养神灵。

    却明生道,却又特殊一些,在东南之地,传道于蛮荒。

    几千年时光,才蕴出了这么一尊护法尊神‘泰陵玄君’。

    而此时天下道观,都分成三派,玉清、上清、太清,分别由道灵穹境,太灵宗与道凌宗执掌。

    原本是太清一脉声势最盛,可自从剑宗分裂之后,此后就衰落了不少。{<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