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三五零章 龙蛇不同
    第三五零章 龙蛇不同

    “还有一事,我要告知殿下。(《》网7*不久之后,我会亲自前往玄山城提亲。与依人这门婚事,寒逆水本欲放弃,可如今却是改了主意,定要与殿下争上一争——”

    宗守目光一凛,冷冷看向那寒逆水,后者却是毫不在意,神情淡淡道:“或者殿下以为是天方夜谭,不把我寒逆水放在眼中。不过此番提亲,我上霄宗是诚意十足。更有林夫人当年的师门长辈相劝,逆水倒有几分自信,能令轩辕城主回心转意。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依人乃是丹道天才,未来成就不可限量,必可长生久视。寿元万载,别于凡人,与殿下非是良配。我今日也不劝你放手,就只与殿下公平竞争。若殿下败了,他日也要莫要怨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宗守是一头雾水,也不知对方跟自己说这些做什么,脑子秀逗了?

    宗原则以怜悯的眼神,看向对方。

    他知晓轩辕依人之母,似乎是个势力之人,不过也要看对象是谁。

    苍生道二代嫡传,与这寒逆水的身份差距,简直就不可以道理计。

    只要是林诗娜不傻,就知该到底如何抉择。

    寒逆水说完之后,视线就又移向了金未然,面上的笑意,亦转为温和:“这位可是浩玄宗三代嫡传,金未然金兄?以金兄你的身份,又何必与此人混在一处?岂不知凤凰不与凡鸟同群之语?我有几个朋友,想要替金兄引见一二,俱是各宗英才。不知金兄,肯否赏脸?”

    金未然不愿搭理,闻言之后,更是冷冷地一翻眼皮,嘿然一笑:“就一如你所言,龙不与蛇盘,凤不和鸡鸣。《》网 .既然知晓这道理,那还不快给我滚?你寒逆水有什么资格,我与二人共立于此?”

    寒逆水的神情,霎时青白一片,目光也阴冷下来。暗蕴怒火,意欲发作,可又仿似在顾忌什么,强自隐忍了下来。

    最后是寒着脸,沉声道:“金道友遇事太少,年纪太轻,易为奸人所惑。这句话,我寒逆水只当没听见。再劝一句金道友,交友需慎,莫要日后后悔!”

    话罢之后,便直接负手而去。金未然正一声哂笑的当口,就见远处,又是一人醒来。

    这一次,却是一男一女。男的面貌方正,举止稳重,又隐透着虎气。女的却是面貌妖媚到了极致,目如流波,定定的看着宗守,仿佛是脉脉含情。

    “我前些时日,听说你已经自废了修为。先前不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那男子首先开口,冷冷俯视着青石之上的宗守:“当日你在我丹灵山,连破明剑天符二台,意气风发,不可一世,震动我凌云上下。可如今一见,却是替你可怜。”

    宗守无奈,抬起了眼,与这少年对视。正是当初在丹灵山见过一面,自称三年之后,必定要寻他一战的严飞白,此时果真是在以怜悯的眼神望他。

    “我初闻这消息时,只觉是失望无比。不过如今看你来此处,倒还算有些欣慰。总算你宗守,还未是真正放弃。我如今已经是凌云宗四代嫡传,三年之约,胜之不武。就改为十年,十年之内,无论你是何身份,严飞白都必定要寻你战!”

    宗守心想,这家伙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吧?我宗守吃饱了撑着,一定要与你战?

    那严飞白却不容他拒绝,就径自离开。不过以这人的性情,即便他开口推拒,只怕也不会在意。(《》网7*

    后面那女子,却嘻嘻笑道:“他这人就是疯子,别理他就可。可还记得我?那日在丹灵山也见过的,小女子姓歌,名含韵——”

    宗守点了点头,他自然记得此女,还印象深刻。后世神皇游戏里面,也曾与此女大战了数次来着。与严飞白,并为凌云宗支柱。

    见宗守还记得自己,歌含韵立时开心一笑:“记得就好!别人说什么,我才不去管。只知似你这样的人,日后肯定不会是真正废人。我很看好你呢。若是他日你那未婚妻不要你,就让含韵嫁给你怎样?”

    言语了几句,待得这莫名其妙的少女,也同样离去。金未然则是一脸的古怪:“宗守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人人都以为你是无法修行的废人?这些家伙,未免也太没眼色。可笑那寒逆水,说是什么凤凰不与凡鸟同群。似他那样的人物,我老金都不放在眼里,跟你一比,简直就如渣一般。还有这个叫严飞白的,天资倒还不错。可要与你一战,岂不是自取其辱?也就这女孩,有些眼光。”

    宗守一声苦笑,这原因可真复杂。有‘宗守’以前确实是废人的缘故,也有那雷动与赵嫣然二人的推波助澜,总之到了今日,哪怕他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其实已经是还阳境的灵师,只怕也没多少人会相信。

    金未然接着又好奇问道:“对了,那个严飞白说你曾破了凌云宗的明剑天符二台,这又是怎么回事?”

    宗守有意避开这话题,却抵不过金未然那好奇宝宝般目光,只得开口解释:“昔年我父王失踪,宗守曾欲拜入凌云宗门下。结果不但被拒收,反而随行之人被其羞辱,我一怒之下,就把那里的明剑台天符台,全数破去。”

    “之后这凌云宗,仍旧未曾收你入门?”

    金未然神情一怔,接着只看宗守神情,就已经知结果。不由是哑口结舌吗,不可思议道:“这凌云宗的人,莫非都是蠢货?脑子进水了?”

    越想越觉不可思议,更是好笑。心中又升起一个念头,若是把这宗守,引入到师门之内,自己师尊,不知会有多开心?

    宗守那边,忽的又微有所感,猛地抬头。只见对面一处高耸的奇石之上。正有几道视线,带着探究之意,眺望了过来。

    其中一人,正是龙若,那目光令他极不舒服。而旁边一位,则是一位道装打扮的老者。修为当时与那玄太极不相上下,也是兴致盎然的望着这边。

    宗守双目微眯,就没怎么在意,自顾自闭目冥想。反正这一次,他是从外门而入,估计与这些人,是不会有什么交流。

    ※ ※ ※ ※

    “此子就是宗守?”

    就在宗守移开视线的同时,奇石之上的老者,却是笑着向旁边的龙若询问。

    见后者躬身说是,老者才一声轻笑:“此人身外有异力分布,看不出什么。只知此人体形骨骼,俱是清奇。若是习武,必定是个好材料。你先前看过,确定他是有双脉之体。天人之障,神魂残破?”

    龙若神情一凝,答的是毫不犹豫:“确定无疑!此子双脉之身,乃是自始至终。至于天人之障,只从此子修行灵法,一无所成就可知一二,绝不止是因双脉之故。此子兴趣果敢,壮士断腕,将自己的修为全数散去,故此才为自己,留了几线生机。”

    “是么?”

    老者一抚长须,而后微一摇头:“这样的人物,我灵烈还是第一遇到。当时的情形,也怪不得你会走眼。那时估计谁也未能想到,他会继承乾天山,尽复旧地。此事你虽有责,却未有大错。”

    龙若的神情,顿时一松,再一俯身道:“师叔明鉴!”

    “此人能在两百息内,破明剑台,又绘制出十二天符。天资之高,实是罕见。当真可惜了!不过既然是双脉之身,此子这一生,估计也难有成就。那天人之障,世间能突破之人,亦不到万分之一——”

    那灵烈一叹,甚是遗憾。接着目光一寒,扫视着这下方的数千余人,

    “那件事,可查清楚了?这龙门之内,真的有那东西存在?”

    这次龙若,却是微微摇头:“此事一直只是传言,如何能查的清楚。不过无风不起浪,弟子只知前次龙门开启之时,那人确实在其中。可到底是否把那些东西带了进去,龙若就不知。昨日那蚁道人,把他的十万魔火晶蚁全数放出,探查了整个聚龙山,使不少人遭了池鱼之殃。此刻这龙门之前汇聚之人,亦比预计之中,多了数倍。弟子猜测,应当是有些人,已经得了确实消息。”

    灵烈并不说话,神情沉凝,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那龙若接着又道:“故此弟子,才请求宗门,遣更多的弟子,进入外门地窟。以我猜测,那些东西,有至少三成可能,是藏在那外门之中。若真如此,我与祖师弟,连同寒兄几人,只怕都是无能为力。只能依靠六阶修为的弟子,才有几分希望——”

    灵烈点了点头,知晓这龙门之内,有武圣禁制。变幻莫测,天位日游级别的强者,都只能从内门进入,不能入外门通道。

    又一番沉吟,看着那下方数千余人,灵烈的目光终是一凝,有了决断:“若是普通的灵宝,我凌云宗并不在意。可既然是那件东西,对你的黑蛟有益。却不能不管。就依你之意!”

    龙若也不觉欣喜,正要答应。就听那山巅之上,忽然一声龙啸,震动长天。

    &lt;a href=&quot;<a href=".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 target="_blank">.ptwxz.&quot;&gt;<a href=".ptwxz.&lt;/a&gt;" target="_blank">.ptwxz.&lt;/a&gt;</a></a>(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