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六七八章 非战之罪(第三更求推荐求月票)
    “被逼到这绝境死地,居然还被他赢了——”

    七霞山一处位置稍稍偏狭的山头之上,赵嫣然正是有些失神的低声呢喃着。

    只见那山下,只是顷刻之间,就有成千上万的夜魔,被斩下头颅。

    先前可以完全凌虐的对手,此时却令他们是全无抵抗之力。

    此时山下,已经是横尸无数,血流成河。

    那些四阶实力的夜魔,虽是在飞速向东面方向飞逃着,可在这烈日底下,已经没有往日的敏捷。

    此时处境,也是极其不妙。在她眼里,更已经是离死不远。

    宗原统辖的的三十万铁骑,此时已分兵三路。往前方穿插,直接将这些夜魔的后路,全数堵截断去。

    ——即便是能逃走,又能逃到哪里去?此处往东,就是云海。往西面唯一的一条道路,也在乾天山控制之下,此时更被彻底炸塌。

    只不过是早死与晚死的区别——

    轩韵兰此时正是抚着琴,是秦王破阵乐。激荡的琴音,遍及山下。

    此时见那山下的诸军,已经渐渐脱离她琴曲所能企及的范围之外,方才停下。双手十指,正是鲜血淋漓,

    这一夜之间,每隔半刻,她必谈一曲,音传数十里地域。

    安宁净神曲,可疗治内伤。秦王破阵乐则可激人斗志,振奋士气。

    知晓这琴音的作用。是微乎其微。却哪怕体内气机枯竭。也依然不愿放弃。只愿为宗守,略尽绵薄之力——

    此时听得赵嫣然之言,轩韵兰顿时‘咯咯’一声轻笑:“胜了还不开心?记得嫣然你自昨日开始,就担忧了一晚。太师叔祖足智多谋,又有这许多名将贤臣辅佐,怎会真的被逼入死地?”

    赵嫣然‘嗤’的一声冷嘲,要说心忧,这轩韵兰也不在她之下。

    却也不曾反驳,只是目光略有些迷蒙的,看了看东面。

    “以蜃镜破敌。那女人的脑瓜子,居然还真是不错。先前小看她了!那家伙的眼光好毒——”

    又轻笑着道:“今日这一战后,我们那位太师叔祖,不知算不算得上是云陆之东的霸主?”

    轩韵兰一怔。而后也是默然,陷入了沉思。

    只片刻时光,就已明赵嫣然之意。

    这辉洲岛的位置,可说是极其重要。距离中央云陆不到一万九千里,而南面的南风云陆,是同样只有一万八千里距离。

    若是快船,只需三五个日夜,就可抵达。

    再有附近三万里内,那十二岛中,就有三处大岛环布四周。

    地域换在古时。自少可相当于六洲之地!

    面积想加,足可相当于一个东临云陆。而且都是矿藏丰富,物产良多。

    此时大多是在战乱之中,诸城并起。仔细想来,若是宗守愿意,整个云陆之东,无人可当其锋。

    携覆灭夜魔大军之威,只需几年经营,就可将这几处大岛,纳入治下。

    心神不由是一阵恍然。这乾天山,不经意间,已成擎天大树!

    赵嫣然接着又笑道:“记得中央云陆之南。还有十几处蛮国,与我苍生道关系匪浅。宗守势强至此,也不知门中诸老。会如何选择——”

    中央云陆广阔无边,即便是大商。也不能将所有地域,尽数纳入治下。

    此时在其东南,就有整整十余州之地,游离其治外。

    那里也是诸强并起,不过与其说是蛮国,倒不如是蛮部。

    有诸多部族存在,强者可使诸部臣服,若是势弱,则只能依附于下。被人称为化外南蛮——

    有些许上古之时,诸部酋长共治的味道,却又更残酷了许多。

    诸部之间,厮杀争斗不绝。权斗之时,也往往都是血腥无比。

    苍生道也只有在这些混乱之地,才可以插得进手。

    这万年以来,也颇控制了一些部落。

    可笑的是,苍生道三宗六门,都欲在此尝试那人人平等之道。可结果却往往是弄成一锅乱粥,只能被迫放弃。使许多门人弟子绝望,转而更专注于修行。

    最后得出了结论,是化外蛮夷,民智未开,不适合这平等之法。

    祖师羲子的大道,只有在中土人文繁盛之处,才可完成。

    于是这两千年来,三宗六门都渐渐消停了下来。

    于是更势力大增,许多蛮部,都将苍生道诸宗引为靠山臂助。

    不过蛮国,都在苍生道控制之中。

    宗守显出这般无敌于世的气象,军势威凌一界。

    真难说苍生道内诸宗之主,会作何抉择——

    东南之霸?

    轩辕兰脑里下意识的,掠过了这念头。而后目光缩了缩,挥手在琴上轻弹,发出‘叮咚’一声轻响。

    清冽的琴音,使她的心境,瞬间平复了下来。

    “此事非你我二人,所能置喙。再说如今谈这些,也实在太早——”

    确是是早了些,宗守要将周围几个大岛纳入治下,至少需几年之功。

    南风云陆,此时亦有一强国崛起。此国君王,亦是枭雄之辈。是必定不会轻易,向宗守俯首称臣!

    要攻略东南,踏足云陆。中央皇朝必定是要警惕有加,中土那许多世家宗门,也绝不会坐视。

    如今的宗守与乾天山,仍无足够的实力去应付。

    只是此时,宗守气象已成。文有任博张怀这等良相,武有邱为虎千后这般可独当一面帅臣。等到那一天来临,又需多久?

    又注目下方的修罗杀场,绝世名将,无双统帅——

    此时云界,国势能力压乾天者,可超出五指之数。

    可若是在战阵之上,却只有大商皇朝,能够稳胜一筹!

    “说的也是!”

    赵嫣然晃了晃头,又想起了当初初见之时。记得宗守当日是吊儿郎当的,坐在翻云车上。

    那时的自己,可从没想过这惫懒的家伙,是如此的不可一世。

    再对比二人成就,真叫人情何以堪——

    旋即就又微觉奇怪,看向了一旁的净音,疑惑道:“你在看什么了?都差不多有一刻钟了。”

    这还俗的尼姑,经常都是一言不发,并无什么值得奇怪之处。

    可今日自从半刻之前,宗守与珈明罗的身影,忽然消失。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天空,不曾移开过目光。

    哪怕是那炽热的光束照下,山下战局逆转,这净音也不曾去看一眼。

    “可是担心宗守?莫非也是喜欢上那家伙了?”

    赵嫣然一副了然状,自以为猜中了净音的心思,似笑非笑:“也难怪!那家伙如今是九尾天狐血脉,净音你这么单纯,不被迷住才是怪事。放心,我看那家伙暗牌无数,要胜那些人或者有点难度,保全性命却是十拿九温,可没那么容易被暗算。”

    心中是真的不曾忧心过,尤其是此时大胜之后。乾天国势已定,宗守的王道之武,至少可增两成之威。

    目光所及,可见那宗原正统着数千血云骑,陆续腾空而起,往空中那片黑幕踏去。而那块被封锁的空间,此时也濒临破碎。

    净音面色一红,连忙把头低下。

    才不是喜欢!只要能完成把赵嫣然,渡入佛门的重任。她就准备重返师门,此生长伴青灯。

    可旋即目中,就又透出了浓浓的疑惑之色。

    方才她是分明无比的感觉,那被封锁的空间内,一股令她心悸不已的气机。

    也不知是来自何人,只感觉是对她重要之极,甚至超过了她性命——

    忽的轩韵兰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亮的星辰——”

    赵嫣然与净音,都是微微分心,再次望去。

    只见在那天空北面,一颗星辰正闪耀着星辉,清晰无比,明亮耀眼。此时虽正当午时,烈日当空,也无法遮其光辉。

    赵嫣然认得,那是摇光破军——

    隐隐可觉,那一丝丝星光,正在与不远处,另一个山峰之巅的那金甲女人,交相辉映。

    赵嫣然却不自禁的撇了撇嘴,以示不屑。

    上应摇光,不世名帅么?

    ※※※※

    混乱的虚空壁垒之外,珈明罗在那灵河与时空间隙之间,飞速的奔逃着。

    身形不断的摇晃,形貌仓惶,而此时这身躯,也不能简单的以‘狼狈’二字来形容。

    记得数月之前,他踏入云界时,虽算不上的意气风发,却也是壮志满怀。

    可才不到三月,就不得不从这云界逃离,逃的是如此凄惶。

    体内的所有气力,所有潜能,都被他强行催动压榨着,以提升遁速。

    虽是未曾特意以灵识探看,却能感觉到身后。那股异常危险,令他是惊畏无比的气息,是越追越近。

    直至如今,仍是不解。那人如何能斩出那样的一剑——

    比之夜魔族的死敌之一大日如来,还要更浩瀚,更强横。近乎无穷无尽的光——

    光无量!

    珈明罗的目里,却闪动着一丝希望与欣喜。

    今日一战,败得虽惨,惨到四肢断去,两翼尽毁。

    可只要把今日的消息带回,他珈明罗,未必不可再有崛起之机。

    ——夜魔死敌,非战之罪!

    族中诸圣,他那位父皇,绝不会容此人再存活于世。

    绝不容诸界之中,再崛起一位大敌!

    只需这消息证实,他珈明罗仍将是可继承皇位的八位皇子之一。(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