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五五章 神意相合(求订阅求月票)
    却见宗守是似笑非笑的望了过来。眼中带着淡淡质问。轩辕依人面色立时一红,解释道:“我那时又没想过要离开东临太久,只是想着若与你离开一段时日。日后只需撒个谎,说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父母师尊他们就不能不答应。可这只是权宜之策,那时还真以为你危在旦夕。可如今世子已通身轮八脉,剑术高绝。自然要走堂堂正道,怎还能这般——”

    话说到一半时,轩辕依人就忽觉有些不妥,宗守已是愕然睁大了眼睛,猛地一拍掌,很是佩服道:“生米什么来着?原来如此,居然还有这招,真是高见。啧啧。这法子不错!”

    轩辕依人面上羞红一片,再维持不下那淑女仪态,站起身,用那酒壶重重敲了宗守一记,就径自从翻云车跳了下来。

    看着一边虎中原与李芸娘那异样眼光,只觉是没脸见人。正要返回马车,却忽听宗守一声笑道:“五个月后,回乾天山之前,我会去一趟玄山城。去会一会我那岳父——”

    轩辕依人讶然回头,只见宗守虽是在笑着,却出奇的认真,那望过来的目光也是诚挚灼热,温暖人心:“就按依人你的意思,我宗守会堂堂正正,将你我的婚事定下!”

    轩辕依人就只觉是心脏,轻轻被击了一下,突然间软软麻麻的,满腔都是欣悦之感。还谈不上是幸福,却意外的有些惊喜。

    不由又眯着眼,仔细的看了看宗守一眼。

    在心里暗忖着,自己的这位未婚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即便这几十日的相处下来,她也没法全然看清,只觉是印象模模糊糊。

    本性善良?挥霍无度?性情惫懒?心思深沉?聪颖精明?心狠手辣?

    只觉似又不似,各种样的感觉混杂在了一处,无法分辨。对了,还极其好色——

    不过母亲要说过,要完全看清一人,本就很难。她只需知晓,自己未来的丈夫有担待,自己也不讨厌,这就足够了。

    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宗守这身剑术,实在高绝宇内。天赋之高,世间独一无二,少有人能够与之比肩。

    自己父母,总但心他无法修行,日后无法为自己遮风挡雨。若是知晓今日之事,会不会惊讶到把眼珠都掉了出来?

    她初见之时,也是如此。原以为这家伙,是个废物,性情也稍显懦弱。临到最后,才知晓原来自己错的厉害。

    能以地轮八脉武师之身,斩下虎千秋一片衣袖,这世间绝无仅有!

    至少自己所知的那些所谓天才,相较宗守而言,实在太过平凡。

    脑中又下意识的,掠过凌晨之时,宗守那一剑绝尘,飘逸若仙般的身姿。

    轩辕依人的目光,不由微微有些迷幻。瞬即又惊醒过来,不由是羞涩无比,无地自容。低下头,音如蚊呐的‘嗯’了一声,就毫不犹豫的,跑入到翻云车内。忖道自己今日,怎么就像是花痴似的?

    宗守却是哈哈大笑,发觉这仁义小妞,有时候还真是可爱的紧。

    他也跃下了翻云车,往那宗原行去。此时他体内的气机,虽已协调妥当,平静均匀。不过体力却仍旧未恢复过来,只能催动那雷走灵骨,姿势僵硬,咔嚓咔嚓的走着。

    那宗原立时眉头一挑,先前宗守与虎千秋的话,他也听在耳里。却全然没有保住性命的惊喜,反而莫名的只觉心里一阵发寒,更添了些防范。此刻也是满带警惕之色的,盯着宗守。

    “你要做什么?我宗原烂命一条,你想杀就杀,绝不会皱眉头!可若是想要我宗原为你效命,你是想也别想!我宗原顶天立地,绝不做背主之事——”

    宗守懒得跟他废话,从来就没指望这家伙,会服软听他之命。暗道我不需要你的心,只要这身子就好,谁有工夫管你是怎么想的?

    上下仔细看了眼宗原,宗守目中就渐渐透出几分欣然之意。看罢之后,还不满足,又在这家伙身上,上下摸索了起来,感知着那骨骼肌理,以及此人体内的轮脉经络。

    令宗原不由一阵恶寒,脑里面登时升腾起不好的念头,莫非自己运气不好,遇到变态了?

    宗守摸了片刻,越来越是满意,而后一笑,朝着旁边的虎中原吩咐道:“找些藤条过来,把他给我扒光绑牢了,再找个空旷一点的地方吊好!”

    虎中原那青肿的脸上,本就神情有些异样,这时全身也是打了个寒战。有些怪异的定定的望着宗守。忖道这位世子的喜好,还真是有些与众不同,而且还是重口味的那种。其实这宗原,姿色倒还算不错。不过未来主母就在一旁,难道就不用顾忌收敛一下?

    直到宗守皱了皱眉,露出不耐之色,用眼瞪过来。这才犹犹豫豫的跑去寻绳子,走一步回望一次,目里满含怜悯之色。

    宗原的脸,更是不由发青,嘴唇靛紫,破口大骂道:“宗守,你可知道士可杀不可辱么?我宗原堂堂男儿,宁死也不愿受此奇辱,与你行那龌龊之事!你不如杀了我的好!”

    心念既定,宗原再不犹豫,猛地往舌头一咬。不过还未咬下,就被宗守及时抓住了下巴。往下一拉,就彻底脱了臼。又欲催动体内真气,把经脉崩断,自绝生机。只是宗守的锁脉之法,颇有些诡异,宗原把一张脸憋得通红,也无济于事。

    宗守看的是一阵不解,这至于么?只是脱了衣服而已,就要死要活的?又不是女人,被看了一眼就嫁不出去。

    虎中原动作极快,片刻之后就取了一捆青色木藤回来。足有手指粗细的黑柳藤,即便五阶妖兽被其缠住,也是挣脱不得。

    动作麻利无比的把宗原脱了个干净,只留下一条亵裤。然后又刻意找了个离翻云车远一点的地方,将杀猪般哇哇大叫,偏又声音含糊不清的宗原吊起。

    接着是重重一叹,很是唏嘘的拍了拍宗原的肩膀,这才摇着头离去。

    后面见初雪并不避开,反而无精打采的在旁观摩,才知自己误会。只见宗守竟又取出数百枚兽晶魂石,更在地面刻画符箓。而后又取出了一些血墨,在宗原的身上绘制着一个个妖异无比的符文。

    他虽不修灵法,却到底是铁虎一族的未来族长,可谓是见多识广。

    此刻宗守所绘的符箓,明显是神意具备,远远强过他见过的那些灵师。

    而这里的灵阵,也是大有讲究,连通地脉。方一绘成,此处的灵能就立时激增数倍。只是不知为何,透着几分诡异之感,似乎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正不解其意时,就见宗守随手一个印决。地面上的那些兽晶魂石,立时光华闪烁。无数灵能,纷纷汇聚而来,如一层薄膜一般,将此处牢牢包裹。那些魂石中的魂能,也顺着那些灵纹线条流出,攀爬上了宗原的身躯。任是宗原不断扭动着身子,也无法将之甩脱,

    而此处的气息,越来越是妖异阴森。方圆十里之地,无数阴气精华,被这灵阵一丝丝的强行抽取。

    虎中原却是浑然不觉,目不转睛的定定看着,宗守那仍旧在结印的手。虽是在操控着此地海量灵能,却仍旧是自如写意,轻松无比。不断变幻着印决,遥遥超控那些灰白色的魂能,在宗原的眉心中,形成一个个独特无比的灵符,接二连三,陆续隐入到肌理之内、

    这些他都看不懂,只心中再次如狂涛骸浪,潮涌不息。许久之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雪儿,世子他难道还修了灵法?不知他如今,到底是什么境界?”

    “对呀!是修了灵法——”

    初雪担心会被宗守‘虐待’,不敢移开眼睛,也不敢有片刻分神,就随口答着:“少主一个月前,就已经出窍境了!”

    虎中原面上,不由再次涨红一片。浑身肌肉紧紧绷着,才没有吼叫出声,把那也不知是兴奋还是震惊的情绪,宣泄出来。

    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老爹叫回来,亲眼看看这一幕。

    ——身轮八脉,剑道通灵!他以为自己,已经知晓的宗守的虚实。

    此刻才知,原来昨日宗守与虎千秋战时,也同样未出全力。

    说来世子过些日子,就要满十四了,才不到十四岁的出窍境的灵师——

    这tmd是什么妖孽?还让不让人活了?

    以前还有些羡慕宗世,年纪轻轻,就能身入先天。可如今与这位世子相较,这家伙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尘埃。

    自己老爹骂那他是连渣都不如,可此刻在他看来,这句话实在是侮辱了‘渣’这个词。

    此时轩辕依人也被惊动,赶到了附近。同样是微微失神的,看着灵阵中,那个正神情淡淡,得心应手,操弄着那天地灵能的身影。

    原来宗守,竟还是出窍境的灵师。原来这符箓运用,已经能至如此境界,神意相合,分明是领会了所有符箓真义,宗师之境(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