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六七九章 嵊山黛玉(求推荐求月票)
    <tr><td>

    <div id="content">    在狭长的灵河中飞速的滑行着,珈明罗的每一次吐息,都吞吐牵动着此处的磅礴灵能。

    断去的四肢肌体,隐约已有了几分复原愈合的迹象。身后的那对破碎蝠翼,也再次伸展开来。

    这是夜魔族的天生自愈神通,若非是他知晓此刻,还不是疗治伤势的时候。那么只需几十个呼吸,这外伤就可全数复原。

    这里距离界河已经不远,只需大约半刻时光,就可抵至。此次降临云界,他虽是孤注一掷。可在那界河之内,却也仍留有一些人手。

    整整十万大军,还有十数位九阶强者,只为看守那古木巨舟的残片。

    只需到了那里,即便是宗守,亦拿他无可奈何!至少可安然逃逸——

    不过也就在珈明罗的眸中,才刚闪现过一丝喜色之时。

    一道银光,忽然划空而至,出现在他灵觉感应之中。

    “飞刀?”

    心念中只一刹那,就已辨识到此为何物。

    珈明罗眸中,顿时是惊骇欲绝。犹自记得第一次交手时,那变幻莫测的飞刀。

    在实力全盛之时都无法躲避,又何况此刻?

    连续几个变向,果然那刀影仍旧如影随形的追觅而至。

    虽是身后千万重赤色雷罡,层层叠叠的陆续闪耀,却也无法阻其分毫。

    锋锐无匹的刀意,将那重重赤雷强行排开。而后是刀身猛地增速,将他的胸腹。再一次洞穿!

    血光飙洒,珈明罗猛地发出一声仿佛恼恨至极,又含着无比惊惧的怒吼。

    那痛楚反而不在意,身躯四肢的伤口处。都纷纷爆出了一团血雾。甚至一些完好之处,也都纷纷炸裂。化作一丝丝强横元力,在他体内奔腾流淌。

    使珈明罗身躯的遁速,突兀间再增近倍!

    只是那危机之感,依然是离他越来越近。隐隐感觉,一股杀机凛然的意念,正将他牢牢锁定着,无法甩开。无法脱离。

    那速度亦是不紧不慢,毫不焦躁,却始终牢牢跟在他身后。

    忽然之间,珈明罗忆起了之前。宗守对他说起的那番话——

    “孤若是你,此时便该逃。最好是离开云界,孤寻不到的所在——”

    只是在这附近,又有何处是那宗守,寻不到的地方?

    再想起那在七霞山下葬身的近百万同族。珈明罗的胸中,更是在滴着血!

    再有二百个呼吸,就已可至界河。可此时在他眼中,却已是遥不可及。

    又是一道银光横空而至。从后追索而至。正当珈明罗,意欲躲避之时。前方处忽而也是一股凌厉气机,横阻于前。一道飞爪锁链。猛地破开了数重空间壁障,向他遥遥抓至!

    是宗守?

    旋即珈明罗就觉不对,这个人虽也气机强绝,可却远没有宗守,那般的霸道蛮横。

    只是这念头,才方一闪过。他的身躯,就已经被这飞爪,牢牢的擒拿。

    一丝丝令人感觉寒酷之至的真力,侵入他的四肢百络,使他全然动弹不得,也挣扎不出。

    直至此时,才看清楚这将他擒住之人的面孔。

    珈明罗却微微怔住,眼前这位,竟是个女子——

    三千丈雷翼挥动,宗守在那一重重时空间层中踏步。

    雷翼每一次扇动,都以绝强无俦的力量,撕开空间。是他与前面的珈明罗,距离更近一分。

    保持着不急不躁的节奏,保持足够的真气魂力以备不测,又不使那珈明罗逃脱。

    只是当第二枚云焱飞刀射出之后,宗守却是微微一愕。

    六神飞刀,从无虚发,不死即伤!

    此次也没例外,遥遥感应,这一刀应当是已经伤到了珈明罗。

    可为何这人的气息,忽然停下。是已经绝望,放弃了逃遁?

    以此人的性格,坚韧当不在他之下,多半不会如此。

    百思不得其解,宗守摇了摇头。身后的黑翼再次一扇,出现在了那珈明罗气息所在的那片空间。

    而后宗守的神情,是微微一凛,挑眉看向了对面。

    只见一个人影,正立在那处虚空。手中执着一条锁链,尽头处的飞爪擒着一人,正是珈明罗。

    这是一个只有十八岁年纪的女子,身影极致婀娜,明目皓齿,香肌玉肤,清艳脱俗。一身素裳,气质空灵冷冽,眉目间则全是化不开的寒霜冰意。

    此时正微微好奇,朝着他望过来。

    是她?

    宗守目光微缩,只觉是呼吸稍稍一窒,心中亦是一阵震颤。

    那个在嵊山之上舞剑,令他久久无法忘怀,为之朝思暮想的身影,今日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原来这个时代,居然真有其人——

    说来也是,此女在嵊山镇压从外域入界的妖邪。似夜魔军降临这等大事,怎可能不至?

    或者很早之前,就已经是窥伺在旁,等候着时机。

    心脏跳动,可宗守旋即就又想起了轩辕依人。而后那翻腾激荡的心境,就又渐渐寂冷了下来。

    自己这一世,既然已有所爱,那就无需再奢望其他——

    这是他前世憧憬之人,可即便能再来一次,他也绝不会后悔。

    想起了依人,胸膛之内顿时就是一股暖意,那失落黯然之感,也消减了大半。

    旋即目光,就又落在此女的脚下。那双赤足之上,赫然可见一条满是倒刺的银色锁链,穿透骨肉,将她的一双玉足,牢牢紧锁着。

    更知此女身上,此时还有着无数的禁制,使其每时每刻,都承受着无尽的痛楚,无尽的折磨。

    那种疼痛,绝不在他几年前,承受双脉扭曲冲突的折磨之下,足以让人发疯!

    眸中掠过一丝怜意,宗守随即便深呼了一口气,神情又恢复了平常。

    即便彼此之间并无缘分,只为前世那点念想,他也终需为她做些什么。绝不愿这女孩,在那嵊山被困束一身。

    只是此刻,却还不到时机。

    目光淡淡的扫了那已动弹不得的珈明罗一眼,此人虽已失去了反抗之力,却仍是奄奄一息,未曾死去。

    宗守的眸光一闪,就又再注目那素衣少女。

    “仙子可是来自嵊山?冷黛玉冷仙子?”

    那素衣少女明显一怔,似乎是在意外宗守,知晓己名。

    先是微微颔首,旋即就又摇头。她是名唤冷黛玉不错,可不是什么冷仙子。

    宗守一笑,身后的一双黑色雷翼,继续伸展。

    漫空三千二百丈,气焰滔天!

    “这珈明罗,乃孤之大敌,不止可否相让?若能如此,孤必定感激不尽!”

    那冷黛玉微微蹙眉,用锁链提着珈明罗,往后退开一步,面现出警惕防范之意。

    又觉有些不妥,毕竟这一次,是她虎口夺食。于是又解释了一句:“有用!”

    言只两字,宗守却知其意。是这珈明罗,多半对那人有些用处——

    只是这位夜魔王子,实在知晓的太多。他宗守,也绝不会容其活着离开云界。

    知晓此女的性格,更身不由己。即便是与之好生商量交涉,也是无有用处。

    那么只有战了,在她的护持之下,强行将这珈明罗击杀!

    心中自嘲,与这令他魂牵梦萦,一段日子更失魂落魄之人第一次见面,却是要以兵刃相见。

    只是此时,彼此间却绝无寰转的余地。

    手按着无名剑,宗守身周,那本来已经淡去了的剑意,再次冲腾而起。

    语音也转为平静无波,淡淡道:“此人对仙子有用,可在孤而言,却是必死不可!既然谈不拢,那就只有剑下见真章——”

    那珈明罗早已是绝望,知晓即便落在这女子手中,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局。

    这时闻言,顿时是一声嗤笑:“这是欲杀人灭口?那什么元一之黯,元一之白,真好剑术!好神通!若被你宗守成了气候,必是我夜魔死敌!只是我倒要看你,到底能够瞒得了多久——”

    说到此处时,忽又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事。

    无量之光,无尽之暗。记得几年之前,那佛家的大日如来,将自己教义经文中的‘无量光’三字,改为‘浩瀚光’。

    因此人是夜魔的大敌,故此特别关注。也知佛家之中,此时已多了一位佛尊,无量终始佛。一些世界的佛寺,已经有了这位佛尊塑像,只是面貌仍旧不明。在等其正位之时——

    无量终始,终始,是他?

    说来那两剑,也的确是有宇宙之终,世界之始的意蕴——

    珈明罗的心中微颤,面色也是神情怔忡。

    正欲出声,宗守那边就已出剑。身后龙影咆哮,手中的剑,也是化作了白色龙形,朝着少女立身的所在,横贯而去。

    白金龙剑,斩!

    冷黛玉蹙了蹙眉,身后一口青竹剑也飞腾而起。

    却是也剑修之法御控,在身前布下千百剑光,密密麻麻的封锁。同时手中取出了一面银色小盾,

    果然就见宗守的剑,才到身前千丈,就由实转虚,化作玄阴龙剑,直击珈明罗。

    冷黛玉的小盾,是恰好拦在玄阴龙剑之前。

    轰的一声巨响,剑气震荡激散,那漫天气芒之中,却夹含着一点银光。一个转折,就将那银色小盾绕开,洞穿了珈明罗的脑髓。()

    {<a href=".ptwxz." target="_blank">.ptwxz.</a>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