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二二章 十万血杀(求订阅求月票)
    被无数丝线缠绕的空间之内,一团焰火正不断冲腾,烧灼着那些不断生长的红sè蛛丝。

    火sè剑气,刺在那无形壁障之上,不时发出嗤嗤的声响,却始终无法将之彻底穿透。

    而此刻轩辕依人,也早已将下chun咬破,俏面沉凝似霜,也虚弱无比。插在周身大xué的金针,更是摇晃不已。

    只有那两点寒星似的眸子里,依旧冷如刀锋,决然如放。

    原定无奈一笑,微微摇着头。头顶处忽然一轮明月升起,散出清冷光辉。只这瞬间,就使轩辕依人身周的火势,被压下不少。

    正要说话,却忽而又眉头一挑,定目看向南面方向,“那任千愁的气息,似乎消失了?好快”

    旋即又觉不对,原定的眼神一变,神情里全是讶然不解之sè。

    任千愁的气息,并非是已经把事情解决后的收束,而是彻底的从他灵觉感应中消逝,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遗留,不存在半分痕迹。

    一瞬前才开始爆发,一瞬之后却是彻底不见了踪影、

    同时间另一股同样乍然闪现,又乍然消逝的气机,也同样令他心惊。

    轩辕依人眸芋里,此刻也同样多出几分不解,几分焦灼。

    “师兄!无论那任千愁是死是活,那边的事情,都已结束。还不将我放开?你是要让我轩辕依人,恨你一辈子?”

    “这个”

    原定顿时是一阵犹豫。正觉有些踌躇不定,难以决断时,忽的面sè再变那眼中竟微透骇然之sè,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谁?好重的杀气!”

    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原定凝然摇头:“抱歉了,师妹!既然是惹到此人亲自出手,估计那边是有了意外。此人杀戮成xing,发起疯了,我虽就能制得住他,却未必就能护得住你。师妹还是安心在此处静候结果为好!”

    轩辕依人不由一怔,下一刻,神情也是一变:“来的是那个疯子?那个云瑕山的十万血杀李云宏?”

    “正是此人!”

    原定微微颌首,眼神同样是复杂无比,满是无奈的一笑:“不过他如今改了名字,你该叫他李邪灵!”

    轩辕依人再不说话银牙紧咬。蓦地从那小乾坤袋中,取出可一枚红sè的丹药,不等原定反应过来就已拍入口内。

    仅仅顷刻,面上就染起了一层晕红之sè。浑身那如细瓷般的肌肤竟是一丝丝血痕裂开。

    可那剑势,却是再强横数倍,只是凡剑,就将那些丝线斩开了八成。那无形壁障,也仿佛整个燃冇烧了起来。

    而后面的原定,则是讶然的张着嘴,想要制止却已是不及口半晌之后,才化作一声苦笑:“小燃元丹师傅怎么会把这东西给了你?师妹你这又是何苦来栽?有这李邪灵在,那宗守哪里还有半分生机?师妹你此刻赶过去,只怕非但于事无补,反倒可能还搭上一挑xing命一”

    见轩辕依人毫不理会,原定只凝思了片刻,就已是一个法决,使这千丝笼笼罩的范围,缩小了近倍口然后又一个闪身,就以至轩辕依人身旁。大袖一展,就是一团yin冷hun力扑腾而出。当展开之后,立时伸展出宛如的藤枝,四面八方的朝着轩辕依人缠绕而去。

    双眼却是定定的看着南面,有些惊奇。

    那‘诡剑,任千愁‘岚剑,谢俊“怒剑,云涛,都是成名多年,实力不弱。前者更领悟武道之势,随时都可能突破武宗之境。也不知方才,到底是何人出手?居然是如此之快,就将这三人解决。

    又暗暗可惜,惹到那位十万血杀李邪灵,此人也真算倒霉头顶。

    只是可惜轩辕依人身边的那个shi女,多半也是死定了,淤又又又此刻那六十里外的密林间,李邪灵却是满头的冷汗。血剑斜挑,才刚阻住银熊的去路。就见那银熊的眉心,一点银光闪现。

    李邪灵的身形,也再次暴退,疯狂的向后方密林退却口那血sè剑光,也再次一剑穿出,险而又险。

    才将那银锥,一剑挑开。

    然后他视野之中,就全被宗守的身影,还有一段寒芒乍闪的剑锋所充斥。

    锋锐无比,也迅猛到了极致。刚刚入目就已近在咫尺。

    紫雷闪烁,这一霎那,那雷牙剑的剑尖,就仿佛是成了这密林中唯一的光线来源。使天际间隐现的朝霞,天空中仍未隐去的明月,都再无丝毫辉光。

    甚至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眼前这么一口剑!

    李邪灵双目猛睁,然后右子腕脉猛地爆开,无数的血液,就仿佛有生命般,向那血剑缠绕而去。

    一剑闪出“叮,的一声轻响,就在即将脑髓洞穿的前一刻,将那雷牙剑斜斜挑开。然后一瞬之间,就剑瀑如雨,剑势反卷着绞杀回去。近乎疯狂的血sè剑影,就仿佛是要将眼前这半妖少年的身影,斩成千百万段。

    宗守有些惋惜的哑然失笑,从容自若,左手又捏了一个印决。身周立时聚拢起一团雾气笼罩。而身影剑势,也转为飘忽不定。

    在那血sè剑影中,游移不定。

    然后就在他身形,凡乎要被那血光,彻底吞没之时。那口被弹开的黑浪剑,再一次穿空而至。

    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斜斜的刺入。剑势玄异莫测,给人的感觉,就仿佛那死去的任千愁复生,甚至比这位‘诡剑”还要更诡语数分。

    而那血sè剑影,也蓦地是剑势一窒。李邪灵一声冷哼,身影再退,恰是避开了疾扑而来的那头银sè巨熊。脚尖一点,整个人就飞腾而起,然后无数血sè剑光,再次疯狂的冲ji而下。

    李芸娘也直到此刻,才从惊怔中恢复了点神智。心神是再次陷入茫然,无意识的看向前方。

    那两道不时腾起挪移的身影,交手的速度极快,只在片刻时光,就已是十数次攻防转换,李邪灵的剑势简洁直接,却仿佛是专为杀戮而生,虽无变化,却比任何高妙的剑术,还要更迅猛难当。

    而宗守站在那血sè剑影之前,就如狂风骸浪中的孤舟,随着浪潮起伏。却并不显半分颓势。

    任是那剑光千重,浪涛澎湃,也不能使这叶孤舟,有翻覆之危。

    忽而灵法,忽而剑术。忽而御剑而至,忽而又驾控灵兽。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将李邪灵不断腾起的杀意气势,强行打压下去。

    那口血sè杀剑,就仿佛是被缠绕着无数锁链,始终无法腾展开来。

    看着宗守那始终是不急不躁,泰然自若的身影,李芸娘的双拳,不由再次紧紧一握!

    哪怕是之前,宗守凡十息,连诛任千愁与谢俊三人之时。也没有此刻一般,给她如此震撼!

    不是为宗守的出窍境灵师修为,而是为眼前,这位乾天山世子,竟能与这世上,最出众也最杰出,被世人公认,视为天位备选的天才之一,一争高下!争锋相对,墓战不下,不落半点下风!

    这一霎那,她心目中对宗守的印象,已经全然掀翻,再没有了之前的懦弱无能之感。

    只有紫sè雷剑挥动之时的飘逸从容,一剑诛杀诡剑的刚猛霸道,斩下任千愁人头时的狠辣无情。还有那无法置信,也不可置疑的强!全都籽合在了一处,印在了她心底最深处。

    在那张脸,仍旧俊逸如故,有些秀气。不过此刻看在她眼前,却不觉有半分纤弱之感。

    似柔实刚,在那外在的温和之平掩藏的,却是绝世无匹的锋芒!

    一旦闪耀,必将使五陆皆寒!

    不自禁的,李芸娘往前一步踏出,却忽而听得一声冷哼。往那声音来处望去,只见那连凡,正是目射寒光的看过来。

    也不去理会那正ji斗中的身影,只是手握着剑,定定不动的,拦着她身前。

    李芸娘眉头一皱,接着就只听“铿”的一声双剑交鸣。立时转过头,又被那告一段落的战况,吸引了过去。

    只见二人,乍合又分,各自疾退。宗守一个腾身,立在那树梢之上,居高俯视。而那李邪灵,却是滑退二十丈,在下方半跪着。

    “好剑术,真是好剑术。无论是你的武道,还是你这御剑术。都强的可怕,没让我失望!”

    李邪灵桀桀笑着,面上一丝血痕裂开,却反而更是兴冇奋:“我估算可能错了,杀你一人,可抵万人,不对!应该是两万!杀了你,我就可领悟剑意之杀!”

    宗守摇了头摇,没有答话,眼神却微微凝然,久违的战意,在xiong膛之内熊熊燃冇烧,有如烈焰。

    他虽看不上这李邪灵的人品,可此人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强。乃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位可称得上是‘对手,的敌人。

    那李邪灵说着话,忽然把头一偏。那笑容渐渐消逝,冷然——:“居然是位玄武宗,嘿嘿!世子你那父亲,对你还真是有够看硕!看这情形,多半是坐不住了。那烈焰山的人,也真是没用,加上我那同伙,三位武宗,四位先天巅峰,居然连这片刻都拦不了。罢了,时间已不多,这一剑,你我定胜负!”

    宗守灵觉感应,果觉凡十外一道强横气息,正急速赶来。不过李邪灵的提议,也是正合他意。

    chun角一挑,宗守也没多做考虑,就微微颌首,手中剑遥指下方。

    “可以!这一剑,你我决生死!”!。(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