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全球影帝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金马奖上遇故人
    说起来还挺巧的,今年的金马奖与金鸡奖都是第五十届,并且举办的场所时隔六年,重新回到了台北小巨蛋。

    但让人有些失望的是,今天是周四,很大一部分粉丝因为学业或者工作上已经忙碌了一天,就算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也没有那个多余的精力挤在人群中为自己喜欢的艺人欢呼尖叫,所以现场的粉丝人数并没有陆泽想象中的那么多。

    不过就算如此,气氛依然很热烈,湾湾这边娱乐氛围还是相当不错的,追星族的平均年龄也比大陆要稍微高上一些,偶尔看到一些蓄起胡子的追星族也不算奇怪。

    目前直达小巨蛋的这条路已经封道了,街上是一条豪车排成的长龙,陆泽的车现在走到了最中央,并缓慢的朝前移动着。

    对于这段无聊的时光,陆泽选择了看手机来打发时间,翻了一下昨天嘉兴传媒发布的预告片,评论的人不少,但好评却算不上多。

    因为第二支预告片根本没有卡在观众们的兴奋点上,甚至让人看的云里雾里,根本看不懂预告片中透露出了什么消息。

    如此说来,这支预告片或许谈不上失败,但也绝对算不上成功,下方的评论除了在夸戴汐璐的颜值逆天,丁之轶的粉丝为丁之轶加油之外,也就剩下了对于陆泽的信任。

    至于肖凤英这几年的烂作品确实消耗了她不少的人气,虽然名头还在,但观众对其的信任明显的薄弱了很多,大部分网友在评论中也没有过多谈及这位导演,只是几个字带过,原本爱情片一姐,号称眼泪收割机的女人混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禁让行里人有些唏嘘。

    现在国内院线有了一个不错的良性趋势,就是人们渐渐的不再为了某位导演的名头而选择看他的电影,因为现在谁也不敢保证,一个知名的导演拍的就一定是好电影,还是得看这部电影的质量到底如何,把钱用来支持质量过关的优秀国产作品。

    这样的好处是有实力的新人导演比较容易出头,最出名的例子就是庄羽,很可能一部成功的电影就能混出头,从而走上人生的快速干道,直接起飞,至于出头后如何守住自己的江山,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但对于老牌导演来说,压力也随之增大,当人们不认你的名头,也不在乎你找哪个大腕参演,只在乎电影本身的时候,那么赚钱就变得不再容易了。

    现在这个风向如何赚钱,成了很多流量、捞快钱的经纪公司头疼的问题。

    “一百七十四号车往前走,小心点吼,前面的车要停下来了,大家注意车辆的间距,把车距再拉开一点,不然断断续续的点刹跟进,车子太多容易出问题,千万多加小心。”

    陆泽锁在的车辆通过一个工作人员身边时,放下车窗,把车辆前挡风玻璃的号牌交给工作人员,随后起步离开,经过一个九十度的转弯,来到了小巨蛋的正门。

    门外的聚集的粉丝大概有两千多人,这些人都是各自艺人的铁粉,由于昨天下了雨,体感温度比较低,不少粉丝都带着帽子和手套,举着灯牌挥舞呐喊,倒也十分可爱。

    今天陆泽的座驾比较普通,因为荣创在湾湾前几年的效益不好,亏损严重,无奈只能撤资,也就是说湾湾现在没有荣创的分公司,这辆迈巴赫s600还是乾世嘉找关系,向一个当地富豪借的。

    这么听起来可能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但没办法,也没听说是哪个艺人哪个艺人排场那么大,全国各地都有一辆专门为自己服务的车,而且比起很多艺人穷的连出席晚会的服装都需要租,陆泽跟他们比起来,简直幸福了太多。

    车辆停在红毯上,陆泽下车时,闪光灯比起上一位艺人的闪烁速度要大得多,毕竟这可是今年大热的金马奖候选人,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灯光的照射陆泽有些不适应,稍微眯了眯眼睛,把西装的纽扣系好,对记者摆了摆手,依旧没有在红毯上凹造型。

    换做之前,乾世嘉不是没提醒过陆泽,希望他能在红毯上好好摆拍一下,上新闻也好有张不错的照片,但现在,只要他别倒立、翻跟头、当众撒尿,做那些丢人的事儿,就不会有人去改变他走红毯的习惯,爱怎么来就怎么来。

    身边的粉丝在不断牵他的手,陆泽只是张开手掌对其摆了摆手,没有过多的制止,然后安静的为给他捧场的粉丝签名。

    一直到王臻和庄羽下车,牵手在红毯上缓缓走过来,三人汇合,陆泽站在庄羽另一侧拍了张照片,三人签上自己的名字后,进入了这座有众多大腕歌手演出过的知名体育场。

    观众是提前入场的,但舞台两侧的观众席并没有开放,只有正对着舞台的座位出售了观众票,使得巨大的场地内显得有些空旷。

    《活着》的其他主创人员都是从侧门进入的,毕竟是幕后人员,走红毯也吸引不了眼球,陆泽跟相熟的朋友打了声招呼,刚想落座,却发现离自己不远的位置站了一人,勾起了陆泽尘封已久的回忆。

    “陆泽你好。”

    说实话,见他率先跟自己开口打招呼,陆泽忽然觉得命运这东西还真他娘的奇妙,曾经差点一脚给陆泽闷吐了,却一句道歉都没有,甚至连正眼都不看陆泽的男人,现在居然见到陆泽得先开口打招呼了。

    这种感觉很像是一段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叫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什么玩意来着?

    “你好啊龙哥,咱俩可是老相识了呢。”

    听见这话,龙哥有点发愣,仔细想想,也没想出个四五六出来,在他的记忆里,这次是他和陆泽得第一次见面,上哪来的老相识?但这种事就跟老同学跟你打招呼,你却认不出来一样,你就算再蒙,你也得认呐。

    “缘分,我们非常有缘分嘛。”

    “是啊,当初我也没想过能在这种场合见到你,当时你在横店那一脚给我肋骨踢青了好长时间呢。”

    听见这话,龙哥脸色就变了,本来年轻时就是靠脸,其实演技算不上顶尖,而且现在这情况,一般人还真就隐藏不了难看的脸色。

    他刚才就杆子往上爬,但没想到杆子上带刺儿,他早就忘记了自己什么时候见过陆泽,甚至记不起当时是不是踢过一群演,可他知道陆泽是从横店起家的,而他可没少在横店拍戏,现在想想,当时他可能是得罪陆泽了,而且还是得罪的不轻那种。

    “这是我不对,今晚我做东,给陆先生你摆酒赔罪,务必赏脸,也希望陆先生不要跟我计较,多多包涵。”

    “摆酒赔罪就不必了,砰,这回咱们两清了,你看行吗龙哥?”

    陆泽听龙哥说要请客道歉,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伸脚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来了一脚,然后拍着龙哥的肩膀微笑。

    你可以说陆泽记仇,但这不是小孩子打架,今天打完明天就能穿一条裤子,成年人的仇,一记就是一辈子。

    当初发誓要整死人家,其实现在想想未免有些幼稚,但当初他踹了陆泽一脚,折了陆泽得面子,陆泽必须要找回来,因为这是他欠陆泽的,陆泽也不多要,当着这么多明星的面还回去,折他的面子,大家两不相欠,合理吧?

    别说当时陆泽得地位不高,现在火了就欺负人,如果现在陆泽一事无成,一笔账就得烂在陆泽心里一辈子,都是人,凭什么?

    他也不怕被别人看到,或者被拍到,反正在外界上看来,两人像是关系很好,在闹着玩,不然两人脸上都没生气的表情,再挖多少有点阴谋论的意思。

    而在这个圈里的人看来,陆泽就是当着他们的面给了龙哥一嘴巴,还是龙哥不敢还的那种,可他们能往外说吗?还是那句话,这个圈子,你可以清高,你可以不跟别人同流合污,但你必须得为他们保守秘密。

    况且这事儿真要是被人深挖,那也无所谓,最多算是陆泽小心眼一点,但龙哥耍大牌,然后人家时隔六年,混的好了,把这笔账还上,估计这黑点龙哥得背一辈子。

    所以,这一脚,甭管龙哥有多难堪,他都得笑着忍着,就跟当年的陆泽一样,别人问起,就算他心里再难受,他也得说闹着玩,多说一句话,都是自己坑自己。

    “好,那说好了,咱们可两清了,陆先生你可别记仇啊。”

    “当然,龙哥你也是,好朋友嘛,对吧?”

    “对啊,没错,好朋友。”

    两人互相拍了拍肩膀,脸上的笑容灿烂,然后各自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准备看开幕仪式。

    陆泽也像他所说的那样,这脚还了,就两不相欠了,他以后也不会去找龙哥的麻烦,而当初的那个导演,其实也没有帮陆泽的意思,只是方式粗鲁了点,而且那个导演现在也没了音讯,估计是转行了,跟这样的人再计较也没多大意思。

    陆泽跟王臻、庄羽闹了两句笑话,拿起矿泉水轻轻抿了一口,舞台的灯光亮起,陆泽翘着二郎腿,左手放在椅子扶手上杵着下巴,安静的等待。

    第五十届华夏湾湾金鸡奖,颁奖典礼正式开始。

    “”

    。m.( 全球影帝 http://www.6tzw.com/5_5792/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