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二六一章 给我玩玩第(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不止是生疏而已,此刻的他,就宛如是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儿,在舞动着巨锤。〞:〞网〞罓〞

    这威力大是大了,甚至强大令他心惊,却总不能随他心意。

    这临阵磨枪,果然是不行。他自以为能掌控自如,结果却是与他的武道,完全是南辕北辙。

    意念动着,宗守正想要将那引来的这一国之‘势’,彻底扩散开来,威压全场。

    结果又不知如何,竟缩成了一团。只听又是一声咔嚓脆响,只见那宗原的大腿胫骨,赫然是再次碎裂。这一次,竟是整个断掉,露出了了断口碎散,满是骨茬的森森白骨,令人触目惊心。

    宗世顿时再‘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带着内脏碎片。只觉是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已被这无可抵御的沛然之力,彻底碎成了肉糜。

    心神也终于清醒了过来,这不是梦!而是再真实不过的现实。浑身上下,此刻是剧痛无比,也提不起半分真气。

    顿时是欲哭无泪,更有些不知所措,眼前本该是任他宰割的少年,此刻却宛如是千古凶兽般,忽然露出了些许獠牙。

    ——只是显出了冰山一角,就已经是令他重伤当场!

    本以为自己,二十岁登临先天境界,该是乾天山城里,自宗原之后独一无二。有天狐嫡脉的身份,任何人都无法与自己比肩。

    较之这宗守。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妖王之位,必定是自己掌中之物。

    可这一瞬,那优越感却是彻底崩溃,消失的一干二净,就只剩下了惶恐与惊惧。

    先前他能始终淡定,是以为这局势都在他掌控之中。可这时候,才清楚自己,恐怕是从一开始就已经输了。就再无法淡然。也再没法镇静。

    要掌握一国之势,至少也需武宗境界,将武道之势,领悟到一定程度。

    而要如宗守这样,试图将之控制,那么除非是玄武宗师,否则跟本就无可能将之展动!

    那么眼前这宗守,到底该有多强?

    ——地轮七脉。还是地轮八脉?

    天坛中央的这番变化,其实仅仅不过数个呼吸而已。这乾天峰巅,依旧是激战如故。可无论台上台下。都是把一道道惊异视线,投注到天坛之上的宗守与宗世二人身上。

    这番变数,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以至于许多人,眼中的怒火忧意,甚至那丝丝痛心之色。还未退去。

    灵法空是双拳一紧。蓦地踏前一步。眼前这一幕,简直令他无法置信。

    宗世公子,怎么会输,怎么会跪下?输给那个狠毒而又一事无成的小子?

    要非是宗世此刻,明显是伤及肺腑,膝部以下,都尽数断裂。他几乎以为天坛之上的这些人,其实是在做戏!

    心中忽的想到了一个可能,灵法空顿时只觉心内一沉。一股森冷透骨的寒意,直入骨髓深处。

    难道说君上与世子,以前其实一直都在隐忍?什么双脉之身,无法习武都是为掩人耳目?

    世子他,其实是武道天才,天资绝世?

    而宗睿宗合,面上也保持着先前的笑容。然后那脸就渐渐僵硬。

    都是满心的迷惑,搞不懂宗世一剑刺出之后。却为何宗守是安然无恙,反倒是宗世,被压得跪伏在地?

    甚至重伤到,腿部齐膝而断。口中吐血。似乎是内脏六腑,也伤势沉重?

    难道是还有其他隐世高手。藏在那天坛之上?

    那雾叶真人的飞叶剑阵,也不禁是微微一窒。只露出这稍许破绽。就令那邱为,又冲近数丈。

    而雪莫言,更是瞳孔一阵紧缩。瞬间就已明白,方才并非是宗世在戏耍,而是那一剑,真的刺不出去!

    再细望了宗守一眼,心中却更是惊征,身周罡气,在这瞬间是近乎于狂乱:“是剑势!将一国之势,聚于一身,凝为剑势。你这是王道武学?”

    宗守嘿然不答,仍旧倾尽全力,试图操控着这庞大力量。

    前世之时,他也看过不少,云界诸国的皇族秘武。对这王道武学,也有过粗浅研究。

    可这时,却始终都无法进入状态。

    正觉有些沮丧之时,脑内就是一道灵光划过。聚一国之势简单,要自如催动,他却费尽了心思,都无法完成。莫非是自己想的太复杂了,其实是与那丝明黄气息有关?

    宗守目中一亮,果断的以那九麟剑代替己身,催动剑势,而后果然是轻松了不少。

    以‘元一剑’这第二元神为媒介,虽然还是有些艰难。不过却再没有之前,那种以小小力量,挥动千斤巨锤般的无力之感。已然勉勉强强,可以将之掌控。

    他在默默探索着这王道武学的掌控之法,那边雪莫言却依旧是在目光变幻,面色已经忽青忽白了好几次:“能将一国之势,融入武道意念,你是玄武宗师?不对,绝不可能!我知道了,你是以先天之身,掌握剑势之极!”

    宗守讶然挑眉头,这雪莫言眼光倒是不多,差不多是猜到了事情真相了。

    下一瞬,就是一股沛然不可抵御的剑势,从那九麟剑的剑鞘之内,升腾而起。

    位于魂海漩涡之内的那朵昙花,也彻底的张开。

    恰在此时,不远处一位地轮气脉的玄武宗师,向他所立之处疾奔而至。手中两丈大枪,有如毒龙出洞,枪影纷飞着绞击而至。一瞬间,无数枪花绽放,光是逸散的劲气,就似乎要将宗守那孱弱身躯,彻底破碎。

    宗守却眉眼一挑,也不仔细去看,就道了一声‘出鞘’!

    一道金色的剑光,瞬间腾起。本就是上古宝物,可封存王气的灵兵、

    此刻当宗守剑势生成,将一国之势,导入其内。立时一股强横势压,笼罩全场!

    这一霎那,就仿佛是整个乾天山城,都被浓缩在这几十丈空间之内。

    剑光一闪,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将那漫天枪势彻底破去。

    竟是以攻对攻,正面硬撼。浩大的剑势,几乎是以碾压之势。把那足有三阶灵器等级,以各种珍稀金属炼制而成的两丈大枪,强行粉碎!

    就连那位玄武宗师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口中溢血,身影暴退。

    然后剑光再一穿凿,就把这位玄武宗师的人头,彻底削笑。

    雪莫言本是再次取出那幻心镜,一道镜光,往宗守照去。

    却只见对面这少年世子,在他幻心镜照射之下,毫无反应。反而是一双凤眼,弯成了月牙,冲着他笑了笑。

    雪莫言心中立时是下意识的一突,当再望见那位道名宗的玄武宗师。全无抵抗之力,就被凌空飞起的一剑斩杀。那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是骤然变调,忽然间高亢无比:“御剑临空,你是夜游灵师?”

    话音落时,竟是再不废话,也不再去试图一探宗守的根底。手中的幻心镜一照,身形就已幻去了形迹。一瞬之间,就突兀之极的,不见了踪影。

    只能感觉到几十股气息,若隐若现的,往天坛之外遁逃。不走山巅方向,而是御使灵器,直接凌空飞行。

    宗守毫不着急,这些人不现身也就罢了。一旦现出形迹,就决然无法从他剑下逃拖。

    引聚这一城一国之力,他此刻实力,几乎可超越那些巅峰境的玄武宗师两倍有余!

    若是连这些阿猫阿狗,都能从他面溜走。那么他谈秋,哪里还有什么资格,自封‘剑皇’?

    那雪莫言虽是借助幻心镜,分化出数十道相似气机,飞向四面八方。可那真身,却是自始至终,都在他锁定之下。

    九麟剑随着他意念翻转盘旋,忽然又沉坠而下,落入到他手中。而后也没做势,就是蓦地剑芒再闪,一道足达三百丈长的剑气,挥洒长空。向北面虚空,瞬时斩落!

    只听是‘铿’的一声,远处一阵光影散乱。那剑光落下之处,忽然灵能狂涌。

    雪莫言的身影,再次现出。此时却是无比狼狈,发髻散乱。手中一口通体仿佛白玉制成般的长刀,竟是化成了碎片,只剩下了一截握在手中。之后却是完全放弃了遁逃之念,一声惨笑,

    “山河剑意?以势入剑,居然是剑道通灵!传言里双脉之身,无法修习的废人,居然是妙悟剑意的先天初脉,夜游之境!好一个宗未然,我雪莫言输的不服!”

    宗守闻言,是微微摇头一叹:“被你猜中了,可惜没奖。你那幻心镜很不错,不若留下来给我玩玩?”

    剑光变幻,只一剑斜斩。那浩荡剑气所过之出,立时‘蓬’的一声,血舞飘散。剑势所携的千万斤巨力,直接把这雪莫言的身躯,震成了粉碎!

    只有一面古铜圆镜留下,未受损伤。被宗守一道真气一召,便急坠而下,直入宗守的手中。

    当那漫天血雨挥洒,祭天台的上下,都是万簌俱寂。连那刀兵交击之声,也一并息止。

    即便经历无数,心性早已是锻炼到波澜不惊,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老祭祀宗凌,也不知该以怎样的心态,来应对眼前这一连串的变化。(未完待续。)(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