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四三章 冥河告死(求订阅求月票)
    那灰尘渐渐散尽,明决与其余秘武师,也终于看清那内中的两个人影。

    窦灵真却早一步就皱起了眉头,他身为武宗强者,目锐如鹰。当眼中真力灵能汇聚,数里之地,都可明洞秋毫,区区灰沙,根本就阻挡不住他目力。

    先是略显疑惑,下一刻当目光扫过宗守的脸,以及初雪头上那对猫耳时,神情又是一阵错愕:“你是那个乾天山世芋?”

    那面相依稀是有凡分熟悉,不久之前还在云瑕山之人送来的画像上见过。

    甚至就是凡十息前,他还盘算过,要谋夺这人随身携带的那些财物。

    却不想仅仅过了片刻,这人就已经到面前。

    心中不由一喜,这矿坑中,岂不是最好的杀人之所?

    接着又暗觉疑惑。眼前这少年,分明是内息魂力全无,果然一如传闻中所言,是双脉并行,无法修行的废物一个。

    可方才那斩去明决一臂的灵剑,却至少都是能御器腾空的灵师,方可为之。三具石傀儡,气势足可比拟九脉秘武师,也同样需得出窍境之上,才能催动。

    他方才下意识的以为,是旁边这虎猫放的少女在控制。可此刻仔细望,才发觉这女孩,也只是九脉巅峰的秘武师。逸散出的魂力更是平常而已,应该还不到养灵境界。

    那这灵剑与三具石傀儡,到庶是何人在操控?立时一脑门的疑问,浮上了心头。

    明决也是一怔,仔细看了看宗守的脸

    目中如火焰燃烧。而当他视线,在初雪身上掠过时,也眼神一亮。摸着左手断臂处的伤口,明决面容不由再次扭曲,狞声一笑:“你管他是谁!那个男的,给我生擒活捉,我要他点上天灯,燃烧十日十而死以解我断臂之恨。那女的我也要了0我的魔灵旗,恰好还缺一血奴!”

    窦灵真闻言猛地一醒,哑然失笑。管这灵夕与三具石傀儡,到底是什么人控制,内中又有什么古怪,只需打扒擒住就可何必管那么多?

    目光精芒爆闪,只随意一个手势。身后那二十张强弓,就立时发出一阵‘蓬蓬,声响。整整二十指头粗细巨箭穿空而去。弓开连环,仅仅十息就是数只劲道十足的利箭穿出。

    而紧随其后的,是那两名先天武师。身穿沉重铁甲,动作却仿佛是山间奔驰的灵猫,动作轻柔迅捷。一边防范着那口飞旋在半空中的黑浪夕,一边飞速靠近。

    箭只击打在那三具石傀儡上,立时是石屑纷飞。接二连三,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响,箭只声所携的巨力更使傀儡的巨大身躯,不断倒退。

    初雪目中,不由透出焦灼之色。偏偏身旁的宗守,仍旧在发呆,毫无反应。

    眼见又是十凡只利箭袭来,而那三具石傀儡,已是浑身孔洞,再难全数遮挡。唯独那块石板坚实无比,却也只能弹飞小半的箭只。初雪顿时大急,下意识的就要挡在宗守身前。

    不过她身影才刚动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猛地抓住。转过头望时,便只见宗守正是唇角含笑看着前方。目中的迟疑之色,早已淡去只剩下了一丝无奈与冷厉决然。

    初雪心神一松之余,又是愕然。此刻的宗守给她的感觉,分外不同一些。以前对她无论是嬉笑怒骂,都会感觉无比亲切。而此刻宗守虽还是淡淡笑着,看在她眼中,却仿佛不是生人,似乎毫无感情,格外的淡漠。

    忽而又猛地一个寒战,只觉周围的温度,骤然阴冷了下。这坑洞里的风本就很冷,却没有此刻这般,使人寒入骨髓。气血都好似要冻结。

    下一刻,就只听宗守淡淡的出声。

    “雪儿,闭上眼睛!”

    初雪神情一怔,这个时候,只需瞬间就可能身死,怎能闭上眼?她可没有与人盲战之能。

    眼神迟疑了片刻,初雪还是闭上了眼睑。方才宗守的声音,格外的凝重,也格外的认真。反正不管如何,她听自己少主的吩咐就是,不管是生是死。

    眼前一暗,耳旁就又是“铮”的一声声响。初雪试着以意念辨认,赫然是那雷牙剑出鞘之声。这口未真正完成的灵兵,此刻在川、金的包裹下,竟也沸腾而起,悬于半空。

    然后宗守的声音,再次响起。

    “记着了,没有少主我的吩咐。绝对绝对不要睁眼

    ”

    初雪神情再怔,到底是什么事,为何不能看?心底微沉,升起股不好的念头,如果是少主,是自知无有胜忘,打算与这些人拼命。不让自己看,是为保全自己...

    一时间,初雪芳心内是心乱入麻。眼皮微动,挣扎不已。

    宗守此刻,意念间却是再无他物。

    这封印之夕,他实在不愿动用口只是今日情形,却是不用都不行。

    一声叹息,身周那阴寒之力,只瞬息间,便更浓数步。

    附近处地下溪流两旁的苔薛,也在纷纷枯萎。

    无数的死灰气息,往他右手缠绕而去。

    “黄泉死水,碧落寒涛一一”

    宗守发出一声轻吟,手向前探出,当握住那口雷牙剑时。那只右手竟已是转成灰白颜色,仿佛死人。整个人,也无有半分生气。头上三千发丝,更在这须臾时光,由上至下,全数转为苍白之色。而当真气冲荡之时,又是‘铮,的一声轻

    鸣。雷牙剑上,一丝丝雷光闪烁,水火缠绕的

    撼世真劲,也从剑尖透出。

    与那灰白之气交融在一处,彼此无半分不

    谐,也不见排斥。

    所谓的黄泉之水,碧落之涛,本就是冥死

    之气所聚。而死亡之力,本就与诸天法则交

    杂。任何事物,都可导致死亡。无论金木水火

    土五行,还是那光暗阴阳风雷电。不论哪一

    样,都含着死亡之力一

    故此非但没有不谐,反而是彼此共鸣,水

    乳般交融一处!

    而宗守的轻吟之声,仍在继续。夕光挥

    动,带起一片灰影d那汇聚而来的阴寒之力,

    与灰白死气,就仿佛真是化为冥河,在这片地

    下空间中汹涌流动。

    “

    阴河之聚,九幽之门。此剑通冥,

    告汝之亡!”

    随着这声音,宗守整个人,就仿佛消失在

    了这个世界。与这涛涛冥河,融为一体。

    而此刻最先感受到宗守变化,除了正迟疑

    着是否睁眼的初雪之外,就是那本是杀机沛

    然,面色狰狞的两位先天武师。瞳孔一缩,透

    出惊恐欲绝之色。

    只是此时,那灰色的剑影,忽然就从极静

    转为极动。紫雷乍闪,这一夕就宛如是没有实

    体,从幽冥之内穿出,鬼魅至极的,就到了眼

    前。

    便连这两名先天武师身上披着的重甲,也

    毫无作用。

    甚至无法感应,脖颈间的那些甲片就被如

    腐竹般刺穿,而后那颈部,就感觉到一阵兵刃

    寒意。

    一时间是惊悸欲绝,待得反应过来,那个

    浑身缭绕着灰白死气的人影,就已经从他们之

    间的空隙穿梭而过,毫不留恋。

    又足足片刻之后,才惊觉自己竟然还未死

    去,脖颈的伤口处,也无血液透出。

    可正当二人心泛喜意,有些庆幸的面面相

    觑之时,却都各自惊怔无比的,愣愣看着对

    方。

    只见对面的人影,正在以惊人的速度,

    ‘枯萎,干涸。不但浑身再提不起丝毫力

    气,那肌肤也在瞬间老化,甚至迅速腐败。

    整个过程令人惊恐至绝,也让人绝望之

    至!

    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次什么剑?如此

    恐怖,如此霸道?

    宗守的身影,却仍在急驰。借助外丹之

    力,一跃就是十余丈。剑影闪烁,轻松之至,

    就将那射来的箭支,全数挑开。

    百丈距离,只是一瞬而至。窦灵真也是

    面色一白,看那灰白之剑,目光竟透出凡分惊

    惧,感觉情形是古怪无比。眼前这苍白人影,

    也仿佛危险到了极致。

    传闻中乃是废人的乾天山世子,怎么可能

    会武?而且是灵武双修,俱有出窍先天的修

    为?

    这身法,这剑术有到底是何来历?如此诡

    异?

    来不及细思,那明决第一时间,就将凡张

    道符打出。半空中化作一条条火龙,往前冲腾

    撕咬。袖间的爪链,也爆射而出,向宗守缠纹.

    抓取。

    却只见那友色夕光一闪,漫天的火龙,就

    已消失无痕。再第二剑挥出,那十数条爪链,

    就尽数锻炼。

    在那口灰白色的剑前,仿佛任何事物,都

    如朽木,可轻易斩断!

    窦灵真本是抽出兵刃,霸气无比的一刀横

    斩,锐利刀气,直接在旁边石壁,开出数丈深

    痕。此刻见状,却是倒吸了一口寒气。记忆之

    中,只有一个人,能使出这样的剑法。

    “冥剑!你是云瑕山‘冥剑,吕晴?”

    话音出口,窦灵真就觉不对。传闻中的吕

    晴,是魁梧大汉,年近四十。可眼前这少年,

    分明不到十五,不似易容。

    还有这剑,虽是已先天初阶的修为,勉强

    使出剑势。然而他此刻所感受到,却是一种

    直入心神的死亡之意。

    仿佛这夕势,无论如何变幻,无论如何抵

    挡,都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

    这一剑,比那‘冥剑,吕晴,还要更强数

    倍!

    (未完待续(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