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五五一章 小丑一般(求月票求推荐)
    第五五一章小丑一般(求月票求推荐)

    中央云陆,皇京城风华宫内。黄袍老者正是背着手看着眼前的舆图,唇旁是冷笑不绝。

    “如此说来,凌云宗已经在上霄山设下陷阱,那宗守已经为自己的未婚妻跳入了进去?倒不意这乾天妖王宗守,居然是个多情种子。今日看来,此人真不似能成大器之人——”

    语音中微带调侃,而旁边几位静立的内侍,都是眼观鼻鼻观心,沉默着不敢说话。

    那老者语气接着又是一变:“太尉怎么看?”

    此时在一旁座椅之上,还坐着一人。亦是满头苍发,容颜枯槁,垂垂老矣。不过却骨骼奇大,仅仅是坐着,就透着股旁人难极的虎气。也未怎么深思,就开口道:“合七大宗门之力,覆亡一小国。这凌云宗,真好大的手笔!这些宗派世家,不畏王法,不服天道,都可谓是乱臣贼子,无君无父!若非是此等人,云界之中早已一统,何至于战乱不绝?”

    说到此处,语气更是阴寒:“不过这乾天山,也好不到哪去。真是无理蛮夷!居然敢扣押吾大商使臣,实在好大的胆子!在臣眼中,这两方之间,不过是狗咬狗而已,不值陛下浪费心力!”

    那黄袍老人,却皱了皱眉头。他想听的,可不是这个。

    太尉明显无奈,最后摇了摇头:“陛下!那两条大型灵石矿脉虽好,宗派世家插手凡界战事,此例也不可轻开。不过我大商如今,是鞭长莫及。万里远征,风险实在太大——”

    “你也是这般说!”

    老人听得是微微一叹:“朕也知这道理,只是一想及这两条矿脉落入那些宗派之手。这些修者的实力,必将大增,就觉心忧不已。罢了!你且看看这个——”

    一边说着,老人一边将一张奏折,拂至那太尉身前临空悬停。《》后者打开之后细看,而后现出若有所思之色:“龙象城主阳凡?我记得此人,是千城盟的盟主?愿投效大商,向陛下称臣纳贡。原来如此,哼!此人倒是好心机!依靠东临诸宗之力,覆亡乾天山。之后又转来借我大商之势,来对抗凌云宗。当真是野心勃勃之辈!”

    “太尉猜的无差!”

    黄袍老者也在笑,意味深长:“只是朕最欢喜的,便是这些有野心之人,要的就是他的不甘蛰伏。太尉以为如何?”

    “倒是可行!臣请陛下,可册封他为东临之主!”

    那太尉微微颔首,眸中也微透冷意:“乾天山亡后,东临诸宗必定要转而对着龙象山,极力防备,也必定要保持东临乱局。此人若想在凌云压迫之下,能有成就,必定要依靠我大商。倒不妨把这水搅的更浑些!借助此人,我朝或可插手东临事务——”

    皇袍老者顿时大笑出声:“此言正合朕意,那凌云宗不是想要乱么?朕偏要册封一个东临之主,让这阳凡得大意名份!若这凌云宗,仍敢直接插手,朕也不吝起兵,攻下他们的那座云宫!”

    到最后一句,已是透着森然杀意。而二人语间,也只当是宗守与乾天山,已经不存在了一般。

    ——只率七万骑军,闯入诸宗精心布置的陷阱之内,那个小小的妖王,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自是容不得那凌云宗猖狂!”

    那太尉微微颔首:“不过这阳凡,却也同样需小心!此人狡狯,不易控制。臣劝陛下,既用也防——”

    “此是良言,朕省得!”

    一边说着,老者一边在一张金册之上,专心凝神的书写下‘阳凡’二字。自己如铁划银钩,工整无比。

    接着又将几本奏折,几张满布字迹的宣纸,加入到册内。

    而后走到一旁的书架,看着眼前另一本,有着‘宗守’字样的册子,不禁是微微一叹:“此子聪明,继位不到三年,就有一统东临之势。这么早便陨落,确然可惜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子之败,便在不知收敛,树敌太多。再有时运不济——”

    正欲将这本金册取下,忽的门口处,传来一个尖细的嗓音:“陛下,国师求见!”

    老者回过头,只见门外站着的,正是内侍少监高若。此时那面上,不知如何,全是无奈之意。

    “国师?可是重玄真人?”

    大商的国师,共有三位。一佛二道,却只有这位散修出身的重玄真人,可得他信任、

    “正是臣重玄!”

    门外一个高声回应,而后只见一个道袍中年,直接便越过了高若,直接闯入了书房之内。那如朱枣般的面上,此时满含着骄躁之色。

    “请陛下恕臣无礼,只因此事太过紧急。故此才强行闯入——”

    黄袍老者顿时一怔,面色也渐渐凝然:“无妨!不知国师是因何事,如此焦急?”

    他深知这位重玄真人,修为虽是高绝,也身具旁人难及之**力,可一向都是恭谨守礼,从不逾矩。今日如此,怕是真有什么急事。

    那重玄面上,却也满是冷凝之意,长吐了一口浊气:“半个时辰之前,臣在观星台体察天象。忽觉东面气运大炽,龙气冲腾,似有汇聚之兆。似乎那一陆气运,都已然汇聚于一人之身。陛下可知,这是何意?”

    老者再次失神,道家的那些典籍,他也看过不少。自然知道,这其中意味。

    “一陆龙气,聚于一人?这是真龙之气已聚?”

    强笑了笑,那太尉的脸上,也全是半信半疑之色;“莫非国师是看错了?此时东临云陆,分明是大乱在即。怎么可能会有真龙?”

    “重玄最初,也曾以为自己是看错。于是又反复确认之后,这才赶来!”

    注目看了那太尉一眼,重玄真人也同样是略带着几分惑然:“其实臣也不解,东临云陆并无能够一统云陆之人。即便有,有诸宗镇压,也难聚结真龙。这件事,当真是令人想不明白,匪夷所思——”

    黄袍老者正默默的思索沉吟着,接着又听那重玄再次言道,语音更是冷凝:“若只是如此,臣也不至于强闯皇宫。只因感觉这东临云陆一应变化,莫不与我大商息息相关!有鼎盛之机,亦有衰落之兆,看不清楚,实在是古怪,古怪!”

    那老者与太尉,听到息息相关四字时,本是目透着凌厉杀机。直到最后一句,这才平复下,却更是皱眉。

    若非是深知这位重玄真人,确实极擅气运命理之术,所言从无不中,也绝不会无的放矢。差点就以为这为国师,是在戏耍他们,

    有鼎盛之机,亦有衰落之兆?这到底是何意?

    也恰在此时,虚空中忽然一道紫金符箓,遥遥从远处落下,停在这房中一侧。

    黄袍老者‘嗯’了一声,将这信符取来,须臾之后,面色却是忽青忽白。

    也不知过了过久,才猛醒了过来。只见那重玄真人与太尉,都是疑惑的看来。

    老者皱了皱眉,是不动声色的,将这信符燃起,烧成了飞灰。而后淡淡道:“是东临云陆的消息!那乾天宗守,已将上古之时的血云骑复原。更以昔年符灵宗的十绝穹空大阵,封锁上霄山周围百里。只用四千人,大破上霄山下数百万大军。如今以树血杀双旗,欲踏平上霄玄灵宗!”

    这厅堂之内,顿时是死一般的寂静。只那太尉座下,传出咔嚓一声重响。桌下座椅,彻底粉碎。瞳孔更是紧缩成了针状。血云骑?武烈国的血云骑?那乾天山,竟已有四千之多?

    一时间,是无数的疑问涌上了心头、那乾天山,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武宗强者?有到底是何处,弄来的血云骑甲?那血骑杀心法,更不可能寻得。

    重玄真人的目光,也终是释然,不过更多的却是苦涩之意。

    总算是明白,为何一陆气运,会全数汇聚于一人。为何东临云陆,能够聚真龙之气。

    “原来如此!怪不得天象会有这般变化!以十绝穹空大阵封锁。那位妖王殿下,这是欲斩尽杀绝——”

    一声轻叹,重玄真人朝着上方微微俯身:“臣劝陛下!我大商在未有道兵,能够与血云骑抗衡之前,绝可与这乾天山为敌!四千血云,足可抵如今的浩玄一宗——”

    皇袍老者,却是默默不言,目中有忌,有惊,有羡,也有着一丝隐约惧意。正沉吟之时,却忽的心神一动,看向了远处。只觉远处那片天际,一片异常的灵力波动,远远传至。

    远隔数万里之遥,可即便是他,也只觉一阵心悸。

    “国师?不知这又是何征兆?”

    那重玄皱了皱眉,而后悠悠一叹:“当是上霄山上,有神境强者陨!若无意外,该是上霄玄灵那位三代祖师无疑——”

    即便似他,也不过是一神境修士而已。

    黄袍老者再不迟疑,把手中写着‘阳凡’二字的金册,捏成了粉碎!

    再将那‘宗守’的名册,移往前方,直接插入到第三位。

    好一个宗守!再观这阳凡,欲算计此等人物,当真可笑!简直小丑一般——

    &lt;a href=&quot;<a href=".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 target="_blank">.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a>(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