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四四四章 元一阴剑(求推荐求月票)
    第四四四章  元一阴剑(求推荐求月票)

    “你可敢与我公平一战?”

    当话音落下,那诸多苍生道弟子闻言,都是一阵微怔。

    接着下一瞬,罗世就一声冷笑。

    “公平一战?你这个人,真个是好不要脸!首席,勿用理会的——”

    若说五阶与六阶境界的差距是十倍的话,那么七阶到八阶的差距,则是近乎百倍!

    他们三人,先前虽是对谈秋的苍生宫首席弟子的地位,艳羡的直流口水,都想争上一争。可谁都没有想过,要以强凌弱。可即便决定要挑战,也是要等谈秋,越过这道槛再说。

    玄术玄迟,以及玄叶谢安几人,也都是面色阴冷了下来。

    季灵子却毫不理会,目光迫人,就仿佛要将宗守洞穿。

    宗守本人倒是有些心动,有心再领教一番,太灵宗的秘传剑术——太清乘风剑!

    在季灵子这样的核心弟子手中施展出来,必定能够使他一窥全豹,也会是一种截然不同的体会。

    只是再仔细想想,却又有些不值。别人说要一战,就傻乎乎的应下。赢了又没什么好处,在那位神境强者面前,只怕也杀不了人,许多杀招都无法使用。答应了才是蠢货。

    非是生死之战,对他剑术的磨练,作用是小之又小。

    冷然一哂,宗守的唇角,也透出了几分不屑嘲讽之意。

    那季灵子的面色一变,知晓了宗守之意,手下败将,安敢言勇?群殴已经打赢了,何必再跟你单挑?

    却仍旧有些不甘,忽的咬了咬牙。从那乾坤袋中,拿出了两件东西,丢了出来。

    “我再赌这一枚神兽之卵,不知谈秋你敢是不敢?”

    宗守的眼,立时微微一眯。看向那正悬浮在一侧的两件事物,只见是一枚拳头大小龟卵,色呈淡黑,卵壳上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紫金符文。

    “——这是,玄冥龟卵?”

    整个黑灵谷内,立时为之一寂。眼前这枚兽卵,虽不是真的神兽,却也相差无几了。

    宗守也同样是眼眸亮了一亮,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那一次,在苍生道宫一旁的市级里交易那玄阴龟不成,此时却是看到一个血脉距离玄武,更近一层的。

    玄冥龟卵,一旦孵化,那就是真正六阶巅峰。比之那赤火金凰之卵,是完全不遑多让。

    这筹码,确是让他心动了。

    意念已决,宗守接着却又望向了上方。而后下一刻,就听一个声音冷冷传下。

    “斗剑即可,不可伤及性命!

    宗守眉头一挑,这声音陌生,不似出自韩方。他还以为,太灵宗那位老祖,会趁机让他们死斗,生死各安天命来着。

    不由是撇了撇唇角,不能趁这次机会,取这人性命,多少是有些遗憾。

    却仍旧是跃下了那头银鳞踏风兽,把那口门板大的赤红巨剑,往地上随手一插!

    那口制式的玄龙剑,是配合苍生玄龙士的功法阵势使用。与那些血云铠血云戟一样,本身只是伪五阶的灵器。

    故此方才,根本就斩不开的玄铁文山铠。

    真要战,还是要换过兵刃。

    直接把那火阴剑取出,宗守走到那季灵子面前。在苍生道中,换了身份。这把剑,自然也已改头换面。

    那次给晗曦,炼化了天金血银之后。宗守也顺带着,在骨剑之外,还包裹了一层这种灵金。就等于是一个剑鞘一般,不用时可以取下。而一旦套上,也只是稍稍影响了这口剑的重量与锋锐。

    也就在他刚刚站定之时,那季灵子的目里,就闪过了一丝寒芒。一道道剑影,恍如化入风中,忽然飞凌而至!瞬息之间,那凌厉无比的剑气,就已冲至宗守的脖颈之前!

    宗守眉头一挑,手中剑也随之挥出,只听一声‘铿’的一声闷响。是险而又险,近乎在最后关头,才把那剑光弹开。

    而此时这周围,诸多苍生道弟子,才纷纷轻松了一口气。玄叶则一声冷哼道:“无耻之尤!”

    方才那一剑,是近乎于偷袭,站在生死仇敌的立场,固然无措。可是在武人而言,却是恬不知耻。对这季灵子的品行,已然是鄙薄之至。

    众人之中,就连永琴也是一脸的忧色。也不知道这谈秋,到底在想什么。

    难道这家伙,真的以为自己能够赢来那玄冥龟卵不成?即便掌握了剑意之极,要以六阶胜七阶,也不容易,又何必定要与此人战?

    紧随其后,就是一连串的‘叮当’声响。就如雨打芭蕉,无数的剑罡,四下里飞散开来。一道道剑气,将两旁的石壁,划出无数深痕。

    便连附近,苍生道与太灵宗两方之人,也不得不退出几十丈开外。

    不过诸人的眸中,却越来越是惊异。

    季灵子的剑影,近乎是快到了令人无法看清的程度。只一个呼吸之间,就可斩出二三十剑,连绵不绝。这门太清乘风剑,也的确是强的可怕,剑速虽快,力量却不减分毫。反而是一剑快过一剑,剑光乘风而舞,也在谈秋的身旁,掀起了一片狂风龙卷。

    以全然不亚于不久前,那两支骑队冲击时的破坏力,摧毁着周围一切!

    可这风暴里面的谈秋,依然是好整以暇。他身手之速,自然与季灵子相去甚远,相差不可以道理计。可那化成了狂风的剑影,总能够轻松挡住。

    渐渐的,在他的身周处,竟赫然是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剑圈。只有一丈,却仿如是雷池一般,不可逾越!

    无论季灵子,如何冲击,如何敲打,都不曾溃散,也不曾有过变形。

    更仿佛是有着一股吸力,不但是缓缓将四方的天地之灵,吸纳入内。那季灵子斩出的剑气,冲入这剑圈之内,也往往都如泥牛入海,再无丝毫声息,仿佛天生就可吞噬一切。

    旁边诸人,也渐渐看出了一些门道。先前还以为,宗守能够抵挡,是靠着武道到极高层次之后,拥有的惊人预判。此刻却是发觉,宗守施展出来的这门剑术,确实是有些不凡。

    玄叶与罗世这几个识货之人,更是面色凝重。这剑术,近乎是守御无双,又仿佛是包含着数种剑影,被糅合在了一处。

    即便还有不少缺陷不足,可这一丈剑圈,换成对手是他们,无论想什么办法,似乎都难以突破。

    而上空处,也先后响起了两声惊咦之声。也不知是出自那韩方之口,还是那秋云子。

    两道浩瀚的魂念,再次波动。不止如此,隐隐可感觉,还有其他几股更是隐蔽,更是强横的意念,纷纷驾临此间。

    宗守此刻,却是在享受!他好久都没有这般快意了,把自己的剑术任意抒发挥洒,几乎是兴之所至,手中的剑就随之而起!

    这身内甲,还有钢柱外骨结合,果然是能够抵挡七阶强者的真劲冲击!

    浑身肌肉筋脉,乃至血气骨骼。虽也在承受着巨压,却再非如聚龙山之上时,那被压迫到几乎粉身碎骨的感觉,

    能够与这季灵子对抗,并且是越来越适应。

    先前还是勉强跟上,此刻却已能轻轻松松的,提前将季灵子的剑,拦住破解。

    在这个世界,辛苦挣扎了近两年,今日的他,终于能够与这些七阶强者抗衡,可与之一争高下!

    更欣喜的是,这门他在前世推演出来,在这一世又不断加以完善的剑术,今日终于可用于实战!而且似乎效果,很是不错。

    而紧接着,宗守也不再关注自己的剑如何,无思无想,任由本能去应对。

    更多的,是在观察那太清乘风剑的奥妙,眸子里,透出见猎心喜的光芒。

    前世就有经验,要偷学剑术,就必定是要先观剑意,再查剑路。

    先得其神,再学其形。如此一来,即便不知具体的心诀要点,也多半能偷学到大半!

    而每一次交击,宗守都能通过那真劲的互冲,判断出对方真气,在那轮脉里的运转。

    仅仅二百余剑之后,一个大略的内息循环图。就已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内。

    不过也在这时,那虚空中,又传下来一声冷哼。

    “没用的东西,你是准备把我太灵宗的这套太清乘风剑,让那小子全数学会才甘心?”

    那季灵子先是一惊,随后身形向后一飘,退开到二十丈外。

    此时二人的身周,早已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一片地面,被削平了足足数十余丈。两旁的石壁,也岌岌可危,近乎倾塌。

    只有宗守的身周,是完好无缺,刚好一丈方圆!

    季灵子又深呼了口气,强抑住了心中的波澜。手中那口八阶的灵剑,也是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刺眼。

    “你这是什么剑术?为何我从未听说?”

    宗守眼眯了眯,知晓对方,正在蓄力。下一剑,恐怕就是决胜负之时,却没怎么在意,淡淡答道:“没听说才正常,此乃元一阴剑,乃本人自创的剑术!”

    天地之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他的剑,万流合一,自然也可一而为二,剑分阴阳。

    正是最近,那大日阴阳法相,给他的启发。

    ……

    &lt;a href=&quot;<a href=".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 target="_blank">.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a>(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