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中文 > 灵异小说 > 诸天记行 > 第十九章单纯的沈璧君
    无头尸体躺在地上,人头早已不见,地上只有一滩混合着碎骨的肉泥,沈璧君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吐得都有些脸色发白,小公子终于发泄完,丢剑于一旁,坐在地上,喘着气,双臂发酸。

    现场陷入安静,沈璧君有心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任谁在这样的场合下,都难免不知所措。

    除了李杨。

    这厮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走到厉刚的无头尸体前,蹲下来,看了看左肩上的伤口。

    “剑伤么……”

    李杨看着那剑伤形状,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非常熟悉,肯定是最近就见过,只是一时间有些灯下黑心理,想起不来。

    能用剑将厉刚刺伤的人,想也知道是个顶尖高手。

    “这世界的顶尖高手有点多啊。”李杨心里嘀咕一句,对那未知高手并没有过于纠结。

    人家刺伤厉刚,间接算是帮了他,这是好事,何必纠结?

    坏事纠结,好事也纠结,活得累不累啊。

    “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沈璧君的视线,自然集中在屋内唯一活跃着的李杨身上,可算找到一个话题。

    李杨转眼就将那未知高手、剑伤抛之脑后,答道:“跟在你们身后呗,又顾忌到这家伙也是个顶尖高手,可能会发现我,我不敢跟得太紧,自打看到他进了这庄子后,更是一度停止跟踪,这不,到了晚上才放心潜进来。”

    “那你又是怎么察觉到,厉刚有问题的呢?”沈璧君这回是真疑惑了。

    因为她一开始就没发现厉刚有什么问题,就连在山谷中因为夺剑而闹得不愉快后,被打晕醒来之前,也没觉得厉刚有什么问题。

    毕竟人家可是六君子啊,君子怎会害人?

    李杨有些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沈璧君,“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那厉刚怎么会那么巧的出现在山谷?

    虽说沈家和连家名气大,人脉广,能发动大量人手来找你,但能发动的人里,最尽心竭力的无外乎是自己家的人,别人家顶多也就是让手底下人来帮忙,你见哪个亲自来查的?

    沈家和连家,应该还不至于让一个顶尖高手,还是已经闯出名声的顶尖高手,巴结到亲自动身来找你吧?

    我的沈老夫子啊,你这都被劫几次了,心里就没点数吗?”

    沈璧君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疑点,而自己竟只因为厉刚的君子之名,便忽略了一切,不禁感到羞愧的低下头,不愿再问了。

    越问,越觉得自己傻乎乎的。

    李杨回过头,目光一动,发现新大陆似的,蹲下,伸手,强行掰开尸体蜷成一团的手,从其手心中取出一物。

    “你一个人在那干吗呢?”沈璧君实在忍不住了,又开口道,向李杨这边凑了过来。

    “当当当当。”

    李杨嘴里发出音效似的声音,笑嘻嘻的亮了亮手中之物。

    沈璧君,包括小公子都好奇看过去。

    一个药瓶。

    李杨拧开瓶塞,从中倒出一粒蓝色药丸,拿起来,摇了摇,笑道:“不苦,还不痛,也不知是真是假,要不咱们试试?”

    说着,还朝小公子挥手,示意她转过头去,“没说你,你个小屁孩,把头转过去,接下来的画面可能少儿不宜。”

    本来小公子看见那蓝色药丸,被戳到痛点,想要发火,结果被李杨这一说,反倒没火气了,嘴里“嘁”了一声,不甘示弱的怼回去。

    “说我小屁孩,你懂得可能还没我多呢。”

    “屁股又痒了是不?”李杨抬起巴掌,做势欲打。

    小公子下意识捂住臀部,缩了缩头,不敢再怼了。

    “你还拿着那恶心人的东西干什么,赶紧丢掉。”沈璧君看着那蓝色药丸,还握在李杨手里,晃了晃去,十分扎眼,看得她心里生出一股难言的燥意,不由分说,直接劈手抢过,连同药瓶,一起扔出屋外,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李杨自然不在意,可嘴上却道:“真是暴殄天物啊,本来我还想拿去青楼试试来着。”

    闻言,沈璧君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竟“噗嗤”一声,哑然失笑,无奈又有些无语的叹道:“你这个人呐,真是片刻都正经不起来。”

    明明练功时候那么正经的。

    沈璧君不禁回想起李杨那一刻的正经模样,当时还觉得没什么,此刻回想起来,和眼前这不正经的家伙一对比,不由觉得那一刻回忆真是珍贵。

    “哎呀。”

    屋内突然响起一声惊叫,听得沈璧君下意识都紧张起来,连忙看向已经从地上站起的小公子。

    “怎么了?”

    李杨也奇怪的看过去。

    小公子此刻面色通红,像是一只刚煮熟的螃蟹,双手握拳,似乎在忍耐什么,额头都冒出了汗珠,两腿打着颤,莫名的让人想起自己尿急,还是快要憋不住时的样子。

    “之前厉刚逼我服下一颗药丸,药效……发作了。”

    沈璧君嘴巴张大成了“o”型,从小到大,哪里处理过这种事情,当场懵住,甚至张开的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视线一角中的李杨,就像是一个提词器,让一个词汇,冷不丁从她心底阴影深处蹦了出来,脱口而出:

    “卧槽。”

    听到自己的声音,沈璧君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吓得赶紧捂住嘴,偷偷看向李杨。

    李杨却皱眉看着小公子,完全没注意。

    沈璧君顿时松了口气,内心深处却不知怎的,生出一丝失望。

    紧接着又看到:

    小公子眼神迷离,也没注意到沈璧君那句石破天惊的“卧槽”,紧握着的拳头松开,在身前来回抓舞着,像是溺水中的人,拼命想要抓住岸上什么东西,然后,竟向前几步,朝李杨抓过去了,嘴里同时还模糊不清的呢喃:

    “大哥哥……救救我……救救我,好热,帮帮我。”

    “不行!”

    沈璧君几乎脱口欲出,整个人都要冲过去,想要拦住已经走到李杨身前,正撕扯李杨衣服的小公子,只是这回她反应及时,话没说出,脚也没迈出,一个深深的自我疑问从心底升起:

    “我有什么资格去阻止?”

    看看那两位当事人吧。

    小公子投怀送抱,急于献身,简直比之前的厉刚还要急色,而李杨,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任其撕扯自己的衣服,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外衣已被扯下,被急色的小公子胡乱抛开,差点就抛飞到沈璧君头上。

    这里有她说话的余地吗?

    或者说,这里还有她什么事吗?

    “刺啦。”李杨贴身的白色中衣被小公子硬生生撕开,整个上身,赤果果的暴露在眼前。

    沈璧君嘴里低呼一声,低头跑了出去,背影从屋内,一路跑到屋外,再在月光下跑出院外,彻底不见,似乎是想跑出这一方世界。

    “白痴。”小公子哼了哼,从沈璧君跑出去的方向收回目光。

    那目光,哪里还有半点迷离之色,反倒满是狡黠和机灵,整了整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退后两步,看着面前的李杨,道:“大哥哥,这回,总算是只剩我们两个独处了。”

    李杨闻言,笑了笑,也不急于穿好衣服,毫不害臊的走到床边,坐下,颇像是那一日,假扮名妓青青姑娘,来青楼盗取割鹿刀的风四娘。

    “那么,你现在想对我做什么呢?”( 诸天记行 http://www.6tzw.com/5_5710/ 移动版阅读m.6tzw.com )