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六七章 先天前夜
    融合地脉入体,又与外丹中的灵脉有些不同。所有外丹,材质大多都是非金即石,即便弄坏了也没关系。为追求威力,自然是越纯净越好。

    而将地脉纳入身轮九脉之内,却需得兼有五行,不能使人体五行失衡。只能因各自功法不同,而偏重于一系或者两系。

    故此这世间灵脉,虽是无穷无尽,不过适合先天武者的,是数目极产。

    后世之时,不但灵能减弱,便连合适武修的灵脉,也是极其少见。后来也不知何人,发明了一种混灵之法,可以调和灵脉里的源灵构成,这才解决了先天武修的地脉资源。不过这法门,却是极其苛刻。而且调和之后的灵脉,远不及天然,故此宗守并不准备使用。

    不用混灵之术,他在寻找灵脉方面,也同样有独到的秘法。

    倒是另外凡种,这个时代所没有的增强地脉之法,宗守是有些跃跃欲试。

    凡种法门助益都不太大,最多只能增加一两成强度而已。

    不过所谓的武道强者,就是靠这样的积累,慢慢超越他人。

    有时候往住是一丁点的实力差距,就可能攸关一场战斗的生死。

    “可恼,后面跟真那两位,真是做什么事都不方便。如今就在那寒蚊的老窝,应该不至于跟过来吧?”

    寒蚊虽还未成功化龙,耳论等阶,却可算是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仙门。而且还是灵武双修的那种,最是难斗。

    这个境界的强者,彼此间都有强烈感应。而且正值沉睡蓄力之期,正是敏感之时。

    那严凡水凌波二人若是靠近,一旦有什么误会,说不好就是自云荒时代之后,第一场灵武尊级别的大战!

    不过以那太元仙子的性情,也有可能根本不会理会这些。

    “好在前次斩杀那明决之时,弄到了那东西,此事不难解决。对了,还有修魂之术,这才是迫在眉睫!”

    就在一个月前,宗守凝聚出了‘火,字符,在魂海之内,终于聚集起三道真符,突破了出窍之境。

    无论是魂力强度,还是魂识的纯净,不论哪[百度神煌吧]方面的意义而言,都已是可算做价真货实的夜游境灵师。进展可谓神速,超过自身武道已不止一筹,完全是两个境界的差距。

    不过宗守却也心知,之后再要提升灵师修为,再没有这般容易。

    能够如此之快,就结出‘电,“水,二符。是因他本身,身具的雷鸾与七尾天狐的本源印记。

    而另一道‘火,字真符,也同样来自他另一半血脉。这另一半血统虽还力‘沉眠”可对他的帮助却着实非小。只比电、水二符,多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再之后,哪怕是他是身为符箓宗师,尽知天符奥妙,也再难继续之前的高速。

    就如‘火,字真符结聚之后的这一个月,压倾尽全力,也仅仅只是凝聚出九条真箓而已,距离结聚下一道真符,还不知要多久。

    这时候也愈发的感觉,那魂修之法的重要。

    坐在岸旁,宗守陷入了凝思。直到耳旁传来‘沙沙,声响时,这才清醒过来。

    回头望过去,果然是那叶非霜与叶非寒两姐妹。二人手里,都各自提着一些食材。

    不止是湖中的水产,还有陆上的走兽,加上一些野菜,都用树藤捆在了一起。

    宗守目光,却停在叶非寒左手提着的一只百斤天鱼上,呵呵一笑:“怎么又是焰血鱼,小寒妹妹你就这么喜欢吃?”

    “叫我寒寒姐!”叶非寒哼了一声,撅起嘴道:“我也不喜欢呢,早吃厌了!不过霜霜姐说,宗守你每日都要下水,身体受寒气侵染口正要吃这焰血鱼的血来暖身,既可驱寒,又可壮体”

    宗守一阵讶然,仔细看了那叶非霜一眼口只见后者神情,是惯常的冷如冰霜,只目光稍稍偏离。不禁是暗暗好笑,这两姐妹都与他在一起三个多月了,难道还认为他是什么采石人?

    这几个月,何曾看到他采迂一块那种石头了?

    摇了摇头,宗守接着又一声轻笑:“原来这鱼你也吃厌了!那好,今日就来吃一次新鲜的、吃一次石板烧!”

    叶非寒立时精神一振,现出了期待之色。只见宗守先是将火堆升起,接着又将一块洗干净了的扁平石板,放于火上。

    烤得灸热之后,才将一片切得细细薄薄的鱼片,置于其上。

    不多时就香气四溢,叶非寒也未等那肉片熟透,就将其中一片放入嘴里,眼中顿时一阵发光:“好吃!唔,跟烤鱼的滋味不同呢!”

    叶非霜也是食欲大起,手拈了一片吃下,也是透出赞赏之意,只是并不言语。

    宗守也吃的欢乐,开始口花花起来。一边吃着,一边胡吹乱侃,哄得叶非寒,是一阵阵惊奇不已。

    “守弟你没骗我?那个什么此方界,真有我们东临云界十分之一这么夫的船?”

    叶非寒眼里全是震撼之色,看向宗守的目光,是渐渐有些崇拜了:“守弟你知道的真多!以后我一定要去看看,这么夫的船,应该还能装好多人吧?”

    宗守‘嗯,了一声,只觉浑身骨头都轻了凡两:“这还是小的!最大的一艘船,就相当于整个云界。其中有个女儿国,就建在船上。”

    “女儿国?”叶非寒又好奇了,双眼透着稀奇之色:“那一国里,真的全是女的么?”

    宗守点点了头,有些唏嘘:“那一族,据说无需男人,就可以生育。而且都是各个貌美如花,仿佛天仙下凡,可惜只能女女相合。你说多浪费资源”

    叶非寒目里发光,向往之色愈发浓厚,对于浪费资源这一句,却是似懂非懂。

    那叶非霜一直是冷着脸,耳朵却不自觉的竖起,似乎在倾听。直到望见宗守似笑非笑的看过来,才又撇过头:“胡吹而已!此方界我知道,可也没说过什么女儿国的传闻!一艘巨船,就可比拟云界,实在天方夜谭!”

    宗守不由咧了咧嘴,他的话虽是夸张了些,却都是实事,这叫井底之蛙不知世界之广。

    接着那叶非寒开口道:“姐姐,那巨船也不一定就不是真的。娘亲给我们的东西里,不就有一只大船?据说只要日游境后将之张开,也有三万丈大小呢一一”

    她话音未落,叶非霜就已露出嗔容道:“住。!这些话,怎么能随意对别人面前乱说?”

    “守弟他又不是外人!怎么就说不得?”

    叶非寒不满的嘟了嘟嘴,却到底没有继续说下去。又露出几分伤感之色道:“守弟,过凡日我就要走啦!姐姐说这里不可久留,叔父他可能现在帮不上我们。那几个坏人,说不定就已快找过来,只能在这里再呆凡日时间一一

    宗守正想着,到底是什么等级的宝船,居然[百度神煌吧]展开后有三万丈?这两姐妹的母亲,又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此令人惊怖。这时闻言,顿时再次一笑:“什么坏人?要不要我替你宰了他们可好?”

    目光是紫芒微闪,唇角挑起,透着凡分邪意。他最近已经将黑浪剑换下,转而又将那口二阶雷牙剑祭炼了,正缺人血祭剑、

    叶非寒的神情明显怔了怔。那叶非霜,则直接是怒声斥道:“你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对你宗守来说,自然是不关己事。可在我们姐妹而言,却是事关生死。说这些话,觉得很好玩么?追我们姐妹的那几人,都是先天武师,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你这样的蚂蚁!可不是被你任意宰割的这些食物一一”

    话罢,又蓦地站起身道:“还有,最近你自己也需注意一二,那凡人素来杀人不眨眼,说不定就会牵连到你!这凡日时间,最好远离此间,不要再来!我吃饱了!”

    见叶非霜说完就走,叶非寒顿时满脸的无奈,不好意思的朝宗守笑了笑,就又再次急追而去。

    宗守也不在意,笑眯眯的看着这两个女孩,消失在视野中。

    先天武师么?他还以为追杀这两姐妹之人,应该更强些才对。

    而后是一叹,古人说怀璧之罪,果然是有道理。此刻就连他也不免有些心动了,倒不是真有杀人夺宝的心思,他也做不出来。只是想看看那三万丈的大船,到底是什么样子而已。

    这种等级的宝船,说不定能撞开那界障,进入到其他世界。

    又看了眼这四周,心中感慨。不知不觉,又是三个多月时光过去。

    说来他在这里,其实也只剩下了凡天时光而已。

    也不知现下乾天山那边情形如何?轩辕依人那小妞,在云圣城又过得怎样?他这凡日,居然有些想她了。

    嘿然一笑,宗守再次长身站起。有些迫不及待的,再次沉入那水潭之内。

    此时此刻,还是尽力突破先天才是正经!

    已经感觉到,体冇内那汹涌如龙的气劲,正愈来愈无法压制。而脚下那两个地门,更已是隐隐现出凡分松动之兆。

    最多六日,他就可尝试突破先天!(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