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二一零章 狗血秘闻(第三章求推荐求月票)
    “少主,这是什么东西?”初雪歪着脑袋,很是好奇的看着宗守手中。这海螺一样的东西,居然能听到有人说话。

    “听音螺,七阶灵器。据说十万丈内,可以无视任何四阶以下的灵法。云荒时代,专门用来偷听的灵器。我让小金以拟形固化之法修复,不过只能有完整时的三成功效。”

    宗守呵呵一笑,目中现出怀念之sè。听音螺之外,还有一种透壁镜,同样十万丈内,可以透视任何壁障。以前他手中,也有一个,很是稀奇了一阵,不过却有贼心没贼胆。后来被某个好友借去之后,就再没归还,实在太坏了。

    室内的所有人,顿时为之一寂。非是为这听音螺,而是那小金。

    而后所有人的视线,又看向了宗守拿回来的那口八阶灵剑。

    能拟形固化,修复七阶灵器。那么修复这口九麟剑,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终是明白过来,为何宗守会带回这些废弃的灵器。一口八阶灵器,就是百枚七阶兽晶,这一次还真是赚了!

    特别是初雪,手中的茶杯,竟是拿捏不住“哐哪,一声跌在地下.以前宗守总说他这灵宠护驾很是了得,她总不信,到此刻才有些信了。即便日后再没别的本事,只凭这一手拟形固化,就极厉害了。

    宗守似是也猜到大家的心思,摇着头道:“没你们想的那么夸张,这口剑。哪怕是现在的小金修复,也最多一成威力。而且只能用上六十息”

    众人却不以为然,能用上六十息,那也很是不错。下一刻,却就听那海螺里,忽然传出一阵‘嗯,嗯,啊、好厉害,舒服,干死我了,的shēn吟声。声如银铃,jiāo媚无比,还夹杂着‘啪啪啪,的响声与粗重喘息。

    虎中原立时目光一亮,谭涛不动声sè,双耳也微微一竖。初雪那边却是面颊通红,弱水却只眨了眨眼,颇为好奇。

    宗守正听到兴致盎然,却忽觉两根手指头,在他腰间软肉上一夹一揪。心知这必是初雪这小丫头,在噬主了。心中无奈,只得法决一变。换了一个方位.

    而后就只听法螺中,传出一声低沉之声:“宗原那个养不熟的狗崽子,兄长与公子这些年,什么时候亏待过他?居然就敢背主,叛投那个废物世子!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室内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都眼带深意的,看了面sè淡漠的宗原一眼。

    而后另一个声音随后响起:“是不是他有些不方便?或者没看到我们的联络手势,才没赶来?”

    “怎么可能没看到?四个时辰之后,想办法在此处见一面。

    那些暗号,他都学过。只要稍稍用心,就能知道。”

    那低沉声音一声冷笑:“看他离那宗守寸步不离,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半月前又陪宗守,大闹玄山城,此事更人人皆知。多半已经是铁了心,要投到那宗守麾下。真不知道他是蠢了还是痴了?跟着长老与公子,前途无量。非要跳上一艘破船,真以为那宗守有轩辕通支持,就定能坐稳妖王之位?”

    宗守眨了眨眼,原来这手势暗号,自己还真猜对了,居然真的就是这个房间。正心中有些得意时,就听那听音螺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说,是不是他已经知晓那件事了?否则实在是说不通,长老这些年对他,可是宠爱有加口以此人的心xing,也不像是那种不忠不义之人。”

    “绝不可能!那件事极其隐秘,即便君上当年全力彻查,也没结果。他一个无权无势之人,能从哪里得知?当年那场大战,除了兄长与我们这些人之外,都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所有人都知晓,他父亲是不敌战死。是君上统领的大军,救援来迟一”

    宗守一阵愕然,他本来的意思。只是准备听听这些,说些什么。有可能的话,顺带给宗原心里,先上根刺。竟然听到这么爆炸狗血的事情口也不知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yin谋什么内情。

    那今年轻些的声音,明显微微一窒:“既然不是因此事,那么是长老在他功法枪术留下的手脚,已被发觉?以他的天资,察觉自己武道根基的缺陷,本不奇怪。此子居然能这么早,冲上武宗境界,必定是有其缘故。”

    “此事与我兄长有何关系?旁门子弟,本就不能学嫡传武学。兄长能为他寻来几本残本秘法,这宗原即便知道了,也该当感ji万分才是。”

    那低沉年老者,语气已明显是极不耐烦:“当年若按我的意思,早该将此子了断。兄长却看他资质不错,偏要留他xing命。哼”

    宗原已是全身青筋暴起,肌肉紧绷。下chun咬破里面一丝丝的鲜血流出,两只手的手心里,也仿佛两条血泉在流淌。赤红的双目,此刻却是以哀求的眼神,在看着宗守。面sè青白变化,双chun发白,仿如死人,语气是亦虚弱无力:‘别放了!我求你,世子,把声音停下,求你别再放了!”

    声音里隐隐带着几分颤抖,又满含着深沉绝望。与刻骨铭心般的愤恨。

    那听音螺里的声音却仍在继续。

    “其实当初兄长本来有意娶他母亲为继室,可惜那女人脾气也实在太硬了些,宁死也不愿改嫁。哼,若是她稍微怜惜一些自己儿子,这宗原本来也有机会,成为我宗氏嫡脉,可惜一”

    后面的话音还未传出,就听一声爆喝。一杆紫雷枪蓦地穿出,一瞬之间,就仿佛达至人间极限。粹不及防之下,连宗守也仿佛来不及防范。身前的听音螺被一枪挑开,声音也嘎然而止。

    宗守心疼之余,又暗觉惊异。这家伙还真不愧宗未然看中的天才,这一枪简直是超过了武道之势的水准。方才虽有故意相让的成份,不过也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要一直能保持这样的枪术,即便是他,也未必就有把握能胜.

    连忙把那听音螺,同样拿回手中。还有云荒时代的灵器,材料扎实过硬。小金也未正樱其锋,没有什么损毁。这才真正放心。

    不过当宗守回过头,正要破口大骂时,却只见宗原正是手掩着面,身躯一阵阵的微颤。虽没有声音,可那手指间,却一点点的泪水滴下。一居然哭了。

    宗守顿时是一阵无语,心中也是多多少少,有了些歉疚,凝思了片刻,忽而莞尔一笑:“对了宗原,我问你想不想亲手把那云瑕山风煜,还有那什么烈焰山雄魁的脑袋割下来当酒壶?不对,是尿壶”

    宗原顿时微微一怔,愕然的抬起头。而后就只见宗守,忽然屈指一弹,竟是将一枚丹药,弹飞过来“你要有这意思,还有些血气。那就五天之内,冲到地轮四脉。有这枚地极丹,你别说你办不到?”

    虎中原立时羡煞,那谭涛也是微微动容。对宗守口中,要将云瑕山风煜烈焰山雄魁的脑袋砍下来当尿壶之语,则是有些不以为然。

    那两位世子的脑袋,若是那么好砍,早就被人砍下来了。又又又又初阶灵丹的交易,还需等上五日完成。这五日时间,宗守就干脆在这界浮城住下。每日就拿着一杆紫枪,一套软甲摆弄着。两件灵器,都是宗未然留下的灵物,赫然高达五阶。

    宗守自然也没资格却改造什么,只是在原本的基础上,再添一些东西,准确的说,是两个小小的灵阵。好在两件灵器,都是内炼,以他在符箓法阵方面的造诣,勉强可以办到五日之后,那盔甲之上的内层,就多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血sè符文。

    紫枪之上,也同样如此。而且枪鳄处,更镶嵌了一枚龙眼大小,sè呈明黄的玉珠。正是几日前,在崆器宗库房里,那堆垃圾中淘来之物、

    “这盔甲上的符阵,配合我那控hun之术,即便在万军之中,也该能准确控制宗原的身体,只要他不抵抗即可。这枚聚元珠,再配合这枪上的灵阵,应该可在战斗时吸聚一些元力,可惜效率小了些。须得先存些才好!宗原的实力还是差了点,最好是再买颗高阶的外丹。”

    “还有这两个灵阵,都半点损坏不得,真个是让人头疼。对了,我的枪术,以前同列七皇的那几个家伙,都说我是一踏糊涂,真有这么差么?以枪代剑,其实也没差多远吗?我用枪的时候。他们不也同样没胜过我。至于冲阵之术,应该还能过关。就是那灵法极难应付,需要准备些符箓才行一”

    正看着这五日时间,炮制出的成果喃喃自语。初雪却忽然疯了似的,跑回到了包厢里,面上全是ji动的红晕。

    “少主!跌了跌了!”

    宗守被打断思绪,回过神不解道:“什么跌了?你走路跌倒了?”

    “才不是!”初雪猛地如拨浪鼓般摇着头,喘了口气:“是兽晶,所有的兽晶灵石都在暴跌!一下就掉了三倍,好吓人!”

    宗守这才眉头微挑,大步走了出去。

    步行到这界浮城的交易厅,只见此处,赫然是一片噪杂哄然之声,所有人都是在惶然失措。

    而在那两个巨大光屏之上,则全是一片片的抛售灵石兽晶的消息。一眼望去,是刺目之至!(未完待续)!。(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