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历史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六百二十章 教训
    管教四皇子?凭什么啊,他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我才懒得管呢!

    这是阿六心中朴素而真挚的认识。他完全没去想这会儿跟从玉泉和四皇子出宫的人,听到他这番话,那是什么表情和心情,也没在意刘志沅此时揪着胡子又是怎样的惊愕,甚至都没留心张寿这会儿那想笑却又使劲憋住的神情。

    见四皇子愕然抬头,仿佛要说什么,他就认认真真地说:“我这人很严格的,教过杨好郑当还有挺多人武艺,四皇子你问问他们,吃过多少苦头?”

    杨好和郑当出自融水村,算得上是和阿六最熟稔的人,但是,在融水村的阿六和在京城张园自命为管家的阿六完全不是一个人好不好!如果说在融水村的阿六是个没什么表情,也不爱和人说话,显得不那么合群的少年,那么,在张园的阿六就简直比鬼还要可怕!

    于是,两人对视一眼,本着为四皇子着想的心思,杨好就吞吞吐吐地说:“四皇子,六哥管教起人来,那是毫不留情的,之前我们这些人跟随练武,颇有几个偷懒耍滑的,结果……结果好几个人都被吊起来打……”

    张寿素来是不管家事的人——他自己左一摊子右一摊子事情,学生又多,忙不过来,偌大的张园反正有吴氏坐镇,更有阿六这个自诩管家的统辖,还有花七不时过来帮他操练一群小的,他管那么多干嘛?至于日后,日后朱莹嫁过来,他还用得着操心后院?

    所以,吊起来打这种情况,他同样是头一次得闻,此时不由一惊。尤其是看到见过几次的清宁宫女官玉泉赫然面色古怪,他就立刻问道:“阿六,就算教人练武,何至于吊起来打?”

    阿六见四皇子这会儿吓得面色煞白,想要后退似乎又觉得不妥当,恰是硬着头皮站在自己面前,他就小声嘟囔道:“吊起来和打是两回事。”

    杨好见阿六瞥了自己一眼,他立刻打了个寒噤,慌忙解释道:“是是是,吊起来是吊起来,打是打!要是晚起不肯晨练的,六哥就罚他在杆子上吊上两刻钟,要是晨练时偷懒,又或者乱了队列的,那就是六哥亲自和他单练。”

    这下子,就连张寿都无语了。敢情这就是所谓的吊起来和打是两回事!吊起来且先不提,而这打就更简单了,就凭家里那群小的,别说单练,就是一拥而上,那也估计不够阿六塞牙缝的。所以,这就是单方面的打——杨好的吊起来打,竟是没有一个字虚言!

    而四皇子虽说就一丁点大,但也是个机灵鬼,此刻也当然完完全全听明白了,那张本来就煞白的脸,这会儿更是快要哭了。他只记得伏在阿六背后腾云驾雾似的那般恣意畅快,却忘了人当初打他屁股的时候,那也分毫不留情。要是人也和朱廷芳那样严格,他岂不是找打?

    想到这里,他竟是情不自禁地说道:“老师教我们这些学生时,一向都是笑眯眯的,宽和大度,六哥你肯定是吓我!你再严格,也总不会比莹莹姐姐的大哥更严格吧?”

    刘志沅原本只是兴致盎然地在后头看热闹——毕竟,太后竟然遣了心腹尚宫,把四皇子交给张寿身边的侍者管教,这实在是一件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而张寿竟然真的交给那侍者自己去应对,然后人却突然爆出来一大堆很明显张寿也不知道的内情!

    可是,当看到四皇子这会儿情急之下,一张嘴把他那个不得已收下的学生朱廷芳给捅了出来,他就不由得错愕了起来,但很快就恍然大悟。

    于是,被皇帝誉为板正直臣的他不慌不忙走上前去,却是单刀直入地问道:“听四皇子的口气,难不成本来是要朱君理做你的老师?”

    四皇子看到刘志沅上来,微微一愣,而早在太后垂帘之年就认得这位大器晚成直臣的玉泉,却是笑着把朱莹今日在太后面前替四皇子求情,而后又推荐朱廷芳给人当老师的来龙去脉说了。相较于刚刚四皇子自述时的避重就轻,她却是事无巨细,以至于四皇子羞愤交加。

    而张寿听说四皇子竟然在太后面前耍起了负荆请罪这一套,还是货真价实带着荆刺的荆条,顿时眉头大皱,当下他不再理会四皇子正在和阿六玩什么打眼色打手势的暗示大戏,一把将人拖到了自己面前。

    见此时此刻的这小子赫然穿着一袭宽大的斗篷,差点就把脚都要遮得看不见了,他就冲着阿六打了个眼色。顷刻之间,刚刚还对四皇子那些花招视而不见的阿六,一把伸手拽下四皇子身上的斗篷,仿佛还掀开了白绢中衣,可却又在顷刻之间把人重新罩得严严实实。

    于是,当阿六冲着张寿点点头时,其他人……反正从刘志沅以下,谁都没看清楚,就连自幼习武的玉泉,那也仅仅是惊鸿一瞥。如果不是她亲自带着四皇子在马车上更换了宽松的中衣和厚软的斗篷时,又为他重新处理过伤势了,此刻根本看不见四皇子到底是什么伤势。

    “居然背着带刺的荆条去负荆请罪,是谁教你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尊长尚且未曾责难,你就这么自以为是?”

    疾言厉色的一句质问之后,张寿见四皇子低头讷讷难言,他就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要说错,昨天四皇子说那番话的时候,他也在场,他这个没有及时阻止的其实也有错。

    他昨天最初当然是存着几分好奇之心,所以才听四皇子在那说着司礼监的秘事,直到发现四皇子越说越离谱之后,方才赶紧出言制止,可到底是四皇子错已经铸成,而这个冒失冲动的小家伙,甚至又在清宁宫玩了一出负荆请罪的大戏。这万一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他盯着惴惴不安的四皇子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抬头看着玉泉道:“尚宫奉太后懿旨而来,阿六虽不好应承,但我既然也当过四皇子郑锳的师长,昨日他铸成大错时也在场,却不得不作为师长管教他。”

    说到这里,他就沉声说道:“如今若是去张园取那把皇上赐给我的戒尺,只为了名实相符,那却也没什么必要。敢问刘老先生,这公学之地,可有戒尺?”

    刘志沅听张寿刚刚那说法,不由得心中一动,此时张寿问戒尺,他就爽快地说:“公学虽说都是求学若渴之人,然则也难免会有顽劣之人,所以戒尺是从来不缺的,甚至有性情激烈的教师,半个月打断一根也是常有的事。”

    他说完就目视阿六道:“随便到哪个课室里去转转就有。”

    见阿六二话不说就转身而去,一点都不见刚刚口口声声说不能管教四皇子的推脱,刘志沅就看着低头不语的四皇子,淡淡地说道:“朱大小姐固然推荐她的兄长来教导四皇子,但是,相比张博士的有教无类,以朱君理的性子,他是不会乱收学生的。”

    四皇子撇了撇嘴,心想朱廷芳不收最好——那是最一本正经的人,哪有张寿讲课这么有意思?当然,张寿教三哥的算经真是越来越难了,这些天他在坤宁宫听讲时,跟得越来越吃力,而张寿又不再讲史,其实他更爱听张寿讲史书上那些故事。

    而张寿则是知道刘志沅已经听出了朱莹举荐的弦外之音——毫无疑问,大小姐仅仅是拿她大哥吓唬一下某个熊孩子而已,所以太后大概也是听过就置之一笑。至于把教训人的事全数交给阿六,他若把这话当真就是呆子。他这个正儿八经的老师不管,让阿六管?

    当阿六转瞬间把戒尺取回来之后,张寿没有接过在手中,而是径直吩咐道:“阿六,太后既有懿旨,郑锳确有错处,你便替我打吧。”

    尽管刚刚被杨好和阿六那番对话说得心惊胆战,四皇子这会儿还在簌簌发抖,可张寿这么一说,他还是非常勇敢地把左手伸了出去,脑袋却垂得低低的,一点都不敢看。

    他和三皇子是两个极端的人,从小就挨打挨得多,此时只想咬咬牙忍一忍,痛一阵子就过去了,反正他又不是没有被父皇打过!

    可下一刻,他却只觉得手掌陡然之间被什么东西牢牢钳制住,再一看,却只见阿六竟是面无表情地一把捏紧了他的五指,露出了他那肉嘟嘟的掌心。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掌心便是一下撕裂般的剧痛。即便已经下决心绝不嚷嚷,可他还是禁不住惨叫了一声。

    而既然第一声就叫了,接下来他自然再也忍不住,三四下就痛得嗷嗷直叫,本能地想要躲闪挣扎。这就显出阿六先抓住他那只手的先见之明了。甭管他如何扭动身子,那一下下戒尺全都稳稳当当落在了他掌心,十几下过后,他那手掌已经是肿得如同馒头。

    眼看这竟然是毫不留情地真打,杨好和郑当简直已经吓懵了。这可不是张园中那些从小在乡野里头乱窜,不知道规矩更不知道礼仪的野孩子,随便教训没关系,这是皇子,皇帝的儿子,六哥竟然也敢下这样的狠手?

    而四皇子此时此刻也已经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他忘了这是太后的吩咐,忘了自己之前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意,忘了自己昨夜在乾清宫辗转反侧时想好的负荆请罪。

    没错,这小子最初是打算背上荆条去给自家父皇请罪的,只没想到皇帝去上朝,太后却召见,于是这早就想好的主意便用在了清宁宫太后面前。

    可现在这一阵高似一阵的疼痛,却比朱莹替他拔荆刺时还要疼——他完全不知道,就皇帝那特意让人找来的荆条,其实也就是象征性地留了几根荆刺吓唬人,否则他刚刚哪里还能负荆请罪之后继续活蹦乱跳?

    再次涕泪齐流的他哀嚎着试图求情,奈何面前的阿六素来铁石心肠,不但压根没停手,甚至那戒尺挥舞得频率更高了。直到自己那只手终于被人松开,已经哭成了大花脸的他甚至都没察觉对方停手,直到脸上被什么东西陡然蒙住了。

    “擦擦。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

    听到是张寿的声音,再加上刚刚那仿佛连绵不绝没个尽头的责打已经结束了,四皇子终于渐渐回过神,却是抬手一抓,这才发现脸上赫然是一块手绢。可两手并用的他才擦了一下,就因为左手掌心的红肿而倒吸一口凉气,随即不禁又是泪流满面。

    听到这呜呜呜的哭声,张寿索性上前去,亲手将人的脸擦了一遍——前后换了三块帕子,也多亏了玉泉行前准备充足。而等到那一度嚎啕大哭的熊孩子眼睛红肿地在那抽噎,他这才继续说道:“你已经挨过罚了,但昨天的事情,也不能都归咎于你。”

    “毕竟我在场,却没有及时制止你乱说话,有失师道,同样有应责之处。”

    四皇子正疼得火烧火燎,骤然听见这话,他不禁茫然抬起头来,却只见张寿竟是伸出左手,对阿六说道:“太后既责郑锳三十,你刚刚挨了二十,剩下十记,我这个师长替你挨了。”

    眼见阿六面露愕然,随即在张寿的瞪视之下,竟是真的犹犹豫豫举起戒尺,四皇子只觉得脑袋轰然一炸,直到阿六那第一下戒尺倏然落下,他才猛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慌忙下意识地冲上去张开双手拦在了张寿面前。

    见阿六住了手,他就松了一口大气,连忙怒瞪阿六道:“六哥你怎么能听老师的乱命!是我乱说话,关老师什么事……呜,都是我被柳枫那个狗东西骗得团团转,这才犯下大错!你不许打老师,要打就打我!”

    这一幕发生得实在是太快,快到玉泉阻拦不及。她刚刚正在疑惑四皇子挨打那数目还没到,张寿就示意阿六住手。可此时见四皇子那眼角犹带泪,言语却铿锵,之前还担心四皇子因为这顿教训而心生怨尤,这会儿她不但一丝一毫的担心都没了,反而还生出了几许敬服。

    果然,下一刻,她就只见张寿一把按住了四皇子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杨好,郑当,把郑锳拖一边去,让他好好看着!”

    当杨好和郑当真的拖拖拉拉上前,迟迟疑疑地拽住胳膊把他拖到一旁时,四皇子简直都快疯了。眼看张寿面色如常地对阿六点了点头,眼看那戒尺高高挥起重重落下,耳听那和刚刚自己挨打时一模一样的响声,好容易止住哭声的他不由得再次放声大哭了起来。

    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混账的学生!( 乘龙佳婿 http://www.6tzw.com/5_5723/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