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玄幻小说 > 神煌 > 第四章 香艳药浴
    看着那桶内,沸腾的滚水,将所有药物全数化开之后,又迅速降温。

    宗守一直是眼神怔怔,灵法与武道齐修,这可当真不凡。对于此女的资质潜力,是必定要重新评价。甚至他本人的身份来历,估计也多半是被自己远远低估。

    眼见车厢之内,热气蒸腾。浴桶内的水,也被降至合适的温度。宗守也没怎么犹豫,更未再问询。便坐到了浴桶之中。他体力虚弱,身体偏瘦,给人的映像是有气无力,病弱秀气的少年形象,不过一身肌肉其实却是极其有料。

    而甫一坐入到药水之中,宗守便只觉全身肌肤,如千万只蚂蚁噬咬一般,浑身不自禁的紧绷。下身更受此刺激,毫无遮掩的猛然腾起。

    素初雪看得面上微红,接着也同样是宽衣解带,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层白色半透明的薄纱,跨入浴桶内,在他身后坐下。

    正当宗守心神一荡,心生旖念之际。那纤细葱白的手指,先是按上了他背部中央的轮脉大穴‘气轴’,在附近一阵揉按推拿之后。接着范围渐渐扩展,一双玉手,化作千百道指影。不断的拍打着宗守的全身肌肤,轮脉穴位,一丝丝柔和异力,冲入进来,将那些从毛孔内,不断渗入他体内的药力,引入宗守的四肢百骸。

    初时宗守,还是不免心猿意马,慢慢的也是收束心念。尽力内视己身,素初雪的手法,明显有些来历。这些用于药浴的药物,也同样皆是云界少见的珍品,非豪门大族,绝难收集。

    能壮筋骨,强血髓,占据这身体的十日来,宗守还是首次感觉到自己身体内,这种气机充盈,精力充沛之感。

    固本培元,固实根基,这些药可谓极效,也确确实实,令他改善了些体质。使元神鼓胀,气血大增。

    不过与自己的真正病根,却似乎有些不对症,反而使情形愈发的恶化。

    宗守此刻便已感觉体内,两条并行的经脉,都是隐隐胀痛。

    足足一盏茶的时间之后,苏初雪的双手,才由快至慢的停下。雪白的面上,香汗盈盈,微微气喘道:“雪儿已经力尽了,少主你再泡一阵,至少两个时辰后,才可起来。尹叔说这五参壮血汤,是君上不久前千方百计,才从一位名医处,为您求来的药方。据说只需六年,就能解您双脉之疾呢!更能强壮根本,使少主身体,大为好转。”

    宗守眉头一挑,正心忖这到底是哪一位庸医?简直是昏聩!接着又只听初雪又眉头略蹙道:“尹叔还有交代,说少主切记勿要操之过急,暂时莫要轻易尝试为好。十天前,少主药浴强练内息后昏阙,几乎濒死——”

    宗守胸内,立时一阵恍然。原来这‘宗守’,并非是如他想象般,死于他人袭杀。而是自己强炼内气,入魔而死,才被自己占据了这身体。

    当下不由又是一阵暗暗摇头,那位所谓‘名医’的思路,其实也不算错。五参壮血汤,可强化异血根源。针对性的增强一种血脉,将另一种并存的血脉,慢慢同化。乃是这种体质,最常见的解决之法。

    不过他是双脉之体不错,可与寻常的双脉,又稍有不同。不但俱是顶阶,且二者牵缠极深,彼中有此,此中有彼,难以分割。

    若非如此,他又何用这般头疼?毕竟前世之时,因深研导引术之故,他对医道,也算是小有研究,针疗之术,更已至宗师层次。

    “这么说来,前几日尹叔元气大亏,也是因为我?非是被人所伤?”

    转过头,宗守望了眼身后,然后那视线立时再次定住。素初雪的一身薄纱,早已被水浸得湿透,里面的肚兜玉乳若隐若现,前凸后翘的身材,显露无遗。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嫣红的面颊,雪白的冰肌,再加上那对猫耳,诱惑简直难以言喻。

    喉间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声,到了嘴边的话,也吞了回去。宗守体内,本就强盛的气血,立时又是一阵翻滚激荡,鼓荡不休,呼吸亦开始转为急促。

    神皇世界,等级深严,上位者对下位者生杀予夺,全无顾忌。这初雪哪怕实力再强,也是自己的侍女。而且看起来,还是极其亲近的那一种。这几天时间,更是对他千依百顺,更不知何故,隐约有些依恋。若是自己——

    宗守不敢再想下去,猛地一晃脑袋,强行停下了脑内的种种遐思。心中一阵暗暗自嘲,宗守啊宗守,你何时变的这般没有节操?

    好色本没有错,可这雪儿,看年纪明显也才只十三而已。以妖族的长寿,这个年龄,应该还只能算是幼女。

    后面素初雪,似也知他异样,目光羞涩的一敛,接着却竟把那高翘的双峰往前一挺,一双硕大的玉兔,仿佛要裂衣而出。引得宗守再次一阵心神荡漾之时,又咯咯一笑。从水中飞身而出,立在一旁道:“君上说了,雪儿需到十八岁后,练就身轮,破开阴锁。才可与少主行房。不然少主身体,会承受不住的。至于那些人,都不过是些跳梁小丑,少主也不用放在心上——”

    她身上的那层薄纱,本是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让宗守大饱眼福。

    可当话落之时,便已是水汽蒸腾,被天地炎力,瞬间烤干。穿上了外衣,素初雪便已是再次身形一纵,飞出了车门。有如飞燕般,一个灵巧的返折,便立在了车厢顶部,继续警戒四方。

    车厢内宗守闻言,忍不住再次一呆。这雪儿与他,原来还不仅仅只是主仆。听其言语,倒仿佛是他那位不知来历的‘父亲’,为他挑选的侍妾。

    还有那练就身轮,破开阴锁,又是怎么回事?莫非——

    一时之间,宗守心底更是一阵浮想联翩。直到体内经脉,更为胀痛难忍。那浑身肌肤,也再次仿如万蚁噬身之后,这才微微一醒。然后第一时间,便又眉心深锁。

    素初雪在他面前,虽一直都是装着开朗乐观的模样。不过这妮子的眉眼间,那抹暗藏的忧色,却瞒不过他。方才对他的询问试探,也是避而不谈。

    可见他们三人如今处境,多半堪忧。( 神煌 http://www.6tzw.com/5_58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