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一百零四章 螺旋劲气(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愣了足足半晌,宗守才回过神来。把手抬至眼前,然后掌心之内,一团真气透出。在手掌之上,不断地旋动,带起阵阵罡风。

    不止是体冇内的气息流动,加快了不少。这力量也不如以往那般的发散,被集中在一处。在最尖端处,赫然仿佛是一个钻头一般,无比的凌厉!

    方才他一掌的力量,在螺旋真气的灌注下,其实只不过提升一成左右而已。然而就因这快速集中之故,竟造成这木椅,整个粉碎的效果。

    他手中这涡旋劲气的威力,实在是强悍得惊人!

    “原来如此!”

    思索了片刻,宗守就已知这真气旋动的缘由。

    真气催运,之所以加快,是体冇内双脉并行,互相吸引排斥,产生类似磁力般的效果。而螺旋状流动时,也使所有真气,更为集中。

    这样的运气方式,猛烈无比,攻击力强得吓人。

    不过此举有利也有弊,宗守也同样需要为此,放弃许多。

    气机循环速度太快,注定了化如今,只能走极速与刚猛结合的路子。

    除非是达到一定的境界,否则那些以柔克刚的拳法剑术,是想都不用去想。

    “有得就有失,世间之事总难两全。能够解决双脉并行之身,就算不错。能有这好处。更是意外之喜!”

    宗守又蓦地拔出了雷牙剑,一剑点出,击向身旁。而后便只见是一丝剑气,带着凡偻电芒透出,石屑纷飞,在半丈之外的墙壁上,直接开出了一个孔洞。

    只有小拇指粗细,内里光滑无比。而墙壁的其他地方,却是分毫无损。

    目瞪口呆了片刻,宗守又定定地看着手中的剑。

    “剑气!先天之上,才能气发于三丈之外。我如今在七阶秘武师而已,竟也能有剑气!”

    宗守发出的这丝‘剑气”只及一丈左右而已。而且相较于那些真正的先天武师,实在弱极。

    这螺旋真气的强悍,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不过也可感觉,自己手中的雷牙剑内的那些灵络,似乎隐隐间,有些伤损。稍后恐怕要以洗剑术淬炼数次,才可修复。

    螺旋真气威力固然刚强,不过其有如钻头般的运气方式,却也不是普通的兵刃,能够承受。

    即便是这高阶符兵雷牙剑,也是远远不成。

    这还仅仅只是初步而已,要完成螺旋经脉的改造,至少还有一年之久。这百余颗脉灵丹,只怕还有些不够。

    那时候,当他设计好的经脉结构,完成之时。这螺旋劲气,真不知将是何等的刚猛凌厉?

    “我这真气,螺旋而行,威力确是出人意料!倒也不枉了我刚才,把自己整整折磨两个多时辰。记得以前,不对,夫约是后世大约五千载后,有一位武修,创下一门天旋劲的秘法,曾经名噪一时,云界之内凡乎所向无敌。可惜未能踏入仙武之境,早早陨落了。不过此人之法,未必不可借鉴,自创出一门,专适合于我这双脉的绝学!”

    宗守目光闪动,把胸中的兴冇奋之意,强压了下来。

    螺旋真气虽是不错,不过若要真正见效,还需数月之功。而且这凡日之内,宗守都不打算,再使用那脉灵丹。

    他此刻经脉虽是已经拉伸移位,却并不稳固。经脉脆弱,经不起再次伸展。

    而且随后的时日,肯定还会出现萎缩偏移的情形,慢慢回归原来。需得连续数次,才可真正稳固,急也急不来。

    要想增强实力,还是灵师的御剑术与念法,更为靠谱。

    目光移向那黑浪剑,宗守心念微动,魂念稍一招引,就使这口黑色灵剑,蓦地腾空而起,悬停在他身前。

    宗守面上,不由微透赞意。不愧是被那口断刃剑,蕴养了许多年的灵兵。品级虽是只有一阶,却灵性惊人。

    甚至不用怎么祭炼,就可以意念催使。

    此剑已是无柄,内中更是中空,不过正合他意。重量减了不少,催动时所消耗的魂力,自然也小了许多。

    唯一可惜的,是此剑乃是水系。与他的御雷之能,稍有不合。

    “这水系灵剑,倒是能将我这天狐之身的幻术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从那些剑傻,儡中,得来的十八道惊云神灭剑意,也可借此剑运用。只唯独我这御雷之能,有些可惜!”

    灵剑威力强绝,不止所用的材料,远胜于符兵。其上绘制的符箓,也更为繁杂,接近于‘阵,的层次。

    剑性已然通灵,而灵师之所以能够以意念御使,也是因其之上的符阵,可以凭依。

    按照后世,简单的说法,就是这灵兵之上,有专门针对魂力的受力点。

    不过祭炼,也极其复杂。要使一口灵兵,真正操控自如,不受其他灵师的意念影响,至少要半年之功。

    宗守笑了笑,手中结印,以魂力催使,燃出了一团火焰,在剑上炎烤。

    天约半刻钟后,待得那剑被烧缎成红黑色,这才停止。待其渐渐降温之后,蓦地以右手执起,一剑插入自己的左手手臂之内。

    当拔出之时,只见是血液横流,却有一团血液,一点点渗入剑脊。在这金属剑身之内,形成一个诡异无比的血印。

    而宗守心神,与这口黑浪剑之间,也骤然多出了几线心念联系。

    这门血祭炼剑之法,也是魔门之法,本是取十个六龄童子之血,以祭剑身。

    宗守此刻,却以自身精血代替。效果差相仿佛,不过免不了要虚弱一阵。

    好在体冇内还有雷鸾之卵的精华,并无大碍。

    这一步,就可节省他数月养剑之功。

    习武有成之人,多是心肠冷硬。他宗守同样也不例外,不单是对别人狠,对自己也同样狠辣!

    又又又又

    同样是夜间,云圣城之外夫约七十里,一处偏僻的小山丘顶部。

    轩辕依人正是裸着娇躯,盘坐于山丘顶部。

    那白洁如玉的胴体,在清冷月辉之下,闪烁着圣洁无比的光泽。双峰傲人,肤如凝脂,无论身体的哪一个部位,都足可令男子,都为之癫狂。

    不过却双目紧闭着,胸前一枚青红二色的丹丸悬浮。与精兽结晶有些相似,却浑冇圆光滑,纯净透澈,仿佛透明。

    此刻正将无数的木火二系的灵能,聚集而来。

    而若是再拉远看,可见这山丘之上,密密麻麻地,布置着无数的兽晶。

    总共九座三尺来高的木塔,各镇于九方。还有九团灵焰,燃于塔顶。

    轩辕依人的位置,就在这符阵的最中冇央处。每一个呼吸,都将大量的灵能吞入身躯,而后又再次吐出。

    而此处的月光,也都仿佛是被生生扭曲了一般,都被强行聚向了轩辕依人的身躯。

    一点点月之精华凝威,照入到她眉心之内。

    而每过一刻,轩辕依人身躯表面的光泽,就更是耀眼一分。

    整整半个时辰之后,待得那月光消散,轩辕依人忽地长吐了一口气。

    又蓦地一吸,把那颗金色丹丸,吞入到腹内。

    长身站起后,立时伸手一招。把旁边的衣裙,都全数取来,罩在了身上。

    李芸娘就立在不远处,一处树梢上。神情警惕地,眺望附近。

    此时见轩辕依人,已然起身。脚下的树枝立时一弯一弹,而李芸娘的人,也轻盈之极地,跃到了的轩辕依人身侧。面上全是疑惑之色:“小姐今日怎么这么早就收功不练?可是这月光太暗了?”

    “确是有些暗淡!”

    轩辕依人微微点头,看了看头顶上方,接着面上却浮出凡许笑意:“不过今日的进境,还算不错。也不知是因掌握一种新的丹方,心情愉悦之故。后面若能都如今日这般,估计只需两月到三月左右的时间,就可突破。那时不借我这外丹之力,也可有先天之能。也不用借助这九灵焰月阵来修行,平时以外丹辅助修炼即可。”

    说到此处,轩辕依人的面上,又羞红一片:“师尊给我挑的这玄月木煌诀,实在是太也羞人。每一次修炼,都要赤身**。在这荒郊野外,更是提心吊胆,生怕被人知道。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炼到沾物不燃的程度。可恶,为什么我就寻不到那火浣仙纱”

    李芸娘闻言,不由‘噗嗤,一笑,透着凡分幸灾乐祸:“小姐,木煌诀可是丹泉宗传宗之法,灵武双修。非传承弟子不可习,丹泉宗内不知多少弟子艳羡,偏偏小姐来报怨。丹灵前辈不是早有预料,所以才为你单独准备了一座洞府,是你自己定要跑出来,要寻这宗守?”

    说到此处时,李芸娘的眉头,又是紧紧皱起。似乎这名字,只是提起,就令人不悦。

    “小姐,你真打算嫁给那废物?即便你真的不喜那上霄玄灵宗的温少爷,也不用寻这宗守!此人即便能够度过此番杀劫,也不过凡十年时间,就垂垂老矣。小姐寿元千载,又如何能与这等凡人走在一起?小姐这是要毁掉你一生一一”

    轩辕依人闻言却不领情,小冇脸微微一沉,透出了凡分不喜:“芸娘姐姐,我知你不喜他。不过那人再怎么不好,也是我轩辕依人的未婚夫。”((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