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四一章 云荒妖族(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那声音随着泣地下坑浦里的微风传来,距离应当还在二十余里之外。也不知是用了多少爆炎符开道,发出这么大的震响。

    往这边行进的速度,也是颇为迅速。只这顷刻间,就住这边接近了足有百丈。

    宗守神情不变,依旧是安然自若,静静的等候眼前这黑暗昙花调谢。

    到最后一丝花瓣,也枯萎调谢。那花心之中,终于有三颗宛如草莓般的黑色果子,一点点的向外探出。

    就在这三颗黑昙果,即将住地面掉落之际,宗守才将之接住。

    黑暗昙花含有剧毒,不过这灵果,却并无毒性。反而是清香扑鼻,色泽诱人。

    宗守接到手,就立时将之放入了一个瓷瓶之内。然后是毫不犹豫,使出两个专用于消弭音震与气味的灵法,带着初雪转身就走。

    只是才刚走出五六里路,还未接近到他开出来的那个深坑,先前传来的人声就已是近在咫尺。从这地下溪流冲刷出来的另一坑道支脉,疾速靠近,距离不过二里之遥。

    听着这越来越近的足步声,宗守挑了挑眉,而后就是只觉无奈。

    以这些人的速度,想要避是避不掉了。这样走下去,迟早要被发现。

    那些不断接近的气息,都是不曾收束遮掩。其中强者不少。除了几位先天武者之外,甚至还有出窍境的灵师与武宗强者。

    他此刻身怀重宝,与之接触,显然是更不明智。

    游目四硕,宗守突的心中一动。看向了上方,此处穹顶处,赫然有个天然的凹陷。

    只稍稍凝思,宗守就已再次施展出了一个‘绝音术”一张‘寂灵,符。使此处的灵能波动与声响,都暂时寂灭。然后一把抓起初雪,纵向那穹顶。而那三只石傀儡,在攀援而上。将手足俱都插入到上方处土石之内。之后再身躯变化,只片刻功夫,就已与寻常的花岗石无异,将两人的身影,牢牢遮住。

    两人才刚刚藏好,遮蔽住自身的气机。就从那刻意留出的隐蔽缝隙中,望见一群人影,陆续从另一侧转角处行来。

    最前方两人,全身穿着沉重铁甲,仿佛是武将模样,步履沉重之极,却都是先天。

    两人之后,又有一位中年男子。

    身着青袍,双手与脖颈处,都有着淡淡的黑色灵纹,看其纹路走势竟仿佛是一个灵阵,一直到延展到的面颊。

    头顶处悬着一朵青蓝色的火焰,将这洞窟照耀的恍若明昼,不过又透着几分阴森森的气息

    此人身旁则是一位五旬老者。毛发深红,目中仿佛是蕴着电流,透着几分彪悍匪气。

    而就在这几人身后,还跟着二十位九脉秘武师。又有一群模样狼狈不堪的人,被这些武师以锁链牵扯着行走。

    大多都是身具妖兽特征,程度不一。或是有着兽耳,荐是有着兽尾,又或是毛发浓密。却无一不是身上伤痕累累,只有一些破步遮体。手脚之上镣铐俱全。一些身形较为魁梧的,更是钉有钢钉,把关节骨骼穿透,又或直接是挑断了手筋足筋。

    大多都只能是手足并用,才能勉强跟上,速度稍稍慢上一点,就会被那些秘武师用力鞭挞。

    初雪的身躯顿时绷紧。宗守也是眉头一皱,这些被镣铐锁住的人,全是妖族。

    接着视线,又转向那前方的几人。那两名先天武师,倒无什么值得注意之处。

    不但是比不上十万血杀李邪灵,较之‘诡剑,任千愁几人,也是差之甚远。

    最多与血灵谷魔尸山那位不知名的米姓老人,同一水准。

    只唯独那位武宗强者与灵师,需得稍稍注意。前者的气机罡烈而又平稳,气血强横,武道分明已有一定境界。

    而那灵师,则必定是出身于名门大派,又或是其师长,乃是当世强者。

    身上的灵阵,明显是出自于日游境之上的灵师之手。将天符绘于其身,一旦夜游之境,就可提前掌握一定的天符灵法。

    这与凌云祖师留下的天符灵种,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后者的手段,更为高明。

    而这代绘身外灵符,除非是极信任极亲近之人,绝不可为!不是其师长,就是其亲人。

    这二人颇不好应付,后面的二十位秘武师,也是行动如一,兵甲精良。

    他当日能够诛杀李邪灵,却没有多少把握,应付这些人的围杀。

    这中年灵师,才走出岔道,就忽的驻足,又些疑惑的看了看这四周。

    而那老人,也随之停下,面含期待之色:“明决先生为何停步,可是发现了什么?”

    那明决摇了摇头,仍旧仔细望着,片刻之后,才摇了摇头道:“可能是我错觉,这里的灵能变化,似乎有不自然。在这岔道所在,气流交汇之所,实在太过静寂了些”

    那老人略显失望,接着又是若有所思:“说来我方才灵觉感应,也觉此处有些不对劲。

    后来仔细以神念遥感,此地除了灵能寂静之外,又无什么异常。多半是天然形成,看这里的灵石分布,似乎也是有些稀少。”

    那明决却未尽释疑虑,眉头仍旧紧皱,似乎正把意念伸展,四下扫荡。接着又只听那老人语气一变,无比感慨道:“不过这一次,还真是亏了明决先生,若非先生施展这血元指灵术。我窦灵真差点就被蒙在鼓里,差点就以为此处,真的是只有一个小型的一阶矿脉。嘿嘿,怪不得那师连海会下这么大的本钱来与我争。合纵连横,动用雄兵五十余万,又请来数十先天强者,来攻我风华城!此次真要多谢明决先生”

    闻得此言,明决这才心神微分,矜特的一笑:“谢倒是不用,我们魔旗宗,也不是平白相助城主。只需窦城主,牢记先前之议便是!”

    宗守目光微闪,这自称窦灵真的老人既然是风华城的城主,那么此人言语里的师连海,必定是连海城的城主了。

    这魔旗宗也是有些来头,虽未如十圣地十九灵府之列,宗门实力却也不弱。占据的凡处灵地,加起来的效果,不逊色于十九灵府中排名最后的几处。门中也颇有凡位塑体境灵师与武尊级的强者。

    不过此宗,却是真正最正宗的魔门之一,

    只听那窦灵真哈哈大笑,透着豪爽之意:“这个自然!这灵石矿,应该是在二阶之上,中等矿脉。日后所有产出,都八二分成。我风华城二,你魔旗宗八!绝不食言。不过那连海城,还有此城之后的藏剑山庄,还需贵宗,助我击退才好。”

    最后的几句言语,分明透着几分探询之意。那明决冷然——,也不值可否。忽而直接用手一抓,将凡个身具虎纹的妖族,抓到了眼前。袖中几只爪链穿出,一扣一掀,便将几人的头壳破开。那脑髓之间内,赫然仿佛有血色的虫子在扭动。

    明决再灵决一引,这几名妖族的头部,立时血焰燃起口一时间,这坑洞之内,全是痛苦惨嘶之声。

    不过片刻,那血焰又蔓延全身。而那明决道人手中,也多出一团血光,在他掌心处盘统。不定。

    数息之后,明决的眼中,却透着失望之色:“古怪,我先前查探,那矿核就在这附近。可到此以血元指灵术探查数次,偏偏是再不辨方向。”

    又扫了眼身后,明决的眉眼,更一丝忧容闪过:“原料已经不多,最多只能施展两次而已。若是寻不到,就只能暂时放弃了。”

    窦灵真也眉头一皱:“若是先生需要血灵,我风华城外,如今多的是没有活路的饥民。只管由先生取用就是‘一”

    “窦城主厚意,明决心领!不过我这血元指灵术,却不是那么简单。”

    那明决淡淡摇头:“此法所需的血灵祭品,必须得有一定修为不可,材料的灵性越强,就越是灵验。故此选这些妖族最佳,这些人融合上古神兽血脉,而且保存极是完整,用来施展血元指灵术,才是最佳之选!”

    “原来如此!”窦灵真露出恍然之色,然后哑然失笑:“说到这些妖族,还真是好笑。不好好做人,却偏偏要与那些兽类为伍,融合那些神兽精血,岂不都与畜生无异?就连性情也与那些野兽差不多,凶暴野蛮。说来老夫一直便在奇怪,为何诸宗不合力联手,将这些妖类彻底灭绝掉”

    他话音未落,周围那些秘武师,都便爆出一声轻笑,微含嘲意。

    初雪本来就已经听得是身躯颤抖,控制不住,此刻更是差点气炸。目中透着火焰,又合着凡分悲愤无力。

    宗守也是一阵默然,按照那些残史记载,云荒时代,上古人族其实并不俱优势,无数兽类横行云荒,还有他界异族侵入。

    在云荒的早期,人族几乎灭绝。其中一些人类强者,不甘于灭亡命运,主动融合各种神兽精血,这才勉强扳回劣势。

    之后历经数十代人,这些人的后人,以及陆续的加入的强者,死伤足达亿万,征战四方,这才奠定了人族独尊的地位。

    (未完待续)(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