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二零章 为何不怒(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我宗守为人厚道,也憩不出什么凄惨的死法,更不会折磨人。就只好让你们干脆的死掉算了”

    李芸娘下意识的噗嗤一笑,正心忖这宗守死到临头,还有心思说笑话。

    却下一刻,就觉一股至强至锐,至利至刚,锋芒毕露的气息,混杂一偻森冷杀机,忽然横贯而互。

    李芸娘心念一震,这气机虽非是针对她而来,却同样只觉是惊悚莫名口就仿佛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浑身寒毛乍起。

    而那任千愁三人,也莫不都是面色一变,再无瑕去硕素初雪,视线齐齐往那气息的来处望去。

    接着便只见宗守原本所立之处,只有凡张道符在半空中燃冇烧,而其身影却已然是在原地消失。化作一团看不见的白影,势如奔雷。只有那剑尖处,一点锋芒闪现,一丝丝紫雷闪耀。

    这一剑,赫然是快到了极致,也锋利到了极点。宗守仿佛是把所有气力,都集中在剑尖一点。

    就与方才三人,所感应到的气机一般,同样是至强至锐,至利至刚,无比的犀利霸道!

    任千愁的面色一变,瞬间转成惨白颜色。身形疯狂暴退,手中的剑,幻做千万朵剑华,倾尽自己全力,疯狂的试图拦阻!

    他被人称为‘诡剑”平时使出的剑,也素来都是奇诡难测。每当剑出之时,都往往是他人无法预料的方位,也一直都引以为豪。

    然而此刻,就是恨透了自己这种剑路。在这锋锐蛮霸也快到极致的剑势之下,竟是毫无抵御之力。

    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最简单的一式直刺!可这一剑击来,有若是流星之坠,任他编织出重重剑影。那剑势依旧是毫无办法停滞的穿刺入内。

    “这是剑势!不对,应该是剑意。还是不对,竟是剑韵”

    明明眼前这宗守,即便爆发之后也只是八脉秘武师之的修为。可这一瞬间的感觉,就仿佛是一位天位武师,在向他出手。

    无可阻挡,也沛然难当!

    也就在那闪着寒芒的剑尖,靠近咽喉是一尺处时。任千愁的面上,终是透出一丝喜。

    总算是在最后时刻捕捉到这一剑的剑路。浑身上下,一阵轻松之余,无数的冷汗也纷纷泌出体外。

    然而仅仅只顷刻之后,任千愁的瞳孔就再次缩成了的针状。

    只见宗守的剑,忽而雷光乍闪,那剑速也在顷刻间,激增近乎十倍。

    硬生生的穿过了那一尺不到空间,刺入到他咽喉之内。

    任千愁甚至可清晰听见,那剑锋穿入自己喉骨间,发出的‘咯嗤,锐响。还有那雷芒,将自己血肉炸裂的兹兹声。

    一道道毁灭性的螺旋劲气冲入自己体冇内,破坏着他体冇内的生机。更有股漩涡,仿佛在吞吸着他精元、使他一身气力。在这顷刻间,就全都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膝下一软,任千愁在宗守面前扑通一声,无力跪倒。

    而此刻这林地间的四人,身影都是如泥雕木塑,定定立在了原地。

    李芸娘的小口张着,那讥嘲的笑意,甚至还来不及从面上退去。眼望着宗守是目不转睛,那一双眼珠,仿佛是从眼眶里掉出来。

    而那‘岚剑”谢俊‘怒剑,云涛,甚至只来得及跨出十丈就再无法动弹

    被宗守意念锁定着,一股沛然冷厉的杀机,直刺着二人心神。仿佛只要再稍有动作,再前进半步,都会引来宗守,那凶险莫测,锋锐难当的剑。

    连凡是面无表情,可胸膛处却是一阵起伏不定,心内是波澜狂起。

    紧咬着的牙关传来阵阵刺痛,所以他不会以为眼前这一切,是在做梦。

    被虚政元送于宗守为仆时,他心里也有过不解。只是一直以来沉默寡言,不愿轻易违抗主人之命的性格习惯,才勉强听令而已。早年欠下的大恩,也需偿还。

    直到此时,亲眼看着这一幕,才终是知晓一些缘由。虚政元将他遣到这为乾天山世子麾下,绝非是让他送死,而是成全,看重!

    一以八阶秘武师之身,只出一剑,就令有着‘诡剑,之称,领悟了剑势的任千愁,当场身陨!

    怪不得,当日代表的虚政元的连城,会对这世子,如此毕恭毕敬!

    接着又觉可笑,之前还觉得宗守的表情有些怪异,此时却有些体会到这位世子的心情。

    片刻之前,这四人还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如何将宗守折磨至死。片刻之后,任千愁就已被咽喉洞穿,死局已定。

    这世间,大约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情了罢?

    在宗守眼中,这四人与跳梁小丑,又有何异?说出的言语虽是恐怖,却只能引人发笑而已。

    此刻只有担心,那一剑是宗守一霎那的爆发,还是真的有击杀先天巅峰武师的实力一一

    宗守握着剑,感觉抽出来的精元,已经至他能够控制的极限,这才把剑拔出。任由任千愁捂住洞穿开的咽喉,也不去管。

    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的云涛:“你叫怒剑,为何不怒了?”

    云涛双目一赤,一声炸吼,挥着手中七尺巨剑,继续大步跨来。带着旋风,怒斩而至。

    而那‘岚剑,谢俊,却又是另一种反应,身形向后一飘口然后头也不会,就向远处疯狂的奔逃。

    宗守轻笑,毫不在意的大袖一拂,一点寒芒穿出,然后同样是一剑刺去。这一次却是飘忽变幻,毫无之前那锋芒乍现时的凌厉。

    人如云,剑如雾。在旁边李芸娘与连凡的眼中,一幻为二,二幻为四,难辨真形。

    就在那云涛的目中,也现出迷幻茫然之色。一点剑影,忽然从云中透出,轻轻一刺,就从云涛的左胸中穿过,刺透心脏。

    而那巨剑,也同时‘铿,的一声重响,重重的斩在地上。

    而云涛的身形,仍旧停立着,以剑驻地,胸膛的血液,也如泉水般洒归流出。双目圆睁,仿佛要将眼前这白衣少年,深深的记在心底。

    李芸娘此刻是只觉全身发寒,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就是被她视为废物,十天来,不断讽刺讥嘲,却从不生气的宗守?

    闻名东临云陆的云瑕七剑之首‘诡剑,任千愁,还有这‘怒剑”云涛,就这么死了?

    是自己此刻在睡梦中,还是这些人,其实是在演戏给自己看。

    下意识的,李芸娘又向那‘岚剑,谢俊离去的方向。

    这一望,顿时更是寒气凛然。

    只见不远处,正是一点白光,疾追在那飞速奔逃中的人影之后。

    同样是无声无息,如梦似幻口那谢俊无论如何疾驰,也仍旧在被飞速靠近。

    募地半空中身形一折,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口突然转向南面,可下一瞬,就只见那白光,同样一转,不但紧紧跟随,距离也更拉近近丈。

    “是飞刀,飞刀变向一一”

    李芸娘面色如纸,无意识的用手捏着自己的裙裾。极巨,凡乎将那布帛撕开。

    不敢想象,若是这一刀是朝她而来,结果将是如何?

    而话音未落,视野中那点白光,忽然爆出一团光华。仿佛是一股强横绝厉的意念,骤然凌压于密林之内。

    而那谢俊,也在在同时间,发出一声惊骇欲绝的惊吼。

    “剑意?怎么会是惊云神灭剑”

    话音嘎然而止“铮,的一声锐响。李芸娘就只见谢俊连人带剑,被那飞刀重重钉在了树木之上。

    之后就再没有了声息,也不知是生是死。此刻她也只觉是脑袋里一片空白,无比茫然,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脑内也下意识的,再次忆超凡日前,连城跪拜于地,对宗守说起的那番话。

    “他日世子掌控乾天山,若欲称雄东临,但有所命,我云圣城绝不敢不从!定然要相助世子,横扫东临一”

    之前她听这言语,只觉好笑,此刻却再没半分笑意,反而是心中纠紧。

    三位先天巅峰,就连百息都不到,就已横尸于地,她如何还能笑的出来?

    记得那乾天山宗世,也是不久前二十岁,才到先天。眼前这宗守,却是只有十三,就已是八阶秘武师,更有搏杀先天巅峰强者之力!

    这等样实力,岂不可轻易掌控乾天山?若是再待得凡年,横扫东临云界,

    难怪那虚政元如此自傲,却也要自甘向宗守称臣!

    那么自己了?算是什么?一个笑话?

    既有如此强绝实力,你还瞒什么瞒?天下大宗天派,岂不都是趋之如鹜?

    十九灵府,十大圣地,只怕是拼了命,也要将这位世子,收至门下!

    对了,还有剑意!

    方才击杀云涛之世,还有那飞刀之上,分明就是惊云神灭剑意。

    还有最开始的那一剑,依稀可分辨,那仍旧只是剑韵而已。可那武道意念,却有着先天武宗出手时的浩瀚意蕴。

    剑韵层次,却有剑意之实。而且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剑道,集于一身。都俱有极高造诣,转换无碍。

    李芸娘只觉自己,简直就要疯掉。自己眼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