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七二八章 接孤一剑(第二更求月票求推荐)
    在虚空深处,五人安然端坐的那处时空裂痕之内。

    血衣是略略有些错愕的转过头,看了那笑靥如‘花’的敖坤一眼。

    “啊哈,这一战还真是如敖兄所言,道家未必能胜。是果不其然,输的好惨——”

    言语间,是满含着调侃讥笑。只是那眼眸间,却也微含着几分异色。

    那禹岚山的情形,直到半息之前。他才有清晰的感应,不知那宗守,具体是如此办到。

    使道灵穹境,在禹岚山惨败。

    不过,能斩灭三具神明化身,擒杀足足二十余位灵境修者。

    这宗守今日,就是彻底坐实了剑道第一,云界无敌之名。

    仅凭今日这一壮举,就已可与上古那四人齐名于世。

    这天地之间,有多了一位纵横无敌的霸者。

    重光此刻,却是面色铁青,是难看无比。另一道人,也同样是神情阴沉似水,

    “明玉道友,今日尔苍生道,真要与这敖坤,同进退?护住那孽障?”

    明玉此时,已经是把悬起的心,安落肚里。目中是异泽闪动,真不愧是魏旭师弟选中之人,实让人惊喜不绝。

    这样的绝境,居然也都能被他翻转了过来。

    只是为何,魏旭却要让其拜入到师娘座下?

    虽也是师弟,可到底有些不同。

    此时闻言,不禁是下意识的蹙眉,看了那青衫道人一眼。

    孽障?这人说谁呢?

    懒得理会,明玉手握着剑,闭目静坐。一股剑意,却勃然欲发。

    那道人似也没指望这些许威胁之言,就会使明玉退缩,并不纠缠。

    “不知红衣道友,是何心意?”

    知晓这是此番道门,最后的机会。

    虽是不爽,却知这次道灵穹境。能否挽回些颜面,全在此人一念之间。那重光的语气,也不由放低了几分。

    若此人同意相助,那么哪怕拼着身受重创,他也要将那宗守击杀在禹岚山。

    红衣则一笑:“本尊还是置身事外的为好,禹岚山之事,与本尊无关,莫来问我。”

    即便要改变心意。也不在此时。

    那重光气息一窒。冷哼了一声,直接起身,拂袖离去。

    不能插手云界。那么今日这禹岚山之战,就已经是收官。

    道灵穹境惨败之局已定,再不能逆转。

    再留此间。已然无益!

    才走数步,重光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又看向敖坤,一声冷笑,满含着讥讽之意。

    “对了!本道这里还有一事,忘记与敖兄说起。只需再有旬月时间,我那师弟弟妹,就可返回云界。据说碧儿她,曾是敖兄的道侣?故人相见。必定是有许多话说。本道对此,是期待之至!”

    说完之后,却是长声大笑,狂意满含,步空而去。

    那血衣此时亦是似笑非笑,满含深意的看了敖坤一眼。

    “敖兄!本尊曾听闻,那位华云真人。如今已将要突破圣境后期。以一枚因果龙丹,炼制出一口龙灵剑。这些年闯荡四域,鲜有对手。还有那敖碧,也是圣境中期,名传诸界。实力亦极其了得。敖兄定要小心为上——”

    话音落下,同样是踏破了虚空。直接离去。

    敖坤全身骨骼,却是不自禁的一阵‘咔嚓嚓’的震响,浑身气劲爆裂。

    因果龙丹?敖碧?果然——

    心中是阵阵刺痛,几欲滴血。片刻之后,那起伏的心潮,就又再恢复平静。

    神情淡淡,敖坤握住了双拳。也好,当初的错,就由这双手,来亲手解决。

    恰好感觉一道略含忧色的目光,在遥空望来。

    敖坤抬头望,只见正是明玉。于是淡淡的一笑,表示自己无妨。

    这一刻,心中对那个正在禹岚山,肆意屠戮的小子,是说不出的感激。

    若非是宗守,提前把他从龙壁中释出,若非是毁灭龙丹,若非是这开天辟地的‘存亡’大道。

    他真不知自己,面对那敖碧,那对贱人之时,自己将是何等的无力——

    这因果,却是越欠越多了。还不了,也偿不清——

    ※ ※ ※ ※

    此时在禹岚山,已经再无多少声息。人数近两万的六宗弟子,都被六只圣火银蚁与小金联手,屠戮一空。

    只余山巅之上,那太易玄坤阵还在运转。晗曦是悠闲自在的,渡着雷劫。

    而高达十七人的灵境修者,还有那二十一名真武剑士,则都被分列在宗守两侧。

    或是陷入昏迷,或是目光狠戾,又带着几分绝望的,看着眼前这悬空而立少年。

    本就重创,此刻在剑压凌迫之下,都是动弹不能。

    而此时若是注意望,可见整个禹岚山,那满山的血液,都在纷纷流淌。

    却非是往山下淌落,而是往山巅汇聚。在宗守身下,聚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潭。

    一丝丝阴魂之力,也被抽取,从无名剑的剑尖涌入。

    使宗守的气机,不断往高处攀登,那剑势亦是以疯狂之势,不停的增长。

    只是那太易玄坤阵,直到此刻,都是毫无反应。唯独只灵阵,还在运转之中。

    ——道灵穹境那边,并未将对应的灵阵停下。

    宗守微微抬目,再看了此阵一眼。心内是杀机充溢,却强自压抑。仍旧斜提长剑,再一次出声。

    “有请无墟宫主,接孤一剑!”

    百万子民之亡,皆由此人而起。若不将这始作俑者斩落,他宗守怎能心甘?

    那太易玄坤阵,却仍旧是一阵寂静,还在运转之中,未有停顿。

    宗守皱了皱眉,意念一动,血色剑光微旋,就将旁边,一个灵境修者的头颅瞬间斩下,随手丢入到那阵中。

    那太易玄坤阵运转,只一眨眼。那头颅就不见了踪影,已是飞传至数万里外的穹境内。

    宗守口中,也再次淡淡出言。

    “有请无墟宫主,接孤一剑!”

    声音震荡四野,响彻十万丈地域。待回声终落,这禹岚山巅,又一次陷入死寂。

    宗守手提着剑,再次开始了等待。

    秋华的是瞳孔一缩。望见那血潭内的血。竟是一滴滴的飞起,被汲取入那剑身之中。

    而此刻宗守的气机,也是愈发的酷烈浩大!那剑意是无比的强横。无比的霸道,也无比的疯狂!

    此刻他脑内,已只有一个意念。

    ——不能过来!绝对不能!会死!

    剑意横压之下。却无法开口。也知这心意,不可能传入到无墟耳中。秋华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乞求,祈祷。

    此时在道灵穹境,万魂灯室之中,那十余位道人,同样默然无语。

    “有请无墟宫主,接孤一剑!”

    这清冷之声,第三次响彻穹境。所有人,都是齐齐透空望去,看向那座把声音传过来的太易玄坤阵。

    恰好一颗人头,从阵中滚落了进来。

    诸人灵念,都可通过这灵阵,往数万里外的禹岚山巅,探查过去。

    面色都是惨白一片。知晓那边能丢过来的人头,绝不止是一颗。

    无墟却兀自是一言不发,如泥雕木塑般,坐在上首,仿佛全然不曾听闻。

    而其余十几人。虽是不满,目透怨愤之色。却亦不曾出语相逼。

    禹岚山已然惨败,再无法挽回。那宗守虽以数十灵境修士的性命要挟相逼,可此刻即便无墟过去了,怕也是于事无补。反而可能平白,搭上这无墟的性命——

    宫主身陨,道灵穹境,就更无面皮见人。

    仅仅十息,那座太易玄坤阵中,又是一颗人头,滚落了出来。

    这一次,却是一名真武剑士的头颅。

    宗守那清冽的声音,也第四次响彻穹境。

    “有请无墟宫主,接孤一剑!一剑不死,孤可饶此间狗辈性命——”

    听得‘狗辈’二字,诸人的目内,都是一阵暴怒。

    可当这句话落下,多数人的目中,都是不自禁的透出几分期冀之色,齐齐看向了无墟。

    若说先前,是知晓逼迫这位即将退位的宫主,并无益处。

    那么此刻,却都是胸中满含急迫之意。

    道灵穹境诸脉之间盘根错节,此间这十数位道人,谁都有一二亲近之人,在此刻那禹岚山之巅。

    或是师兄弟,或是子侄。

    ——只是一剑而已,定能接下!试试无妨!

    那无墟睁开目,悠悠一叹。他能不顾念秋华弟子之情,知晓即便接此一剑,也于大局无补,更不惧别人,说他畏敌如虎。却不能犯这众怒——

    一个踏步,就已经至阵前。手执长剑,踏入阵中。

    而此时在禹岚山巅,宗守也目光一凝,望见那太易玄坤阵中,出现了一个道人的身影。出现之时,就是一剑刺来。

    不用分辨,就知此人,正是穹境宫主——无墟真人。

    这是岁月剑意!

    毫不犹豫,宗守一剑斩出。而在其身后,也蓦地一个黑点炸开。

    然后轰然膨胀,仿佛一个巨大的世界,正在生成。无数的法则,无数的能量,伸展开来。

    元一剑之太初!

    当!

    一声尖鸣,双剑交击,动静却是出乎意料的小。

    只宗守的身下,大半个禹岚山体,都在这须臾间,化作风沙散去。

    而无墟脚下,那座太易玄坤阵,是随之崩灭。无墟整个人,也一阵扭曲,消失在这片空际。

    宗守一声冷笑,任由此人的身躯,借那法阵残余之力,返回道灵穹境。

    血色的剑光卷动,此地数十颗人头,都纷纷坠落!{<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