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四九八章 龙灵血生
    那石殿魁伟,浮于空中。可若站在空中,往后面眺望,却可发现这后面的一片楼宇建筑,满透着荒凉之意,是早已残破之极。许多地方,都是一片废墟。

    其中大部分,都是隐在一层层五色光膜之中,看不清形状。

    再以灵觉感应,则是毫无所得。这片空间,竟然已经是被一个庞大的灵阵,分割成了碎片。

    而那殿门之前,还聚着数百个人影,分成十几个人群,各据一角而

    刚一至此间,宗守就能感觉到。潜伏在他臂膀上的雷霆翼蛟,发出一声低吟。似乎欲从他臂上,腾空而起。

    而那边宗原,也是若有所思:“这里是上古龙殿之一?”

    宗守‘嗯,了一声,算是答复。他的雷霆翼蛟能感觉得到。宗原身上的龙魂,自然也不会毫无反应。

    上古时代,这一界的龙族极其强盛。是云界的主宰之一,直到云荒之时,云界异变,被诸多世界强行侵入。屡受重创之后,最后仓促之下,几乎举族退出了云界之外。

    而这个龙殿,便是龙族留下的废墟之一,据说是龙族圣地。整个云界,共有九个。

    这也是宗守,之所以会接手此事之因。

    一方面是顺便,一方面却是有所求。

    若能在里面,寻到什么东西,对他的雷霆翼蛟,必定颇有好处。

    御着剑,往那石殿门前行去。宗守却并未以那令牌,来遮掩住自己面容。

    直接就以宗守的身份,落在那石殿外的台阶上。

    这次的事情,只需办成即可·无论是‘宗守,还是‘谈秋,,其实都是无妨。

    那玉简中的要求,也是尽量不要与苍生道,扯上什么关系。

    凝目四望,只见此处诸人,也都以好奇的视线,遥遥望过来。

    更有一些·是目透寒意·隐隐间杀机凛然。

    宗守毫不意外,如今不止是谈秋这名字,在与绝欲战后,声传云界。

    宗守之名,也同样是声名远播。特别是东临云陆这片地域,基本是人人皆知。

    特别是在他手里吃过亏的几个东临大宗,早已是恨不得食他之肉·寝他之皮!

    怎么说来着?这叫做人的名,树的影!

    不屑的一笑,毫不在意的继续四处梭巡。而后目光,是微透着意外之色。

    望见了左面边角处·三个人影。那里三位,却有两个是熟人。另外一位·他似乎也熟悉。

    这一次,以宗守的身份过来,果然是对的。

    大步走了过去,直接站在那一男二女面前。然而宗守就无比欣慰的看见对面两个女孩脸上,果然是满脸的错愕茫然之色。

    “这可真巧!孤与两位,果然是有缘!非霜非寒,别来无恙?”

    他眼前二女,赫然便是几年之前,在水仙湖分别的叶非霜与叶非寒姐妹。

    两年多不见,这二女居然都已经到了六阶之境。无论身材面貌·都一如两年前一般,根本就没什么变化,还是十五岁的摸样。

    还有旁边的这个青年。面色冷峻,眸子是冰蓝色·漠无表情。

    宗守看了此人一眼,而后目光也微微眯起:“这一位·莫非就是你们两姐妹,寻的那位叔父?”

    他已经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眼前这一位,就是那水仙湖里的那只寒蛟。

    这么说来,这非寒非霜姐妹,果然是龙族一脉?可为何这么早,就能化形?

    “非霜非寒?谁准你叫我们名字?我二人,与你没这么亲近!”

    叶非霜神情变了变,又恢复了冰冷,接着又隐含不屑的一声冷哼:“这只是我家的一个奴仆而已,怎么能是我叔父?”

    宗守心中恍然,怪不得刚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当初从湖心离去之时,那从无名冰岛深处望来的一眼,他是至今记忆犹新。

    而眼前这个青年,给他的压力,则是不值一提。

    至于前面一句,是直接忽略。

    非寒那边,是仍旧在发愣。片刻之后,才有些口吃的,指着宗守道:“你,你,你真是那个守弟,宗守?”

    宗原早就心生不满,此时闻言,顿时蹙眉:“放肆!我家君上,乃乾天山妖王。你是何人,敢直呼我殿下之名?”

    叶非寒吓了一跳,气息也为之一窒。是全然不感置信,两年前的宗守,还只是刚入先天而已,而此时却明显已是七阶!

    气势更是慑人,站在那里,除了脸上的笑,显得有些可恶之外。似乎也确实有着几分尊贵雍容。

    这宗守地底,难道真是乾天山妖王?

    “说了不准叫守弟,要叫哥哥!果然还是非寒妹妹可爱些!”

    一边说着,宗守一边笑着捏了捏叶非寒的脸蛋。心中略略得意,两年半不见,总算是比这丫头高了。

    叶非霜却猛地一掌,把他的手从非寒脸上拍开。面上满布着寒霜:“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也是窥伺这里的龙族遗宝,挖坟盗墓来的

    “你这么说,也无不可!难道非霜小姐就不是?”

    一句话,说的叶非霜气息一窒。宗守又把那只玉简拿出。在这叶非霜的面前,晃了一晃。当真力激发后,立时一条条龙纹闪现。

    “这东西,不知你认不认得?”

    叶非霜顿时再怔,仔细看了看,那玉简土纹刻的龙纹印记之后,是满脸的讶异:“这东西,怎么可能在你手里?”

    宗守一笑,暗道一声果然。按照玉简里的提示,到这边来,就是寻到在此地等候的几位龙族之人,加以援手。从这龙殿之中,取出一件东西便可。

    “所以我才说,这次是巧了。”

    他也没料到,这三人居然都是熟识。这玉简之中,还有着一种特殊的秘法,来辨识龙族,此时却多半是用不上了。

    他以前可清楚的记得,这两姐妹的头上,都有着小角。此时却不知是施展了什么手段,隐去不见了。

    叶非霜却依然是半信半疑:“可我叶氏求助的,是苍生道!而且求的是一位二十岁之下,与龙族有缘的七阶修士。与你宗守,可没半分关联”

    忽然间隐有所悟,叶非霜的话音,顿时顿时。眼瞳里的惊容更盛:“原来如此,你是宗守,也是谈”

    话未说完,就见宗守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噤声,。叶非霜皱了皱眉,也及时止住了话语。她说话之时,虽有灵法禁制,不虞人偷听,却也不敢多言。

    一声冷哼之后,叶非霜的面上,又浮起了讥讽之色:“用这身份过来,大约你们宫主,是不愿与我叶家有什么明面上的关联了。

    真不知祖母大人怎么想的,居然选了你们做盟友。”

    宗守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叶非霜在说什么。心中后悔,早知如此,就该寻韩方仔细问问。

    又暗忖这龙族一脉,难道是也有更年期,又或者这叶非霜是来那个了?说话怎么就这么冲?

    干脆不理,依旧揉着叶非寒那白里透红的脸蛋:“说,想不想你守哥哥?”

    叶非寒却是发着呆,正当宗守以为这女娃,已经傻掉了的时候。叶非寒的眸中,却忽然两行眼泪留下,然后就猛地一把宗守抱住,哭的是稀里哗啦。

    声音含含糊糊的说着话,宗守努力倾听,才依稀辨认出几句。大意是这两年很苦,到处流浪,差点死掉,很想他。越听到后面,宗守的面色,就越是阴沉。

    叶非霜也同样怔住,而后是微微一叹,眼神变幻着,也不知是在担忧,还是在悲怆自怜。

    “大概听懂了,是绝龙城可对?以后可以到乾天山来,有哥哥护着你,不用害怕的。他们要敢来,看你哥哥不把他们拧成麻花—”

    拍着非寒的小脑袋安慰,直到这丫头顿时破涕为笑。宗守才抬起头,只见对面叶非霜,唇角旁满是冷诮之意。

    心知此时云界之内,大半修者都不看好乾天山与千城盟一战,只怕这叶非霜,也不例外。宗守淡然一笑,看向那石殿大门。

    “可以说了,这次是你们要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又该怎么进去?”

    这处龙殿,明显是在灵潮大起之前,就已经被人收刮干净。神煌游戏里面,并没有这个副本。史料之中,也只记载过九大龙殿,其他就别无记叙、宗守对此地,自然是一无所知。

    叶非霜再次皱眉,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道:“你们这一次,若是换了别人过来,我定然会说不知。可来的既然是你,告于你也是无妨。我们这次来龙殿,是为寻一龙灵血生丹的主材”

    “龙灵血生丹?”

    宗守挑了挑眉,这根本就没听说过,转而一笑:“这么说来,你们到这里,也是为挖坟掘墓来的。”

    “你!这怎么能相同?”

    那叶非霜立时气结,正想说他们本就是龙族一脉。忽见宗守,又遥遥看向不远处。

    “那么这些绝龙城的人,又是为何而来?”

    叶非霜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走个五个黑衣男子,从云雾中非出,陆续落在石殿的台阶之上。

    叶非寒则下意识的,把宗守的腰抱得更紧。(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