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六零四章 回城惊变(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第六零四章  回城惊变(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离开阴龙谷,宗守就直接将那八万精兵卒抛下。只率着四千血云骑,轻装疾行。四千里地,以四阶龙角翼马的马速,奔行大约一日,就已远远可望见那高耸的乾天山。

    不过当穿过邪灵沟镇山关,抵达那乾天山城墙下的时候,宗守却忽然勒住了马。使整个骑队,都蓦地止住。

    四千血骑,有如一人。而后是眯着眼,看向远处的城池。

    繁华喧闹,一如十几日前,他离去之时。不过他这座居城,此时看来,却总觉是有些不谐。

    “好浓的妖氛!果然是八尾雪氏!”

    宗非一声轻哼,这次他随宗守去阴龙谷,在那里坐镇。故此也是避开了,乾天山内的变故。

    不过也是最晚知晓,这雪氏的到来。

    此时面上,全是愠怒之容。又隐含着几分振奋,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身旁,正眺目远望中的少年。胸中并无犹意,反而是无尽的欣喜。

    九尾!他这后辈,宗家如今的族长,已然是九尾天狐之血!

    本来是不知晓,只知自己的血脉,发生了些变化,居然跳入到了八尾层次。

    可一当他与宗守,再次站在一起时。那种感觉,却是再清晰明白过来。

    那源自血脉中的威慑与联系,令他心神震颤。

    那一刻的感受,也简直无法以言语行凶。

    此时的宗守,已经是他们狐部一脉,当之无愧的妖王。

    宗守却并不说话,细细的打量。目光从那城墙上扫过,只见那上方的守卒,看似与以往无异。似模似样,几乎无有破绽,可从一些细节,却仍可看出异常。

    比他麾下的精兵,还要更精锐。似乎是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次残酷厮杀,有着浓郁的杀气,也极其剽悍。

    远非是他乾天山的将士,所能企及——

    先天强者的数量,只是比乾天山稍稍多些。不过若是两军交战,只怕乾天三镇,都战不过对方一镇之军。

    这就是雪氏的族兵?看来这昔日的狐部皇族,在外域的日子,也并不比留在云界的狐族好上多少。

    这样的精兵,若非是经历过无数连绵争战,是练不出来的。

    怪不得,这雪氏敢以二十万人,就在算计他的乾天山。又能自信,在他死后,可以压制住那才刚刚降服不久的东临诸城。的确是有些本钱——

    除此之外,在这城内,似乎还有着专用于争对血云骑的布置。

    数息之中,城内似乎终于惊觉。城楼之上,立时一阵动静。而后那紧闭着的中门,在‘哐哐’声中,向两旁打开。

    近万人的甲士,踩着整齐的步伐列队迎出,而后拜伏于两旁,这是迎国主御驾之礼。

    宗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这些伏在地上甲士一眼。而后是一笑,首先策马前行。

    “入城!”

    只一声令下,四千血骑,便齐齐驱动了骑兽。整齐划一,亦步亦趋的随着宗守,行入那城门之内。

    城门之后,乃是瓮城。不过就在宗守,抵达到第二处城门之时。

    却见一个穿着文官服饰的男子,行至他面前,躬身一礼:“君上!此时乃是巳时,城中正值闹市之时。当街踏马,有些不妥。强横驱逐,则恐伤君上令名。还请君上前行,我等已将仪仗车架,准备妥当。”

    宗守眼神微微眯起,已是依稀感觉。这瓮城四面的城墙山,有无数的危险气机,忽隐忽现。

    也不知这里,隐藏了多少的强弓劲弩。

    是打算瓮中捉鳖?让自己把血云骑,抛在此间。这就是雪氏,准备覆灭血骑的对策?

    却不知若是他回来的时候,这人会怎么说?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宗守却是一笑,深深看了眼马前这青年文官。

    “孤如何行止,要你来教?今日却偏要率我这血云骑入城,你待如何?”

    那青年文官,似乎微微错愕。正皱眉抬起头,想要再劝说一句。

    宗守却已不愿与这人多言,随手一剑挥出。立时一颗头颅,被血光冲起。

    就在此人,被斩去头颅的霎那。那宗原尹阳,都是眉头一挑。

    发觉这瓮城四壁后的气机,这时是愈发的躁动了。

    寂静了片刻,而前后那两面城门,也在‘嘎嘎’的作响,开始闭合。

    宗原一声冷哂,手中忽然一只短戟飞出。以意聚势,四千人气络通联。

    血光一闪,就只听‘轰’的一声震响,那血色短戟,立时将前方那黄铜巨木制成的城门,轰碎了足足小半!

    不过当这门碎裂,却见一团团的灵光,忽然四下荡漾。一片片的扫过天际,形成十数层交错的光膜。

    宗守眼里精芒一闪,知晓这是护城灵阵,已经发动。

    多半是已经被雪氏之人改动过,恰好将这瓮城,牢牢的困住。

    再看眼前,只见那破碎的城门之后。是一片黑压压的甲士,将这城门,牢牢的堵住。

    而那左右前后,则忽然无数人,立在了堞墙之后,整整近万张十石强弓,正对着瓮城之下。

    宗守神情淡淡,四望了一眼,而后又注目身前。

    只见一个面貌依稀有些熟悉的男子,正带着几分微笑,站在那城门之后,数万甲士之前。

    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宗守,而后俯身一礼:“八尾雪氏雪莫飞,恭迎君上回城。我家殿下,已到了宗氏祖祠,等候殿下参拜——”

    宗守却直接将此人掠过,看向了雪莫飞的身后。

    只见那宗凌宗寒,都是木着脸,站在那里。除二人之外,还有其余十几人。

    不止是宗氏,便连铁虎族与风熊族几个长老,也都是静静立着,面色是苍白如纸。

    淡淡的扫了这些人一眼,宗守一笑:“雪莫飞?那雪莫言与你是何关系,两人好生相像。你家殿下是何人,架子挺大,敢让我宗守参拜?我若不去,又当如何?”

    “雪莫言是吾亲弟,记得他是死于君上剑下!至于我家殿下,乃是我八尾雪氏之主,你宗守的主人!尔宗氏窃取我雪家威权近六千载,而且也该还于我雪氏!”

    说到此处,那雪莫飞又语气阴冷的一摇头:“君上若是不肯去。雪莫飞自然是无法。好在这手中,还有宗氏一族,数十万人的性命,加上乾天千万子民。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玉石俱焚而已。还请君上三思,莫要逼我动手!”

    宗守‘嘿’的一哂,不过还未等他说话。只听这城中,忽然传出一阵喧闹声响。

    讶然的眺目远望,只见那乾天山腰处,竟是腾起了一点火光,而后迅速四下扩展开来。

    乾天山?含烟宫?

    这八尾雪氏,看来还真的是准备向这处下手。

    轩辕依人,有那面灵盾护身,倒不用怎么担心。可轩辕通夫妇,却还在含烟宫中。

    不过眼看着那燃烧的火焰,宗守却不怒反笑,胸中那股杀意,渐渐是沸腾激荡。

    上霄山覆亡的殷鉴在前,这雪氏却就敢重蹈覆辙。真以为这次,可将他赢定?

    宗原尹阳,虽不说话。目光却微微一赤,手按着大戟,气息低沉压抑。

    “殿下可是心急了?”

    那雪莫飞却是一笑,只除了宗守那森冷笑容,有些让他心惊之外。

    几乎一切的反应,都在他意料之中。

    “放心,我那几位部下,都是晓事之人。君上的两位嫔妃,定然不敢随意冒犯——”

    在随意二字上,特地加重了语音。眼下之意,若是宗守不配合。那就不得已了。

    不过就在他话音方落之时,那乾天山上已是蔓延开来的大火,却忽然熄灭。

    倒是那厮杀之声,渐渐响亮,震彻了天空。山巅之上,更在瞬间,浮现出无数的灵纹禁箓。

    那兵刃交响之声,也只是局限在山腰之下。

    宗守顿时心中一松,这邱为果然不负他所望!

    这乾天山巅,仍是守的滴水不漏!令他最后一丝担忧,也可抛下。

    那雪莫飞微微皱眉,旋即就毫不在意,重又恢复了笑容:“不知君上,意下如何?”

    却在那话音落下的霎那,一股莫名的气息,忽然凌驾于此。

    四千血云骑中,其余人都无所觉。只是出身狐部之人,都有感应。

    不由是互相对视了一眼,眼神怪异。

    宗原更是眸中寒芒微现,手中的枪握的更紧了。可清楚感觉,那从血脉中传递过来的压迫。

    若是换在以前,怕是自己,立时便要力量全失,任人宰割。这时候,却只觉微微不适。

    宗守心中亦是一乐,九尾么?不对,似乎还有着缺陷。

    此时的感觉,便如一只发育不全的小兽,在挑衅真正的一族之王。

    神情默默,沉吟了片刻之后,宗守却忽然点头:“也好,我便跟你走一趟。也想看看,你们雪氏之主,到底是何等人物?”

    若非是他宗守,早已在几年前,就不受这血脉所制。若非是阴龙谷中,凝聚了九尾之血。今日之事,真不堪设想。

    他宗守又岂会能令这雪氏之主好过?

    此言才出,旁边的赵嫣然,就发出了一声惊咦,连忙扯出了宗守的衣袖。

    &lt;a href=&quot;<a href=".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 target="_blank">.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a>(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