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三十七章 乾天大局(第二更求推荐收藏)
    乾天山那个妖王之位,宗守实在无意去争。统御百万妖族,固然是权势显赫。可若想坐稳这个位置,必然要劳心劳力,一不小心,还会被那些人族大国,云界诸宗攻杀,最是凶险。

    不过以他的性情,却也绝不愿被人就这么灰溜溜,赶出这东临云陆。

    反正在灵潮来临之前,他是绝没有离开这片地域的念头。

    淡淡一笑,宗守也不想废话解释。径自看向眼前这张地图的东面,那标注着‘乾天山’三字的所在,用请教的语气道:“尹叔,宗守已经三年没有回去过。幼时懵懵懂懂,对身周之人,也不太清楚。不知如今乾天山里,到底是什么情形?除了这宗世,宗瑜之外,还有谁会对我出手?”

    尹阳眼神讶异的看了宗守一眼,只稍作踌躇,便思索着答道:“世子的堂兄宗世,乃天狐宗氏的真正嫡脉,轩山门下。其师轩山岚叶真人,号称是东临云陆,近百年来最有望突破天位武宗之人。而宗世公子,也是这十年来,东临云陆最出众的后起之秀。传闻他已至先天境界,君上在时,就已经被乾天山诸多大族,视为接任妖王的人选——”

    宗守双目微敛,轩山岚叶,他听说过这名字。而这个时代中,但凡能令他留下的印象的,都莫不是武力强横,出类拔萃,又或者对这个时代以及后世,有着特殊的影响。

    这岚叶真人,明显是属于前者。在心内把这宗世,加上强敌的标签。宗守的注意力,这才被尹阳的言语拉回。

    “此人的呼声甚高,势力也是最强。不过在宗氏族中,还有二人,可以与其分庭抗礼。一是宗阳公子,据说天资仅逊宗世半筹。尹阳奉君上之令,离开乾天山时,此人也已达至身轮巅峰。此人之父宗皓,乃是宗氏的族老宗令,故此权势也是极盛。再其后,就是君上的胞弟宗师元,与那宗皓一样,也是晋入先天,开辟地轮的武宗巅峰强者。君上常年倚之为左膀右臂,掌握乾天山至少两成兵力。这二人若是联手,甚至还可压宗世公子数筹——”

    听到此处,宗守已暗暗皱眉。

    两位开辟地轮六脉的巅峰武宗?这乾天山的实力,实在比他原本的猜测,强上太多。

    明明记得这乾天山,天狐宗氏,都应该是默默无闻,早早灭亡才对——

    尹阳见他脸色变幻,也不愿使宗守信心全失。解说了番这三人之后,语气就再次变化:“世子,这三人势力虽强,可这乾天山,究竟还是君上的基业。君上出身微末,昔年只不过是天狐宗氏的庶支子弟。十五年间,只凭一己之力,便使乾天山,称雄东临云陆之东。失踪之前,更已雄踞七省。眼下虽是被其他势力侵占了不少,却实力仍在,根基未损。”

    宗守已是倒吸了一口冷气,雄踞七省?东临云陆,总共才不过五十个省而已。此处能占三省之国,就可称是大国。

    自然妖族的情形,与人族的国度,有些不一样,真正占据的地盘极小。不过能控七省妖族,这实力,绝对已是东临云陆,最顶尖一流。

    至于凌云宗这一类,那已非是凡俗势力。

    “故此君上虽是出身天狐宗氏,可在乾天山许多人眼中。无论是宗世也好,宗皓也罢,都是捡便宜,侵夺君上基业的外人!虽是心忧世子,实力无法御众。可对这几位,也同样是心存犹疑。想要继君上之位,也不是那么容易。”

    冷声一笑,尹阳的目中寒芒略透,语气平淡无波道:“在君上麾下效力的妖族,如今已至四百余万,共计一百四十七族。不过真正能决定妖王归属之人,只有四位。一位乃是铁虎一族的族长虎千秋,第二位,是风熊一族的族长柴元,第三位,是目狼一族的族长灵法空,最后一位,是与那宗师元并为乾天山左右庭柱大将的邱为。前三位,都是大族之长,宗族实力仅逊宗氏。最后一位,也同样掌乾天山二成军力。乃是最早跟军君上之人,而这四人,莫不是地轮八脉强者,玄武宗师!君上还另有几位至交好友,同样至玄武巅峰。这几位,都断不会坐视世子,被人欺侮。而且如今,谁都还无法真正确证,君上他到底是死是生——”

    宗守已经震惊到麻木,麾下妖族三百余万,共计一百四十七族。宗氏的一个族老宗令,就有武宗巅峰的境界,这乾天山的实力,已可想见。

    只把尹阳所言的信息,与宗守那十三年的记忆,两相印证。果然在脑海内,陆续浮出了几个面孔。那时这几人,对宗守都是极其亲切。只有虎千秋,对他始终都是极其淡然冷漠。

    那时的宗守,还是小孩,自然看不出什么。历经两世的他却知晓,这几人,莫不都是城府极深,令人无法测量其深浅。

    “灵法空偏向宗世,柴元则倾向于宗阳,左邱庭柱大将不偏不倚。只有那虎千秋,对君上最是忠心耿耿,如今也立场未定。不过这四人,皆是君上心腹。只需世子有足够能力,登高一呼,这四位多半不会不从——”

    似也知这情形,绝不可能发生,实在是太不现实,尹阳微微一叹,勉强保持着平静道:“此外其余诸族族长,虽不如这四位。可若是联手,实力亦是不弱。其中不少人,在乾天山任职,能说得上话的人不少,可谓举足轻重。总之那宗世几人,要顾忌君上旧部的想法,绝不会太过份。世子如今,也并非就没有胜机!”

    宗守暗暗一哂,他问这些,可不是为回乾天山,去争夺那妖王大位。只是想要搞清楚,日后可能追杀自己的那些人,到底是有多少实力而已。

    不过这情形,还真不容乐观。如果他是宗世,又或那宗阳与宗世元,登顶妖王之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自己无疑,以清除他那位‘父亲’在乾天山的影响。

    这三人暂时不会明着向他出手,也绝不意味着,他就此安全了。

    自己那些堂兄弟中,未必就不会出现,如宗瑜这样的蠢货。而乾天山的敌对势力,更可借他身份,做些文章。

    只需将他一刀砍了,乾天山内,说不定就是一场大乱。使这称雄东临云陆的势力,冰消瓦解。

    这情形,又岂能不忧?宗守的脑海内,也第一次有了顺势出海的念头。

    是不是趁现在,逃出东临云陆更好?

    正面色阴晴不定,脚下的马车,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两侧车窗,赫然是几道红色焰光腾起。一股滂湃巨力,同将这辆翻云车生生掀飞,在空中三百六十五度的翻滚。

    宗守第一时间,便抓住了软榻的扶手,勉强稳住身形。而尹阳目中,则是双眸喷火。(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